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 愛下-第1081章 值不值推薦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飞的很慢,然后在恢复中越来越快!
他现在虽然已经拥有了三枚季眼,早已达到了本来的目的,但要想出去,却还是必须前往第四点,那个天眼通僧人把守的位置!
他其实并不清楚那个僧人现在能不能出去?所以最后一战到底是生死战还是浅尝辄止,决定权不在他手里!
他心里其实更倾向于和尚已经达到了出去的条件,之前之所以不走,不过是想得到他的这枚季眼,那么,现在呢?
一边飞,一边思考自己现在是怎么变成的一个佛门苦手的?他心中隐隐有些感觉不对,哪怕僧道不对付,也一起走过来数百万年的风风雨雨,总是在和谐中暗含心机,在对立中又互相支撑!
归根到底,这是人类修真世界内部的事!他现在的状况,仿佛被人推到了前台,引起了万千关注,赞誉,追捧!这真的好么?
对个人来说,这不是好事!因为你永远不能和一个庞大的道统相对抗!对他背后的宗门来说也同样不是什么好事!
他可不想随着自己的境界实力的越来越高,而成为一个超级大的拉仇恨者,最后祸及自己的真正师门!
那么,这是白眉老头的谋划么?祸水东引?一些小手段,小恩小惠,就把逍遥最大的敌人給引向了他处?结果自己在一旁看热闹,卖瓜子汽水?
没有证据,但他必须小心从事!
在这个老阴=比主宰的世界,他必须睡觉都要睁着眼睛!
反思,是娄小乙最好的习惯!不仅反思战斗过程,也反思为什么要打?有没有其它的解决办法?在打架中,最终得利的是谁?
他是剑!却想拥有自己的意识!他想永远把剑柄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中!
法力在恢复,气势在酝酿,精神在增长……等他接近四号点时,全身心都做好了迎接一场艰苦战斗的准备!
想归想,如果让思想控制了自己战斗的本能,那才是真傻呢!
思想,就是闲的蛋-疼时要做的事!战斗时,就交給嗜血的本能吧!
……了因在娄小乙还远远没有接近时,就意识到了什么!
他不想掩饰自己的悲伤!虽然和化缘僧也是初次见面,但在太谷的数年中,因为相近的神通之道,他们之间就总有交流不完的话题!
人生中,尤其是修士的人生中,能有这么一个朋友实在是太难得了!
但,朋友已逝!
他并不太关心到底是谁杀的化缘僧,要么剑修杀死僧人,要么僧人杀死剑修,在这个修真世界,在风起云涌的大道崩散时代,都是早晚的事!
僧道八个人被聚到了这里,就像一个斗兽场,又哪有谁对谁错之说?
四个人中,弘光太高傲,夜航太狡猾,化缘僧太执着……他不一样,做该做的事,不做能力范围之外的悲壮!
佛门的复苏需要牺牲,但也需要活着!
看着远远而来的剑修,果然是一个人,他就能猜到,夜航一定是跑了,化缘僧肯定是死了!
他呢?
契约婚姻,娶一赠一 游泳的鱼
女法神的冒险物语
一甩僧袖,迎上前去,两人远隔数百里,遥遥相对,他也不问自己的同伴的下场,没必要,这本来就是修行者的归宿!
习天眼通,他心通的人,最忌仇恨!只要仇念一起,他这两个神通立刻失效!自己的眼睛都不亮了,还看什么别人?自己的心都不静了,还怎么感知别人的心意?
“道友好手段!四眼之争,道友只手擎天,宇宙道统无数,恐怕也只有剑修才能做到这一点了!”
娄小乙礼貌的一笑,“也是被人追的狼狈!只手擎天不敢说,也就是跑的快一点而已!佛门组织得力,配合默契,我们却是比不了,不过是侥幸罢了,不值得夸耀!”
了因点点头,心中暗凛,这剑修如果是杀气腾腾而来,那也就是一个俗人杀胚!但现在这么心平气和的,就很让人忌惮,凶器一旦有了自己的脑子,可怕程度何止倍增?
“你我在这里,其实都是外人!之所以对立,不过主要是因为佛道的对立!非此即彼!
但我很不喜欢这样的方式!我佛门要做的可不都是错的,而你道家坚持的也未必都是对的?我始终认为,道佛可以对立,但只是在某些方面,在大部分情况下,其实我们应该有相同的判断!
那么,对于太谷界域的四季重置,如果抛开道佛之争,道友以为,在现在天道放松的良机下,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娄小乙含笑点头,“立刻重置!太谷的奇怪特征不符合正常自然规律,是各种天象原因综合而成,对这里的五行阴阳都有影响,而且,这里的凡人寿命是比不过正常界域的!”
了因称善,“阿弥陀佛!道友明白事理,不虚伪推脱!真正性情中人!
那么我想知道,知善而不行善,知恶却不改恶,仅仅因为这是佛门提倡的就一定要反对,为了反对而反对,这是真正心怀苍生的修行人应该做的么?”
娄小乙虚心受教,“大师说的是,我道家在这件事上确实有私心,有违道家悲悯苍生的宗旨,实在是惭愧,惭愧!”
亲亲娘子出逃记
了因呵呵一笑,“明明知道,却就是不改!是这样么?”
娄小乙涩然点头,“是的!几百万年的老毛病了,道家可以在凡人面前改正自己的错误,却就是不能在你们佛门面前改正,其实,反过来好像也是一样吧?”
了因承认,“正是,这个毛病佛门也有!但就事论事,只在太谷四季重置一事上,道友不觉得是道家之过么?”
娄小乙不以为意,“不,我倒是觉得,这根本就是修行人之过,有我道家,也包括你佛门!”
了因就很惊讶,“哦?这件事上我佛门也有错?我怎么不知?不如请道友说出来,也让贫僧长长见识?”
娄小乙一哂,“佛门在现在这个天道环境下提出太谷四季重置,这本身是没错的!
但你们错就错在,夹带私货!想借此机会随便取得对整个太谷的信仰渗透!消弱道家,壮大佛门!
真的一心为善,是不求私利的一心为善,而不是掺杂有自己的目的!
那么,佛门到底是为了苍生而重置四季呢?还是为了光大道统而为?
逆世狂妃:废柴九小姐 米公子
道家自私,佛门就无私了?
你敢不敢说,太谷四季重置后,佛门信仰永不过大陆?
如果佛门敢,我第一个拥护!手中三枚季眼愿全数献出!
我听说佛门有无相布施,怎么你们佛门做起事来,却是着相的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