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六章 爐火的疑惑分享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β-格瑞斯坦-123位面系/众神燃火之座
“你说要做一个铃铛?”
熔火之锤-铁匠之神-格瑞萨尔低着头,看向下方渺小至极的橘猫缓缓问道。
“喵。”
橘猫点了点头,神性存在的交流不拘于言语。
当然,这仍然让格瑞萨尔有些许微妙的既视感。
这个恶趣性的家伙……
格瑞萨尔在神性意识中暗暗想道。
祂是知道对方的真实形态,足够占满这个王座之城的。
现在这副模样,或许只是出于对方的某种恶劣想法。
怀旧经典传奇世界法师篇
众所周知,猫科动物在钓鱼方面有额外+10的天赋……
当然,在诞生这些想法之后,祂便以炉火将其团团包裹。
毕竟,眼前这个家伙,向来不是什么多么宽容的……
祂虽然并不残忍,可格瑞萨尔也不怎么愿意招惹祂。
应该没被发现吧……
格瑞萨尔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底下正窝在一团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稻草堆上的橘猫。
祂有些不怎么确定,据说这只猫有关于复仇的恐怖感知。
在某些区域甚至流传着一个多元宇宙神器的新生传说:
据说有一天,在翡翠长者最为高大的枝丫上,有多元宇宙的奇迹之光落下。
它烧焦了长者的树皮,并带来了疼痛和新生。
于是,长者将皮与血糅合在一起,制造成了一本能记录下所有长者之敌的伟大书页。
祂们称它为“伟大翡翠长者的神圣复仇之书。”
格瑞萨尔觉得祂们挺闲的……
“铃铛吗……”
主线程的格瑞萨尔陷入了沉思,炉火的力量将那些灵感与知识在祂的面前锤炼成光。
“我想你找我,显然不是为了做一个精巧乐器。”
“我更擅长那些沉重、笨拙、并且坚韧的家伙……”
格瑞萨尔晃动了一下自己旁边的巨大铁匠锤,祂看起来有些不太明白易春的来意。
“喵。”
易春喵了一声,顿时他眼前的空气凝结成团。
它们的粒子发生了某种永久性的改变,并呈现出微微的发射线光芒。
而在诸多粒子错综复杂的聚合之下,它们勾勒出了安诺德的模糊形态。
格瑞萨尔愣了愣,祂瞬间明白了易春的意思。
“在技术层面上来说,这有些复杂……”
格瑞萨尔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如是说道。
如果只是一个简单的、物质层面的庞大。
那么,通过很多的技术性操作都能够完成。
当然,物质层面愈发庞大,其总体能量也越大。
相对来说,需要处理所耗费的资源也更多。
而安诺德并不只是一个物质位面,它是一个完整的位面。
即:存在物质位面之外的,诸如精神位面之类的亚位面。
这便不仅仅物质的承载问题,它还需要考虑更多的要素。
“不过,我有另外的方法。”
格瑞萨尔转过身,在背后的虚空中摸索着。
在丢出了些许破烂的陈旧铁锤、生锈的巨大剑柄之类乱七八糟的事物之后,格瑞萨尔终于拿出了一枚只有祂手掌大小的不规则矿石。
“简单、粗暴,但我并不喜欢……”
“因为它难以重复。”
格瑞萨尔挠了挠头,对着底下的橘猫说道。
“艾瑞撒的宇宙奇迹之石——那些法师们,总喜欢取些奇奇怪怪、又臭又长的名字。”
“那也只是块石头罢了……”
“它很好用,是的。”
“但我并不那么喜欢它……”
“人们总以为格瑞萨尔会喜欢那些不可多得的珍奇矿石,他们错了。”
格瑞萨尔将手上的不规则矿石掂了两下,然后缓缓说道。
易春摇了摇尾巴,并没有回应。
他感知着格瑞萨尔手中的不规则矿石,那其中奇妙的组成部分确实是他所未曾见过的。
作为一个以粒子为基本单元,创造了整个位面的存在。
易春对于物质本身,有着足够深入的了解。
当然,这种了解并非是冰冷的学术性,而是一种感性的、存在主观意识的。
这也是易春能够创造位面,而不是单单形成一个物质世界的原因。
世界,可以是完全理性的、纯粹的。
但一个完整的位面,却极少能够如此。
就像一个鲜活的生命,并不只是有行使诸多功能的器官。
还有那不为任何东西所束缚的思想以及自由的灵魂。
它那能够闪烁出灵光的清澈,充斥着无尽的变量。
所以说,这玩意儿是纯粹的物质?
易春瞪大了眼睛,试图去剖析格瑞萨尔手中那块不规则的矿石。
但很快,易春便放弃了这种举动。
因为他发现,那东西的构成与物质的基本逻辑存在冲突。
咱们班 饶雪漫
简单来说:构建出它当前形态的诸多粒子,在正常的世界是无法凝聚的。
这让易春本能地想到了扭曲虚空的某些特质。
不过,很快便被易春否决了。
虚空的造物,不至于这么稳定……
它们的癫狂,比地精的工艺都要离谱得多。
“这是一次宇宙奇迹的产物。”
“他们是这么说的……”
“反正弄不明白,他们总是这么说……”
格瑞萨尔嘟囔道。
“我们之前并无往来,我也并不喜欢拖欠,更不喜欢被拖欠。”
“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想向你要一个允诺……”
格瑞萨尔俯下身子,凝视着底下于祂而言微不足道的易春说道。
祂的表情变得略微地肃穆了些,大概祂想努力让气氛变得更为严肃。
而这一切,在下一刻橘猫的喵声中荡然无存了……
“好吧,你可真是个恶趣性的家伙。”
“别记仇——格瑞萨尔是个憨厚的家伙,大家总是这么说……”
格瑞萨尔坐了下来,大概一直弯着腰一些令这个老铁匠颇为难受。
“我有一些追随者……”
“噢!天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追随一个打铁的。”
“铁匠不需要信仰,他们只需要锤子。”
格瑞萨尔看起来有些抱怨,祂不太热衷于信仰。
毕竟,祂也是一位古神。
“我曾不慎陷入了一个神系的阴谋之中,这让我的这些追随者们也搅入了这个泥团。”
“不那么美好的回忆……”
“我讨厌阴谋,那些泛着恶心的臭虫。”
格瑞萨尔看向易春:
“他们不是多么挑剔的家伙,哪怕是一个铃铛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