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維度侵蝕者 ptt-第657章 八門遁甲推薦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维度侵蚀者
“你在干什么?!”
眼角余光看到莎尔芙正踩在一张椅子上,居高临下举起‘小天才’,用那与小火龙头围严重不符,明显小了一圈的头盔,强行往‘长寿丸’的头上塞,并且已成功塞进一半,感觉下一秒就会爆开。
此时惊恐的小火龙痛到涕泪横流,却慑于白浪恐怖气势不敢反抗。只能独自在那里默默啜泣。白浪立刻呵止。
小芙芙动作一停,脸上带着无辜与不解看向老爹,解释道:“它太笨!”
然后拍了拍‘敢动不敢动?’的小火龙,振振有词道,“我帮它。”接着又拍拍小天才头盔,得意道:“长智商!”
意思很明白了。她见小火龙傻呼呼的不怎么聪明,自己身为主人,当然要呵护它关爱它帮助它,戴上头盔接受‘白川天才’虚拟小课堂题海洗礼,提升智商。把丢掉的硬伤夺回来!
“哦。”
白浪没有从莎尔芙眼中看出恶作剧或者坏心思。相反,她的眼神澄澈真诚,是真心这样认为的。孩子嘛,或许有时思考并不周全,但身为家长决不能批评她的善意、打击积极性,而是要鼓励式教育,才能塑造出乐观健康健全的性格,而不是自卑懦弱的自闭芙。
于是,他在小火龙从期待转变为绝望的注视中,点点头,回道:“那就没事了。”
说罢,他跟奥菲莉娅交代几句后,起身拍拍白大褂上的灰尘,将保温杯踹进怀里,推门而去,向四楼的重症ICU走去。
那里,躺着木叶的大英雄,一代体术达人迈特戴。

迈特戴的人生轨迹,与原著出现不小偏差。
因为忍界三战迟迟没有爆发,他长期被埋没,默默无闻。又因为性格耿直单纯,被一伙心怀鬼胎来自狗仔乐园,不认真收集情报反而擅长演技与诈骗的败类契约者提前接触。
不仅早早被诈走《八门遁甲》忍术,又在三战启动后,被木叶阵营契约者利用,作出一系列贡献后,开八门踢爆一只‘鲛肌仙人’,透支生命,果断沦为废人。
若非他儿子迈特凯在这帮败类眼中,是更有价值的维度侵蚀棋子,能凭着给废物老爹吊命持续刷好感,否则早就死在战场了。
这些年,已经被榨干的‘戴’沦为‘凯’的刷好感道具,一直躺在ICU中,接受这帮契约者们一波又一波的吊命照顾。原本性格硬汉的戴,执意一死了之,不愿为木叶添麻烦,占用浪费医疗资源。
他八门开的太久,来自雾隐的对手‘鲛肌仙人’又太强。那一战结束时,早就无力回天。生命力透支严重,全身粉末性骨折,哪怕治疗系契约者也束手无策。更没人会在一个本源耗尽的废人原住民身上浪费珍贵的高级道具,加之木叶也没有纲手这种神医……
结果几轮粗暴的‘普通吊命’下来,粉末性骨折被迫错位愈合,这简直比放任不管还恐怖,戴最终沦落为天灵盖以下高位截瘫,想自杀都难。
原本一了百了的觉悟,在长时间拖延下,逐渐被消磨殆尽,精神也变麻木。曾经的钢铁硬汉,如今被那帮败类契约者们保养的胖成一个球。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没得选的戴化绝望为食欲,开始沉迷各种美食。习惯的力量是可怕的,两年下来,他也不太想死了。加上儿子有出息,不断赚钱养爹,已经适应并习惯躺尸的生活。
白浪在登临外科主任宝座后,也特地检查过这位患者。看似非常健康,面色红润,但其实本源早被燃尽,仅靠红瓶维持着但微弱生命力。
那个预定了‘凯’的狗仔团伙,就是靠着长期供应便宜注水稀释版小红瓶,将少年凯皇牢牢抓在手里,获得其深深感激,结下坚实友情。
如今对于这伙败类而言,‘戴’的死活其实已无意义。他们走亲情路线,已成功攻略了目标,反而还持续支付不值钱的红瓶来维持人设。积少成多也是钱啊,又不能直接下杀手,如果死了的话该多好?
嫡女贵妻 绝望的木屐
于是,在白浪这个新降临的契约者突然主动跑去探望研究迈特戴,表现出几分兴趣后,那个组织的人迅速找上白浪,进行了py交易,表示愿将这个毫无价值还费钱的原住民拱手相让。
非但不干涉白浪与其互动刷好感,还会支付一笔额外的‘(丧葬)费用’,目的是借刀杀人。当然,如果白浪脑残,愿意付出更大的成本将这个废人救回来,变得不那么废人,他们也会鼓掌赞美。
对于这伙演技高深的狗仔败类,白浪只想说‘学到了、学到了!’这一鱼多吃的手法简直经典,华尔街那帮拔网线的弟弟资本家根本做不到如此优雅。

一道绿色流光在通往木叶市的道路上极速穿行,宛如原谅色闪电侠在撒腿狂奔,这正是木叶体术天才,年少有为与卡卡西齐名迈特凯。
此刻,一身耻感爆表连体紧身衣裤的西瓜头浓眉少年,面色焦急。想到自己那身处险境的老爹,不由一咬牙,不顾自身安危连开四门,查克拉轰然爆发,面色涨红,周身燃烧起一层火焰,速度一再飙升,化作大龙卷卷起一道烟尘巨龙向木叶市冲去。
上午,还在前线战场与魔物激战的凯,骤然得知一条噩耗。
一日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恶徒,手持寸铁闯进忍者医院ICU,挥动凶器想要攻击自己瘫痪残废胖成球的老父亲,数位优秀的医疗忍者女护士瞬身阻止,也统统被击倒在地。
没有听完,少年阿凯便抛下同伴,向木叶狂奔,心中燃烧着一股怒火,只想快点赶回父亲身边,救人!
八门遁甲的独有气势外加刷脸,凯毫不停歇闯过城门,接着在空气中连续踩踏,一段二段三段跳,直奔医院大楼,如一发炮弹飞射至四楼,并在即将剧烈碰撞之际,凭借超凡的身体控制技巧,将动力势能戛然消除。
砰!
紧锁的房门被一拳打穿,血液极速流动的赤红手臂将门锁撕裂,一个额头青筋暴起的年轻西瓜皮少年冲了进来,紧接着双目瞬间赤红,被杀意蒙蔽了心智。
一秒!
就晚了那么一秒!
他亲眼看到一个戴着口罩,双眼淡漠邪恶的陌生男人,正将一柄又细又长的螺丝刀,狠狠刺进他父亲的胸口,刺进了心脏,下一秒鲜血瞬间爆浆般喷射而出,呲了一天花板的恐怖场景。
怒不可遏,杀意盈胸。
轰!
原本四门全开的少年凯皇理智崩溃,体内查克拉汹涌决堤,轰燃爆发,光凭气势外放,就冲碎窗框的玻璃与大门。
只听一声炸响,大楼一整层的玻璃纷纷炸裂破碎向外溅射,房门也瞬间断裂飞射出去,深深潜在对面的墙壁中,如同发生一场小型爆炸。
下一刻,他再也遏制不住杀父之仇:“啊啊啊……朝孔雀!我要你去死啊!”
就在这时,心脏被刺穿,鲜血喷泉一般飚射,走的十分安详的迈特戴老先生突然诈尸睁眼,垂死病中惊坐起,开口爆喝一声:“孽障!住手!”
哗!
末道天尊 情殇孤月
杀意惊人的铁拳,在距离白浪面门不到3cm的空气中戛然而止,原本狂暴的查克拉,甚至被不断挤压快凝结成固态的空气,也在他强行抑制下崩溃消散,化作一股微风吹散白浪的碎发。
而老巫医纹丝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口罩下的嘴角扬起笑容。
“父……父亲。”少年阿凯震惊的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看着老爹,结巴道。“您……您能坐起来了?”
胸口插着一把左轮螺丝刀,还在不断淌血,但面色越来越红润的戴怒视儿子,中气十足咆哮道:“孽子!不得无礼!还不快谢谢这位先生!他是我的救命大恩人啊,有你这么待人的吗?”
原本正在开屏的凯,被浇了盆冷水,不由熄灭了朝孔雀,低下头不甘的辩驳:“可是……可是我亲眼看到他,用凶器刺杀你的呀!”
“混账!不孝子!什么刺杀?不许你污蔑茶树菇大人!这分明是神秘的放血疗法!茶树菇主任真乃神医也!我感到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正从心脏流出,渗透进四肢,充满了温暖。”
凯结巴道:“放……放血…疗法?可我听队友说,昨日有人闯进病房,想用凶器打你。”
“凶什么器?!一派胡言,气死我嘞!这分明是神乎其技的正骨疗法,你看我现在,已经能坐起来了。等完成了今天的疗程,我就能重获健康,下地走路了!”
凯惊喜道:“什么?真的吗!”接着,他求助的看向白浪。
“少年,既然你不信,那就亲眼见证奇迹吧!”
说罢,白浪不屑多做解释,掏出正骨扳手在指间极速旋转,化作银色圆盘。
咔!
他将扳手卡在手心,握紧后,当着凯的面手起板落,狠狠砸在戴的腿上。
第一下,麻醉诅咒爆发!
患者面无表情,凯脸色铁青,不由捏紧双拳。
第二下,物理粉碎术爆发!
骨骼粉末性骨折,患者一脸舒适,不忘对儿子冷哼一声。凯亲眼看到老爹左膝反折,亲耳听到骨骼粉碎,原本感激与振奋全部消失,危险的杀意重新浮现。
第三下,正骨诅咒爆发!
原本彻底畸形的膝盖,神奇般重塑,恢复正常。一天前,早就被白浪暴打无数扳手的戴,丝毫不敢意外,反而得意的看向儿子。
阿凯一脸呆滞。
随后半个小时里,病房中发出‘砰砰砰!’的打砸声。被踢飞的门框外,围着一群被白浪治疗过的年轻医疗忍者小护士,崇拜的望向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窃窃私语。
“……好帅哦……”、“哇,你快看……”、“……太棒了……”、“……他好大力哦,昨天砸的我好爽……”、“……我也是诶,失眠都治好了……”
终于,暴力的砸击声消失。少年阿凯一脸红润,喝醉般摇摇晃晃的走出来,看向‘宇智波茶树菇’时充满了崇拜。
“小伙子,你修炼钢拳太急功近利,身上留下无数隐患,以后修炼要注意劳逸结合。”白浪拍拍他的肩,告诫道,“以后没事多来医院,我帮你正正骨,深度放松肌肉经络,矫正不良姿势。”
“多谢前辈,多谢神医。”
“不客气,不客气,来,干了这碗血再走。”白浪伸手端过一碗绿油油漂着鱼鳞还冒着泡的粘稠血液。
在病房中见识了老爹接受的全套治疗后,三观彻底被重塑的凯,毫不迟疑大口干了下去。
“啊……吧唧、吧唧。”
目送神医离去后,凯重新回到病房照顾老爹。白浪则掂掂手中卷轴,满意的向办公室走去。
计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