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55、與上官若言同乘推薦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韩啸面前,一块巴掌大的甲片,黝黑深邃。
还有一截三尺长的脊骨,一握粗细,玉白晶莹。
数十根指长的尖爪,闪着寒光。
这些物品的特点就是都闪烁电光。
这些都被雷劫击杀的邪魔所留下物品。
能抗住雷劫,这些物品价值已是颇高。
如果能将其炼制成法器,起码也是上品。
而且这些物品取自魔物身上,又经过雷劫轰击锻炼,天生便是具有破魔之效。
今日已晚,手边又无炼制法器所需的各种材料,韩啸只好作罢。
收起这些物品,再调整一番自身力量后,他盘膝而坐,闭目不动。
第二日清早,等他出门时候,韩子玉已是在外等待。
“哎,十六弟,你这衣着也不置办一套。”
一身锦袍的韩子玉轻轻摇头。
韩啸轻笑一声,转过头向罗九生道:“罗前辈等会帮我去昌宁商行一趟,取些东西来。”
罗九生点头道:“公子放心就是。”
韩啸踏上车架,与韩子玉同往凤凰山去。
此时车上,韩子玉手持一卷书册,神情有些紧张,端坐在那纹丝不动。
“十六弟你别笑我,为这凤凰山文会,我已是几日未曾睡好了。”
见韩啸面带笑意看他,韩子玉又道:“三叔这几日还特地帮我润色了书稿。”
区区文会,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
韩啸笑一声,便往车窗外看去。
等车出了城,韩啸忽然出声道:“停车。”
“十六弟,这是何意?”
见韩啸起身下车,韩子玉一愣道。
难道是见自己太紧张重视,让他惭愧,不去了?
韩啸下车去,摆摆手道:“二哥自去,我随后便到。”
说完,他叉着手,立在道旁。
韩子玉面露疑惑,针扎一番,低声道:“走吧。”
他终还是抵不过那文会扬名的诱惑。
韩啸立在道旁,静静等待。
片刻之后,他抬眼看向缓缓而来的马车。
那车上有上官都尉府的标志。
“三小姐,二公子,有一位韩公子求见。”
马车外传来车夫的声音。
“什么韩公子?不见。”
端坐的上官临风朗声说道。
他转过脸,向着一旁的上官若言道:“这皇城中惯会钻营的人实在太多,连出行一趟都如此麻烦。”
这一路来,拦在他们车马前求见、献诗的人都有好几拨了。
“韩公子?”
穿着男装,面容俊俏的上官若言眉头轻皱,撩起车帘。
韩啸在车外向她轻笑。
“真是这家伙……”
上官若言笑一声,抬手道:“你怎知我会出城?”
“凤凰山文会若是少了你这皇城有名的才女出席,必然失色许多。”
听到韩啸的话,上官若言掩面一笑道:“那你拦我车架是做什么?”
“求同乘而往。”
听到韩啸的话,上官若言转首看车中好奇看她的二哥,面上微微一红,向着韩啸轻轻招手。
韩啸踏上马车,见车中还有一人,毫不客气的往上官若言身边一坐。
“这位是我二哥,上官临风。”
“这位是——”
上官临风没等上官若言介绍,已是指着韩啸道:“皇城书院,韩啸。”
“二哥识得我?”
韩啸挑眉道。
“凡是接近三妹的男子,我上官家必然都会调查一番。”上官临风开口道。
上官若言粉面一红,转首看向韩啸,眼中有暗波涌动。
“只是,如你这般胆肥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上官临风看着面上神色不变的韩啸,恶狠狠说道。
“呵呵,二哥真是趣人。”韩啸笑一声,然后转首看向上官若言道:“哪天约二哥喝茶如何?”
上官若言白他一眼,然后低声道:“你既要参加文会,可备了文章?”
韩啸摇摇头。
上官临风一拊掌,高呼道:“我要没备。”
上官若言没好气哼一声:“韩啸没备是有底气的,二哥你呢?”
步步升棺:死后冥王妻 孤单的书虫
听到她的话,上官临风张张口,然后轻叹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
韩家车架停下,韩子玉从车中下来。
不远处,徐晋文看到韩子玉来,缓步上前。
“晋文兄。”
“韩兄。”
看韩子玉一人来,徐晋文低声道:“韩啸未来?”
“哦,他不知怎的,半道下车,说让我先来。”韩子玉拱拱手道:“劳晋文兄相侯,不如我们先上山?”
徐晋文摆摆手道:“不急不急,我们在此等等就是。”
等?
韩子玉看着身边不识往山上行去的学子书生,强压心中的焦急,低声道:“也好,也好。”
“咦,晋文兄,在此等人?”
闪婚甜妻:高冷老公腹黑妻
“晋文兄,你在等谁?”
……
不时有人来与徐晋文打招呼,攀谈两句。
徐晋文可是皇城书院的教习,本身又是大儒,文采风流。
再加上其家学渊源,乃是文渊阁大学生徐凡独子,在城中仕林中很有些名声。
有人与徐晋文谈两句,便告辞上山,也有留下与他们一起相陪。
留在这,自然要和一旁的韩子玉聊几句。
这可都是皇城中有名号的文人墨客,韩子玉受宠若惊,忙谦和陪着说话。
“那是上官都尉府的车架,上官三小姐今日也受邀而来?”
不过一会,上官若言他们坐的车已是到来。
“哎,上官三小姐可是天人一般,若是能得她点评一两句,三生有幸。”
“呵呵,上官三小姐在皇城书院都是凤毛麟角人物,怎会来评点我等诗文。”
有人转过头看向徐晋文道:“晋文兄在书院做教习,不知这上官三小姐可是常见?”
徐晋文摇摇头道:“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皇城书院中才学胜于我者很是不少。”
徐晋文的话让众人又是一阵感叹。
“呃——那是,那是——”韩子玉抬手指着与上官若言一同走下车的韩啸,满脸不可思议。
徐晋文也是有些茫然。
“劳徐教习久侯,劳二哥久侯,见过诸位。”
韩啸走上前,向着徐晋文等人一礼道。
“这就是韩啸?”
“他,竟是与上官三小姐同行?”
“这,不对劲啊……”
……
上官若言与韩啸并肩而行,一旁的上官临风面色古怪。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