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名人名言”分享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污浊的云层覆盖着焦枯腐烂的大地,被高强度魔能辐射浸润了七个世纪之久的山谷、平原、丘陵和盆地中徘徊着败亡者的阴影和扭曲变异的可怖怪物,狂乱无序的风穿过那些嶙峋狰狞的岩柱和松散岩壁之间的孔隙,在大地上鼓动起一阵阵呜咽般的低鸣,低鸣声中又夹杂着某种刺激性的气味——那是魔力正在分解空气所产生的气息。
古刚铎帝国腹地,距离深蓝之井爆炸坑上百公里外的一处山谷中,一座以巨石和扭曲的巨树纠缠而成的“基地”正静静地蛰伏在山岩之间。
盘根错节的深褐色藤蔓从两侧的山壁中蜿蜒穿行,在山谷上方交织成了仿佛蛛网般巨大的结构,藤蔓间又延伸出带有荆棘的枝条,将原本便暗淡可怖的天空切割成了更加细碎凌乱的条块,荆棘之网覆盖下的谷地中遍布巨石,石柱之间亦有藤蔓和荆棘相连,形成了无数仿佛巨大墙垒般的结构,又有许多由木质结构形成的“管道”从附近的山岩中延伸出来,来自地下的宝贵水源从管道中流出,汇入谷地那些看似粗犷杂乱,实则精心设计的供水网道。
这是一片对废土外的生物而言阴森恐怖的领地,但对于生活在废土深处的扭曲生物而言,这里是最安逸的庇护所,最适宜的生息地。
无数奇形怪状的人面巨树以及受到控制的畸变体便在这片“生息地”中活动着,他们以此地为根基,建设着自己的“领土”,同时缓慢在山谷外扩大着自己的势力。
上仙你又来了
山谷中央,这里有着一片极为开阔的区域,区域上方的荆棘穹顶留出了一片大规模的开口,多少有些昏暗的天光可以照进这片阴森之地。在开阔区周围的一圈高台上,数名干枯扭曲的人面巨树正伫立在巨石顶端,他们静静地俯瞰着高台下方的螺旋深坑,有幽蓝色的奥术光辉从坑中迸发出来,映照在他们干枯变异的脸庞上。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树人的首领开口了,他的嗓音仿佛干裂的木板在空气中摩擦:“这就是贯穿了我们这颗星球的脉流么……真是如血管般美丽,里面流淌着的庞大魔力就如血液一样……如果能痛饮这鲜血,真正的永恒倒确实不是什么遥远的事情……”
“啊,我们可敬的大教长原来还有如此诗意的一面……”一个年轻的女性声音从树人首领身后传来,紧接着在这个声音旁边又传来了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声线,“可惜这荒凉的山谷中可没有诗人——也没有任何值得传唱的诗篇。”
被称作“大教长”的树人首领转过身,木质化的躯干中传来咔拉咔拉的声响,他那双黄褐色的眼珠盯着正从后方走上高台的精灵双子:“你们每天都是这么悠闲么?”
“我们在做的事情可多着呢,只不过您总是看不到罢了,”菲尔娜带着笑意说道,紧接着她身旁的蕾尔娜便开口,“我们的辛勤大多围绕着脑力劳动——看上去确实不如那些在山谷内外搬运石块开凿沟渠的畸变体忙碌。”
树人首领似乎已经习惯了这对精灵双子总是隐隐挑衅、令人火大的说话方式,他哼了一声便收回视线,转过身重新将目光落在高台下的那座深坑中。
那是一座明显有着人工开凿痕迹的深坑,直径达到百余米之巨,其边缘堆砌着整整齐齐的黑色石块,石块表面符文闪耀,无数复杂玄奥的魔法线条勾勒出了在如今这个时代早已失传的强大魔力阵列,而在这一圈“石环”下部,便是如旋涡般扭曲着凹陷下去的坑壁,顺着坑壁再往下延伸数十米,便是那望之令人胆寒的“坑底”——
那里看不到岩石与土壤,看不到任何能够踩踏的地面,能看到的唯有一道又一道奔流不息的蓝色焰流,在一片虚无广阔的空间中肆意流淌。
土壤和岩石在那里戛然而止,坑底似乎通向了一个无尽宽广的地方,那甚至给人一种错觉,就仿佛众生脚下的星球便只有这薄薄的一层外壳,而这个深坑便打穿了这层外壳,让人直接看到了星球内部空洞的结构——数不尽的蓝色焰流在那空间中形成了纵横交错的网络,正如树人首领刚才所说的那样,它们看上去如同交织的血管一般。
但这“星球空洞”的景象其实都只是视觉上的错觉罢了——这颗星球内部当然不是中空的,这直径不过区区百余米的大坑也不可能打穿行星的地壳,那坑底奔涌的情景只是魔力投影出的“裂缝”,坑底的环境更近似一个传送入口,里面所呈现出的……是凡人种族无法直接触及的魔力网道。
那是深蓝之井深处的本体,是深埋在现实世界下层的、贯穿了整个星球的“脉流”。
生化警世录
民女嫁到之欢喜冤家 流水无情
“如此巨量的魔力在深蓝网道中流淌,连通着这颗星球所有的界域,交换着庞大的能量……”树人首领注视着坑底,良久才沉声开口,“简直就像魔力的‘源头’一般……”
“不知内情的人在看到深蓝网道的本体时确实容易产生这样的错觉,将区区一颗行星内部的魔力循环当成了世间所有魔力的源头——就如目光短浅的虫蚁爬上一株草叶,便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大地的尽头,”菲尔娜摇了摇头,紧接着蕾尔娜也摇了摇头,“但这终究是浅薄的认知,魔力来源自恒星以及像我们的太阳那样的‘亚星体’,是那些庞大古老的天体在宇宙这片汪洋中所发出的浅声吟唱——和那种来自群星的涟漪比起来,我们这颗星球上的深蓝之井……”
精灵双子轻轻笑着,甜美的笑容中却带着一丝嘲讽:“只不过是阳光下闪着光的水洼罢了,反射着阳光因而熠熠生辉,但在永恒的太阳面前只消片刻便会蒸发消失掉。”
树人首领的目光落在这对笑容甜美的精灵双子身上,黄褐色的眼珠如凝固般一动不动,良久他才打破沉默:“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们这些神秘的知识到底来自什么地方……不要说是什么精灵的古老传承或者刚铎帝国的秘密资料,我经历过刚铎年代,也曾游历过白银帝国的许多地方,虽然不敢说洞悉了世间所有的知识,但我至少可以肯定……你们所知道的很多东西,都不是凡人们曾经触及过的领域。”
“这个问题很重要么?”菲尔娜轻轻歪了歪头,“事实最终证明了我们所带来的知识的真实性,而你已经从这些知识中得到莫大的好处……”
“我们准确判断了古刚铎帝国境内另外一道‘脉流’的位置,”蕾尔娜也轻轻歪了歪头,“并指引你们如何从深蓝之井中窃取能量,用于开启这道脉********灵双子同时微笑起来,异口同声:“我们一直可都是尽心尽力在帮忙——遗憾的是,您似乎总有数不清的怀疑和谨慎。”
树人首领盯着正在微笑的精灵双子,从他那木质化的躯体中传来了一声不满的冷哼:“哼,你们这神神秘秘的说话方式和令人厌烦的假笑只能让我更加怀疑……从来就没人教过你们该怎么好好说话么?”
“好吧,如果您这么要求的话,”精灵双子异口同声地说道,“那我们以后可以用更严肃的方式与您交谈。”
“……不,还是算了吧,”树人首领不知想起什么,带着嫌恶的语气摇晃着自己干枯的树冠,“想象着你们一本正经地说话会是个什么模样……那过于恶心了。”
精灵双子对如此刻薄的评价似乎全然不在意,她们只是笑嘻嘻地转过头去,目光落在了高台下的坑底,注视着那正在另一个维度中不断奔流涌动的“深蓝网道”,过了几秒钟才突然开口:“我们必须提醒您,大教长博尔肯阁下,你们上次的行动过于冒险了。虽然在元素领域行动并不会遇到来自现实世界和神明的‘目光’,也不会惊动到废土深处那个寄生在服务器矩阵中的古代幽灵,但元素世界自有元素世界的规矩……那里面的麻烦可不比墙外面的那些家伙好对付。”
“……不必你们提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树人首领冷漠地回应,“我们需要深蓝网道更多的参数,这样才能确定最佳的控制节点。我们已经在这个步骤耽误了太多时间,为了突破这层阻碍,稍微冒一点风险是完全值得的。”
“好吧,既然您如此有自信,那我们也不便多言,”精灵双子摇了摇头,蕾尔娜随后补充,“不过我们还是要格外提醒您一句——在这里开辟出的网道节点并不安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尝试直接从这些脉流中截取任何东西……它们几乎有百分之八十都流向了旧帝国中心的深蓝之井,那个寄生在服务器矩阵里的幽灵……或许她已经衰落了一些,但她仍然掌控着这些最强大的‘支流’。”
“放心吧,我自会注意,我们还没有‘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
大教长博尔肯语气略显生硬地留下这么一句,随后便蠕动着根须,转身慢慢向着高台下方走去,而那些与他站在一起的树人们也纷纷动了起来,一个接一个地离开这里。
由环形巨石堆砌而成的高台上只剩下了精灵双子,以及在她们周围徘徊的、废土上永远动荡不休的风。
“急躁,真是急躁……”蕾尔娜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人类还真是种急躁的生物,哪怕生命形态变成了这样也没多大改善。”
“但正是这种‘急躁’的性格才让这些寿命短暂的生物能创造出那数不清的惊喜,”菲尔娜笑了起来,“你不期待这样的惊喜么?”
“好吧,这倒也是……”
……
黑暗山脉北麓,塞西尔城西南,掩映在山体和密林深处的大型机密设施“115号工程”中,主试验场所处的山体洞窟内灯火通明。
顶棚安置的大功率魔晶石灯洒下明亮的光辉,照亮了试验场上数不清的大小平台以及在平台之间固定、连接的复杂框架结构,大量仍处于雏形阶段的设备正在各自的平台区域接受着测试和调整,成百上千的技术人员在试验场各处忙忙碌碌,工程车辆和小型巡逻车在平台之间的道路上往来不休。
试验场的中心区域,一座特殊的大型平台刚刚结束了调整,瑞贝卡走上台阶,向着平台中央的测试区走去,而在她身后,是特意从塞西尔城赶来的高文。
“祖先大人,我们总算把这家伙给安置好啦!”站在平台中央,瑞贝卡开心地转头看着自己的老祖宗,一只手则指向了不远处的那座大型容器以及容器周围的附属装置组,“技术人员刚刚给它体检了一遍,现在它的状态非常好~~”
高文略带宠溺地看了明显有点兴奋过头的瑞贝卡一眼,随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那套“实验机组”,在他的视线里,一座大型半球形容器正静静地安置在测试平台中央的基座中,容器周围则排列着大小不一的水晶容器、连接管道以及神经接驳器组,此刻半球形容器的遮盖装置并未合拢,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容器中充满了稀薄半透明的营养溶液,且有一团巨大的、仿佛大脑般的生物组织正浸泡在溶液中。
那颗大脑在溶液里优哉游哉地漂浮着,看上去甚至有点……享受。
就这么看了几秒钟,高文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管看多少遍……贝尔提拉折腾出来的这玩意儿还是那么诡异啊……”
“其实还好啦,我刚开始看到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但看多了之后感觉还挺适应的,”瑞贝卡挠挠头壳,脸上露出单纯明媚的笑容,“而且这些伺服脑其实挺有意思的,相处久了您甚至可能会觉得它们有点可爱——都是勤劳又懂事的家伙,不管是运算任务还是要求健身它们都会很听话地服从……”
“我觉得一群充当计算主机的脑子突然从自己的插槽里跑出来搞什么运动健身本身就已经很诡异了……”高文忍不住捂了捂额头,“但既然你们都能接受这个画风,那就还好。”
瑞贝卡嘻嘻地笑了一声,随后便将话题转到自己熟悉的地方:“这套湿件主机调试好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下一步的测试了——让它去协调那些新型反重力组的运行。根据葛兰重工那边得到的数据,伺服脑在这方面的工作效率是人类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我们一直感到困扰的问题肯定能得到解决。”
“先别这么急着放松,”高文虽然知道瑞贝卡在技术领域还算比较靠谱,这时候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多做几次模拟测试,先小规模地让设备启动,越是这种规模庞大的东西越需要谨慎操作——你姑妈那边已经受不了更多的刺激了。”
“您放心吧您放心吧,”瑞贝卡一听“姑妈”俩字便顿时缩了缩脖子,紧接着便连连点头,“我知道的,就像您生前的名言嘛,‘盲目的自信是通往毁灭的第一道阶梯’——我可是认真背过的……”
高文听到这顿时大感意外,甚至都没顾上追究这姑娘用的“生前”这个说法:“名言?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么句话了?”
瑞贝卡一愣:“……哎?这不是您说的么?课本上都把这句话列入必背的名人名言啊……”
高文:“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倒怀疑是哪个编书凑不够篇幅的学者替我说的。”
瑞贝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