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第891章 皇后之爭分享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丹凤大街两旁的柳树,在风的吹拂下,不断的飞舞。
作为一座国际化大都市,作为大唐的首都,长安城的每一天都注定是不平静的。
启天佣兵录(异界篇)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李宽此时的心情就是如此。
“王爷,昨天陛下将徐惠册封为充容,她父亲礼部员外郎徐孝德频繁拜访朝中大臣,想来是别有想法啊。”
书房之中,李宽跟武媚娘并排坐着。
虽然程静雯的脑子也很灵活,但是对于朝中政事兴趣不大,反倒是武媚娘跟李宽讨论这种话题会多很多。
自从长孙皇后去世之后,大明宫中一直都没有再立新的后宫之主。
作为后宫贵妃之一的韦贵妃,自然是蠢蠢欲动。
而李恪的亲生母亲杨妃也有一些想法。
至于同为四贵妃的德妃,受到儿子李佑的牵连,能够保住贵妃的位置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所以这段时间什么事情都不敢掺和。
另外一个贵妃被称为小杨妃,因为曾经是李世民的弟媳妇,自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大唐的皇后。
按理说,这个时候主要就是韦贵妃和杨妃在斗,可是偏偏后宫如今最受宠的既不是韦贵妃也不是杨妃,而是年轻的徐惠徐充容。
短短的几年时间,徐惠就从一个五品的才人晋升到了二品的充容,在后宫之中绝对算是快的了。
按照这个节奏下去,指不定明年的时候徐惠就变成徐贵妃了。
所以韦贵妃和杨妃都变得紧张了起来,希望尽快的皇后的位置定下来。
那样的话,即使李世民再宠爱徐惠,也不大可能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废除皇后。
“徐惠的出身和如今受到的宠爱,再加上后宫没有主人,所以她们是希望陛下晚点再定皇后的事情。”
李宽对大明宫后宫之中的斗争没有兴趣。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有没有兴趣就可以管或者不管的。
只要在那个位置上,就会有相应的事情找上来。
“作为东海徐氏的后人,徐惠是南朝梁慈源侯徐文整的四世孙女,陈国始安太守徐综之的曾孙女,延州临真令徐方贵的孙女。并且她的祖母出身于江夏黄氏,是南朝陈司空忠武公之女,说起来,徐惠还真是名门之后,中原正统世族的后人呢。”
李家曾经是北魏八柱国,大唐立国之后,史书普遍把南北朝时期的国家同时奉为正统。
但是,在江南地区,一般认为继承了西晋的南朝才是中原正统,而北朝则是胡人王朝。
所以武媚娘才会有徐惠是中原正统世族后人的说法。
“李恪最近也找过我几次,或明或暗的希望我能支持杨妃为后;不过他们都还是不了解陛下,长孙皇后那是跟他一起打江山的女人,他哪会那么轻易的让其他女人跟她平起平坐呢?哪怕是长孙皇后已经去世了,在陛下心中也是有独特地位的。”
李宽之所以谁都不支持,是因为支持谁都没有用。
与其支持一方得罪另外两方,不如全部一起得罪。
这么一来,以楚王府的实力,结果就会变成谁都没有得罪。
要不是担心李世民年纪慢慢变大,枕边风的威力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大,李宽压根就搭理都不想搭理这件事情。
那样一来,就一点烦恼也没有了。
“王爷,你问过太子殿下的意见没有?长孙皇后是他的亲生母亲,如今其他妃子在争夺后宫之主的位置,太子殿下的意见其实非常重要。”
武媚娘分析问题,总是能够抓住重点。
人和人的区别,除了外表之外,很多时候就在于你是否能够抓住重点。
就像是同样是领导安排任务,你听了半天,什么重点都没有搞清楚。
但是别人却是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知道应该怎么去做,双方的差距一下子就出来了。
“雉奴自然是不希望陛下再次立后的,因为现在这种局面,对他是最有利的。万一韦贵妃成为皇后,那么纪王李慎很可能就会有其他的想法了,甚至还会让雉奴嫡子的身份变得有点尴尬。
同样的,如果立杨妃为后,那么李恪刚刚压下去的野心,说不定又冉冉升起,到时候是谁去压他都没有用了。这对大唐来说,其实并不是好事啊。”
李宽作为一名彻底的旁观者,对于这件事情看的比较清。
“我估计陛下也有在考虑这些问题,要不然怎么会一直都没有决定皇后的人选呢?”
“不管有没有考虑,反正没有雉奴的点头,没有长孙无忌的点头,谁都是不可能当上皇后的!”
“长孙无忌?”武媚娘发现刚刚自己漏掉了一个关键人物,要不是李宽提出来,她还没有把立后的事情跟长孙无忌联系在一起呢。
“对啊!长孙无忌现在在朝中的影响力是最大的,六部之中,有不少官员跟长孙家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虽然他最大的功劳是在玄武门之变的谋划上面,但是他能够在玄武门之变上立下大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是长孙皇后的哥哥,李世民天然就对他有一种信任感。
如今长孙皇后没了,要是重新立了皇后的话,那么就会有新的外戚产生,长孙家这个过时的外戚就显得很尴尬了。”
李宽随便说了几句,武媚娘就完全明白了。
“看来!这皇后之争,注定是无功而返了?我们不要掺和就行了?”
“没错!掺和进去的结果就是左右不是人,他们爱折腾就折腾,我们就看看他们能够折腾多久。”
李宽可是知道最终李世民终其一生,都没有重新立国皇后。
这一次,他也没有理由例外啊。
……
“姑姑,这是一万贯的银票,如果不够的话,我再准备一些。”
点都德之中,韦思仁跟韦贵妃在一座雅间里头相见。
一般的皇帝,对于后宫的妃子出宫是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的。
但是李世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这一方面的要求稍微松一些。
“钱多钱少,如今已经不是关键。让人头疼的是陛下一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韦贵妃之前认为自己没有对手,哪怕是杨妃和徐充容也威胁不大。
但是,经过了几个月的折腾,她发现情况似乎不是这样啊。
“家族到时候会再说动几名朝臣,在朝会上再次提议尽早册封皇后,到时候陛下总不能有说‘再议’了吧?”
韦家虽然是关中地区的豪族,但是影响力其实还不如太原王氏这些老牌世家。
所以韦氏子弟一直都希望韦贵妃能够坐上后宫之主的位置,这么一来,韦家的实力就有望再上一层楼。
“长孙家如今在商业上受到了楚王府全方位的打压,如果我们韦家跟他合作,你说有没有可能让长孙无忌在立后这件事情上松口呢?”
韦贵妃很清楚长孙无忌对李世民的影响力,一直也在寻找突破口。
显然,她已经意识到了,如果长孙无忌反对,自己后宫之主的梦,估计就没有办法实现了。
“侄儿可以去尝试一下,但是长孙家最主要的产业是炼铁,这并不是我们韦家擅长的,合作起来比较困难。”
韦思仁自认为自己是个才子,也很有商业天赋。
但是这要看跟谁比。
如果对手是李宽的话,那么他就不说话,当鸵鸟了。
“太子殿下那里,我已经多次暗示了,哪怕是我成为了皇后,也会全力支持他登基,不会让慎儿成为他的竞争对手,更不会在陛下耳边说他的坏话,但是他也一直没有表态。原本,我以为他是最好攻克的一个环节,没想到居然也滑不溜秋的,很难对付。看来以前我们都小瞧他了啊。”
李治如今虽然在朝中的存在感还是不强,但是毕竟已经是东宫之主,大家跟他接触的机会也多了很多。
“太子殿下可是楚王殿下一手调教出来的,哪里有那么好对付啊。我听说,吴王李恪最近频繁拜访李宽,这要是李宽真的支持杨妃为后,那才是我们最大的麻烦啊。”
在韦思仁看来,自己姑姑要成为皇后,长孙无忌和李治是最大的障碍。
但是,如果有李宽的支持,根据过往李宽的战绩来看,结果却是很可能非常不同。
一旦杨妃取得了李宽的支持,那么韦贵妃可能就真的只能安安分分的当一个贵妃了。
这自然也不是韦思仁希望看到的场面。
“当初众位皇子争夺储君之位多年,楚王殿下一直都没有表达立场,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才突然全力支持雉奴,这才让魏王与储君之位失之交臂。指望他在立后这件事情上面发表意见,一点也不现实。”
韦贵妃的看法跟韦思仁显然有点不同。
在她看来,李宽虽然是个大变数,但是却是基本上不会参与其中。
“两不相帮的话,也不是坏事!今年的棉花和甘蔗很快就可以收割了,在炼铁方面我们可能跟长孙家很难合作,但是在棉布制作和糖霜冶炼方面,其实倒是可以试一试。
特别是我们韦家的匠人经过了一年的努力,已经可以将棉布的成本降低到楚王府的水平了,到时候,不说超过楚王府,只要能够坐稳大唐第二的位置,这些棉布也能给我们两家带来巨大的利益呢。”
“既然你觉得合适,那就去试一试吧。”
有一个思路,总好过什么办法也没有。
韦贵妃也只能同意韦思仁的这个建议了。
刀剑神皇 乱世狂刀01
……
宣政殿中,李世民对着手中的奏折发呆。
后宫之中的动静,他不可能什么也不知道。
“李忠,朝臣们对立后之事都是怎么看?”
李世民首先是一个帝王,其次才是丈夫、父亲。
虽然他心中并没有再立皇后的打算,但是如果朝中真的大家都支持立后的话,他也不会一味地不同意。
“陛下,房相和长孙司徒他们一直都没有发表意见,但是六部的一些尚书和侍郎,大部分都有了自己支持的对象。”
李忠觉得有点头大,这种事情最是敏感。
要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到时候后果可能很严重。
“哎,这些人是一刻钟也不肯停息啊。还是徐充容说的有道理,观音婢是朕唯一的皇后,眼下雉奴的太子之位又刚刚确定,此时实在是不适合另立皇后啊。”
李世民这话透露出的消息,让李忠心中震惊不已。
很显然,那个徐充容,已经有能力影响李世民的决断了。
偏偏她说的话很有道理,你还没有办法去反驳。
好在李世民跟李忠说话的时候,很多时候并不是需要他来回答什么,而是单纯的想要一个听众。
这就像是领导开会的时候发言,有时候似乎是在反问谁,实际上并不是希望这个人站出来说什么或者解释什么,你就在那里听着就行了。
如今的情况就是如此。
“大明宫就像是一座围城,朕在这里面已经待的有点腻味了!那颐和园,修建的怎么样了呢?”
莫名的,李世民觉得一阵烦恼。
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作坊城那边正在修建的颐和园和各个衙门的办公地点。
“轮廓已经完全出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降临之前,一期的工程应该可以完工。至于各个衙门的建筑,修建的非常快,下个月基本上就可以竣工了。”
李忠心里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说作坊城的事情,自己就没有什么压力了,并且自己还非常的熟悉。
“你让南山建工加快一下速度,先把一部分建筑修建好,其他不重要的东西可以慢慢的修建。朕希望能够尽快的住进颐和园!
另外,户部最新呈现上来的赋税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凉州的赋税收入已经超过洛阳,成为仅次于长安和扬州的第三大州城,朕想要去看一看这座西北重镇到底变成什么模样了!”
李世民这话一出,李忠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心情立马就不美了。
去凉州可不比去作坊城,百骑司需要准备的事情多了去了。
哪怕是以微服私访的形式,也非常的麻烦。
但是李忠出了回答“是”之外,啥也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