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討論-第675章雙手握緊宙光,雙足踏入大河分享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神游诸天虚海
虚无中一道阴阳纠缠,混淆难辨的身影屹立。
阴与阳,虚与实,生与死,清与浊,对立与统一,混沌与秩序,仿佛林青其本身便是如此一般,立足太极双鱼之间,就是那永远在变的“易”!
世间一切永恒不易者,唯“易”本身而已!
这正是林青的外在表象,亦或者是他在绝大多数的世界,乃至是浩瀚无垠的多元虚海中所展露出的最常见的形态。
蒙蒙迷离的时光大河中,一轮大圆满,大渺道,如似明月般的光轮在林青的脑后绽放,照澈虚空,弥漫诸天。
“哗~”
又有一卷阴阳道图在林青手中展开。
卷轴一动,阴阳道辉就已经是化成图,尺,莲,楼,塔,钟,鼎,磨等等不可思议之物,一枚枚缓缓成形的虚幻道果漂浮,或幽暗混沌,或清气蒙蒙,或紫气藏白,仿佛一枚枚楔子,定位着当前节点,托着林青的一抹本性灵光不坠入苦海。
又像是共同组成了一盏承托林青阴阳虚实,双生双相的浮光之影,使林青得以能畅游时光长河。
“若不是我需要在这世界根源烙上信息里面过上一手,把自己身上的这些东西洗白,哪里还要在这路跟人显摆?闷声在后面使劲地敲别人的闷棍,这难道不香吗?”林青悠然弹了弹指。
一滴滴从时光大河中所具现,不可思议的水珠从他的黑色衣袍上滑落,当真是诸法不侵,万劫不灭!
数字神医
其实林青说的一点都不错。
若非和这个世界里的二代目元始,达成了某些py交易,而他也希望在这世界里重新更新一下自己几个版本以前的“信息”,重新刷新一下自己的“人物卡”,顺便再将某些在在从其他多元维度,超维界域中得到的东西洗白一番的话,他才不会做出这一番惊世骇俗的动静来。
顶着“鬼真武”那区区法身境界的身份多好。
和那群不讲武德的彼岸们对放,不管是输赢胜败。若赢了还好,反正最后丢人的绝对不会是林青。
可若输了,呵呵呵,碰到心高气傲一点的彼岸,估计连直接在时光彼端上吊的心思都有了(* ̄rǒ ̄)抠鼻屎……
似乎是看到某些喜闻乐见的时间线,却因自己的一念之仁,一一碎灭,林青不由发自肺腑的一阵神伤。
不过现在不行了。
未来三千大罗彼岸齐聚真武殿,玄冥宫,自己若是还顶着一个法身境界的马甲接受他们的朝拜,那么……林青很怀疑那群心高气傲彼岸,会不会恼羞成怒,然后一人一拳把自己给揍成猪头。
“唉~”林青不觉叹了口气,
有鉴于此,他也是不得不屈服于这残酷冰冷,到处都没有一丝人情味,更加没有一点温度的“现实”了。
身影两化,如似阴阳划分太极,朦朦黑白混淆的光辉之中,林青直接在以此刻身处真武殿中的时间点作道标,同时向着时光大河的首端与彼端,齐齐覆盖而去!
说来也怪,林青身在时光之中顺游而下时,即使具现而出,化成大河,也是对林青毫无影响,不管他是在里面深潜,蝶泳,仰泳,花泳时,这大河都是很配合。
可当林青林青开始一点点以自己的光辉照耀时光大河时,四周原本状如虚幻的光阴之水,却是开始变得凝实粘稠,林青每每行以一寸一毫其阻力就是扩大千百万倍,不断阻止他的回溯。
万古神帝
当林青真正迈出第一步时,就已经如似是在同时背负起成千上万不同时间线上的各种各样截然不同的诸天万界,无垠多元在前进!
一个成熟稳重的多元世界,自开辟伊始起,就是必然会从“诸果之因”开始分裂,割裂出无数的【变化】,每一种变化历经无数岁月洗礼,时光更替都会变作时光大河中的一束“水流”,化成一方似真似幻,存在于不存在之间的诸天时空。
万万兆兆“河流”,便是万万兆兆的“诸天”,是与此刻主物质世界,主多元时空相互依存,相互交融,又相互包容的另类宙光!
就是这无数宙光河流共同交汇,方才是林青眼前这一道璨璨不可注目的时光大河,最真实的外相!
双手握紧宙光,双足踏入大河,这个过程便是证道彼岸难关之一,或者说是最大的难关。
但凡想要证道彼岸者在这过程中有一点犹疑,有一分不自信,有一丝侥幸之心,在道心本我无法抵御宙光层层叠叠的冲刷想要离开时,那么他在摇动此念之时,必然已经沉沦于时光长河,分解在茫茫苦海之中,彻底烟消云散,再无复活可能!
当然这样的重量,这样的冲刷感,还远远不足以压垮了林青,但如此背负天渊多元,才走了百万步就步履维艰,这也未免让他有些憋屈得紧。
“果然,在这里,想要强行证道真是不可取麽?”林青呵呵一笑,倒是对眼前此番场色倒是没有显得太过在意。
毕竟他此刻所做的可不是在简单的证道“彼岸”,而是在以自身一己之光,覆盖寰宇宙光,将整个多元时空,无垠诸天,乃至是时光大河中所有的平行世界,宙光世界一起浸染成自己的颜色。
是要把所有的彼岸者都一齐捏成自己的形状!
而这无疑是在忤逆滔天时光大势,是在掘了整个一世•多元世界的根!
林青这就根本就不是在证道彼岸,而是在证道一想就谬,一说就错【道果】!
他若是成功,那就是在将整个一世•世界古今未来,一切可能都尽数盘握在手中,噼里啪啦地攥出油花来!
若是林青不露出自己的意图还好,但只要有一丝半点的讯息泄露,都不用等他从时光大河里面转出来,那群彼岸有一个算一个,绝对是会心急火燎的来堵林青家的大门!
一脚踹开时光河是很爽,但后续的一连串糟心事,也是一样叫林青挠头啊。
“所以……这还是没不到时候吗?”林青悠然一笑,此时一柄无锋古剑悄然从他黑袍衣袖里滑出,落入他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