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 線上看-第八百二十五章 萬孤臣(大章求月票)相伴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仙后娘娘的出手,恰恰救了李竹仙等人一命。
而仙后娘娘的出手则是来自裘水镜的调度,裘水镜依旧站在天皇福地上,天空中则有一艘艘千帆舟,宛如他大大小小的眼睛,同时将数之不尽的战场讯息传递到他的脑海中。
裘水镜的大脑同时处理如此多的复杂讯息,做出自己的判断,调动战场己方大军的动态。
橙色 萧雨蝶梦竹
不仅如此,他的面前还漂浮着一面混沌玉,混沌玉中的混沌在他的控制下,将战场中的一幕幕描摹下来,放在混沌玉中推演推导,寻找决胜之道!
混沌玉是五色船上的宝物,至人南轩耕将这块宝玉收藏起来,可见此玉的珍贵。
苏云虽然得到此玉,却知道最适合发挥混沌玉功用的人便是裘水镜,因此将宝玉赠给他。
混沌玉在裘水镜的手中,确实发挥了逆天的作用!
裘水镜发挥了混沌玉的奇妙功用,而混沌玉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裘水镜,让他变得越来越理性,身上的人性越来越少。
随着他接触混沌玉越久,这种现象便越是明显。
因为掌握了混沌玉,便可以通过混沌玉来掌握道法神通的本质,甚至创造天地,创造大道,来印证自己的猜想。
拥有了这等造物甚至创造生命的能力,近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很难依旧保持着人性。
这时,突然有一支十多人的小队杀到天皇福地,这十多人穿着勾陈洞天将士的服饰,遍体鳞伤,显然是在战场中混入伤兵之中,一路蒙混过来,试图刺杀勾陈主将。
“是水镜先生吗?”
那一队仙神飞速上山,直奔裘水镜而来,各自祭起仙道神兵,为首一人笑道:“是水镜先生吗?我等奉天师万孤臣之命,来取先生性命!”
那十多人立刻暴起,各种仙兵向裘水镜杀去,为首之人更是一位道境六重天的存在!
裘水镜依旧在观察战场动静,突然将混沌玉祭起,但见混沌苍茫,突然天地大改,众人宛如出现在一片新生的宇宙之中。这片新生宇宙中,他们的道法神通顿时变了,仙道神兵也无法动用!
宝宝发飙:总裁爹地你欠削
“天道无常,改动大道常数,便可以废掉你们一身的修为实力,让你们从仙人化作凡俗。”
裘水镜面色淡然,屈指一弹,只见那片新生宇宙之中突然出现一面面明镜,镜中各有一个裘水镜走出,将那些刺客一一击杀,即便是那位道境六重天的存在也未能幸免!
裘水镜挥袖,那片新生宇宙顿时崩塌,又自化作混沌玉漂浮在他的面前。
而对岸的仙廷,则是天师万孤臣在主掌大局,调兵遣将。
万孤臣虽然看不到裘水镜,却知道对面必然是裘水镜主持大局,与自己对弈对垒,他越发觉得裘水镜的强大和恐怖,这个人简直算无遗策,可以推算出自己的每一步行动,加以克制!
他甚至有一种挫败感,自己坐拥如此多的兵力,竟然被裘水镜挡在这条神通长河边!
“不过这次,你调动兵力决战,便给了我机会!”
万孤臣心中暗道:“我不怕你决战,只怕你不战!”
少辅洞天。
天师晏子期路过这里,他没有直接前往星空寻找援军,而是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里。
“苏圣皇到底有没有带着第一剑阵图?倘若他带着剑阵图,岂不是说而今的帝廷一片空虚,凭我一己之力,便可以将帝廷踏平?”
晏子期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帝廷外,远远看去,只见笼罩帝廷的第一剑阵图已经撤下,没有了那茫茫的垂天剑气的保护。
尽管苍梧仙城的防御森严,但在晏子期的眼中却是不堪一击!
“倘若以仙城为重器,对我来说虽然棘手,但也并非不能攻破仙城。除了帝绝之心所化的那人有些棘手之外,其他人,不足为虑。”
晏子期目光闪动,此时拿下帝廷,会不会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他随即摇了摇头。
此时就算他可以拿下帝廷,于战事无补,因为他仅有一人,难道要独自从帝廷出发,赶往勾陈攻打勾陈吗?
“但苏圣皇敢于离开帝廷,便一定有他的依仗,让他可以笃定就算是帝君出手也不可能攻下帝廷!”
晏子期催动仙道神眼,向帝廷中看去,突然脸色微变:“原来如此!”
先前,他看到的只是帝廷的表象,而现在动用仙道神眼,才看到虚空中的帝廷!
只见虚空中的帝廷,一尊尊强大到让虚空扭曲的冥都圣王各自率领着万千冥都魔神,坐镇在虚空中,防御森严!
领袖兰宫 miss_苏
甚至,其中几尊冥都圣王正在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只待他有所异动,便立刻出手!
这些冥都圣王与陵矶洞庭等圣王不一样,他们可以任意穿梭虚空,藏身于三千虚空中,斩杀敌人宛如探囊取物!
更为可怕的是,他们各自都有威力强大功能不可思议的法宝!
他们又带来这么多的冥都魔神,组成阵势,即便是天师晏子期,也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闯过他们的阵势!
“苏圣皇,果然留了两三手,不止是一手那么简单!”
晏子期吐出一口浊气,立刻放弃对帝廷的幻想,脚下一顿,地面上仙箓图案浮现,笼罩方圆万亩大小!
他催动仙箓阵法,顿时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向星空赶去。
那几尊看到晏子期的冥都圣王又各自收回目光,依旧面色严肃,镇守帝廷。
晏子期向天外赶去,心道:“苏圣皇请来六尊冥都圣王,与他一起造反作乱,替他守护冥都。剩下的冥都圣王做什么?冥都大帝又在做什么?”
他脸色顿变:“冥都大帝不会帮助他造反,但苏圣皇既然可以请动六尊圣王,必然也可以请动其他十尊圣王!剩下的圣王何在?”
他额头顿时冒出冷汗。
冥都共有十八层,一帝十六圣王,六尊圣王在这里,其他圣王肯定在勾陈!
“苏圣皇不是只带着千余人赶往勾陈,他带着十圣王和十万冥都魔神!”
晏子期猜测出苏云的目的:“他之所以只用千余人对我衔尾追杀,目的是隐藏十圣王和十万冥都大军!他的终极目的,是在战场中把十圣王当成一支奇兵,把仙廷击败!”
他额头冷汗滚滚,遥望勾陈洞天,此时赶往勾陈,只怕也来不及了。
“调动兵马!立刻调动被阻挡在星空中各大洞天的兵马!陛下必有一场大败!孤臣,希望你能将这场大败的损失,降到最低!”
他加快速度,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投入星空!
勾陈洞天,神通长河上无数大军碰撞,厮杀,还有帝级存在交锋,道境八重天的存在也加入战场。
仙廷阵营的上空,天师万孤臣目光冷峻,对战场中的战斗视而不见,他的目光越过长河,注视着那绚烂无比的天皇福地。
天皇福地被从地下涌出的仙光所笼罩,仙山漂浮在仙光之中。这座福地乃是规模最为宏大的福地之一,仙后在此悟道,修炼到道境八重天,成为一代霸主。
天师万孤臣所想的人却不是仙后,而是裘水镜。
“裘水镜已经把最后一支大军遣入战场,很久没有派出其他军队了。仙后、天后、紫微等人都已经加入战场,亲自上阵厮杀。”
他轻声道:“苏圣皇也被血魔祖师追击,帝昭也是岌岌可危。他们的军队,也死伤渐渐增多。我大军在慢慢的向神通长河对岸推去。裘水镜,如果你还有军队,你在等待什么?”
他目光闪动,命令传下,又有一支仙廷大军加入战场。
这支生力军的加入,让勾陈一方的溃败更甚!
“裘水镜,你已经山穷水尽了吗?”
万孤臣目光闪动,挥动令旗,又有一路仙廷大军杀入神通长河。这一番冲击,对勾陈的碾压之势更甚!
帝昭咆哮的吼声传来,惊天动地,声音中充满了不甘。
他败于帝丰之手,迫不得已沉寂下去,邪帝再度占据肉身主导权!
“帝昭也败了,邪帝也会失败。”万孤臣微笑道,“看来,你是没有多余兵力了。”
此时,第一支登陆对岸的大军欢呼声震耳欲聋,只要站稳阵脚,他们便可以依据河边之险,包抄还在河中的勾陈大军,不给对方任何退路!
万孤臣又等待片刻,这才下令,让军营中的最后几路大军冲出阵营,杀入神通长河,向河对岸杀去!
他要形成东西两个巨大的包围圈,将勾陈、紫微、天府和帝廷的军队统统围困在中央,不断蚕食,直到他们投降或者战死为止!
这场战役,将会成就他万孤臣的无上威名!
就在最后一路大军出营之时,正在与血魔祖师抗衡的苏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天皇福地上的裘水镜打破了先前的沉默,传达了一道命令。
仙廷最后一路大军的后方,突然虚空炸开,钩镰、锁链、长矛、长枪等各种兵刃从虚空中射出,洞穿一个个仙神仙魔的肉身,将他们的性灵从体内拉出,就地斩杀!
万孤臣目光呆滞,而最后那路仙廷大军这时才感应到危险,急忙回头看去,但见冥都十大圣王各自率领万余尊冥都魔神,出现在他们的后方!
这些强大魔神从虚空之中冲撞而来,各种锁拿性灵的宝物飞出,顷刻间又有不知多少将士惨死!
而那十大冥都圣王则将各自法宝祭起,肆意收割性命!
仙廷最后那路大军几乎是在片刻间便被打残,差点便被打得彻底除名,幸存下来的仙神仙魔惊恐莫名,疯狂向前逃去,冲击前面的大军阵势!
十万冥都魔神冲入战场,各种锁拿性灵的武器祭起,随意锁拿仙廷将士的性灵!
他们神出鬼没,时隐时现,所过之处成片成片的仙神仙魔被夺取性命。
他们只有在进攻时,身躯才会从虚空中显现出来,那时才会被神通攻击到肉身,其他时间,他们的肉身都是隐匿在虚空之中。
这虚空共有三千层,一般的神通或仙道神兵,很难穿透三千虚空攻击到他们的本体。
终于,仙廷大军的溃败形成溃坝之势,向四下里蔓延,惊慌和恐惧很快传染到战场中的每一个仙廷将士的道心之中!
溃逃开始。
万孤臣手足冰凉的看着这一幕,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个时候,他哪怕还有一支军队,都足以从后方攻击冥都大军,牵制冥都的神魔,稳住阵脚!
然而,他贪功急切,将最后一路军队送上战场!
第一波溃逃的大军涌来,将他的身形淹没。
我要跟着逃吗?
网王请叫我神
他询问自己。
过了片刻,万孤臣在乱军之中逆行,向前冲去,抵挡勾陈各路大军,高声道:“不能逃啊!给我继续打!站稳阵脚,不会输!”
“天师,事不可为!”
一位逃来的将士认出他,大声道:“军心已不可用!先行退去,再卷土重来!”
万孤臣心中一片冰凉:“怎么卷土重来?逃吧,你们逃吧,我要做一个孤臣……”
他奋力厮杀,身边逃兵如潮水涌去,而他却依旧奋力向前杀去,身上很快血迹斑斑。
他不知厮杀了多久,突然,巫仙宝树散发出万千道绚丽的光芒唰来,将他扫得吐血,翻滚,跌入乱军之中。
万孤臣踉跄起身,大口吐血,只听四周喊杀声震天,无数勾陈洞天的将士将他淹没,而长河之上,已经再无仙廷之人,甚至连帝丰也不在这里。
他真的成为了孤臣。
一尊天君杀来,将他头颅斩去,随即高声道:“与我继续冲!杀光仙廷!”
万孤臣的头颅向长河中坠去。
过了良久,裘水镜走下天皇福地,来到军中,询问道:“俘虏中可曾见过万孤臣?我想与他论一论道。”
将士们纷纷摇头:“未曾见过。”
裘水镜心中惆怅,四下询问,然而各军将士都不曾见过万孤臣。
“他既是天师,自然是识时务者,当然会随着乱军一起逃走。”
有人告诉他:“这样聪明的人,还能死在军中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