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紅樓春討論-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鑒賞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朕仰荷天休,丕承帝统。景命有仆,祚胤克昌。式弘建国之谟,茂举大封之典。今有一等宁国公之玄孙贾蔷,禀资奇伟,赋质端凝。挺峻绰于金枝,挹英风于琼握。除叛逆于临危,斩单于于金帐,大功于社稷,复门楣之荣耀。夫名冠天下,当受天下重赏。今以蔷为总领大燕海师一品大都督,封宁国公。尚其夙夜畏天,慎厥身修思。惇叙九族,庶明励翼。永钦予时命,以克有令誉。钦此!”
宣镇总兵府正门前,设香案迎旨,大燕皇五子恪和郡王持旨诵读,读罢册封贾蔷的封国诏书后,将剩余的旨意交给了随行中官,也没理会淮安侯华文等还跪在那,见贾蔷起身后忍不住嘎嘎笑道:“贾蔷,听到了没有?让你夙夜畏天,慎厥身,修思永!”
此言出自《尚书》,意思就是让人谨慎其身,自身的修养要坚持不懈。
“惇叙九族,庶明励翼”,大白话就是管教督促好族人,让他们当个人……
贾蔷黑着脸道:“这必不是皇上的原话,谁拟的旨?”这言下之意,岂不就是在说他修养品性不行?
然而面上恼火,贾蔷心里却是一阵狂喜,总领大燕海师大都督!!
放在当下世人眼里,这或许和蒙古海军司令是一个级数的,可对贾蔷来说,万金难换啊!!
有了这个官位,首先他在香江岛上积攒的那些兵器家当,瞬间洗白!
还有,虽然多半不给军费,可却可以以朝廷力量来召集工匠,打造最先进的海船,安装舰炮!
当世之人还不了解海军水师到底能强到甚么地步,所以并不以为意,但贾蔷却知道,兵船,是可以直逼直隶神京城的……
李暄也快笑死了,提醒道:“你小子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是御史大夫韩琮韩大人对你的殷切期望,你回去得给人家磕头。唉,都怪爷没教好你,让人拿你的修养品性说事,爷惭愧哇!!”
看着捶胸顿足,神情显得十分亢奋的李暄,贾蔷面色阴沉,暗暗发誓,回头一定让你喊爹……
李暄不知贾蔷心声,见其面色恼火,愈发乐不可支。
这孩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离京这么远,看到外面的天空……
一路上,都是撒着欢儿来的。
此时淮安侯华文等也已经领完恩赏旨意,华文已二品总督,加兵部尚书衔,升为一品。
算是真正达到了武臣巅峰,将来回京,就不似先前的武侯回京后,只能任个兵部侍郎了。
其余诸将士亦皆有封赏,连华安也因功得了游击将军的封号。
这就注定了,将来华安板上钉钉的承袭侯爵。
这是元平功臣诸国公、武侯世家中,第一个确定第三代仍可原封袭爵的高门。
华家父子自然大喜过望,其余将士亦欢喜,独董川无人问津……
贾蔷当众问李暄道:“董家的事有没有个说法?”
李暄看了董川一眼,知道此人入了贾蔷的眼,也没乱言,只摇头道:“朝廷里对宣德侯府存疑良多,许多事都蹊跷未决,不过父皇还是相信董家的,并未让绣衣卫去圈府。这一次宣德侯世子立下不小的功劳,应该可以折扣一点……”
说罢不理此事,同上前问安的华文道:“淮安侯不必张罗,本王同贾蔷一道住,明儿就和贾蔷回京。你们且慢慢准备,过了十五带着俘虏缴获返京献俘就是。”
难得正经说了句后,便不再和华家父子多言,与贾蔷勾肩搭背笑道:“走走走,带爷去瞧瞧你在哪里杀的博彦汗?球攮的,要不是爷没能来,哪里有你出风头的机会……对了,贾蔷,你知道不知道,你拿小妾给你生了俩双生儿,一儿一女?你小子行啊,贾蔷,打个商量如何?”
贾蔷脸上止不住的笑容,也不追究这忘八的自吹自擂了,道:“甚么事?”
李暄嘎嘎笑道:“让这俩孩子认爷当个干爷爷如何,爷吃点亏……哎哟我艹,球攮的贾蔷,你敢摔爷一跟头?别跑,给爷站住!!”
贾蔷忍无可忍,将这逆子一跤撂倒后,转身就跑。
李暄怒骂起身,追上前去,誓要斩奸臣!
华家父子并宣镇军将,多听说过贾蔷在京炙手可热,与五皇子情同手足。
董川在京里也只是耳闻,并未见过。
这一次,却是亲眼所见。
当世敢将一位皇子郡王摔一跟头的,怕也只有眼前这位了。
华文赶紧同华安道:“立刻带人保护好,出半点闪失,你自己思量后果。”
华安不敢耽搁,忙带人跟上前去。
……
五里堡,虎丘山上。
看着新勒石碑上,鲜红笔墨写着一等宁国公府世袭一等侯贾蔷斩可汗处……
李暄的脸都扭曲了,咆哮道:“你还要不要脸?就这么点破事,就要刻碑勒石?”
贾蔷看他眼睛都嫉妒红了,放声大笑起来。
华安上前赔笑道:“王爷,当晚宁侯以绝大之勇毅,单枪匹马断后,一击毙杀博彦汗。那博彦汗在草原上是第一等勇武之人,号称……”
不等华安说完,李暄觑眼看着他,指了指博彦汗先前所立之处,道:“来,你站这。”
华安一滞,不解其意,干笑了声,站到了那里。
李暄从旁边侍卫腰畔抽出腰刀,怒吼一声:“杀!”
就斩向了华安,华安唬了个半死,忙闪避开来,惊魂未定的看了看仍不死心也要上演一出斩可汗大戏的李暄,又看向贾蔷求助。
这王爷他娘的果然是个疯子,这是真砍啊!!
贾蔷笑着上前夺过李暄手里的刀丢给侍卫,又对华安道:“子扬,你先带人下山去再找找看,有没有博彦汗留下来的玩意儿。”
其实五里堡早被宣镇掘地三尺了,不过给华安寻个台阶下。
华安在京里也算是顶级权贵了,自忖能融入任何圈子。
但显然,李暄对他乱插话很不满意。
华安心里郁气,带人下山后,贾蔷寻了处石块坐下后,问李暄道:“怎么着,生了个女儿不大高兴?”
此处没有旁人了,李暄倒也不必装了,一屁股坐雪窝里,挠了挠头叹息一声道:“爷原想着,要是能生个儿子就好了。”
贾蔷哈哈笑道:“你这是望子成龙,想要父凭子贵?”
李暄斜眼看着贾蔷,道:“爷这是为了哪个?贾蔷,爷跟你说明白,四哥若是坐上那个位置,你想跑都没多大机会。再说,你贾家那么些人,你往哪跑?林相也跟着一道跑?
所以,你要么天天磕头,求老天爷让爷大哥上位,要么看看能不能撞个天运,让爷生个儿子出来,教养的好,说不准更容易些。
唉,这天家也不知怎么了,大哥那俩儿子的性子,和他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也不对,大哥还知道疼爷,那俩忘八羔子,就只剩下冷和狠了。四哥家那个,又和四哥极像,可又不如四哥。四哥能装的让满朝上下赞他贤王,可他家那小兔崽子,就知道使心眼儿。
爷早就起誓,生个儿子,一定好好教养,爷亲自管教,保准能成才……你笑个鸡毛?”
贾蔷仰头哈哈大笑道:“你亲自教,那不全毁?”
李暄攥起一团雪气狠狠的砸向贾蔷,被贾蔷一手接住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总比你强!”
贾蔷颠了颠雪球,若有所思道:“观圣孙传位,倒是个妙招,只是……来得及么?”
李暄瞪贾蔷一眼道:“父皇龙体康健,再有二三十年春秋盛寿不是轻而易举之事?”随即却又沮丧道:“可是爷没想到,生了个闺女……”
贾蔷呵呵笑道:“那怕甚么?接着生啊!王爷才多大点,王妃也年轻,今年养养身子,年底再来一波!”
“放屁!”
李暄气骂道:“你当说有就有!关键是……”他压低声音,小声道:“爷如今瞧着邱氏就觉得腻烦,动不动就哭哭啼啼,连宽衣的心思都没有……”
“诶!”
贾蔷正色道:“妇人刚生孩子,情绪难免波动,这个时候嫌弃不大好罢?”
李暄“呸”的一口啐在雪窝里,道:“你少给爷胡吣?爷是那种人?不是不让她哭,可她一见到爷就哭,还不是为了她和孩子,只一味的想给邱家弄些好处,给她爹求个官儿,給她兄弟弄个发财的行当。爷听了能不腻烦?”
贾蔷笑了笑道:“哪处寻不得一个位置安顿几个人?果真官儿不好弄,寻个门道让邱家赚点小钱还不容易?”
李暄烦躁道:“不在这个,而是这份心!你球攮的,别说你不懂!”
贾蔷在李暄逼视下点了点头,道:“王爷是觉着,感情不纯粹了,王妃不以王爷为重……”
“着啊!”
李暄大感知己,又道:“云氏就不同了,从不开口让爷为难。”
贾蔷哈哈大笑了声后,忽地眉尖一挑,想到了甚么,看向李暄问道:“王爷今儿忽然吐露心声,不是那云氏教你的罢?”
看着李暄面色微妙,贾蔷悚然一惊!
我日哦,这都他娘的弄的是甚么事?!
“瞎想甚么?她懂个屁!”
李暄见贾蔷大变,忙摆手道。
他摸了摸鼻尖,道:“贾蔷,你说有没有可能,将云氏接回王府?”
贾蔷双手用力揉了揉脸,叹息一声道:“你们哥儿几个,还真都是亲兄弟啊。”
听出贾蔷讥讽之意,李暄仰头躺下,气笑道:“你也有脸说爷?你家里那些破事,如今神京妇孺皆知。”
贾蔷扬起眉尖道:“我和你能一样?”
李暄这次没反驳,真心请教道:“贾蔷,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爷瞧着林家那位和子瑜表妹知道你搞天搞地的混搞,好似也没多生气。见他娘的鬼了,怎么可能?你教教爷!”
贾蔷嘿了声,道:“首先,我对正妻绝对尊重!”
李暄急道:“爷难道没让着邱氏?你忘了,王府里还不都是她说的算?”
贾蔷摇头道:“我是真心喜欢她们,这份喜爱也让她们知道了,她们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人。王爷做到了么?”
致命婚姻 左岸蓝朵
李暄不大听的明白:“邱氏怎么想,爷还能管得了?”
贾蔷出主意道:“人家想让娘家过好一点,不算甚么大错。你觉得腻烦,就往外打发嘛!譬如这宣镇,送过来当个小官儿,发点小财,也成不了甚么大祸害,让人看紧些就是,暗地里常敲打着不让他们仗着王爷的名头做坏事不就行了?至于连这点体面也不给么?王爷这般做了,岂不就让王妃知道王爷心里着紧她?你如今只是一味的腻烦,她心里就愈发没底。你再把云氏带回去,天天睡一起,这不是逼王妃下辣手么?”
李暄听闻此言茅塞顿开,不无敬仰的看着贾蔷道:“好球攮的,果然是高手啊!快快快,再说说,再说说!”
贾蔷嘿了声,笑道:“王爷,一个安稳祥和的家,对任何人都极重要,对王爷也是如此。所以花些心思在王妃身上,让她知道,无论进来多少人,她都是第一位的。多多疼爱闺女,再多陪她睡几晚,关心关心。最好尽快生个儿子出来,她一高兴,王府就高兴,王爷也就爽快了。到时候,你再想接云氏回府,就不算甚么难事了。但不管接云氏还是接苟氏,确定王妃的地位不动摇,是你过好日子的基础。没听说过哪家宠妾灭妻,还能过的长久的。”
对这厮,贾蔷也算是费了心了。
李暄自然能感觉到贾蔷的担心和好心,从雪窝里坐起来,拍了拍贾蔷的肩膀,道:“不枉爷平日里对你的教诲……”
一团雪在他脸上炸开,李暄飞扑而上。
好一阵打闹后,两人都是一头雪,李暄心里郁气散尽,忽地挤眉弄眼笑道:“爷把王府事都说了,你球攮的还没说你那些破事,到底怎么回事?子瑜和林家那位果真不吃醋?你简直快成桃花神了!”
贾蔷摇头道:“完全听不懂王爷在说甚么……如今,我只想快点回家,看看那双儿女。”
李暄瞬间被带偏,好奇道:“你要去扬州?怎么可能……”
贾蔷笑道:“不是,李氏要带着孩子,从扬州回京。算算日子,应该快到了。”
李暄闻言睁大眼道:“这还没出月子……娘们儿就算了,孩子还没满月,就敢带着乱跑?!”
贾蔷笑了笑,道:“船上不比家里差……我现在只想回家。”
说着,他远眺南向。
见他如此神情,李暄起身,拍了拍屁股,道:“走,不留夜了,回京!!”
……
神京城,青石码头。
贾家客船停泊在岸,十数驾马车排成队鱼贯而下。
早有国公府亲兵和林府家仆候着,等马车下船后,队伍打着相府和国公府的旗牌,一路有亲兵开道,直往宁国府而去……
……
PS:林妹妹要当嫡母了,求几张票票精神上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