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回二零零五討論-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今天運氣不太好鑒賞

重回二零零五
小說推薦重回二零零五重回二零零五
一台爆机,两个大满贯,三台通通有奖,五个99的金鲨……
不到一个小时,周安安手里的10万筹码已经变成了350万,站在汪大小姐身后看的他嘴角直翘。
老虎机,还能这么玩的?
他小时候玩的老虎机,是假的吧?????
想到小时候在家对面小店玩老虎机输了的过年零花钱,周安安的心就一阵疼。
“要不今天就到这?”
注意到不远处工作人员频频注视过来的眼神,周安安笑着问了问随便怎么压都能赚好几倍的汪大小姐。
“行吧。”
对于玩老虎机这种事,过了一下手瘾的汪晓筱也无所谓输赢,拍拍手就准备结束。
赚了多少钱这个事,她都没算过。
不过,当她看到安小弟手里变大了的筹码,忍不住眼前一亮,好多包包……
“滴滴滴……”
这个时候,周安安的手机短信声响起,拿起一看忍不住眉毛一挑。
“鲁经理,就是那一男一女。”
不远处,注意了对方很久的年轻工作人员对着赶来的青年经理说道。
黑街总裁的小情人 玉紫涵
王者近卫军
瞄了那几位陌生的客人一眼,青年经理直接一个板栗敲了过去:“你脑子瓦特了吗?你见过来咱们这里作弊还带两个保镖的?也不看看人家的气质,手上的萧邦就要近百万美元,需要来这里作弊吗?”
“……对不起,是我没注意。”
被经理这么一说,原本突然被对方教训的工作人员恍然大悟,连忙低头认错。
只是,他在这行干了几年,从未见过玩老虎机运气这么好的人。
一般情况下,谁能在这大厅的老虎机里赚个几百万,到哪拿爆机,没有带特殊的作弊工具,他打死都不信。
世界上,还真有运气这么好的人???
“下次给我注意点。”
简单教育了一下自己的手下,突然看到那一对年轻富豪夫妇走了过来,以为被对方发现的鲁经理连忙拉了拉西装边缘,往前走了一小步,弯腰道歉:“不好意思,打扰了两位贵宾的雅兴,我是本厅的大堂经理鲁达宝。”
“嗯?”
刚才收到那位伊莉菲儿的短信,正准备去VIP厅看看的周安安两人,被眼前突然冒出来的萧平给吓了一挑。
下意识地,周安安拉住了旁边汪大小姐的手,将对方护在身后。
隋唐大猛士 木子蓝色
在那位男经理过来之前,守在旁边的萧平两人,已经拦在了周安安他们身前,将所谓的鲁经理阻隔开来。
“为表示我们诚挚的歉意,我们为两位准备了本酒店免费的豪华行政套房,还请两位贵宾见谅。”
见到对方的保镖出面,已经提前注意到的鲁经理没有丝毫意外,按照事先想好的对策和两位贵宾道歉。
上面已经传出了风声,貌似酒店的大股东要换人。
谁知道新来的大股东会有什么样的举措,鲁达宝可不想因为任何一点小事,而丢了这份薪酬颇高的工作。
单是他这份大厅经理的工作,在这澳城,任谁都会给几分薄面,有的是美女主动送上门。
要是丢了工作,难道去做那些有上顿没下顿的迭码仔吗?
“?????”
被对方说得一头雾水,周安安消化了两秒钟,算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没想到这娱乐厅经理的业务水平还挺不错,仅仅是因为一两位工作人员尚未做出的非友善举动,就如此认真严肃地前来道歉。
这家伙,有眼力劲。
“我们要去金龙厅。”
想通了其中关节,周安安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让对方带路。
而刚才突然被安小弟拉住手的汪晓筱,愣了片刻之后,脑子有一点轰鸣声尚未褪去,继而脸色都红了起来。
至于对方说的什么意思,她都没空去考虑。
“好的,几位贵宾请随我来。”
看着对方不动如山的气度,鲁达宝脸上的笑容越发真诚,主动承担了这带路的任务。
只是没走两步,周安安就被远处一个桌子旁的身影给惊了一下。
老爸前两天不是在家里吗,怎么出现在这澳城???
“怎么了?”
感觉到旁边脚步停了下来,依旧被拉着手的汪晓筱红着脸问向旁边的安小弟。
短暂的惊愕过后,周安安注意到老爸身边的那位陈叔叔,再瞧瞧两人坐的位置,联想到前世的某件事,就猜测那位表情认真的中年赌客是不是就是骗了老爸两人40万入股资金的李威堂。
“没什么。”
现在不是处理老爸即将受骗的时候,周安安拉着汪大小姐快步往前走去,免得被老爸看到了,不好解释。
以他前世的记忆来倒推时间点,现在这个时候,老爸他们应该还没确定入股李威堂的托运站。
为了取信二人,李威堂还特地带老爸两人来澳城玩,报销了一切旅游费用。
直到这次李威堂在澳城娱乐厅里输了2、300万还面不改色,并且向老爸两人展示了家中保险柜里的上百万现金,老爸他们才确信了对方的实力,觉得对方确实是看在儿时好友陈新启的面子上,让他们两人入股收入稳定的托运站赚钱。
之后嘛,入了股的老爸二人等年底分红才发现,李威堂的托运站已经转给了他的侄子,对方还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电话没人接,人都找不到了。
接着便是老爸长达半年的讨债之路,最后也只能拿回一辆旧的本田雅阁,抵买了98000。
而作为中间人兼受害者的陈新启却是一分都没拿回来,还得向他亲弟弟借钱给儿子娶媳妇当彩礼。
所以说,赌客的话根本不可信,即便是所谓的儿时好友,骗起人来也是吃肉不吐骨头。
最初周安安还想着让老爸吃个亏买个教训,免得将来吐露了他真实的财富之后,将来上当受骗吃的亏更大。
但是想到老爸知道被骗之后讨债的心酸路,于心不忍的周安安觉得还是防患于未然,回头便让人着手处理这个隐患。
“金龙厅在这边,贵宾请跟我来。”
相比于外面的大厅,贵宾厅的规模一点都不比常规大厅小,也有不少水果老虎机排放着,只是看起来空旷了许多,玩的人却也没见少。
在那位鲁经理的带领下,周安安等人又走近了一个带着编号的小厅,而门里面已经有一位身穿金色锈龙旗袍的年轻美女在等候。
“请问是周先生吗?”
“嗯。”
“伊莉小姐在龙字1号厅,请跟我来。”
跟随那位年轻旗袍美女走到一个面积200有余、装修豪华的房间,周安安看到房间正中的唯一一张牌桌上,身材窈窕、带着异国风情的伊莉菲儿正和几位赌客坐在那里玩牌。
看那牌型,还是丽州现今比较少见的十三水。
“今天运气不太好,一个小时就输了3000万。”
见到年轻的安弟弟进来,伊莉菲儿放下手中的牌,等两人走近说了一下今天的牌局,继而优雅地喝了口红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