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神級上門女婿笔趣-第八十八章 零號,永別了(一更)讀書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神级上门女婿
听到门阀太上长老都下令了,独孤伊人脸色顿时苍白了三分。
神秘 總裁 小 小 妻
独孤门阀内,太上长老,以及阀主,即便是她,也是一分也不能违逆的。
“好,明天我就跟你回独孤阀。但是,零号救了我,我想去看望一下他,这总该行吧?”
独孤伊人语气无形中,已经软下来。
独孤震天冷漠道:“不行,门阀给他的奖赏,一分不会少,已经送来了。至于你,以后和他,再无相见之日。”
“来人,送四少去休息。”
不顾独孤伊人那欲要杀人的目光,以及彻底冰寒的脸色,独孤震天命令道。
独孤伊人目光冰冷,立刻涌出一道冰冷的杀意,“滚开,你们也配动我?”
独孤震天看她居然还不悔改,还想朝自己人动手,立刻气得五脏六腑都冒火,狂怒吼道:“独孤伊人我告诉你,你如果执意去见那零号,那么现在我或许阻止不了你。但是太上长老一定会派人将零号秘密处决,你看着办吧?”
这下,独孤伊人彻底的呆住,脸色不是苍白,而是惨白了。
是啊,她怎么忘记这一层了。
一旦太上长老发怒,自己或许没事,但是零号,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回首看了一眼那终究没能踏进的英雄盟城堡,独孤伊人在心头默默祈祷:“零号,永别了。”
这一次回到家族,必然不会有好事。
以后要想再出来,是不可能了。
而零号,他或许对自己恨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记得自己。
“好,我随你回家族。但是,如果要是让我知道零号被我独孤门阀残害,我不会放过他。”
独孤伊人语气虽然淡漠,但听在独孤震天耳朵里,却是如同雷鸣。
这个独孤门阀的魔女,一旦真的记仇,绝对很可怕。
“阁下,今日,该向李登天要人了。”
次日,徐无极对着林绝郑重道。
答应风云会的事做到了,那么,也该是风云会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林绝点了点头,突然问道:“独孤门阀的人,离开了吗?”
“离开了,今日一早,独孤震天就带着人匆忙离开。看来独孤伊人这次出事,让独孤门阀着急了。”
林绝脑海里回想起与独孤伊人山洞里的那些事,独孤伊人那绝美的容貌,如同刻在脑海里似的。
甩甩头,去除思绪,林绝道:“走吧,去找李登天,等要到玉凌霜,我们立刻前往指定地点。”
风云会大殿中,李登天面沉如水,一众风云会的高层,都齐聚在此。
今日不同往日,今天乃是决定玉凌霜去留的重要日子。
“玉凌霜决不能交给英雄盟,他们想得美,居然挖我风云会的墙角,这谁能忍得住?”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对,那零号如果敢来要人,立刻将他轰出去。”
茅山 後裔
“不错,给他一点其他的奖赏就行,要人,是绝不可能的。”
不少风云会的高层,都义愤填膺地怒道。
看他们的态度,是打算不把人交出去。
铁衫悄然望了一眼高坐主位的李登天,不知道会长是怎么想的。
他一直都觉得,李登天走了一步错棋。
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将玉凌霜交出去的,无论如何,都不应该。
可是,李登天也不知从独孤门阀那里得了什么好处,居然忍痛让出玉凌霜。
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零号已经替风云会营救回独孤伊人,好处也是李登天占有了。
那么,这人,不交,也得交了。
不然,风云会将会陷入言而无信的风波中。
这些铁衫都不担忧,而是担忧零号本人的态度。
一旦李登天反悔,零号会不会和风云会闹翻脸皮?
那样一来,就真的麻烦了。
如今对零号,铁衫非但服气,还有一些畏惧。
此人能单人匹敌拉菲和夜魔,早已传开在风云城,简直不可思议。
如果动手,风云会虽然人多势众,但是英雄盟也不是吃素的。
到时候,就是一番死伤无数了。
对于下方的高层争论不休,李登天视若无睹,淡淡道:“将玉凌霜带上来。”
立刻,身上戴着枷锁的玉凌霜被带了上来。
“凌霜,你马上就能自由了,零号帮了我风云会大忙,提名要交换你,你准备一下,跟他走吧。”
李登天看着玉凌霜,淡淡道。
不过,一双眼神却是死死盯着玉凌霜的表情,如果玉凌霜敢有一丝动摇,表现出想要随零号而去的冲动。
那么李登天,就会交给零号一个废人。
玉凌霜大吃一惊,没想到零号居然要交换自己。
一时间,心头五味杂成。
她身躯忍不住颤了颤,李登天眼里的寒意,也越加凝结。
“凌霜,这么说,你是想随那零号而去了?”
李登天声音平静,但是熟悉他的人都听得出来,会长这是动了杀心了。
玉凌霜追随李登天这么久,自然听得出来,李登天已有不容她的心。
“会长,你放心,我是风云会的人,你培养了我,我玉凌霜不是背信弃义之人,我不会随零号去的。”
玉凌霜声音带着凄凉,小声说道。
就在李登天神色露出愉快,稍微缓解时,玉凌霜却是痛心道:“只是我没想到,我一心为风云会贡献这么多年,追随会长你别无二心。为什么,会长你会想要杀我?”
李登天勃然变色,暴怒道:“玉凌霜,你在说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风云会的会长?”
这一猛然发火,将风云会一众高层都吼得非常害怕,一个个噤若寒蝉。
铁衫不停朝玉凌霜使眼神,示意玉凌霜服软,不要再说了。
玉凌霜却是怡然不惧,看着李登天,失望道:“会长,难道我玉凌霜是什么样的人,你一直都不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想过要离开风云会,你的猜忌,让我太寒心了。”
李登天面上怒色更重,他可以错,但是不可以被人指出来。
当即,指着玉凌霜,大怒道:“来人,给我重重的打,大逆不道的东西。”
恶质校草 殷小妍
当即,两个李登天的亲卫上前,就要动刑。
玉凌霜双眼中,眼泪不争气落下,闭目等着这惩罚。
从来,李登天都舍不得对她有一句苛责,但现在,却是当着这么多的人,要打她。
一时间,玉凌霜害怕,担忧,难过,一齐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