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全球戰國笔趣-第七七八章 大明皇帝板載熱推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全球战国
1647年9月20日,凌晨五点,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然而,安得拉邦东北角的亚南港外漆黑的海面与夜空,却在这个时候,被无数明亮的探照灯灯柱照射得宛如白昼。
请原谅我 月关圣帝
“马上给路易阁下发电,就说亚南港外发现无数船只,应该是中国人前来登陆了。”
此时驻守在亚南港的,是一个波兰师。依托着绵延五公里的防线,以及防线上六个由18门150炮组成的炮台。守御着亚南港最适合登陆的,约莫六七公里长的,平坦的海滩。
在他们的身后,是四个日耳曼师。其主要依托的除了钢筋混泥土防线外,还有便是两座最高海拔约有七八百米的小山峰。再后面,是大孔代坐镇的第三道防线,六个法兰西师,一个丹麦师,三个不列颠师:这道防线依托的就是安得拉邦沿海平原与东高止山脉交界处崎岖的山地了。
总之,这是大孔代精心设计的一条绵密的防线。
“呯呯呯~”无数的照明弹从大明海军的战舰上腾空而起,整个亚南港在众人的眼前一览无余。
“将军,我方战列舰距离海岸线还有五公里。敌人的炮台已经进入我方射程。”
“那就停止前进,开始炮击吧。”
栅栏外的羔羊 持书傲世
“是!”
随着犬养栋二的命令,大明本次参加护航任务的五艘战列舰开始缓缓的调整舰身,等到舰体全部拉横后。30门305炮,陆续的开始了怒吼。
大口径舰炮对岸炮击,这对于拿到战列舰还不到五年的大明海军来说,也是一个新课题。不过在这个事情上,朱由栋适时的点了一下:以杨、左麾下的儒教徒送来的亚南港地图为基础,将其需要重点炮击的部位分为三十个小格。然后五条战列舰的三十门大炮,根据前面几枚炮弹的落点调整射击参数。等炮弹落到自己负责的点格内后,就固定下来,然后一直不停的炮击下去。
当轰隆隆的巨炮声回荡在海面上的时候,在战列舰的身后,本次作战的陆军指挥官丰臣栋秀正在一条满载排水量超过两万吨的大型运输舰上,召开最后一次战前会议。
“关白殿下,经过统计,本次出港的一千二百艘运输舰全部抵达亚南港周边,没有迷航或者掉队的。船上的五个日本师、五个福国师、三个桂国师、三个周国师、三个唐国师在航行过程中,除了少数士兵发生呕吐、眩晕外,没有损失。船只运载的各类物资均无浸水、包裹散落等。”
“非常好,海军的运输部队辛苦了,我等陆军,深表谢意。”
身穿大明陆军中将军服,只是在军服的左上部绣了一个五七桐表明自己身份的丰臣栋秀,稳稳的坐在主座。而其麾下则是四位大明藩王世子和一众将领:没得办法,福、桂、周、唐四王这会儿的年龄都大了,真要亲征,身体是不允许的。而这场战役,四位世子真要是能够有良好的表现,说不得,回去之后就要上位了。
“各位,海军的兄弟其表现已经没什么可挑剔的了。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这安得拉邦,以前是我们五国的海外领地。可恨那西班牙将其夺走,多的话我就不讲了,反正这一次登陆,不胜,则死!”
“关白殿下说得极是,不胜,则死。”
“那么下面进行登陆前最后的作战安排,按照出发前的想定,等三个小时后海军炮击完毕,我们开始登陆。这第一批次的登陆部队,是敝国的第一师,福国第三师,桂国第三师。三位师长,都准备好了吧?”
“回殿下,我等已经准备完毕。”
“那么,就请三位师长去各自的部队,做战前动员吧。”
“领命!”
三位师长离开后,丰臣栋秀笑眯眯的把目光放远,对着会议室最下方的一个长相明显与室内其他诸人不同的中年人道:“克伦威尔阁下,据闻菲利普派来坐镇安得拉的,是一个叫做路易*德*波旁的家伙。此人您熟悉么?他的作战风格和特点您可了解?”
“殿下。”在北京做了几年寓公,身段更显丰腴的克伦威尔扶着大肚子艰难的站起身来:“这位路易是法兰西人,和以前的法兰西王国的王族是一系……总的来说,这位年轻人天赋是有的,其军事才华要指挥对面的数十万联军也足够。但到底这会儿才二十六岁。所以,冲动与爱冒险,是他暂时无法克服的缺点。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如果我们登陆顺利,那么我建议,在进攻对方的后续防线时,我们可以考虑主动露出破绽,引诱这位年轻人自己从防线里跑出来与我们作战。”
“原来如此,哈哈,说起来,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和这位欧洲最优秀的年轻将领正面交锋了。”
时间来到早上八点,经过持续三个小时的猛烈炮击后,在晨光大亮中,便是处于战列舰身后的,安坐于运输舰上的丰臣栋秀等人,也能在较高的舰桥上,通过望远镜看到,对面的海滩上,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片狼藉了。
朝着自己身后的副官点点头,副官抬手就将一枚红色的信号弹打了出去。而随着这枚信号弹的发出,早就从大型运输舰上下到小型划艇的,无数的各藩国士兵们,齐齐的发出一声喊,开始划动手里的船桨。
没错,就是普通的小木船,人力划动,最多就是在船头安装了两块厚厚的钢板作为防护:在内燃机没有大规模投入实用的现阶段,也只能是这样了。
在和族、朝鲜族、泰族战士们的呼号中,这些成千上万的小划艇,迅速的越过了船队中处于最前列的战列舰,然后坚定而迅速的朝着海岸线接近。
在距离海岸线约莫七八百米的时候,原先一直沉默以待的海岸线上,终于有了响动。
随着一阵破空声响起,一枚150炮发出的炮弹,画出一道抛物线,直直的落在了众多小划艇密集分布的区域。在炸飞、掀翻周边七八艘小划艇的同时,也造成了约莫三十余人的伤亡。
而随着这枚炮弹的到来,更多的炮弹也从海岸上打了过来。
当然,不等这些火炮打出第二轮,视线变得良好的战列舰们,早就根据这些火炮击发时暴露的方位,劈头盖脸的将自己的305重炮打了过去。
虽然波兰人的重炮上方有厚厚的水泥掩体,但到底是管子比战列舰的主炮细了一半还多。所以被这么压制之后,很快就没有了脾气。
“该死的,我们的海军呢!在我们陆军这边,150炮已经是超级重炮了,可在海军那边,150才刚刚起步。没有海军配合,我们如何守御这块海滩?”
率领一万五千名波兰人镇守在此地的,乃是一名叫做蒂托夫斯基的中年人。从这一天的凌晨五点开始,他就不停让手下的电报班朝着位于科伦坡的海军基地呼救。可是被菲利普下了严令的加西亚,面对船台上一众需要不同程度维修的战舰,那真的是万般无奈。
然后这位波兰人又把官司打到此刻正乘船前往孟买,然后转到德里的菲利普那里。盟主大人很有风度的解释了一番海军的困难,然后勉励他为了基督徒的荣誉和白种人的骄傲,勇敢的迎击即将登陆的黄皮猴子们。
可是面对大明海军的305炮,哪怕波兰人平日里再怎么自我感觉良好,这会儿也不敢说什么本部一定守住第一道防线之类的大话啊。
总之,在大明海军战列舰的压制下,上午九点,随着第一艘登陆艇的船底接触到海滩上的砂砾后,无数的登陆艇陆续抵达滩头。身着绿色军服的士兵们,不管是精神抖擞,一心想要建功立业的,又或者在海浪的颠簸中吐得稀里哗啦,筋疲力尽的。全都陆续的从小艇内跃出,端着手里的冲锋枪,开始朝着海滩上敌人的防线开始冲刺。
在这些士兵中,井伊直宽跑在第一个。
他是德川家康的重臣井伊直政的孙子,若是德川家还掌控日本,他应该会有一份很不小的领地。可惜,德川家败亡后,井伊家失去了三十五万石的封地不说,在日本国内的地位也极为尴尬。
当年大明远征印度,他的父亲井伊直孝主动报名参加。凭借着战功,在安得拉邦获得了一块出产不低于万石的封地,井伊家再次看到了复兴的希望。
可惜,不到三年,随着西班牙的入侵,井伊家再次失去了所有的封地。其父亲井伊直孝,也战死在那一场战争之中。
印度,重返印度,立下战功,重新获得封地。是那之后,所有井伊家男人们心里的执念。这次重征印度,井伊家的男子们除了未成年的,几乎全部报名参加了:到底是家学渊源的武士,比起那些农夫来,这些人的作战素养还是高得多的。所以这次征印,井伊直宽被任命为日本集团军第一师的上尉,带领一个中队。
“嗖嗖嗖~”密集的机关子弹在自己的身旁迅速的穿过,在自己身后的两位士兵身上溅起了点点血花。可是井伊直宽的脚步完全没有减缓频率,也没有想找掩体躲藏的念头。他举起手里的冲锋枪,朝着对面子弹飞来的方向胡乱扫射了一下后,回过头来朝着自己中队的士兵大吼:“贪生怕死者必死无疑,勇往直前者一线生机。诸君,猪突猛进!”
“嚯~!”
噗噗,就在其麾下的士兵刚刚齐齐呐喊了一阵后。又是几梭子子弹飞来,又有两个日本士兵被放倒。不仅如此,更有一枚75炮的炮弹落在了冲锋的人群中,将这个只有一百八十余人的中队,直接掀翻了十余个士兵。
冲锋的势头一下子缓了一缓,更有不少士兵开始东张西望寻找掩体。看到这一幕的井伊直宽赤红了双眼:“八格牙路!大明皇帝陛下给我们重返印度的机会,你们居然如此的不珍惜!都起来,继续向前冲。死了不要紧,关白殿下一样会给你们的后人土地。若是在这里贪生怕死不肯前进,被我打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开始督促着自己的士兵越过自己,继续向前冲锋。似乎是为了进一步提振士气,除了嘴里不断的突撃する外,到了最后,当他的士兵全都冲了起来,他也端着枪跟着冲锋后,干脆的大声嘶吼起了:“板载!大明皇帝陛下板载!”
猪突猛进,板载冲锋。为了土地,以至于无比疯狂的日本士兵们,在各自军官的率领下,朝着波兰人的防线,发起了决死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