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 愛下-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大義與私心分享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我去把那个魔族杀了,不能任他损毁大佛!”
柳清欢说完就转身,然而没走出几步,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一路以来看上去脾气很好的涅羽站在山道上,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道:“抱歉,你不能去!”
柳清欢顿住脚步,沉默了下,缓缓道:“你们,想利用魔族毁了大佛?”
“不错!”涅羽道:“那尊大佛必须毁掉,祖地的入口就在它下面,既然魔族愿意帮忙,反倒省了我们去做,何乐而不为呢。”
乾坤之锁
“是……吗?”柳清欢微微转头,只见帝敖冷着脸看着这边,瑶卿低着头看不清神色,而姒姝目光躲躲闪闪,大约是觉得现在有倚仗了,又不死心地嘲讽道:
“咱们这位道魁可是大义凛然、心系苍生之人呢,只是我妖族灭不灭族,呵呵,他却不肯管呢。”
柳清欢抬头望向山顶,天空被那朵绮丽而又诡异的大花占据着,无数好似锦缎的细长花瓣来回飞舞,狠狠抽打在通天大佛身上,密集的尖啸声如同鞭响一般响彻长空。
不过那尊大佛也非寻常泥塑,金身铸就了无上佛威,四只各持法器的手臂一挥舞,大把的花瓣化为残红碎屑,脚下更聚集了许多佛像,一时半刻还未见颓势。
他收回目光,双眼微眯地看向姒姝:“你先前说,你们发现万祖之地是在一万多年前?”
姒姝被他看得心里发虚,又不知他为何又提起这事,硬着头皮道:“是,那又怎么样!”
“万祖之地失落了近三十多万年,过去三十多万年你妖族都没有灭族……”柳清欢道:“怎么一找到祖地,反而面临灭族了?所以都是借口!”
他语气陡然冷严,厉声道:“承认吧,你们想打开万祖之地,只是为了追求更多的力量,与灭不灭族毫无干系!而万祖之地被封与神魔族有关,解除封印后后果难料,你们却对此假装看不到,只为满足私心罢了!”
姒姝脸色涨红,张了张嘴,却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
“私心有错?”涅羽这时开口接道,脸上挂着一抹不以为然的笑:“追求力量又如何?放眼整个修仙界,谁人不在追求力量,谁人无私心?青霖道友,难道你就没有私心?”
“我有。”柳清欢道:“但大事大非却绝不能错,因为一旦错了,可能就无法回头,万劫不复!至于大义凛然、心系苍生……”
他自嘲一笑:“我既非大善也非大恶,只是万千汲汲修者中的一个,只不过正好碰上、遇见,不得不为之。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有些道,也是必须维护的。”
“哈哈哈哈!”大笑声响起,涅羽鼓着掌道:“好一个碰上、遇见、不得不为之!可是……”
他摇了摇头,笑着道:“我妖族只想找回自己的祖地,里面不仅有血脉传承,还有各族的先辈遗骸,至于什么神魔真仙的,与我妖族何干?我们也不在乎。”
“看来,”柳清欢淡淡道:“你我都无法说服对方,终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穿越 種田 之 滿堂 春
“是的呢!”涅羽饶有兴趣地道:“所以道魁你准备怎么做呢,想上山,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吧!”
双方各持一辞,气氛渐渐剑拔弩张,帝敖也站了起来,脸色阴冷地挡在了山道上。
柳清欢摩挲着千秋轮回笔温凉的笔身,心中一叹,道:“你们确定要阻我?”
对方有四人,但姒姝受伤不轻,暂不为俱,剩下三人都不是好相与的,要真打起来,以三对一……
这时,穆音音突然走上前,将定海珠又交回他手上,道:“清欢,要不听了他们所言,还是别去了吧。”
“你……”柳清欢怔怔地看着她,万万没想到穆音音竟然也出来阻止他,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失望。
下一刻穆音音就揪住他衣角,柔柔弱弱地又继续说道:“山上那个魔族是大乘后期修为吧,你却才刚刚大乘不久,你去了,不仅可能杀不了他,说不定还会反被他所害,我实在担心你了!”
说着竟捂着脸低声哭泣起来。
嬌寵 令
穆音音何时曾这样过,一时间柳清欢张口结舌,心情极为复杂,却突然看见穆音音在手的遮掩下朝他眨了下眼。
涅羽抚掌大笑:“说得不错,青霖道友,你虽然愿意舍身取义,但也要考虑下自己道侣的心情啊。”
穆音音哭声更大,转身就往山下跑去,柳清欢顿了顿,看了看几人,然后涅羽的笑声中追过去。
两人速度很快,转眼就追到了山底,到了一处遍地金刚力士碎块的乱石堆后。
穆音音停下脚步,脸上依稀还见泪痕,语气却极为冷静而又快速地道:“他们人多,与他们硬碰硬并无好处,还会耽误时间,你且隐去踪迹从侧面绕上山去吧。”
“那你?”柳清欢道。
“我先进松溪洞天图吧。”穆音音道:“你……我知道无法阻止你去做你想做的事,但刚才那些话也不全是作伪,你一个人对上大乘后期魔族实在让我担心,现在又跟妖族几人闹翻……”
“放心。”柳清欢握了下她的手:“刚才是我冲动了些。”
因为关系到神魔族,因为焦急他的心绪不免有些浮躁了,若跟妖族几人打起来,不说胜算如何,肯定是无法及时去阻止那魔族的行事了。
穆音音眼中盛满担忧,低声道:“对不起,这种时候却无法站在你身边帮你。”
柳清欢摇了摇头,事态紧急,两人便没再多说,打开松溪洞天图让穆音音进去后,他便隐去了身形,朝山上飞遁而去。
涅羽等人想要坐收渔利,一直躲在山凹处没出来,柳清欢刻意避开他们所在的地方,所以遁上山的过程还算顺利。快到山顶时,山道上到处都是四处游走的石佛,只是它们的注意力都被空中那朵大花吸引住了。
宝贝,这不过是个游戏
华丽如锦缎的花瓣依然漫天挥舞,红色花粉扬扬洒洒,地上都铺了一层红色仿佛绒毯一般。那花粉应是带着腐蚀性,大佛身上不少地方已变得斑驳,一只手臂也断了。
柳清欢暗自庆幸自己没跟涅羽等人纠缠,他隐身在靠近山顶一棵菩提树中,暂时没现身,寻找着出手的时机。
那个魔人就站在硕大的花冠之中,脸上依然是如同面具一般的微笑,姿态甚至显出几分闲适,就好像只是在和大佛玩闹,偶尔还往下面那些形态各异的石佛瞥一眼。
柳清欢感到一丝怪异,凝神一想,心中突然打了个突:不对,对方看的不是那些石佛,而是看的大佛的脚!
然而从柳清欢所在的地方却看不清大佛脚上有何异处,那里又还拥挤着数十尊石佛,连脚面都看不到。
嗖嗖之声忽响,就见无数细长的花瓣就如锦带般飞出,从不同方向缠住大佛一只手。
大佛一抡手臂,庞然巨力让花瓣纷纷断裂,却有更多花枝飞舞而来,大佛另外两只手也被缠住。
而在这时,那魔人突如疾电般射出,落到大佛高耸的鼻梁上,手中多了一把黑色长刺,猛地朝大佛的左眼刺下!
“轰!”金色的佛光猛然爆发,如同炙烧的烈焰滚滚而出,漫天的魔气顷刻间被一扫而空,盛大的佛音也同时响起,如雷霆贯空。
佛家就是魔道的克星,那魔人身上的衣物霎时烧了起来,不得不后退,使劲拍打自己的身体。
柳清欢目光一凝:“就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