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臨淵行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二章 酒是千齡不老丹看書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太古禁区宝物众多,更是连接神通海与混沌海,仙廷掌控那里,肯定会寻到许多了不起的宝物。
这些宝物若是出现在战场上,只怕会让帝廷的将士死伤惨重!
神通海的海水四溢弥漫,过了十多日,神通海将那些道魂液所化的晏子期磨灭,晏天师这才收了神通海。
这段期间,苏云与帝心屹立在海上,收拢道魂液,将那些被打回原形的道魂液收入玉瓶中。晏天师几次派人前去截杀,都被苏云干掉,于是便任由两人。
齊成琨
待到神通海退去,帝心清点道魂液,还是走失了一成多的道魂液,令他颇为惋惜。
仙廷的将士死伤惨重,天师晏子期也因此受了重伤,一时间偃旗息鼓。
晏子期伤势痊愈之后,准备再战,却听闻消息,六路帝廷军队沿途骚扰攻打仙廷大军。晏子期知道,应该是上一次战争时从帝廷突围的那六支军队,但每支军队左右不过万人,想来没有什么大碍。
但随即便有消息传来,那六军之中有六位大高手,道境八重天,各有洞天神通,拥有不可思议之能。
其中一个钓鱼叟,修炼长垣,一道北冕长城神通,可隔断星空,切断阵势。一个白发老妪,修炼天关,天关神通森然如峭壁,闯入其中,九死一生。
还有老叟催动南北二河,在星空中形成险境,让他们难以渡河。
还有酒鬼老者设灵台,雄壮老叟立天柱,老书生立华盖,杀得仙廷大军人仰马翻。
诡异凶杀 战歌
那六大高手,各有手段,让仙廷的大军受阻严重。而六老麾下的帝廷军队则神出鬼没,趁火打劫,让仙廷空有无数仙兵仙将,却死伤极多。
晏子期面色凝重,一面命斥候回去,告诉沿途各军领袖,仔细观察记录那六老的神通道法,记录下他们的出手习惯,一面在帝廷外安营扎寨,一副不求速胜的样子。
不知不觉间,已是半年时间过去,仙廷各路大军竟然被六老率领的军队绊住拖住,只有少数军队得以来到第七仙界,其他人都被困在半路上。
而这半年时间,各路斥候的消息源源不断汇聚而来,落入晏子期的手中。
晏子期将月照泉六老的材料汇总,面色凝重,向身边的谋士道:“果然是六个洞天极境的存在。”
一个谋士询问道:“何谓洞天极境?”
晏子期道:“我尝闻帝绝时期,一日帝绝出游,有几个散人拦下御驾,向帝绝展示洞天极境,一女子展示太阴洞天极境,一男子展示太阳洞天极境,精妙绝伦。这两个散人对帝绝说,这两座洞天,可以作为境界流传于世,让灵士仙人更加强大。帝绝拒绝,将他们驱逐。”
一众谋士都大惑不解,询问道:“为何帝绝驱逐他们?难道灵士增加两个境界,不是更好吗?”
其中一个谋士突然击掌笑道:“我知道了!帝绝刚愎自用,贪恋权势,唯恐多了这两个境界后有人变得更加强大,让他失去对天下的控制!因此他不愿意推广这两个境界!”
其他谋士纷纷点头称是。
晏子期摇头道:“我先前也是这么以为的,但是后来我接触到几个洞天极境的散仙,便知道了帝绝为何拒绝他们。仙廷有七十二洞天,各个洞天都蕴藏着仙道奥妙,研究一座洞天的奥妙,研究到极致,才可以被称作洞天极境。别说普通灵士,就算是我这样的道境八重天的存在,想要将一个洞天研究到极致,都需要数万年乃至数十万年,更何况还有些洞天蕴藏的奥妙,与我道法冲突,连我也无法学会。”
他顿了顿,继续道:“洞天极致,能够学会的仙人,少之又少,学会的往往是天资绝代之人,只会让强者更强,对普通人没有半点好处。因此在帝绝看来,与其费心费力推广,制造一些强大的野心家,不如不去推广。”
众谋士恍然大悟。一个谋士不解道:“这么说来,帝绝不推广这些境界,是对普通人好?这与我们所知的帝绝并不一致。”
晏子期笑道:“帝绝对普通人好,一视同仁,正是帝绝失败的原因啊。普通人是什么?如草芥,如刍狗,浑浑噩噩,只知道一日三餐饱腹,只知道为蝇头小利打得头破血流,对道法神通没有半点贡献。正所谓草民贱民,不过如此。史上的道法神通,哪次进步是由普通人创造的?”
他悠然道:“而我辈仙圣,创造了辉煌的文明,推动道法神通前进。帝绝把我们与蝼蚁草民一视同仁,岂会不败?”
众谋士纷纷点头。
“天师,既然有六位洞天极境的存在相助帝廷,那么该如何破之?”一个谋士询问道。
晏子期道:“我若是亲自前去,你们必被苏圣皇所破,死伤干净。而今之计,只有请洞天极境的存在去破洞天极境的存在。我结识了几位这样的散仙,都是从太古活到现在的人物,其中便有太阴洞天极境和太阳洞天极境的存在。”
他命人取来纸笔,亲自写信,道:“你们送往仙廷,求见这六位散仙,请他们出山。”
有六个谋士接下书信,赶往仙廷,按信上地址寻找这六位散仙。
仙廷太阳洞天中的大部分福地都已经喷涌劫灰,大部分植被枯萎,鸟兽凋零,生机不复从前。来到这里的谋士按地址寻找,却来到一片山清水秀之地,仿佛丝毫没有被劫灰侵扰,景色绚丽,美不胜收。
他一路走进去,只见这里城郭林立,人们秩序井然,宛如世外桃源,浑然不知外界已经发生了大变故。
那谋士向居住在此地的人打听,寻到了一处酒肆,只见上面写道:“水为万古无情绿,酒是千龄不老丹。”
酒肆中有一老者醉醺醺的,卧在墙角里。
那谋士取出书信,毕恭毕敬立在一旁,过了良久,醉酒的老者这才醒来,乱糟糟的白发,酒糟鼻子,一身邋遢,满是酒气。
“敢问是阳荒城前辈吗?”那谋士连忙问道。
那老者随手接过书信,扭了一滩鼻涕在信上,又塞回那谋士手中,道:“念来。”
那谋士忍住怒气,展开书信逐字逐句读去,却是晏子期言辞切切,说道多年前相遇,至今仍然对荒城前辈的教导记忆犹新,前辈有夙愿,要道行天下,道不行,这才隐居。而今是乱世,正是前辈道行天下之时。如此云云。
一番书信念罢,那老者阳荒城笑道:“要我去对付酒仙君载酒?你可知我这店外的对联,便是君载酒为我亲笔写的?”
那谋士脸色顿变。
不过阳荒城却摇摇晃晃起身,嘿嘿笑道:“但是君载酒一向清高,对我当年劝谏帝绝之事耿耿于怀,认为我不该干预世事,与我绝交。而今,他却主动干预起来。我倒想亲自去问问他。”
说罢,这老者踢踏着草鞋,走出酒肆,径自向外走去。
那谋士跟着他走出这片世外桃源,却见身后的世外桃源突然混乱起来,人们哭喊奔逃,花草树木,飞速枯萎,鸟兽虫鱼,很快死亡,即便是居住在这片世外桃源中的人们,也在奔逃途中一个个灵气尽失,很快倒地变成枯骨。
一个个城郭中,成千上万人飞速死去,眨眼间便满城白骨。
那谋士惊骇莫名,颤声道:“前辈,这些人……”
阳荒城嘿嘿笑道:“”他们早该死了。太阳洞天的福地早就喷涌劫灰,半点天地元气也无,是老朽用自己的法力在这里制造了一片世外桃源,养育了他们。我走了,没有了天地元气,他们可不就死?”
那谋士心里有些不忍,道:“可是前辈保护了他们这么多年,不应该有些感情的吗?”
“你会和一些注定要死的虫豸有感情?”
阳荒城笑道:“如果不是我,他们早就死了,我让他们活得久一些是让他们陪我解闷。现在无需他们了,他们死活与我何干?”
那谋士不敢再说。
阳荒城下界,这老汉邋里邋遢的来到仙廷大军之中,只见仙廷各路军侯直接在星空中布下一座座仙城,城中有精兵良将把守,严防四周。
还有些军侯在星空中抓来星辰,排布成阵,提防偷袭,谨慎异常。
显然,这两年间仙廷各部被月照泉等六老连打带骚扰,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进军的斗志,只想着保全自身。
守帝廷,因为要保护普通人,不能随意进退,必须与仙廷以硬碰硬,因此建造仙城是最好的打法。
但是在星空中,不需要保护任何人,游击便是最好的打法,侵略骚扰,来去自如。月照泉等六老率领六军,便将游击打法发挥到极致。
“晏天师根据这些日子以来那六人的行动轨迹来推断,算出今日,君载酒会率众来袭天狗洞天大营。”
阳荒城刚刚来到天狗洞天阵营中,便又有一个谋士赶来,道:“晏天师请前辈镇守此地,迎战君载酒。”
阳荒城笑道:“晏子期虽然本事不怎么样,倒是个神算子。当年他学我的太阳之道,便没有学会。”
果然如晏子期所料,一片灵台出虚空,载着燕坞圣王,燕坞圣王身上则站着郎云宋命率领的燕坞仙城的将士们,冲向天狗大营!
“君道友!”
突然,阳荒城的笑声响彻星空,星空中一轮大日冉冉升起,璀璨异象,让星空亿万星辰顿失颜色!
阳荒城屹立在大日前,声如洪钟,大笑道:“道友,你当年劝我退隐,说得好生逍遥自在,好生超然洒脱!而今为何却又出尔反尔,主动入世?莫非道友说话,便如放屁一般,听个响便散了?”
那座灵台上,君载酒闻言,面色凝重,向宋命和郎云道:“今日恐有一场血战,我怕是不能送你们回去了。”
宋命和郎云心中慌乱,连忙道:“道兄,何出此言?”
君载酒仰头饮酒,道:“此人也是一散人,与我同时代,在太阳洞天大道上有着过人造诣,却热衷于功名漠视人命。当年我与他有过交集,劝他归隐。我与他道不同,曾经对垒过一次,侥幸险胜。只是这一次……”
他看向一旁的天狗大营,仙魔仙神林立,仙廷的精锐大军上百万,如虎狼,随时准备杀出。
寵 妻 成 癮
“我与阳荒城开战之时,你们立刻逃走,去见月照泉他们,告诉他们。”
君载酒顿了顿,道:“晏天师能够寻人对付我,也能对付他们,要他们小心!”
他突然腾空而起,灵台震动,将燕坞圣王连同郎云宋命等人震飞,君载酒屹立在灵台上,灵台飞起,迎上阳荒城。
“道兄,帝廷云天帝,乃是一代明君,我不忍看生灵涂炭,因此出山相助。”
君载酒朗声道:“道兄何不与我一起相助云天帝?”
“放屁!你劝我退隐,却自己跑来找寻功名!今日你我再论个高下!”
……
宋命回头看去,只见那片星空塌了,君载酒的灵台迸发出无以伦比的道光,异常璀璨。
宋命转过头去,不忍去看,带着麾下仙神逃出这片战场。
过了几日,他得到了君载酒的死讯。
那个有些顽固的老人,为了掩护他们逃脱,战死在那片星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