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神秀之主 愛下-第378章 洞天(求月票)相伴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九宫山。
九座山脉连绵起伏,拱卫紫薇,气象万千。
此处原本无名,但后来一口上古封魔之穴被发现,继而妖邪魔气四溢,导致整个司州都天灾人祸不断,民不聊生。
再之后,太上龙虎宗以一位元神老祖坐镇,看守魔穴。
然而,却又引来了以妖邪道为首的魔门六道势力。
双方围绕着九宫山,已经接连展开多次斗法,死伤惨重。
就连太上龙虎宗,都不得不征调第二批弟子。
作为一品神通、上佳打手的苏道之,更是责无旁贷。
钟神秀自从宝光寺之后,安步当车,持着白幡,走走停停,一路游山玩水,终于来到了九宫山下。
他脚踏一处悬崖,手搭凉棚,不由有些惊讶。
“一片山清水秀,也没有什么修士大规模斗法后的破坏痕迹……这里真的是正魔的大战的一处节点么?”
他有些疑惑,但并未多想。
自己不过奉命而来,只要装成苏道之,应付过去也就是了。
此时,就点燃一根信香。
当日的玉符法旨已经碎裂,陈文霁另外给了他这件信物,以做联络取信之用。
青烟袅袅,没入虚空之中。
钟神秀盘膝而坐,静静等待。
没有多久,他就听到了一声兽吼。
天空之中,一头庞大无比的异兽,宛若箭头一般,撞碎了一朵又一朵云彩。
那是一头类似金毛吼的巨兽,背上长着两对翅膀。
一对翅膀驾驭罡风,搅动漫天清灵之气。
还有一双翅膀外放雷电,竟然给钟神秀一种淡淡的危险气息。
‘太上龙虎宗之中,似乎就以神宵雷法出名……奈何没得一观,甚憾啊……这头异兽,应当是‘风雷吼’,或许还修炼了一些雷法……可以甩司马书的那只金毛吼好几条街了。’
就在他沉思之时,狂风呼啸,风雷吼降落在悬崖之上。
那巨大而狰狞的头颅蓦然垂下,左右嗅嗅。
似乎稍微有些不对,这血盆大口就要咬下来。
此种恐怖与危险,足以将最大胆的凡人吓死。
大王令我来巡山 屋外风吹凉
但钟神秀只是眉毛一挑,感觉跟看到自家养的小猫咪扑过来一样。
这种自己能随手捏死的宠物,有什么好怕的?
元丹与神通之间,毕竟还是有着一道天堑鸿沟啊。
“好胆色!”
这时候,从风雷吼背上传来一个声音。
一名黑袍道人翩然而下,他戴着道冠,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方面圆耳,脸上随时都挂着三分笑意,极有富贵之相。
此时率先行了一礼:“这位便是苏师弟吧?早在宗内,便听蓝莹儿提过你的威名了……能与黄泉狱子平分秋色,手段当不逊真传。”
“正是苏道之,不知师兄贵姓。”
钟神秀眼中异色一闪,还礼道。
“我俗家姓王,后来正式入了道门,有个道号,叫做鹿清子!”
鹿清子笑道:“刚刚得了信香,便由我来带师弟入九宫山洞天!”
“嗯?洞天?”
钟神秀略微惊讶。
他当然知道洞天福地的说法,那类似于西方神秘学中的半位面概念,根植于此方天地,却又有着一点独立性。
若是没法开门,那法力再高,也不得其门而入。
当然,如果道行高到法身、乃至尸解仙级别,不告而入也就没什么了。
“不依靠洞天之力,又怎么能镇压住那头大魔?”
鹿清子叹息一声:“奈何……纵然镇压多年,封印也总有松动一日……”
“以洞天之力,封禁一头妖魔,那它的修为……怕不是法身打底,纵然已经证得魔仙之位,也不是没有可能。”
钟神秀一步步走上风雷吼背部。
以他此时的伪装,纵然元神老祖当面,也未必看看穿真实修为。
这鹿清子与风雷吼都不过神通级别,自然更加看不出来,任凭钟神秀走到这巨兽的要害之上。
“正是如此,所以万万不能给魔门放出此魔的机会。”
鹿清子拍了拍坐骑,巨大的风雷吼冲天而起,两对翅膀交替扇动,驾驭风雷,遁速极快。
“真是一头好坐骑。”
钟神秀盘膝而坐,感受到迎面扑来的罡风都被这风雷吼自动扇开。
不仅如此,那虚空中的风之力,并未成为阻碍,反而成为了此兽飞行的助力,端是风驰电掣,迅捷无比。
“哈哈,师兄我没有多少本事,唯独在这豢养异兽方面,还有几分心得……”
鹿清子哈哈一笑:“司马书那头金毛吼,还是我送他的呢。”
“哦?是么?”
钟神秀微微一笑,沉默不语。
片刻后,风雷吼来到一处高空,鹿清子从怀中取出一道符箓,嘴里念念有词,将符箓打出。
虚空之中,风雷汇聚,蓦然形成一座被白光包裹的拱门。
“洞天之门?”
钟神秀心里一动,他的无头伯爵也涉及空间,但只是很小的一片,要将巨大的空间固定下来,甚至汲取外界地气与日月精华,容纳生命,做到自给自足的循环,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此种洞天福地,却早已做到了这点。
那位曾经的洞天之主,论空间修为,绝对甩出无头伯爵十万八千里。
不过洞天之主是洞天之主,这鹿清子却不过是个开门小厮,想要暗中做些手脚却是轻而易举。
“走了。”
风雷吼长啸一声,冲入半圆形的拱门之中。
天地挪移!
一种令钟神秀体表皮肤微微过电的触感浮现。
旋即,他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全新的天地。
山清水秀,天空之中,并没有三轮太阳,却充斥着太阳的光辉。
“九宫洞天之中并无外界的太阳与太阴,全靠汲取外界星辰之力,在天穹形成白光,这便算是白日了,黑夜之中,却是真正的一片漆黑。”
鹿清子为钟神秀解释:“我们各方默认,洞天中的白日为元丹以下修士的战场,而黑夜则有元丹宗师出动,四处巡视……当然,这并非特别死板的规矩,要是不小心撞到敌方宗师,只能算自己倒霉。”
他看了看周围地形,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为何落点与之前计算相差如此之大?莫非传送之时出了什么差错?不至于啊……”
“嗯?我来看看……”
钟神秀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上前一步。
他随手一挥,一道灵火浮现,化为一条九首炎龙,张开大口,就将鹿清子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