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37章 反不知火裡統一戰線閲讀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虾夷地——也就是后世的北海道。位于日本列岛的最北端。
在这个时代,虾夷地就是“落后”、“鸟不拉屎”等词汇的代名词。
除了原始森林之外,就是原始森林。
虽说到了江户时代,江户幕府已开始有意识地去加强对虾夷地的控制和管理了,但因财力以及对这化外之地不重视等缘故,对虾夷地的开发仍旧处于和“根本没开发过”差不多的状态。
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琳、阿町等人在听到玄仁的师傅和师兄竟然跑到虾夷地去后会那么地震惊了。
在这个时代的人眼里,虾夷地是遥远地不得了的地方。
举个形象些的例子的话,就跟在现代地球中有人跟你说“我的师傅和师兄跑到南极大陆那边去了”差不多的感觉。
“……玄仁阁下。”绪方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上身的和服,“你认得这个样子的伤吗?”
绪方朝他左脖颈处那一大片深紫色的皮肤一指。
看到绪方左脖颈处的那大片深紫色的皮肤,玄仁发出一声惊呼:
“足下,请问您这是……中毒了吗?”
“……玄仁阁下。”绪方接着问道,“容我冒昧问一句——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怎么杀也杀不死的怪物吗?”
“杀也杀不死的怪物?”玄仁先是稍稍一愣,随后发出了几声轻笑,“足下说笑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怎么杀也不杀不死的怪物?”
绪方……不,应该是绪方还有周围的琳等人都在认真观察着玄仁脸上的表情。
在发现玄仁脸上的表情非常自然后,绪方不由得微微眯起双眼。
——他……不知道不死人吗……
这次换琳发问:
“玄仁阁下,在你的师傅和师兄动身前往虾夷地之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比如在某段时间内行为举止非常奇怪。”
“奇怪的举动……”玄仁嘟囔着,“还……真的有……”
见玄仁这么说,在场众人纷纷打起了精神。
玄仁在清了清嗓子后,缓缓道:
“在……大概2年半之前,师傅曾经说过一句很奇怪的话:‘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我追问师傅发现了什么,他却什么都不肯说。”
“我去问师兄也是这样,师兄也是什么都不肯说。”
“自师傅说了这句话后,师傅和师兄的行为举止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他们2人几乎不再坐馆问诊。并每天早出晚归,不知都去干些什么……”
“那段时间,师傅每天看上去都很开心,而师兄他每天看上去都……一副闷闷不乐、有心事的样子。”
“不论我问他们最近早出晚归都去干些什么,他们也讳莫如深。”
“因为师兄和师兄那段时间都不再坐馆问诊,因此在那段时间内坐馆问诊的工作基本都由我来负责。”
“我也试过跟踪他们,但他们二人的警戒心都好强,我每一次的跟踪都在半途被他们发现。”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师傅和师兄突然告知我他们要出远门。”
“说是有事要去纪伊一趟。”
听到“纪伊”这个地名,绪方的瞳孔微微一缩。
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纷纷脸色一变。
“他们两人并没有去纪伊太久。”
“去了一趟纪伊后,他们很快就急急忙忙回来了。”
“他们回来得很匆忙,似乎是马不停蹄一路赶回来的。”
“师傅和师兄从纪伊匆匆忙忙赶回京都后,只收拾了下行李、跟我说了声他们要去一趟虾夷地后,便再次离开了。”
“自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师傅和师兄他们了……”
“你的师傅和师兄难道没有告诉你他们要去虾夷地的具体哪个地方吗?”绪方追问道。
“师傅他没说……但是……师兄他在临走之前,有悄悄跟我说过。”
“师兄跟我说——他和师傅要去虾夷地的寄那部,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家,让我好好看家。”
“寄那部?”绪方转动着舌头,重复了一遍这明显不是日语的词汇。
“……从名字上来看,这应该是虾夷人的部落呢。”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声的浅井此时突然道。
虾夷人——居住在虾夷地的原住民们。
其主体民族为后世现代地球许多人都知晓的阿伊努人。
静静地听完玄仁讲完这并不算长的故事后,绪方闭上双眼,长出了一口气,整理着刚才从玄仁他那听到的情报。
从玄仁他那获得的最新情报,与绪方已知的旧情报完全吻合。
蝶岛的宗海也说过——是在差不多2年前,一对操着京都口音的医生师徒迁居到了蝶岛,然后在蝶岛住没多久后,便突然离开了。
从玄仁身上,获得了1个好消息、1个坏消息、以及一个算得上是好消息也算得上是坏消息的消息。
好消息是——此次京都之行,总算是不虚此行,确认了玄仁的师傅和师兄,也就是玄正和玄直真的有问题。
坏消息是——身为小师弟的玄仁对“不死”没有任何了解。以及玄正和玄直这俩人跑到虾夷地那边去了。
玄正和玄真这2人很明显是有意让玄仁不要掺和进来他们的事来,所以玄仁对“不死”没有任何了解,连自己的师傅和师兄都在干些什么都不知道。
那则既可以算是好消息也可以算是坏消息的消息是——玄正和玄真跑到虾夷地那里去了。
知道了这2人之后去了哪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算是好消息,可以接着去追踪这2人。
但这2人去的地方是虾夷地……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又算是坏消息。
就以这个时代的交通条件来看,去虾夷地的难度极大。
就在这时,终于准备好茶水的风魔端着一个盛满了装好茶水的茶杯的茶盘回到了客厅。
接过风魔递来的茶杯,轻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后,坐在绪方身旁的阿町突然扯了扯绪方的衣袖:
“阿逸……你接下来打算去一趟虾夷地吗?”
“……不。”
在沉默半晌后,绪方将茶杯放下,并轻轻地摇了摇头。
“虾夷地什么的,并不需要急着去。”
“先把另一件要紧事做了再说。”
“另一件……要紧事……?”阿町疑惑道,“什么要紧事?”
“这还用问吗?”绪方笑了笑,眼中迸射出些许寒芒,“当然是将不知火里给灭了!”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阿町面露惊愕,坐在绪方对面的琳则挑了挑眉,投向绪方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饶有兴趣之色。
“不设法将不知火里给解决的话,它就像一坨悬在你头上的屎。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恶心你。”
绪方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举了个奇怪且怪形象的比喻。
“我可不想在跑去虾夷地后,正跟熊搏斗时,有几名不知火里的忍者窜出来偷袭我。”
“与其等着他们找上门来,倒不如先下手为强,把不知火里的威胁一口气永远解决掉!”
绪方的话音刚落,绪方的对面突然响起了掌声。
绪方转头向前望去。
只见琳正在轻轻地鼓着掌。
“‘与其等着他们找上门来,倒不如先下手为强’。”琳重复了一遍绪方刚才所说的话,“不错!这句话说得太好了。”
“绪方一刀斋,容我确认一下——你4天前的那一晚,为什么要进攻二条城?是为了将二条城内的那些不知火里的忍者给干掉吗?”
“算是吧。”绪方答道。
“为何如此?你和不知火里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听到琳的这个问题,绪方转过头去,朝身侧的阿町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用目光询问阿町:可以说吗?
读懂绪方的眼神的意思的阿町轻轻地点了点头。
获得阿町的允许后,绪方缓缓道:
“简单来说,就是我的这个同伴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叛逃了不知火里。”
妃常彪悍
绪方言简意赅地讲清了关于阿町的事情。
静静地听完绪方的话后,琳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不知火里刚与幕府展开了合作,结果你就这样把不知火里的这守卫二条城的任务给搅得一团糟,不知火里日后只怕是会和你不死不休啊。”
“所以我才说我要抢在不知火里开始针对我和阿町之前,先把不知火里毁了啊。”绪方用同样半开玩笑的语气回应道。
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绪方几眼后,微微直起身子。
就在琳张开嘴,正打算说些什么时,突然顿住。
脸上闪过几分犹豫与挣扎后,轻叹了口气。
“在说正事之前,还是先把那事给说了吧……”
这般嘟囔了一声后,琳再次将认真的目光投向身前的绪方。
“绪方一刀斋。”琳用认真至极的口吻喊着绪方的名字。
“干什么?”弄不明白琳为何突然一脸认真的模样的绪方,用疑惑的语气反问道。
琳用认真的目光这般盯了绪方一会后——
猛地将上身俯低,朝绪方行了一相当郑重的鞠躬礼。
“那个……怎么说呢……对不起啊。”
琳支支吾吾着,一副想说但又不愿说的模样,但最终还是卯足了劲,接着把话说了下去。
“我……在与你初次见面时,对你做了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请你原谅。”
对于琳这突如其来的道歉,绪方微微一愣。
随后立即反应过来了琳的这道歉,针对的是他之前到他们葫芦屋做客时,与琳之间所发生的那一段并不算愉快的经历。
“那只是小事而已。”绪方说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将那件事放在心上,请抬起头来吧。”
“呐。”阿町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绪方,用只有她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你和木下小姐在说什么啊?”
“我之后再跟你详说。”绪方像阿町那样压低着自己的声线答道。
将身子重新直起后,琳清了清嗓子:
“感谢你的宽宏大量。”
“那么——我们来说说正事吧。”
琳将认真的目光再次投向绪方。
“绪方一刀斋,阿町小姐,你们2个愿意与我们葫芦屋合作吗?”
“合作?”绪方挑了挑眉,“合作什么?”
琳的嘴角微微勾起:
“那还用说?当然是一起将不知火里毁灭啊!”
琳的这句话,令周围的空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在过去半晌后,阿町才一脸惊愕地说道:
“你们葫芦屋也和不知火里有仇吗?”
“当然。而且仇还不小。”琳不假思索地应道,“他们只不过是畏惧我伯公,才迟迟不敢来寻仇而已。”
“现在不知火里和幕府相互合作,这对我们葫芦屋来说可是一个坏消息。”
“就以现任炎魔那记仇的个性,他肯定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雪恨。”
“他们现在和幕府合作、获得了幕府的支持,实力大增,谁知道在实力大增的当下,他们会做出什么动作来。”
“绪方一刀斋,我的理念和你一样呢。”
“与其坐等敌人主动攻上来,倒不如先主动出击。”
“我和你的想法一模一样呢,虾夷地什么的,不急着去。先设法将那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恶心你一下的不知火里解决掉再说!”
“虽说我们葫芦屋这边有伯公坐镇,但能战斗的人数终究还是少了些。我的葫芦屋中,算上伯公、我和间宫等人在内,能战斗的总人数才6人。”
“以6人之数对抗全日本最大、最强的忍者势力,还是太勉强了些。”
“所以——我很欢迎盟友的加入。”
琳将视线直直地刺向绪方和阿町。
“如何?二位?愿意与我们葫芦屋合作,一起将不知火里毁灭吗?”
绪方和阿町对视了一眼。
“你觉得呢?”绪方征询阿町的想法。
“如果有盟友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阿町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绪方将视线重新转到身前的琳身上。
沉默半晌后,绪方说道:
“……我倒是不介意和你们葫芦屋一起对抗不知火里,毕竟不论是在蝶岛还是在4天前的那一晚,我都算是和你们葫芦屋合作过了。”
“已经合作过2次,我倒是不介意进行第3次合作。”
“但我有2个条件。”
绪方伸出2根手指。
“第1个条件:我和阿町发现没有再合作下去的必要时,可以随时退出与你们的合作。”
琳轻轻地点了点头。
“第2个条件:我和阿町的身份,从始至终都是你们的盟友,不是你的部下,所以你可以对我们提建议,不可以命令我们两个去做任何事情。”
“这个自然。”琳轻声道,“我也不是第一次和他人结盟了,盟友与部下的区别,我还是分得清的。还有什么条件吗?”
“没有了。”绪方摇了摇头。
“那么——”琳端起风魔刚刚递来的盛满茶水的茶杯,“祝合作愉快。”
绪方也跟着端起了他的那杯茶杯:“合作愉快。”
二人以茶代酒,遥相向彼此敬了杯‘酒’后,将杯子朝嘴唇递去。
绪方刚将一口温热的茶水刚送入口中,便猛地听到自个的身前响起一道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好烫——!!”
这道惨叫吓了绪方一跳,差点将手中的茶杯甩出去。
赶忙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朝前望去后,发现琳正抬起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嘴唇。
脸色呈诡异的通红色,双眼有淡淡的泪光在打转。
那刚才原本正被琳握在手中的茶杯,此时正倒在琳的膝边,里面的茶水洒了一地。
见琳的茶水洒了出来,风魔立即起身准备去拿抹布。
但坐在琳身侧浅井已经抢先一步行动了起来。
坐在琳身侧浅井先是轻叹了口气,然后从怀中逃出一条手帕,一边用熟练的动作清理着那洒了满地的茶水,一边朝主公说道:
“主公,你在喝之前没有事先检查一下茶水的温度合不合适吗?”
“检查过了……我本来只想轻轻抿一下而已,但一不小心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