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線上看-1103、你們連靠近我的資格都沒有鑒賞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被炼妖壶吃了!”
全场寂静,所有人皆看着如此一幕,不知该说些什么。
妖族四妖神之一的朱雀,竟然被如此轻易的收入炼妖壶中。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炼妖壶是真的。
没有错。
足球之中国飞翼
不然凭借朱雀的实力,不至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被这般死死压制。
同级同种族对战,拥有炼妖壶的九筒,便是无敌的存在。
炼妖壶压制一些妖族,在此刻显露无疑,所有妖族,皆心中明镜。
那九筒手中的炼妖壶,便是妖族的至尊天宝。
如此宝物。
自然会惹人心动。
特别是妖皇殿之中的一些老古董。
他们望着九筒手中的炼妖壶,一个个眼神炙热。
那种恨不得抢过来收为己用的样子,几乎全部写在自己的脸上。
“被盯着猛看了,看也没用。”黑凤这般开口说道:“那可是炼妖壶,妖族至尊天宝,只有被其认可者才能使用,不被其认可者,分分钟被其吃掉炼化。”
黑凤在经过所有打炼妖壶主意的大妖们。
这群家伙,虽然已经加入妖皇殿,算是有势力之人。
但是仍旧野性难改,喜欢什么东西,这群家伙会毫不犹豫出手抢夺。
何况这先天灵宝炼妖壶。
就算如他所言,这炼妖壶有自己的灵,不被其认可,无法使用。
但只要得到,总会有办法使用。
权倾天下:废后重生
妖皇殿没有人回话,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
就算是刚刚那几个嘴特别碎,特别能说的几个家伙,也是没有没有开口。
一个个仍旧眼神炙热的望着九筒手中的炼妖壶。
对此黑凤也没有办法。
甚至。
豺王与青狐王,此刻也眼神炙热的望着九筒手中的炼妖壶。
修仙界以实力为尊,妖族更是如此。
妖庭之主,炼妖壶,这种东西都是需要用实力守护的。
没有相应的实力,便不会得到尊重。
就算九筒很聪明,做事也沉稳,但实力才是硬道理啊。
“青狐王!”
九筒对于众人炙热的目光熟视无睹。
因为他知道,这种事他是管不了的。
自己无论说什么,这群家伙都会露出自己的贪婪。
既然如此,那说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青狐王被唤醒,收起自己的贪婪。
炼妖壶这种先天灵宝谁不想得到。
他是王级强者,如果能够得到,便是名正言顺的妖族掌舵人。
不过他也就是想象。
在场有各路强者,怕是轮不到他窥探这炼妖壶。
“第一战,妖庭之主,九筒胜。”
青狐王说完,九筒抬眼,平静的看向妖皇殿众人。
朱雀被如此轻易干掉,显然这是妖皇殿没有想到的。
“我来吧!”
玄武出场,进入仙斗场中,来到九筒对面。
“妖皇殿,玄武,请赐教。”
玄武看上去与九筒一样,沉稳非常。
玄武这种生灵与龟族有渊源,存世不多,但一直都有活动,并未真正出现过断层。
这妖皇殿的玄武,自然是正宗的玄武。
其血脉之中,拥有玄武的正统血脉。
此刻出场,直接化为本体。
巨大的墨绿色肉身,宛若一座小山般屹立在那里。
沉稳,厚重,这是玄武给人的第一感觉。
九筒见此,二话不说,催动炼妖壶。
炼妖壶上有妖纹闪烁,整个炼妖壶被催动,散发出莫名光晕,涌向玄武,试图将玄武吸入其中。
而玄武周身则是有玄武纹出现。
那玄武纹厚实而坚挺,就这般一动不动,任由那炼妖壶如何吸收,他像是一座山般,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
这种另类的战斗,属实有些少见。
玄武也不攻击,他只是防御。
任由你炼妖壶如何吞噬,我就是一动不动,看你能拿我怎样。
这……
众妖傻眼!
这玄武什么情况!
众人不解,但很快便是明白,这玄武在作何。
这家伙在与九筒比拼耐力。
他们都是出窍期强者,一个催动炼妖壶,试图将玄武吸收。
一个催动自己的玄武纹,抵挡着炼妖壶的吸收。
二者呈现出一种僵持状态,在这种僵持状态中,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着自己的力量。
这就是在比拼耐力。
这玄武很聪明,非常聪明。
九筒使用的可是炼妖壶,这炼妖壶可是妖族的至尊天宝,还是先天灵宝。
而就是的实力只有出窍期。
出窍期催动先天灵宝的消耗,那可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
九筒刚刚与朱雀对决完毕,没有任何回复,便是与玄武对决。
所以玄武选择比拼耐力,这是要活活耗死九筒。
“聪明的家伙,聪明的选择,九筒怕是败了。”
妖庭之中,豺王这般说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便是彻底暴露自己的本性,不在称呼九筒为妖庭之主,而是称呼其为本名。
“败?”
黑凤看向豺王。
“你太小看你的主子了!”
黑凤对这豺王本来就不爽,这家伙已经彻底撕破脸不在掩饰自己的背叛。
对于这种家伙,他没有给好脸色。
“小小出窍期,能够运用先天灵宝,已经是极限,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这九筒能耗得过玄武不成!”
豺王看上去很认真的与黑凤争辩。
“那可是玄武,以力量浑厚而著称,别说九筒,就是整个修仙界,同级别之中,能与玄武比拼力量储备者,怕是不足五指之数。”
豺王这已经开始跪舔妖皇殿。
在他眼中。
这场战斗毫无意义。
因为无论结果如何,妖庭都要解散,全部加入妖皇殿。
这妖皇殿的整体实力,远远在妖庭之上,二者根本没有办法比较,因为不在一个层面。
“哎呦……真看不出来,你堂堂妖庭王级,埋汰起自家主子来如此卖力,看来,妖皇殿那边已经你准备好了豺窝,等着你入住呢吧。”
黑凤阴阳怪气,这般说道。
“哼,我说的只不过是事实而已,难道这个世界还不让说真话了吗?我妖族连真话都不敢说了吗?”
豺王看上去意气风发,就差脸上写着我已经投靠妖皇殿几个大字。
“豺王,既然你对玄武如此有信心,不如你我打个赌如何。”
黑凤笑呵呵,这般说道。
“说。”
“很简单,如果九筒赢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孙子,如果玄武赢了,我就是你孙子,到时候你们见面,都要叫爷爷的那种,如何。”
黑凤露出胸有成竹的模样,看着此刻豺王。
“哼,赌就赌,我会怕你。”
“好,很好,来来来,咱们发誓,省的你输了到时候反悔。”
黑凤很鸡贼。
夫君举高高 一苇渡过
这豺王本来就不要脸,如果其输了,不承认那是必然,承认那才是心里有鬼。
“发誓?”
豺王听到这两个字,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
“没有错,就这样发誓,我给你打个样。”
黑凤直接开口,立下天道誓言,表示谁输了,就要叫对方爷爷,且是用自己最大声喊的那种。
听到这里,便是有人抬眼看来。
豺王犹豫。
这黑凤可不是一般的家伙。
这货从来不吃亏,与自己打赌,莫不是有什么阴谋在等着自己。
靈 武 弒 九天
“哈哈哈……怂货!”
马王在此刻来上一刀,十分给力。
“黑凤,你跟他赌什么,他都怂成什么样了,不会答应你的。”
小乌继续补刀。
“呸,就这还是王级强者,真是给妖族丢脸啊!”
三条同样开口添油加醋。
这三个家伙开口,顿时将豺王面色无比难看。
堂堂王级强者,竟然被三个出窍期如此挤兑,让他着实不爽。
不仅如此。
妖皇殿那边,也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表示他是不是怂了。
“好,我答应你……”
豺王死要面子,当即发誓,表示谁输以后见面叫爷爷,很大声的那种,不然天打五雷轰。
二者立下天道誓言,片刻间,二者的天道誓言成立。
感受到天道誓言的程度,黑凤当场乐开了花。
“哈哈哈……我的好孙儿,等着以后叫爷爷吧。”
黑凤整个人开心的不行不行。
别的不敢说,要说这力量的储备,九筒那真是一绝。
毕竟。
九筒可是郑拓那个家伙的第一灵兽。
在力量储存这方面,其有自己独特的技巧。
豺王见此。
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
王级强者的预感往往很正确。
而此刻出现这种预感,显然是不对的。
该死。
刚刚不该如此冲动的。
豺王太过想要在妖皇殿众人面前表现,导致这表现过了头,变成了笑话。
不过场中局势未定,他并未真的输掉。
如他所言。
玄武这家伙的灵气储备,可不是一般修仙者能够比较的存在。
“黑凤,你别高兴的太早,胜负犹未可知,你这孙子,我才是要定了。”
豺王回应黑凤,看上去相当嘴硬,表示自己并未输,还有机会。
黑凤对此懒得回应这家伙。
他转头,看向场中的比拼。
玄武的实力毋庸置疑,毕竟血脉在那里摆着,在差又能差到什么地方去。
反观九筒。
其仍旧保持着自己的稳健。
如果黑凤所言,他可是郑拓的第一灵兽。
作为郑拓的灵兽,别的不敢说,力量储备这方面,他还真就是真多准备。
力量的春被很重要。
强大的力量能够让你施展更加强大的神通,更加强大的神通,则是能够帮助你斩杀敌手,或将自己保护。
在这种力量的比拼之中。
九筒开始动手,不想与玄武这般继续消耗下去。
炼妖壶被他所催动。
嗡!
此刻的炼妖壶,散发出一阵强势无比的波动。
在这波动之下,炼妖壶的整体力量得到巨大提升。
提升后的炼妖壶,威力大胜。
那上方的妖纹不断闪烁,散发出莫名的光。
这般之下,整个炼妖壶的力量加强,吸收的力量同样加强。
在这种加强之下,玄武开始承受不住。
他这座大山,开始被一点点吸收入炼妖壶中。
尽管玄武此刻非常努力催动玄武纹,试图抵挡那炼妖壶的吸收。
但是。
无论他如何催动自己的玄武纹,就是没有任何可能抵挡这种吸收的作用。
炼妖壶的力量太过可怕。
其克制天下所有妖族,就算他是玄武血脉也无用,天生被克制。
这般情况下,手持炼妖壶的九筒,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玄武知道,自己不能在这般坐以待毙下去。
他背后有蛇头出现。
蛇头张口吐出一道白雾。
白雾笼罩这片世界,试图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冰封。
奈何。
九筒根本不会给他机会。
炼妖壶被催动,散发出莫名的光,将那白雾全部吸入其中。
这一幕让玄武很受伤。
神通用不了,自身血脉被压制,眼看着他只有被吸入其中的份儿啊!
不行。
我要反抗。
玄武粗壮的四肢,狠狠抓住地面。
他宛若一枚吸盘,将自己牢牢所在此地。
“我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玄武保持本心,竟然硬生生抗住了炼妖壶的吸扯。
“玄武,坚持住,他九筒这般催动炼妖壶,必然无法长久,你只需要坚持住,九筒手段,不攻自破。”
苍狼声音滚滚,这般说道,提升玄武。
这玄武若是被吸入炼妖壶中便是败了。
玄武罢了,自己根据天道誓言,可是要叫黑凤爷爷的。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百分之百希望玄武赢啊。
不用豺王提醒,玄武也知道。
九筒如此催动炼妖壶,怎么可能持续长久。
既然无法持续长久,必然会有虚弱的时候。
自己只要坚持住,胜利便是自己囊中之物。
玄武的想法很好,也很聪明。
利用场中局势,判断出对自己最有利战斗方式。
但是。
九筒显然是不可以用常理来判断的。
玄武坚持之中,且信心十足。
但是谨记着,玄武便是面色微微抽动,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至于为何想要骂娘,那是因为这九筒竟然……向自己走来。
没有错。
九筒竟然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自己不会去,九筒走来,这……
玄武无语。
此地是擂台之中,这小世界是有尽头的。
既然如此。
他根本没有地方跑路,只能眼睁睁看着九筒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
这一幕,显然也是在场之中谁都没有想到的。
巅峰对决,二者比拼耐力。
回头。
九筒竟然来这一招,这……
众人一时间不知作何感想。
说九筒聪明吧,这手段谁都没有想到,的确聪明的很。
玄武无法被吸入炼妖壶中,那我就走过来,将你吸入其中。
但是这手段上,总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感觉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很难受,说不出的难受。
九筒一步一步走向玄武。
豺王的心扑通扑通使劲跳个不停。
而黑凤的笑容却是越加灿烂。
九筒这家伙,真是冷静的可怕。
如此对决,竟然还能有如此变通的想法,厉害,厉害,真是厉害啊。
九筒一步一步走到玄武面前。
“你败了。”
说着,他手中炼妖壶突然变得巨大无比,直接玄武扣在其中。
面对这般炼妖壶,玄武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被吸入其中。
炼妖壶变化,重新化为巴掌大小,回到九筒手中,滴溜溜打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凤那个张狂的大笑之声传来,回荡在整个仙斗场中。
“豺王,别走啊,来来来,叫声爷爷,让我听听听,我的好孙儿……”
黑凤看向准备偷偷溜走的豺王。
豺王的想法很单纯。
只要看不到黑凤,便不用叫爷爷。
回头去原罪请杀手干掉黑凤,一了百了。
正在悄悄离开的豺王听闻此话,当即停下脚步。
在这一瞬间,数十万双眼睛盯着他。
这种感觉,让经历诸多生死的他,仍旧感觉脊背发凉,有被看个通透之感。
妖庭的人,妖皇殿的人,都在看豺王的笑话。
这家伙背叛了妖庭,所以妖庭之人对其保持敌视。
而妖皇殿之人则是看到这家伙的品性太烂,根本不会将其当成自己人。
虽说天下群妖是一家,但这一家之中还是要有划分的。
这豺王现在里外不是人,双方都在看其笑话。
“豺王,你刚刚立下誓言,若是不履行承诺,怕是分分钟会被天道爸爸踢屁股的。”
黑凤笑呵呵。
如今已经踏足王级的他,根本不怕这豺王。
正面厮杀,这豺王就是给自己的零食。
“黑凤,我劝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我都是妖族,如果撕破脸,对谁都不好。”
豺王试图挣扎,不让自己出丑。
“我说豺王,都已经这个时候,你还死鸭子嘴硬,算了,你不叫就不叫,反正天道爸爸会收拾你。”
黑凤懒得与豺王打嘴仗,这货不配。
如黑凤所言。
豺王感受到了天道的气息,这气息越来越强。
开始只是豺王能够感觉到,慢慢的,其他人也都能够感觉到。
“我说豺王,不就是叫一声爷爷,有什么,你若是在不叫,怕是只能下辈子在叫了。”
马王嘴很贱,大声叫嚷,引来哄堂大笑。
“就是就是,不就是叫一句爷爷,有什么,你又不能少一块肉,又不能受伤……”
小乌紧随其后。
这马王与小乌,简直就是妖族般的刀雪梅与九石剑啊。
豺王面色难看。
天道誓言的力量,对他们王级强者来说,的确很危险。
曾有王级挑战天道誓言,最后的结果是被劈的魂飞魄散,彻底陨落。
事已至此。
他转身就走。
见此,黑凤露出笑容。
“豺王,真乃英雄也!”
此话刚刚落下,远处便是传来豺王怒喝出声爷爷二字。
“哈哈哈……”
黑凤大笑。
“我的好孙儿,一路走好。”
如此插曲,倒是让场中局面变得轻松许多。
此刻。
众人转头,继续看向那仙斗场中,九筒所在。
四妖神,击败两位,九筒没有停歇,他看向剩余的两位,白虎与青龙。
“保护弟弟,你稍等,我先来。”
青龙手痒,这般说道。
她没想到,这九筒的实力会如此强悍。
玄武与朱雀的实力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二者都难以匹敌这九筒,看来这家伙,的确是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青龙姐姐,还是我先来吧。”
白虎这般说着,迈步,踏足仙斗场之中。
青龙没有说什么。
他们四妖神的关系不错,且她是大姐,照顾照顾小白虎,理所应当。
小白虎踏足仙斗场之中。
“你需要休息,回复实力,你我在战。”
小白虎倒是十分仁义,这般说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继续对战吧。”
九筒这般说道。
“好。”
小白虎顿时露出严肃神色,准备攻杀。
“等等!”
小白虎收敛气息。
“九筒大哥,你能不能不用炼妖壶与我对决,你那炼妖壶太过厉害,若是使用,我怕是根本打不过你,但我很想与你交手。”
小白虎的天真,与这种场合显得格格不入。
这场战斗关乎着妖庭与妖皇殿的未来,没有人可以如此儿戏,除了九筒。
“好!”
九筒竟然答应了!
全场惊愕,包括七大圣,都难以置信的看向九筒。
“答应了?”
马王难以理解,九筒怎么回事。
炼妖壶在手,实力明明能够碾压对方,为何此刻却答应对方不用炼妖壶。
马王看向狼妹,询问其中原因。
“你们要相信他,他自有其道理。”
狼妹从来没有怀疑过九筒,任何时候,她都没有还以过。
她始终相信,其无论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呵呵呵……九筒这家伙啊!”
黑凤应该是想到了什么,但他没有说,他只是笑骂出声,感觉这很疯狂。
如此言语,看在其余眼中。
七大圣同气连枝,皆是心中一动。
他们相处时日非常久,对彼此多有了解。
九筒什么性格,他们都是知道的。
此刻。
七大圣之中的他们六人,似乎想到了一起去。
其他人不知道九筒为何答应小白虎的要求。
他们只是感觉很奇怪,非常奇怪,奇怪的让你觉得其中有诈。
“九筒大哥,你答应了!”
小白虎也楞在原地。
他就是随后一问,并未抱着对方会答应的态度。
毕竟这场战斗事关重大,没有人会留手。
但是此刻。
九筒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答应了,这让他一时间难以理解。
“当然,你问我,我便答应了你,他们没有问我,我便没有答应,就是如此。”
九筒简单回答到。
“就是如此?”
小白虎神色莫名。
这也太随意了吧。
但不管如何。
sci 謎 案 集 小說 線上 看
没有炼妖壶,他的胜算,似乎多了许多。
“九筒大哥,小心了。”
小白虎说着当即出手,杀向九筒。
九筒见此,心念一动。
嗡!
有盾牌出现在自己面前,挡住了小白虎的冲杀。
“破!”
小白虎强势无比,避也不避,直接出手,狠狠拍击在那盾牌之上。
铿锵!
小白虎被当场震飞出去。
没有破!
小白虎惊愕非常。
自己的攻击,竟然没有打碎对方的防御,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同级别对战,自己的攻击无用,这对他来说相当受伤。
“杀!”
小白虎二话不说,继续出手,施展浑身解数,杀向九筒。
而九筒仍旧稳稳当当站立原地。
他抬手一挥。
又是几块盾牌出手。
一共九块一人多高的盾牌出现,被他操控,挡住小白虎的攻击。
任由小白虎的速度在快,实力在强,也难以靠近九筒,更别说对九筒造成伤害。
刚刚接触,便是看出双方差距的明显。
二者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之上。
九筒就算没有炼妖壶,也能够碾压这小白虎。
“老九这实力也太强了吧!”
马王傻眼。
作为同一屋檐下的兄弟,他没想到,九筒的实力会如此强横。
“这小白虎的实力已经是出窍期巅峰,相当强横的存在,但此刻在九筒面前,简直像一个孩子一样,被戏耍到毫无还手之力。”
小乌能够看清场中局势,如此开口,表达出自己对此事的看法。
“二者硬实力相差不多,但老九的经验,手段,甚至天赋,碾压小白虎。”
黑凤给出这般话语,告诉几人其中奥妙之处。
九筒的实力也在出窍期巅峰,与小白虎一样。
在这种一样的境界之中,战斗经验,天赋,手段,都是能够决定输赢的因素。
在这方面,九筒简直不要太过老道。
当年他与九筒闯荡的时候,可是学习了许多许多的经验啊。
黑凤回想当年,不由流露出几分感慨。
“这九筒,也太强了吧!”
妖皇殿一方,有人开口,这般说道。
“何止是强,在其面前,小白虎真是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
看着场中小白虎处处碰壁,根本无法靠近九筒的样子,众人没来由的感觉一阵心疼。
“小白虎的实力异常强横,且好战,在南域颇有威名。
在他妖皇殿中,同样是狠角色。
但是此刻,竟然被九筒玩弄于股掌之间,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空间。
本来以为,失去炼妖壶的九筒,实力定然有所下降,会被小白虎镇压。
现在看。
你我太过天真。”
“是啊,能被炼妖壶认可的存在,岂能是泛泛之辈。
这炼妖壶有多大威名,这九筒就有多高的潜力。
炼妖壶是妖族的至尊天宝,乃是妖族的无上神物,如此巨大的名头下,可想而知这九筒的潜力究竟有多麽可怕。
这样想来,似乎小白虎打不过九筒也有情可原。”
妖皇殿众人引论纷纷。
贪狼熊王银狐包括三头蛇皇,此刻皆保持沉默。
他们心中所想,没有人知晓,但肯定与九筒有关。
场中的九筒看上去很轻松。
他甚至都没有伸出手臂操控九枚盾牌。
小白虎的攻击很强,但也仅此而已。
九筒的天赋毋庸置疑,其是能够与霸皇帝轩辕匹敌的存在。
四妖神的天赋在他面前,的确不够看。
就是与那姜维神子比较,他九筒也不会落於下风。
当年郑拓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自己加持。
坚持的试卷越长,他获得的天赋就越高。
而他的坚持,让他拥有如今这种不弱于任何绝顶妖孽的天赋。
在加上,他本身的属性是土属性。
以土属性炼制的盾牌,面对小白虎的冲杀,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九筒大哥的实力果然强大。”
小白虎停止攻击。
自己的攻击足够强横,却根本无法靠近九筒大哥。
无法靠近,如何能够造成伤害。
而自己的神通攻击,全部被这盾牌挡住,更是无法攻击到九筒大哥。
也就是说,凭借自己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破防。
同级别对决,自己竟然无法破防,这让他一向高傲的他十分受伤。
不过。
他毕竟是白虎后代。
心念一动,当即化为本体。
一只雪白猛虎,身上虎纹闪烁,额头那个王字,散发出阵阵杀意。
“吼……”
虎啸镇山林。
整个仙斗场都在因为他的虎啸而颤抖。
白虎主杀伐,小白虎天生好战,完美契合自身属性。
在这种状态之下。
“杀!”
小白虎猛然杀向九筒。
九筒仍旧保持着自己的淡然。
面对那小山一般的白虎杀来,他催动手中令牌,抵挡小白虎的冲杀。
吼……
小白虎见此,抬手就是一巴掌拍过去。
嘭……
九筒刚刚那无法被打破的盾牌,此刻被显露本体的小白虎一巴掌拍碎。
小白虎心中一喜,威势不减,杀向九筒。
九筒按部就班,催动盾牌防御,试图挡住小白虎的冲杀。
但这小白虎化为本体之后,战斗力暴涨。
刚刚还能将其阻挡的盾牌,此刻毫无作用,被其全部拍碎。
眼看小白虎已经杀到身前。
九筒这才缓缓抬手一条手臂。
他的动作很慢,带有某种韵律。
“锁!”
低沉的声音从九筒口中之中发出。
下一秒。
那被打碎的盾牌土渣,瞬间融合为一座大山。
大山降临小白虎头顶之上,试图将其镇压。
吼……
小白虎怒吼,抬手便是吐出一道白虎杀光。
白虎杀光轰的一声,轰击在那土山之上。
强横无比的白虎杀光,竟然没有将土山穿透,仅仅只是打出一枚空洞。
“好强的防御力!”
有人惊呼!
白虎杀光乃是白虎的天赋神通,自带杀伐之气,乃是世间攻击力最强的手段之一。
此刻竟然无法对这土山造成伤害。
土山降临,将小白虎镇压在地面之上。
吼……
小白虎怒吼出声,试图挣脱束缚,与九筒在战。
“小白虎,你已经败了。”
九筒说着,心念一动,那土山变化,成为牢笼,将小白虎围困其中。
笼中虎,小白虎当成暴怒。
各种神通齐出,轰向这将自己关押的牢笼。
奈何。
这牢笼的防御力超乎想象的坚韧。
土属性.
本身就是防御属性的极致。
九筒这天赋绝顶的家伙,拥有单一到极致的土属性。
在这种情况下凝聚出来的土属性牢笼,可不是你一个小白虎能够随意破除的。
小白虎发狂,在笼子中疯狂攻击。
而九筒已经抬手取出炼妖壶,直接将笼子与小白虎一起收入炼妖壶中。
收走小白虎,那四妖神,便仅仅只剩下青龙一人。
这种局面,在场之中,恐怕只有七大圣外的六人能够想到。
至于其他人,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在妖庭之中。
其实也有很多人是不服九筒的。
九筒性格随和,待人宽厚。
这本是非常好的品质。
但在这妖族之中,如此这般做派,就是会被人欺负,会被人瞧不起。
偏偏九筒不愿意表现,懒得表现,他还拥有炼妖壶。
拥有炼妖壶,便很自然的成为妖庭之主。
这让更多人不满,但不敢出出声。
面对诸多质疑,九筒保持沉默。
直到今日,九筒用自己的方式,展现出来绝对的统治力。
妖皇殿四妖神,绝对的天骄人物。
但就是这般天骄人物与自己对决,连近身的资格都没有。
有炼妖壶如此,没有炼妖壶同样如此。
绝对实力上的碾压,让妖庭许多人改变了自己幼稚的看法。
如今他们在看九筒,内心之中只有无与伦比的钦佩。
真正厉害之人,都是很少说话之人。
他们废话很少,专注于自己的事,努力修行着。
九筒便是这样的存在。
就连黑凤等六位大圣,都没有想到,九筒的实力会如此恐怖如斯。
就算是狼妹,也有被惊讶到。
而她的眼中,此刻满是爱意,已经全部都是九筒的影子。
此刻,压力来到了妖皇殿这一边。
对于妖皇殿来说,他们派出四妖神四打一,已经是落了下风。
没想到,竟然还没有打过。
四妖神被收走三个,如今只剩下青龙。
青龙是四妖神之中的最强者。
作为拥有龙族血脉的青龙,她一直被妖皇殿雪藏。
直到她实力达到出窍期后,她才离开妖皇殿出来闯荡。
龙族对妖族老说太过珍贵。
龙族,凤凰一族,麒麟一族,这些强大的族群,原本都是属于妖族。
但是他们太过强大,所以从妖族之中分离出去,自成一脉。
其中。
龙族最为强大。
曾经,龙族出手,一统过整个修仙界。
不过后来龙族离去,寻找传说中的世界,从此在也没有回来。
而这青龙,显然是被遗留在修仙界的孤儿。
唯一的龙族,好好培养,便是无敌的存在。
所以妖皇殿对青龙格外照顾,简直是关怀备至,就怕其半路夭折。
如今。
四妖神已经失三个,所有人都看向青龙,希望青龙能够成功,镇压九筒。
青龙见此,当即一脸的无奈。
没有办法,她身形一动,踏足仙斗场中。
青龙看着面前的九筒,内心之中除了无奈就是无奈。
她想与九筒对决,但不是以这种方式,而是痛痛快快,不掺杂任何利益的对决。
“九筒道友,实际上,我并不想与你对决,我想与小白龙对决。”
青龙转头,绝美的容颜看向小白龙,那模样,跟要泡小白龙似得。
顿时。
所有目光,皆看向小白龙所在。
此刻人们突然意识到。
这妖庭之中,也有一位龙族。
小白龙一身白衣,俊朗的简直不像话。
若非知道其实男子,怕是换上女装,这修仙界第一美女的名号,就是小白龙的。
此刻。
诺大的仙斗场中,数十万妖族之中,无数女子看向小白龙。
一个个眼神炙热,全都跟要泡小白龙似得。
其中有小心翼翼者,直接暗送秋波,表示今夜愿意与小白龙一起赏月。
同时。
还有大胆者直接示爱,愿意与小白龙成为道侣。
整个场面,竟然因为小白龙而彻底失控。
关键是,小白龙什么都没有做。
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不笑,不哭,不丧……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很平和的站在那里,便让整个场面彻底失控。
“这……”
妖庭众人傻眼。
妖皇殿众人傻眼。
这小白龙的魅力也太可怕了吧!
要知道。
这群妖之中,可不仅仅只有女子,还有男子,也叫嚷着一副崇拜偶像的模样。
“咳咳……”
青狐王此刻出声,维持场中秩序。
但他的警告,似乎没有任何作用。
整个场面还是如此混乱。
“安静!”
三头蛇皇开口,顿时整个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传说级强者发话,没有人敢继续造次。
传说级强者不能参与争霸是没有错,但是出手收拾自家人可没有人管。
场面得到控制,唯有青龙,贪吃的舔了舔嘴唇。
“难道见到这么帅的同族,小白龙,来此与姐姐一战可好。”
青龙完全忽略九筒,眼中满是小白龙的影子。
颜值与气质并存,血脉与天赋决定,小白龙简直就是所有女子眼中最完美的道侣形象。
对于青龙的询问,小白龙没有任何回应。
小白龙仅仅只是不想说话,他并不是傻,也不是呆子。
自己不说话都引起这般轰动,如果说话,场面怕是会更加混乱。
九筒哥有九筒哥的计划,他不想因为自己破坏掉九筒哥的计划。
所以他选择沉默。
“青龙,你的对手是九筒,其它事,过后在说。”
三头蛇皇这时候开口提醒青龙。
青龙无奈,只能不舍的望着小白龙。
“小白龙弟弟,回头姐姐去找你,咱们好好战斗一番。”
青龙说完,便是转头,看向不远处,安静的望着他的九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