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六十八章 唐門叛徒分享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马车停靠在一处城郊的破庙前。
天上下起微微小雨,林间弥漫着一股腥味。
玄乙撩开帘子,禀报道:“主子,下属方才往里面瞄了一眼,发现庙里还有一路人,看穿着似乎有些像……唐门中人。”
“嗯,下车进去避雨。”江宴若无其事道。
谢长鱼蹙眉,得来全部费工夫,她正想找唐门的人,就有鱼送上门了。只是这未免也太巧了。
而赵以州想了想,凑到谢长鱼耳边沉声道:“如果真是唐门的人,只能说明云县活尸一定与他们有关。”
只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唐门的人是来用云县百姓试毒,那么江宴手里的羊皮图纸到底是哪方势力送来的?
谢长鱼埋头,脑中也在思索:“先进去看看再说。”
一行人齐齐走向往门内,江宴及时喊停玄墨:“你在门口守着,但凡发现有活尸入侵,立马进门禀报。”
“是!”
破庙内大概坐着十余人,他们围坐在一处烤火,身上皆穿着统一的服饰。紫色云纹劲装,玉冠高束,不论男女,都是一副英气十足的模样。
这些人身上都带着一丝杀戮之气,看起来很不好惹。
谢长鱼远远看到这些穿着唐门统一服饰的弟子,眼中闪过疑虑。这种类服饰已经算得是唐门里面的高阶弟子才配的。这群人来头不小,但明显能够看出来十余人每一个有领头之姿。
听到门外的动静,十余男女通通转过头看向江宴一行人,眼里流露处一致排外的肃杀之气。
谢长鱼不急着说话,与那几人对视后,打量起这间年久失修的破庙内部。
正前方是一尊铺满层灰已看不出原本模样的佛像,房顶上的横梁摇摇欲坠,但上面依旧挂着佛教的经幡。
这群人正好围坐在佛象脚边,借着房顶破洞露出的微光可看清佛象身后还有一大块空地,杂草铺满了青砖板,那上面有两道人影。
两个人影身高差距很大,似乎其中一人是坐在轮椅上的。
看来这两人才是那群唐门高阶子弟的首领。
打扰各位了,我们几人是来南方拜访亲戚的,无意路过云县看到那番吓人的情景。敢问几位,是否也看到了?”赵以州拱手抱拳道。
都是陌生的面孔,走来就暴露身份委实不妥当,除此之外,赵以州也想借此探查这群人的动向。
唯独江宴面无表情,他余光停留在那道佛像侧方的两道影子上,注意点跟谢长鱼一模一样。
“既然在坐几位没有发言权,佛象后面的两位因该出来说两句吧。”江宴声音很冷,语气威慑力s十足。
他话音刚落,佛像后房便传来一声轻笑。
只见,一个青衣蒙面女子将坐在轮椅上的玄衣公子推了出来,不良于行的玄衣公子面上带了一个泛着银器光泽的面具,面部只露出了一双深沉的眼睛。
青衣女子双手负在身后,眼神冷漠,连声音也透着几分疏离:“我乃唐门四宗主之一的月流,来此地只为捉拿唐门叛徒,无关几位的事,便请几位绕路而走。”
月流?
谢长鱼眼神幽暗,此女与月引是什么关系?能坐上唐门四宗主之一的位置,足以证明此人在唐门的地位之显赫。
那轮椅上的人又是谁?看得出月流对玄衣公子毕恭毕敬。
还有月流口中的叛徒是……谢长鱼心里隐隐股不好的预感。
江宴平静地看向月流,弯唇道:“宗主无需急着赶人,云县是我们的必经之地,在下不过想问问宗主是否能解救云县内的百姓。”
几人谈话间,轮椅上的人完全是静止画面,那玄衣公子动都不动一下,看上去像个木头人。
谢长鱼心里一惊,她竟然会觉得此人像谢长亭。
是的,谢长亭,失踪已久的谢家世子,她的弟弟。谢长鱼心想自己不敢太早下定论,她也许是看到了轮椅,才想起谢长亭。
但谢长亭虽也是沉默寡言的清冷体制,却绝非那玄衣男子这般,从头到脚都露出阴郁森然的气息。
“呵”,月流的冷笑声在沉寂的破庙显得格外突兀,她明知道江宴的身份,却高傲至极,言语间丝毫不留情面:“云县那些人全部中了叛徒投下的尸毒,全城的人早就死完了,留在的不过是具腐烂的躯壳。”
月流哼笑道:“这样,丞相大人还确定要救?”
话落,赵以州眼里全然是惊讶之色。这女人既然知道江宴的身份,却无半分配合。
虽说赵以州从小在锦官城长大,对权霸一方的唐门有点浅薄之解,但毕竟唐门只是江湖势力,哪怕再厉害也是对朝廷俯首称臣的。
“救!怎能不救?”
江宴眼里划过厉色,冷冷盯住月流:“世间万物皆有着攻克之法门。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解法。由此看来,月流宗主不如贵门内的叛徒。”
他说着,从袖中摸出那张古朴的羊皮图纸。
霎那间,唐门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而去,月流的表情终于有所变化,说话间语调也急了三分:“这是月引给你的?你什么时候见过她?她现在在哪里!”
这一时间,发蒙的人不止赵以州一个,谢长鱼杏眼大睁——叛徒就是月引?她之前的猜想果真没错,早就脱离唐门的月引又回去了,而这期间唐门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使得月引成为众矢之的。
总裁的绝色欢宠 悠小蓝
那江宴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可怕。她掐紧手,皮肉陷入指甲,她谢长鱼查了这么久都未果的事,江宴早就知道了!
那月流是……
恰巧此时,江宴开口变相解答了谢长鱼的疑惑。
“月流宗主好手段,从小长大的亲姐姐你也不放过?”江宴抬眼默然道:“据我所知,唐门出来的叛徒一旦被同门抓回宗门,必定受扒皮抽筋之刑,最后在求生不得求死无能的毒汤中渡过残生。”
“哈哈哈哈!”
月流狂妄地笑出声来,她狭长的双目泛着血红:“扒皮抽筋?我怎么可能让她受这么轻的刑罚?”
“丞相大人,只要你告诉我那个叛徒所在之处,我便为云县城内的百姓解毒。丞相大人爱民如子,该不会拒绝月流的条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