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全職國醫 方千金-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燒山火鑒賞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早上方寒起床的时候很是有些神清气爽。
混世战神 宁愿孤独
龙雅馨斜躺着躲在被窝,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方寒穿衣起床。
“中午吃什么?”
“我其实没什么讲究的。”
方寒穿好衣服,在龙雅馨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到了卫生间,方寒看着洗脸池上面的梳妆镜,镜子里的青年帅气迷人,纵然还没梳洗,却已经难掩光芒。
一边洗着脸,方寒的脸上一边带着笑。
还有些回味昨晚的滋味。
其实真要说多么舒服吧,也不尽然,龙警官在这方面还是很生涩的。
只是太意外了,压根就没想到。
怎么说呢,属于意外之喜。
和龙雅馨在一起,方寒是从来没奢望过还会有这种待遇。
梳洗过后,方寒先去厨房熬了药膳粥,给龙雅馨叮嘱了一番,这才出了门。
那些年我们不可一世的青春 段年落
“方医生早。”
“方医生早上好。”
方寒走进科室,迎来的自然是一阵问好声。
方寒带着笑,很是礼貌的点头回应。
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的一声问候,一个礼貌的微笑,往往就能给人带来一整天的愉悦或者精神。
而这一点在方寒身上体现的是尤为明显。
“方医生笑的好帅气啊。”
“整个人瞬间都融化了呢。”
“昨晚没休息好,看到方医生的笑容,好像瞬间都精神了呢。”
小护士们一个个心情瞬间都愉悦了些许,就像是正在犯困的男人突然看到一位大长腿的美女突然走过,原本毫无精神的双眼都瞬间圆睁。
到了肝外分区的值班室,医疗组的成员基本上都到了,看到方寒进来,纷纷起身问好。
“方医生!”
“老师!”
“小师叔。”
称呼各一。
“昨天的患者情况怎么样?”
方寒走过去坐下,伸手接过李小飞递来的茶水问。
“患者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不过各方面情况还算稳定,昨晚上我亲自在ICU盯着,一晚上还算平稳…….”
叶明晨拿起文件夹,开始说患者的情况。
“嗯。”
方寒点了点头,喝了两口茶水,这才站起身:“一起去看看吧。”
到了ICU,ICU这边负责的主治医生看到方寒又是一阵客套,殷勤的帮方寒一群人拿了无菌服。
换了衣服,戴上帽子口罩,方寒几个人这才进了ICU。
妈咪别想逃
陪护的是伤者的妻子,一位四十岁出头的女人,个头不高,皮肤黝黑,脸上风霜吹打的痕迹相当明显,比起同龄的女人要更显苍老。
“大姐,方医生来看患者了。”
女人看到一群医生进来,急忙起身,显得有点紧张,陈远笑着说了一句。
“方医生……”
女人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方寒把口罩往下拉了拉,笑着道:“您好。”
“方医生,谢谢您,谢谢您。”
女人有些激动,双手搓了搓,又在衣服上不停的摩擦着,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感谢。
雷煞
“您客气了。”
方寒笑了笑,笑容让女人瞬间觉得如沐春风。
长这么大,女人都从来没出过村,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昨天突然听闻噩耗,女人是急匆匆赶来,被人先送到县上的车站,然后坐车,到了市里面都有些搞不清楚方向。
是费了好大劲才来到江中院。
这么大的医院,ICU的各种设备,更是让女人胆战心惊,一方面担心丈夫的情况,一方面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又感觉到惶恐。
这一刻,方寒的笑容,却好像让女人瞬间有了安全感。
“我先看看患者。”
方寒笑了笑,上前给患者做着检查,叶明晨同时也补充着一些情况。
“药方的剂量还可以再加大一些。”
方寒一边听,一边补充:“患者主要是失血过多,但是身体虚,虚不受补,滋补方面不能太过。”
“嗯。”
叶明晨都一一记了下来。
“银针,喊一下王军鹏吧!”
做完检查,方寒走到病房门口,给手上涂抹了酒精凝胶同时吩咐一声,边上的护士急忙去准备,然后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王军鹏来的很快,一路是小跑来的,进了病房还有些气喘吁吁。
方寒并没有急着针灸,而是先给医疗小组的人讲解着情况,就等着王军鹏。
“老师。”
王军鹏进了门恭敬的喊了一声。
“站在边上好好看着。”
方寒说了一声,这才开始针灸。
银针在方寒的手中犹如银蛇,扎进患者的穴位,然后方寒提拉捻转,手指搓动,银针时上时下,时进时出。
王军鹏最初看的还有点懵逼,看着看着脸色就变了,禁不住惊呼出声:“烧山火!”
方寒又捻起一枚银针,一边针灸一边道:“烧山火是补实针法,针刺的时候一定要辨明病因,认准穴位,烧山火、透天凉,一补一泄,相得益彰,是可以同时使用的,施针的时候认穴要准…….”
一边针灸,方寒一边给王军鹏说着烧山火针法的要点。
“你针灸方面的基础是很扎实的,但是还是缺乏变数,其实针灸和用方一样,要讲究随机应变,灵活多变…….”
说着,方寒又捻起一枚银针,问:“你说说以患者的情况,为什么要用烧山火针法?”
患者的情况王军鹏知道的不算太详细,但是却也知道一个大概,闻言急忙思考。
“患者失血过多,阴血亏损,必然气血不足,气血不足必然心火不旺,心火不旺必然要防备寒邪侵袭…….”
王军鹏一边思考,一边结结巴巴的道:“正所谓有形之血难以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烧山火针法是补实针法中效果最好的,不仅可以治疗命门火衰,脏腑经络元气不足等虚寒之证,同时可以祛寒固本,对患者气血的复苏也有很好的疗效…….”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
方寒点着头:“针灸和方剂一样,没有优胜之分,只有对症与否,针法难并非就效果最佳,只是针对不同的病症而已,在补实针法中,烧山火针法的疗效确实是很好的。”
王军鹏点着头,激动的不行。
烧山火啊,这可是烧山火啊。
虽然方寒说了针法和方剂一样,没有优胜之分,只有对症与否,但是烧山火和透天凉这两种针法毫无疑问是针灸手法中的传说了。
手法难不说,最主要的是会的人太少了。
虽然现在一些中医人也都号称自己会什么烧山火,可基本上都是自我摸索,改头换面,叫这么一个名字,可原本的针法其实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最原始的烧山火针法会的人真的是寥寥无几,周同辉也不会。
烧山火针法,施针的时候针尖会产生一股淡淡的热流,热流顺着穴位经络传遍全身,治疗阴寒痹症效果极佳,同时对气血亏损,四肢厥冷等症状也有极好的疗效。
对于烧山火这种针法,王军鹏也只是在古书上看过说明,看过一些故事,就像是野史一样了,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看到有人施展真正的烧山火针法。
不仅仅是王军鹏,此时边上的叶明晨、赵思勇、李小飞等人都眼睛一眨不眨,认真的看着,认真的听着。
“烧山火针法的要诀有三点,第一个是节奏,节奏必须掌握好,就像是我们配置药丸,煎药熬药一样,时机是很关键的,什么时候该快,什么时候该慢,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出,只有掌握节奏,才能有相对的效果…….”
“第二点就是巧,一定要有巧劲,不能单纯的靠蛮力,看我的手,要做到灵活,银针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样才能把阳气通过银针传递到患者体内…….”
很多人都知道烧山火针法神奇,针灸的时候或有热流通过经络传递,但是这个热流却不是平白无故的产生的,正是节奏和巧劲,就像是我们搓手的时候,双手对搓取暖,双手对搓取暖容易,但是针灸出现热流却难。
“第三点,就是口诀,徐疾、提拉、九六…….针下热,针灸的时候,要做到呼吸匀称,自我放松,有时候越是刻意,越难以达到效果。”
“烧山火最难的其实就是第二点和第三点,想要把银针当做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首先就要做到熟悉,基础一定要扎实,想要做到第三点,就一定要做到放空心思,随心而走…….”
方寒一边说,一边操作。
烧山火针法和透天凉针法之所以难,正是因为这两种针法算是针灸针法的极致了,有些类似于武侠小说中所说的人剑合一,招由心生,越是刻意,越难操作。
王军鹏眼睛一眨不眨,认真的看着,心中激动的不行。
“不要一味的用眼睛看,要用心感受,慢慢来。”
方寒提醒道。
“嗯。”
王军鹏点着头,他知道一次两次是肯定看不会的,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可现在他有这个机会了。
之前是求学无门,现在已经到了门口,这临门一脚他已经要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