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第四百四十五章 今晚只能活一人(求票)看書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我老婆是女学霸
“正好!”
“你马上把手机给我女婿,竟然两人合伙起来骗我和你爸!”夏梅芳此刻对林帆也是充满了怨气,什么在努力却怀不上,还假模假样去做了不孕不育,顺便又敲走了一笔钱。
暴君,本宫来打劫 绿叶之光
这两个小家伙…套路太深了!
“嗯!”
柳云儿急忙捂住手机,冲着林帆轻声地说道:“妈打电话过来了…你…你接一下!”
林帆愣了一下,看着大妖精略带一丝紧张的表情,感觉自己好像出来的不是时候,急忙说道:“唉!我…我忘记关水龙头了!”
“…”
全球通缉心尖宠
“赶紧回来!”
“你先接电话…我去帮你关水龙头。”柳云儿岂会不知道林帆在想什么,很明显这个混蛋察觉到了不对劲,想要临阵脱逃。
最后,
林帆还是老老实实坐在大妖精边上,接过递来的手机。
“妈?”
“有什么事情吗?”林帆笑着问道。
与此同时,
柳云儿紧挨着林帆,甚至把脑袋凑到了手机边上,让自己的耳朵贴着手机背面。
“小林啊!”夏梅芳虽然心里很气,可是面对自己的女婿时候,那些重话又难以冲他开口,只能埋怨道:“你怎么能和小云联合起来,骗我和你爸呢?说什么努力了…但怀不上,明明在做了避孕措施。”
林帆陷入了迷茫中,转头看向大妖精。
这时,
大妖精无奈地点点头,示意…秘密瞒不住了。
“…”
“我…那什么…”林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结果…柳云儿突然趴了过去,凑到林帆的另一只耳朵边上,轻声地说道:“你替我把锅背了吧。”
我?
背锅?
开什么玩笑呢!
林帆可不会为这件事情给大妖精背锅,毕竟牵涉到孩子的事情,弄不好…在丈母娘心里,自己这个女婿分数就低了。
“妈!”
“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这个人…你也心里也清楚的,什么都听老婆的。”林帆认真地说道:“老婆说暂时不想要孩子,我也只能不要了,否则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情闹离婚吧?”
“总之…”
“我尊重云儿的选择,毕竟我很爱她。”林帆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妈…你也别责怪云儿,其实她也有难言之隐,如果你和爸对这件事情很生气,你们二老骂我就行,别去责怪云儿。”
此时,
柳云儿气得快要吐血了,这混蛋不仅把锅甩了过来,顺便还刻画出了自己是好男人的形象。
果不其然,
夏梅芳原本对林帆的埋怨,在这一刻全部化作为了喜爱,那种喜爱发自内心深处,随即笑着说道:“唉…这个时候你还不忘维护小云,小云能够嫁给你,简直是她上辈子积攒的德。”
突然,
林帆的大腿狠狠地拧了一下,疼得他满脸扭曲。
“哎呦呦…”
林帆疼得满脸扭曲,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其实柳云儿并没有用多少力气,只是警告他一下别太过分,谁知道…这混蛋好像戏精上身,刚才那浮夸的表情,看得令人想撸起袖子,狠狠地揍他一顿。
“…”
“怎么了?”夏梅芳严肃地问道:“是不是小云在边上欺负你?”
“啊?”
“没…没有。”林帆吞吞吐吐地说道。
夏梅芳岂会不知道电话那头发生了什么情况,肯定是那小妮子使用暴力手段,欺负自己的老公,原因是没有替她把罪名给背了…不得不说,女儿越来越不像话了,仗着小林那么爱她,整天胡作非为。
“把手机给她!”夏梅芳冷言道。
“哦…”
林帆转过脑袋,看着边上的大妖精,随即说道:“妈让你接电话。”
“…”
柳云儿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帆,随后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一下,紧接着便拿过递来的手机,小心翼翼地问道:“妈…找我还有什么事情吗?”
话音一落,
即便坐在边上的林帆,也听到丈母娘那咆哮。
“柳云儿!”
“你以后再敢欺负我女婿,我们母女没得做了!”
此时,
林帆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客厅,现在可是母女对决时间,自己一个外人…还是别凑热闹了,保不齐就引火上身,把自己给烧死。

夜,
某别墅内的客厅。
夏梅芳满脸愤怒地打完电话,怒火冲天地往卧室走去,开门便看到自己的老公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鬼玩意。
“打完电话了?”
“你这电话打得够久的,两个半小时了。”柳钟涛看到自己老婆来了,急忙抬起头说道:“对了…女儿怎么说?”
“怎么说?”
“明明自己错了,却强行觉得自己没有错。”夏梅芳黑着脸说道:“还企图想把锅甩给咱们的女婿。”
“呃?”
“这件事和那臭小子没有关系吗?”柳钟涛问道。
夏梅芳严肃地说道:“当然没有关系了,小林多么的深明大义,他知道我们很想要孩子,奈何…咱们女儿暂时不要,他能怎么办?小林这个人…你也知道的,向来都是很爱咱们女儿的。”
听到自己老婆的话,柳钟涛深深地叹了口气,言语中带着些许的哀愁,问道:“那女儿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时候要孩子?”
“过年之前。”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一定会怀上。”夏梅芳说道。
“三个月?”
柳钟涛皱起眉头,沉思了一会儿。
“过年之前?”柳钟涛问道。
“嗯!”
“说是过年之前,但…这死丫头的话能信吗?”夏梅芳突然怒道:“光是找男朋友忽悠了我们五年,最后还是你把小林介绍给她的,然后就结婚这件事情,骗了我们大半年,这生孩子…怎么也要骗个一年吧?”
话落,
夏梅芳内心泛起了一股自责,认真地说道:“钟涛…我觉得咱们把人家小林的后半生给葬送了。”
“你知道…”
“女儿的实验室吧?”夏梅芳问道。
“知道。”
“怎么了?”柳钟涛满脸好奇。
“那你知道最近她在研究什么吗?”夏梅芳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叫什么…量子什么的,具体什么玩意我记不起来,但女儿描述说…这个研究很难,难到她那个三十人的团队面对很多问题,都有点手足无措。”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找到了小林…”夏梅芳恶狠狠地说道:“关键…这死丫头天天欺负小林。”
“哎呦。”
“你就别参合了。”
柳钟涛无奈地说道:“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偶然打一下又没什么,你年轻的时候不也是天天闹脾气吗?在单位不顺心…回来就骂我,再说了…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噢!”
“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拿脚踹。”柳钟涛说道。
“…”
“我什么时候踹过你?”夏梅芳白了一眼:“别胡说。”
“好了好了。”
“女儿欺负女婿这件事情,咱们别参合,我和你现在就盯住小云的肚子就行。”柳钟涛急忙说道。
嫡女绝色:摄政王的小娇妃
这时,
夏梅芳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奇地问道:“房产证是不是还没有过户?”
“嗯!”
“不过女儿催过几次。”柳钟涛说道。
“好!”
“明天让小两口过来,把房产证过户的具体事宜讲一下。”夏梅芳说道:“三个月里面要是怀上了,房产证直接过户,顺便…顺便老家的地基也给她!”
“这…”
柳钟涛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不好吧?那套房子本来就给女儿的,你突然拿房产证威胁她。”
“不好?”
“那我问问你,女儿明明在避孕,却告诉你整天在努力,还拿着不孕不育的检查报告骗走了三十万,这样好不好?”夏梅芳随口问道。
刹那间,
柳钟涛义愤填膺地说道:“就按照你这样做了!”

某卧室外,
絕 美 冥 妻
林帆刚刚洗完澡出来,此刻的他站在门外,握着门把手有点害怕。
就在之前,
他躲在书房里仔细聆听着门外的动静,当时大妖精的嗓门简直…和昨天晚上哭着喊着‘要死啦要死啦’一样大!
怎么办?
今天晚上要不要去卧室睡觉啊?
而且…她打完电话也不来找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洗完澡就进了卧室,可想而知…肯定非常非常的生气。
忽然,
卧室里传来了冰冷的声音。
“站在门口干什么?还不给我滚进来!”
林帆愣了一下,脸上写满诧异。
她…
她怎么知道自己站在外面的?
这时,
林帆注意到脚下的影子,顿时明白了什么。
唉…
该来的终究要来,躲是躲不过的。
紧接着,
林帆轻轻地打开房门,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先探出了一个脑袋,往里面扫了一眼。
“嘿嘿…”
“老婆你…你还没有睡啊?”林帆看到大妖精坐在床上,那一脸阴沉的样子,令人不寒而栗。
“进来!”
柳云儿面无表情地说道。
“哦…”
林帆拖拖拉拉地走了进来,然后迈着自己的小碎步,缓缓往床边移动着。
“快点!”
柳云儿瞪了眼。
此刻,
林帆加快了脚步,随后掀开自己的被子,慢慢地躺了进去。
就在这时,
一团黑影压了过来,
柳云儿直接坐在了林帆的肚子上,满脸愤怒地说道:“林帆!今晚…我们和你只能活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