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起點-第一百零六章 宇智波四方(一 )讀書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与绫音分开之后,白石按原路返回宇智波族地。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绫音所问的那个问题,要怎么和琉璃解释自己要即将离开木叶的事情。
虽然并不确定具体是什么时间,但白石知道,最迟明年,砂隐村就会对火之国发起进攻,到时候木叶自顾不暇,那时便是他最佳离开木叶的时机。
错过这次,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绝佳的机会了。
所以,在战争爆发时,离开木叶,是白石必然会走上的道路。
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挡他的这个决心。
琉璃对自己的事情很清楚,这一点白石可以肯定。
无论是成立组织的事情,还是以见不得光的形式,暗中研究查克拉与自然能量这件事,都未曾向木叶高层透露分毫,只要稍加思索,便可以明白他对于木叶高层……不,是对整个木叶都毫无兴趣。
白石不相信琉璃看不出来这件事,替绫音研究笼中鸟的时候,这件事琉璃也是知晓的,笼中鸟意味着什么,出身豪门的琉璃,比他更能明白其中蕴含的深意。
这件事说小了,是日向一族的家事,但往大了说,会动摇木叶的利益。
涉及到白眼这种战略级血继限界,即使是木叶高层也不可能无动于衷,而是会以极为强硬的做派介入其中,进行干涉。
知晓这件事的琉璃,想必很早之前,就猜到他有一天会离开木叶。
那么,她心中对于自己会离开木叶,又会是什么看法呢?还是说,在等自己过去主动坦白?
然而说实在的,白石并不知道怎么和琉璃坦白交代这件事。
只是想到自从交往以来,两个人散步逛街的时候,经常并排牵着手走,在家里独处时,除了性方面的事情,能做的基本都已经试过了。拥抱和激情接吻也是习以为常的接受彼此。
未来一起结婚生子,在外人眼里,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依然有些事情无法坦白,大概是因为害怕对方的答案并非是自己所预期的那样吧。
也因为琉璃对于自己来说,太过重要,所以才会显得如此犹豫。
白石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些微的纠葛。
“啊,真是头疼……”
醫 武 兵 王
在白石纠结这些事的时候,地板上忽然冒出一个脑袋来,打断了白石的思考。
土将军出现的方式永远是神出鬼没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来吓人一跳。
他这次送过来的东西是卷轴,这些卷轴的体积有大有小,数量总共有十几个。
令人在意的是,在每一个卷轴上都沾染着灰尘,痕迹半旧,显然是有些年代的古货。
把这些卷轴上送达,土将军看了白石一眼,就安静的潜入地底自己和自己玩耍去了。
对他来说,整个宇智波一族乃至木叶的地底空间,都是他用来快乐玩耍的游戏场所。
白石没有理会土将军的童心未泯行为,拿起他送过来的其中一份卷轴打开来看,这里面记录的内容都和封印术相关,是漩涡一族中重要务必的古老封印术文献。
替婚盛爱
目前被运送回鬼之国的漩涡一族遗民中,其中有一位曾经在漩涡一族中地位颇高的族老。
在漩涡一族灭族之时,虽然大部分族人在战斗中死亡,但还有不少人趁着混乱,带着重要的封印术文献逃离战场,这位族老便是其中之一。
为了避免这些文献损失,这位族老把这些文献封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自己则带领族人四处流浪,以免带上流失。
他很清楚漩涡一族是因为受到别国的觊觎,导致灭族。
对于漩涡一族的人来说,那些记录各种封印术的研究文献,是比他们生命更要珍贵的东西。
那不仅仅是属于漩涡一族的荣耀,也是他们一族重要的历史构成。
忘记一族的历史,就等于背叛了家族。
白石大致把这些卷轴走马观花扫视了一遍,发觉这上面有关于封印术的研究资料,种类可谓是五花八门。
这里面的封印术涉及各种方面,灵魂,肉体,尾兽,查克拉等等,凡是所能想象到的东西,都能在里面找到相关文字。
“这里面也是记录封印术的资料文献吗?”
在最后,白石打开了一个最大的卷轴,比其余的卷轴大上许多倍,有手臂差不多长。
白石打开之后看着上面记录的内容,才发觉这个巨大卷轴里记录的文字与其余卷轴不同,上面记载的都是一些成品封印术,而不是封印术的研究文献。
每一个封印术的后面都记录一名漩涡一族族人名字,简略记载他们的生平,以及开发术式的时间与地点,因什么而开发。
其中有一个名字出现了多次——漩涡芦名。
白石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很快想起了这是哪一号人物。
过去在忍者学校读书的时候,在翻看木叶村建立之初的历史事件时,就出现过漩涡芦名这个名字。
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时代的漩涡一族族长,被誉为当时忍界最强的封印术忍者。
那个时候漩涡一族与木叶建交,漩涡芦名把自己毕生所学的封印术知识传授给木叶的忍者。
这种大公无私的行为,让当时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很受感动,表示木叶永远都是漩涡一族的朋友,并且在木叶高层以及上忍的服装上,刻印漩涡一族的标记,以示双方永世结好,互不背弃。
自那以后,漩涡芦名也被木叶忍者们称之为‘木叶的封印术祖师’。
可以说,没有漩涡芦名,木叶想要完善自己村子的封印术体系,简直是难如登天。
据白石所知,木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封印术,都是起源于漩涡一族,是漩涡芦名所带来的。
只是想到如今漩涡一族的惨状,白石表示默哀,感叹世事无常。
不知道这位漩涡一族族长要是见到自己家族遭遇灭族之难时,木叶未给予任何援助行动,不知道会不会从墓里爬出来,之后再被气死。
要知道,漩涡一族所在的涡之国就是火之国的邻国,比起其余国家和忍村,火之国与木叶是最接近涡之国的地方,漩涡一族也是在火之国与木叶眼皮子底下被灭族。
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特殊原因在内吧。
这部分的历史,对于漩涡一族来说,并非是什么好事,对于揭人短这种事,白石也不感兴趣。
再怎么说,漩涡一族此刻已经是组织的一个集体。
对于那位漩涡一族族老肯贡献出这些封印术资料,白石并未感到什么受之有愧。
他付出的同样有很多,冒着很大风险收留了他们一族,给予他们年轻族人稳定的生活与教育环境,并且对他们开放自然能量锻炼法。
“得加快一下进度了……”
白石把这些卷轴收起来,呢喃自语,开始朝实验室走去。
暂时不去想怎么和琉璃坦白离开木叶这件事,因为留在木叶还有一段时间,不用急于一时。
而漩涡一族的封印术资料文献,则是自己目前必须要攻克的工作。
必须尽快从中寻找到自己需要的那个东西,这关乎到他们能否从木叶顺利安全的撤退问题,不能有丝毫马虎。

木叶42年,12月,冬季。
在不经意之时,时间总是过去的很快,仔细想想,白石突然发觉自己来到木叶已经差不多有十二个年头了。
在这里结识了很多人,也经历了很多事情,十二年的时间让自己强大与成熟起来,对整个忍界有着更为清晰彻底的认知。
砂隐村那里还未有任何举动措施,白石却不感到着急。
早已几个月前,砂隐村就在暗中筹集物资,在紫苑花公司那里下了一个巨大的单子,按理说,几个月的积累时间,应该足够砂隐村动员战争了,但是战却没有发生。
换作一般人可能会感到焦急,想要弄清楚是不是砂隐那里出现了什么意外,白石却感受不到这种焦躁的情绪。
砂隐村越是在这种时候求稳,白石越是感到放心。
这足见三代风影行事稳重,而且图谋甚大,是值得他信赖的‘战友’。
这一次针对木叶动员的忍界战争,恐怕比自己预料中还要盛大许多。
下午来到忍者学校,还未到办公室的门口,就看到一名年纪约莫十二岁的女孩站在门口。
她穿着比较厚实的忍者装,在脖子上围了一条围巾,用来防寒。
“白石前辈。”
对方小跑了过来,恭恭敬敬对白石称呼起来。
这名少女正是静音。
白石记得她和纲手已牺牲的男友加藤断上忍有着一些亲戚关系,在加藤断上忍牺牲后,纲手就把她接到自己身边代为抚养。
虽说静音早已从学校里毕业,但白石还是能够经常在学校里面看到她的身影。
如今职位不大不小,也是纲手身边的助手。
在医疗忍术上天赋很好,未来估计会成为木叶医疗部队中数一数二的骨干人物吧。
“怎么,只有你在这里吗?纲手老师不会又跑去喝酒了吧?要不就是在赌场?”
白石无奈笑了笑。
三忍可以说是相当有特色的组合。
对大蛇丸的事情,白石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经常看到自来也在木叶澡堂那里,惹得鸡飞狗跳。
虽然是个实力值得肯定的强大忍者,但好色这方面,简直是表里如一的色狼。
纲手则是个赌鬼,逢赌必输,一旦赢了就会有坏事发生。而且喜欢喝酒,经常喝到烂醉如泥走不动路的地步。
“不是这样的,白石前辈。刚才有暗部过来,让纲手大人去火影大楼那边,好像是三代目大人找纲手大人有事商谈。”
静音摇了摇头回答说道。
“这样啊。”
白石在原地思考了起来。
“嗯,纲手大人离开之前有交代过,让白石前辈你在班级里先代替一下,她会尽快回来,这是今天要讲解的内容。”
静音把一本纲手提前准备好的笔记本递过来。
白石接过之后,大略看了一遍,不是很难,以他在木叶表现出来的‘水平’,完全不会引人注意。
“那么,请多多指教了,白石前辈,在纲手大人回来之前,我会充当你的助手。”
静音笑道,对着白石认真鞠了一躬。
“哪里,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才对,你在医疗忍术上的天赋比我好多了。”
白石挠了挠头,这句话并不是虚伪的夸赞,而是静音的确有成为优秀医疗忍者的天分,还有纲手这样的顶级医疗忍者一对一单独辅导,她未来在医疗领域上一定会大放光彩。
“纲手大人说过,白石前辈的基础很牢固,比起纲手大人还要好。”
静音用尊敬的目光看着白石。
她知道以纲手的医疗忍术水平,完全不需要什么助教,而却主动要求白石来担当自己的助手,就无疑证明了白石在某方面能力的出众。
在医疗忍术的理论知识教学方面,白石这几年的确给予了纲手很大助力,与纲手一同培养了很多医疗忍者。
“我只是恰巧在记忆这方面有点心得。”
白石谦虚说道。

在实验班下课之后,白石带着静音回到办公室,发现纲手已经坐在那里。
看到白石二人进来,放下手里的茶杯笑道:“今天辛苦你们两个了。”
“这种事没关系,纲手老师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白石率先问道。
“就在刚才。看到快要下课了,就没去教室。”
“您突然离开,是火影大人那边有什么重要安排吗?”
白石进一步询问。
静音也露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很想知道三代火影找纲手过去有什么事。
纲手看到两人好奇心旺盛的表情,无奈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是关于鬼之国的。”
“鬼之国?”
静音表情惊讶起来。
白石也跟着挑眉,疑惑的神情自然流露。
“紫苑花医药公司愿意把他们公司的一部分药物资料,分享给我们木叶,以这个为交换条件,他们希望派遣年轻人到木叶这里学习医疗忍术。”
“原来是这回事,我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的啊。”
静音歪了歪头,说了这一句话。
作为木叶土生土长的医疗忍者,静音能够时刻感觉到,近些年木叶对于医疗忍者的扶持力度,已经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框架,可以说是独步忍界。
中立国鬼之国的官方公司,以药物资料为交换条件,让他们的人来到木叶学习先进与完整的医疗忍术,这种交易无论怎么看,都是正常不过的商业合作。
“是没什么稀奇的,如果是其余国家和忍村提出这种要求,我会毫不犹豫拒绝。然而鬼之国是中立国,向来不参与忍界大战,而且紫苑花公司的药物研究能力,经过民间反馈,我也适当研究过一些,确实是不错的交换条件。”
纲手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文件,便是一部分紫苑花公司的药物资料。
只是其中一部分,也让纲手感觉到,在紫苑花公司中,有着十分高明的医疗忍者,并且在药物开发上,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
这种珍贵的药物资料,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
这上面承受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有了这些东西,就可以调配出新型药物,可以减轻木叶很多医疗方面的压力。
把那么贵重的药物资料,与木叶进行分享,结果只是让木叶为他们培养一批医疗忍者这么简单……
戏精小妾,我不是细作 小鱼姬
是因为内部没有完整的医疗体系构架吗?
这么一想的话,纲手倒是释然许多。
在如今忍界中,木叶是唯一一个拥有完整医疗体系的忍村。
紫苑花公司在医药上有自己独到之处,但综合方面是木叶更强,木叶没有明显的短板和缺陷,医疗发展平均稳定,的确是适合培养医疗忍者。
“纲手老师准备答应了吗?”
白石听出纲手口头有些松动,试探了一下。
在这方面,纲手是木叶之中最具有权威的人。
涉及到医疗行业,即便是三代目火影也要给她让步。
只要纲手同意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只有同行的专业人员,才能看明白他让紫苑花公司交给木叶的药物资料,有多么贵重。
“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这样吧,现在已经快要到学期末了,明年四月份再让鬼之国的人来木叶学习医疗忍术。所以在此之前,我准备在学校里再开一个医疗忍者培训班,白石,你到时候去当那个班的授课教师,教导那些鬼之国来的学员吧。”
纲手对白石无疑是赋予极高信任的。
“……”
白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怎么,不愿意吗?”
“……不,只是我没想到纲手老师对我这么有信心。”
白石觉得受之有愧。
“不用紧张,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能够做到最好,不会令我失望。”
纲手摆了摆手,笑着安慰。
抱歉,纲手老师,在这件事上我一定会让您失望的啊。白石心中叹息一声。
因为白石并不确定,明年四月份的时候,自己还会不会留在木叶之中。
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砂隐都可能已经动员大量忍者,朝着火之国这里进攻。
离开忍者学校,让组织派遣人员到木叶这里学习医疗忍术,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既然纲手那边松口,就证明这件事尘埃落定,不需要再去担心。
快要走到居住地的时候,在门口位置,突然有一名老人出现在这里,穿着便装式的黑色和服,身体有些佝偻。
在他身旁还跟着一名成年男人,不难看出,旁边的成熟男人,有着上忍实力,明显是那位老者的护卫人员。
在他们两人身上,都有着宇智波一族的团扇标记。
白石不动声色的走过去,正要开口问话,那名老者已经转过身子,露出一张苍老却充满和善笑意的脸庞。
“你就是琉璃的男朋友吧。”
他以肯定的语气开口。
“是的。请问您是……”
白石略微拘谨。
“我是宇智波四方,曾经教过琉璃一些忍者技巧,算是她半个老师。你既然是琉璃的恋人,和她一样叫我四方长老就好了,不用见外。”
“好的,四方长老,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不过不巧的是,琉璃现在不在家。您要不要进来坐坐,喝一杯茶再走?”
白石小心应付。
略带炙热和赞许的视线,让白石有点遭受不住。
总觉得这位宇智波族老,对自己太过热情了。
是因为琉璃的关系?爱屋及乌?
“那就唠叨了。”
宇智波四方脸上布满皱褶,然而笑容愈加亲切,完全是一副慈祥和蔼的老爷爷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