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小綿羊嚇壞了鑒賞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慕容复离开阿里不哥府邸已经是深夜了,那辆接他来的马车并没有把他送回去的意思,无奈他只好徒步赶回葛尔丹府邸。
二人密谈两个多时辰,期间大多时候都是慕容复在听,阿里不哥在说,不过遗憾的是,除了得知阿里不哥正在积极联络察合台汗国和窝阔台汗国出兵,其他有价值的消息一无所获。
慕容复眉头深皱,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思路:如果能够促成大元四分五裂的话……
回到葛尔丹府邸,赤那马上迎了上来,“大人,府中一切正常。”
慕容复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也去歇着吧。”
赤那正要离开,慕容复忽然想起什么,又说道,“等等。”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城门方面是谁在管?”
“呃……”赤那似乎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微微错愕了下,随即答道,“城东三门由速迭尔将军负责,城西三门由阿兰答将军负责,城南三门由卑职负责。”
慕容复见他停下,脱口问了句,“那城北呢?”
这话一出,赤那瞬间呆住,脸色说不出的古怪。
美人 誌
慕容复心头一跳,难道说错话了?
果然,赤那眼底疑惑一闪而过,压低声音说道,“大人,皇城是宿卫司的地盘,不归咱们城门尉管。”
慕容复一听,瞬间恍然,城北正是皇城所在地,其中大名鼎鼎的玄武门就在那里,所以城北的城门一直都由皇帝亲军宿卫司负责。
眼见赤那已经起了疑心,慕容复拍了拍额头,故意打了个酒嗝,“看我这记性,跟王爷多喝了点,脑袋就不好使了。”
赤那一脸笑呵呵的,顺口拍了句马屁,“大人能跟八王爷喝酒,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
慕容复目光微闪,转而说道,“八王爷告诉我,这几天大都不会平静,城门方面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严查进出之人。”
赤那一愣,“我们已经很小心了啊,所有的汉人、契丹人、色目人进出大都都会严格盘查,绝不放一个奸细进来。”
“不,”慕容复摆摆手,“八王爷指的不是那些汉人,而是我们元人。”
“元人?”
“不错,八王爷得到消息,四王爷有可能让大军乔装改扮潜进城中,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排查,一旦见到四王爷军中之人,立刻扣下,遣返出城。”
赤那连连点头,“是,卑职一定照做。”
“嗯,去吧,现在就去,把命令传达到各门守军,谁敢掉以轻心,我要他的脑袋。”
“卑职马上去办。”
赤那走后,慕容复脸上醉意尽去,半晌后轻笑一声,“还真看不出来,你也不是简单货色。”
他当然看得出这赤那已经起了疑心,却仍能做到不动声色,可见城府颇深。
不过他也不在乎,他易容成葛尔丹只是权宜之计,几天时间罢了,只要没有暴露身份就行。
回到后院,慕容复东走西逛,总算找到了阿琪的位置,刚一推开房门,银光乍闪,凌厉无匹的一剑朝他面门刺来。
慕容复闪电般探出二指,轻轻一夹,银光敛去,剑刃凝滞不前。
慕容复悠悠道,“是我。”
长剑另一头正是阿琪,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她手臂一松,抽回长剑,没好气的嘀咕一句,“也不会先敲敲门。”
慕容复屈指弹出两道劲气,点亮屋中的蜡烛,嘴中好笑道,“你进自己的房间还要先敲门?”
阿琪无言以对。
慕容复左右看了两眼,屋中情形一览无遗,一张大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别的就没什么了,不由问道,“葛尔丹的尸体呢?”
阿琪指了指大床,“在床底下。”
慕容复见她脸色略微泛白,心中了然,一个女孩子与一具尸体独处一室,还黑灯瞎火的,也难怪会害怕了,“我好像没说不准你点灯吧?”
阿琪呆了一呆,“主人都不在,灯却亮着,不会引人怀疑么?”
“我走之前特别交代赤那不准让人到后院来,这里哪有什么人,再说了,大家都知道你被我金屋藏娇关进后院,点个灯有什么奇怪的。”
“我……你……你不早说!”
慕容复失望的叹了口气,阴阳怪气道,“你可真是个宝贝,干脆吃饭上茅房我也教你好不好?”
阿琪脸色一红,“你正经点!”
慕容复点点头,“行,那我们说正事,你先把葛尔丹尸体拖出来。”
阿琪心中微有不满,这个人真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不是让她搬尸体就是看尸体,不过毕竟有求于人,她纵然有所不满也只能憋着这口气,俯身从床底下把葛尔丹的尸体拖了出来。
慕容复张手一握,手上凝出一柄长剑。
阿琪见此一幕不禁檀口微张,脸上满是惊色,“你……你……”
慕容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躲开。”
阿琪哦了一声,让开几步。
“再远点。”
阿琪又退几步。
就在这时,慕容复手腕一挥,大片剑光倾泻而出,一阵嗤嗤嗤的疾响,顷刻间血雨纷飞,葛尔丹尸体被血雾笼罩。
第一灰姑娘:微伤爱之恋曲
阿琪因为距离过近,又躲闪不及,一半衣衫很快被淋成血红色,吓得她惊慌后退。
血雾和剑光持续了一刻钟的工夫,终于,血雾散开,地上葛尔丹已不见踪迹,只剩一摊血沫,究竟是肉还是血,已经分辨不清。
阿琪见此情形,脸颊变得苍白无血,拼命的捂着嘴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这场面确实太过血腥了点。
慕容复伸手一招,无数血肉汇聚起来,变成一个直径三尺的血团,而后运起全身功力在地面上打出一个洞,将血团拍了进去。
其实他也可以一掌将葛尔丹尸体打入地底,可那样不够保险,还是毁尸灭迹比较放心。
冷皇的卧底皇后
做完这一切,慕容复扭头望去,却见阿琪白眼微翻,快要晕倒了。
篱坟殇尸 忧尘
他急忙过去扶着她,“就你这承受能力,还走什么江湖?”
阿琪勉强缓过一口气来,如避蛇蝎一样躲开他的手臂,“别……你别过来!”
慕容复顿时哭笑不得,他似乎把这只小绵羊吓坏了,不由问道,“我有那么可怕么?”
“不……不是……”阿琪有些语无伦次,“不是可怕,是冷血,你好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