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txt-第一千二五一章 出爾反爾的方辰?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重生浪潮之巅
听自己叔叔这么一说,梅特苏·洛克菲勒整个人不由一怔。
亿万老公太危险
他从来没有想过,方辰愿意跟他谈,是不是已经在给他们洛克菲勒家族面子。
想了数息,他的脑袋一沉,整个人显得有些挫败,颓废。
他承认,叔叔说的这话的确不错。
为了跟方辰谈判,了解方辰,他翻看了许多关于方辰的资料,所以对方辰还是比较了解的。
方辰这个人的行事风格,通常都比较霸道,很少见给过别人面子。
在俄罗斯,连当时在俄罗斯一手遮天,连叶利钦都不得不退让一二的鲁茨科伊,方辰说不给其面子也就不给其面子了,两人彻彻底底的掰了一次手腕,这才奠定了方辰在俄罗斯的威名和地位。
梅特苏·洛克菲勒不由陷入了沉思,去反省他所犯的错误。
听到电话那边的沉默,大卫·洛克菲勒心中顿时变得欣慰一些。
他哥哥中年得子,才生的梅特苏,自然百般宠溺。
而哥哥不在的早,他这个做叔叔的,一直将其当做亲儿子来养,也寄予了很多的厚望在其中。
但他不得不说,梅特苏在跟方辰谈判这件事上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太倨傲,对方辰太轻视,方式策略出了很大的问题。
仙子饶命
其实,对于方辰这样的存在,他和族内的思想一贯都是比较明确的,拉拢亲近。
也就是索罗斯这个脑子有毛病的,非要跟方辰一直斗下去,这才让他无法接触方辰,改善跟方辰之间的关系。
他一直认为,洛克菲勒家族,乃至于整个犹太一族,对于新兴崛起的势力,是要抱着和善亲近的态度。
尤其是像方辰这种简直超乎所有人想象,创造一个个奇迹的家伙,更是要如此。
虽然犹太一族已经很庞大,但庞大就意味着具有强大的历史惯性,无法有效的接触新鲜事物,内生动力不足。
隐婚上上签
只有接纳这些新势力,跟他们成为朋友,伙伴,这才能让犹太一族长长久久的发展下去。
这是他对于犹太一族数千年悲惨历史所得出的一个总结,或者经验教训。
之前犹太一族在欧洲大陆,可以说是流移失所,人人喊打,但为什么现在能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了?
不就是因为他的祖辈,果断来到了美国,紧紧拥抱了美国这个新兴国家,甚至牢牢控制着一半美国的原因。
洛克菲勒家族控制着世界的经济命脉,当时的美国政府甚至要从洛克菲勒家族借款才得以使国家继续正常运行。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获得美国拼尽全力的帮助。
可以说,没了美国的帮助,他们犹太一族即便能建国,那么在中东这个四战之地,周围全部都是他们犹太一族千百年世仇的情况下,他们也守不住,更别说一直挤占巴勒斯坦人的地盘,占据圣城。
而且方辰又这么年轻。
他甚至都在想,如果可以的话,他把他的一个孙女许配给方辰,那方辰不就成为了半个犹太人了。
当然了,如果方辰愿意信仰犹太教的话,那他将亲自为方辰举行转化仪式,让方辰成为一名真正的犹太人。
正是因为这样想,他才会一开始就竭尽全力,帮助方辰获得X86指令集的授权。
“叔叔,我错了。”
梅特苏·洛克菲勒头一低,老老实实的说道。
听完这话,他的确有些幡然醒悟的意思,彻底认识到方辰绝对是能跟他,平等对话的存在,甚至连他们洛克菲勒家族,乃至于犹太一族拉拢都要的对象。
“很好,我知道梅苏特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你要知道,为了这点钱,失去方辰这样一个潜力无限的朋友,甚至让其变成自己的敌人,无疑是十分愚蠢的。”
“而且经过这次事情,我希望你知道,任何一个你无法很快弄死的敌人,那么你就最好想办法让他变成你的朋友,受点委屈,付出点金钱,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既然是交朋友,自然需要付出,而且钱这种东西对于我们家族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东西。”
“我希望你能拥有你曾祖父,我祖父,约翰·洛克菲勒说的那样,‘如果把我剥得一文不名丢在沙漠的中央,只要一行驼队经过——我就可以重建整个王朝’这样的雄伟气魄。”
大卫·洛克菲勒高兴的说道。
梅特苏·洛克菲勒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现在的确已经幡然醒悟了。
方辰正和比尔盖茨聊着聊着,梅特苏·洛克菲勒突然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部手机。
“方先生,我的叔叔,大卫·洛克菲勒想要跟你通话。”
梅特苏·洛克菲勒嘴角微翘笑着说道,话语中,眼神中仿佛还多了几丝叫做真诚的意味。
方辰看的都不由一愣,以为自己看错人了。
又或者说,梅特苏·洛克菲勒在外面玩了个大变活人,要不然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另外,大卫·洛克菲勒居然要跟他通话?
这位洛克菲勒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可是货真价实的传奇人物。
他是美国第一位亿万富翁约翰洛克菲勒最小的孙子,也是前世上最长寿的亿万富翁,足足活了一百零一岁,横跨了整整一个世纪,他重生前才刚刚不在。
很多人在回顾大卫·洛克菲勒的简历时,会轻描淡写地提到一个组织“彼尔德博格俱乐部”,而大卫·洛克菲勒正是这个俱乐部的掌门人。
这个俱乐部大卫·洛克菲勒本人也极少提起,但越是核心的东西,越不愿意被曝光在公众视野上。
而彼尔德博格俱乐部却是在世界秩序之下,一股不断涌动着的暗流。
这个俱乐部也一度被称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神秘组织。
二战之后,世界政治格局需要重建,美国、苏维埃这两个超级大国在分割世界地盘,而无法直接染指政治的一批精英也在默默酝酿着增强自己的势力。
从1954年开始,彼德伯格俱乐部就严格限制成员的身份。一般的富商巨贾根本不够资格加入,他们需要对一个国家或地区、一个行业有直接而有力的影响力。
因此,俱乐部的成员代表了所有西方国家的精英和财富——金融家、企业家、银行家、政治家、跨国公司商业领袖、总统、总.理、财政部长、国务卿、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世界传媒集团的总裁、军队的首脑等等。
可以说,加入彼德伯格俱乐部实际上就等于拿到了进入世界权力中心的站台票。
托尼·布莱尔1993年出席彼德伯格会议,1994年7月成为党魁,1997年被选举为首相。罗马诺·普罗迪1999年出席彼德伯格会议;1999年9月宣誓就职欧盟主席,一直到2005年;2006年,被选为意大利总理。
彼德伯格俱乐部能够吸引这么多政界精英加入,他们对于世界政治、经济的影响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前世,2002年春天,小布什政府本来已经打算攻打伊拉克了。而彼尔德博格俱乐部内部讨论了下,希望小布什把攻打伊拉克的时间推迟到次年3月。
2005年慕尼黑会议,呼吁该年度油价应该上涨,亨利·基辛格认为应确保油价在12-24个月从40美元开始翻倍,于是市场“照办”,油价翻了2倍。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包括欧盟在内的几乎所有欧洲联合机构的策源地,每届彼尔德伯格会议达成的一致意见是“制定世界政策的前奏”。彼尔德伯格会议上做出的决定稍后会成为七国峰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既定方针。
大卫·洛克菲勒,这个洛克菲勒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将洛克菲勒家族的影响力直接带入世界政局,变成可以操控世界政治格局的重要力量。
可以说,大卫·洛克菲勒绝对是世界上权势排名前几的存在。
方辰这点财富在其眼中,恐怕真不够看。
这也是方辰认为洛克菲勒家族是犹太第一家族,而不是外界疯传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原因。
毕竟现在美国才是世界中心,欧洲早已经衰落,而罗斯柴尔德家族既然已经游离于美国之外,那显然不可能那么的强大。
“大卫·洛克菲勒先生,你好。”方辰接过电话,并笑着说道。
“方先生你好,很高兴跟你通话,刚才梅特苏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5.5亿美元是个很合适的价码,你觉得呢?”大卫·洛克菲勒笑着说道。
方辰楞了一下,然后笑道:“那我只能感谢您的慷慨。”
“不,这不是慷慨,顶多就是洛克菲勒家族对于朋友的友谊。我希望这件事情,以及之前所有的不愉快,都能像大风吹过一样,烟消云散。从今天起,让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大卫·洛克菲勒语气真诚的说道。
方辰不由的面露诧异,大卫·洛克菲勒的示好未免来的太强烈,甚至太赤果果,让方辰都有些不适应了。
毕竟,他之前可是跟索罗斯,梅特苏·洛克菲勒这样犹太一族的代表,斗的可是你死我活,不可开交,不说结下了什么深仇大恨,但也绝对不是朋友。
说个不好听的,即便是梅特苏·洛克菲勒这样,只是稍微的欺负了一下,他还没得罪死的货色。
如果其手中有把刀,并且条件允许,不用顾忌太多的话,绝对会一刀捅死自己的。
现在突然碰到,大卫·洛克菲勒说话这么和煦,充满真诚,洋溢着友谊气息的存在,方辰怎么能适应得了。
“但恐怕,索罗斯先生不会这么想。”方辰笑着说道。
而且说这话的时候,方辰的眼睛是看着梅特苏·洛克菲勒的。
但他惊人的发现,梅特苏·洛克菲勒好像真的已经不记仇了,嘴角始终挂着真诚的笑容,再也不复之前,恨不得弄死他的模样。
“等索罗斯出来之后,我会批评教育他的,我相信他会跟方先生你,成为很好的朋友,用华夏话来说,你们这也是不打不相识吗。”大卫·洛克菲勒语气坚定,不容置疑的说道。
他似乎在像方辰表明,他就能代表索罗斯的态度,他所说的话,索罗斯必须执行,他说索罗斯有跟方辰做朋友,那索罗斯就必须跟方辰做朋友。
方辰不由咂舌不已,跟大卫·洛克菲勒聊了这么多句,他第一次感受到大卫·洛克菲勒作为洛克菲勒家族掌门人,乃至于彼德伯格俱乐部掌门人的霸气。
“那这样的确是最好的。”方辰笑着说道。
不过心底里,对于索罗斯能不能跟他成为朋友,方辰是一百个,一千个不相信的。
就索罗斯这脾气,如果能有机会的话,一定会给他找点麻烦的。
不过,找就找呗,他相信到时候,被坑到的人一定是索罗斯。
恶魔渣男靠边站 风沁幽
又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方辰虚伪的答应了,大卫·洛克菲勒要求他去洛克菲勒大厦玩的邀约,电话就挂掉了。
“方先生,5.5亿美元,再加上现有X86指令集的授权,换取索罗斯先生的自由,你觉得有问题没有?”
梅特苏·洛克菲勒将电话收起来,然后神情自若,语气轻松的说道。
仿佛他现在谈的并不是一笔涉及到十亿美元的大生意,而是两个朋友在相互交换礼物一样。
而方辰也不再是那个,让他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刀捅死的人了,仿佛就是他的多年好友。
可谁知道,方辰居然摇了摇头,“梅特苏,这并不够。”
“什么?”
梅特苏·洛克菲勒忍不住面色大变,噌的站起来,高声说道。
他之前本以为对方辰已经消失无影无踪的怨恨,也瞬间从心底里涌了出来。
他眼睛赤红,表情凌厉,一幅新账旧账要跟方辰一起算的架势。
他好不容易听叔叔的劝,放下对方辰所有的怨恨,忘记方辰对他的欺负,准备好好的跟方辰做个朋友,甚至已经想好了,怎么带方辰在洛克菲勒大厦游玩。
蔘娃/参娃
可这明明说好的条件,方辰居然又出尔反尔,他怎么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