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第331章 白日御物相伴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被人指着鼻子骂老土狗,土夫子气得面色铁青。
“你在找死!”
“你当我还是十天前吗,正好我今天把你宰了,免得夜长梦多!”
也不知那土夫子究竟在洞天福地里得到了什么仙缘,今天碰到晋安,居然有胆子跟晋安叫嚣。
“哈哈,好一条狗仗人势的老土狗,看来你主子施舍了你不少好处,十天前连直视我的勇气都没有的一条走狗,今天敢对我狂吠!”
“今天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在装神弄鬼什么!”
晋安扔下桃树,让老道士帮他看着,然后,他眸光凛冽的取下石弓与石箭,弯弓搭箭。
话音刚落,他手里石弓已经拉至满弓。
异世僵尸也修神 徐家老四
刹那!
光辉灿烂,人通体都笼罩在神光中。
嗡!
弓弦剧震,平地里炸起风雷怒吼,有神箭虚影与石箭合二为一,一道粗大如匹练的箭虹,带着神威,直接爆射向山上的神殿。
开弓如神虹!
轰隆!
在爆炸声中,土夫子身前浮现出一鼎青钟光影,抵挡住了势如奔雷的雷霆一箭,咣当一声巨响,如洪钟震荡,惊天动地,迸溅起火光。
那土夫子获得了一件能护主的神性宝物,那是只挂在腰带上的玲珑小巧编钟,表面纂刻着道家符文与山海兽。
土夫子也被晋安这神来一箭吓了一跳,当青钟挡下石箭后,他后背泌出一层冷汗,汗毛炸起。
那箭矢太快了。
他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箭矢就已经射至眼前,还好有小凌王赏他的这件小编钟,让他躲过了石箭上的惊人神力。
还不等土夫子劫后余生的高兴,嗡!
风雷怒吼,晋安又连开三弓,次次满月,石箭化作神虹,风雷电掣的横渡虚空,当!当!当!
山涧接连震荡起洪钟巨响,音波震碎雨幕,在土夫子身周形成一圈白色水汽。
连续挡下晋安的四箭后,那青钟光泽暗淡了些许。
石弓与编钟都是洞天福地里的神性宝物。
矛与盾互相攻伐。
就看谁才是锋芒最盛了。
“老土狗,你今天一直要躲在这口钟里不出来吗?那今天就让我来给你送钟!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让你这么有自信胆敢要杀我!你这乌龟壳又能扛下我几箭!”
杀!
这一刻,晋安疯狂弯弓射箭,一箭接一箭射杀向山上的土夫子,开弓如风火迅捷,在天上拖曳出长达百丈的金灿光焰。
那是一箭接一箭狂射向土夫子,展现出他最强战力。
他天灵盖有血气冲起,全身肌肉都在莹莹闪耀神光,那是来自石弓在洗练、冲刷他的体魄。
当!当!
……
深山洪钟撞击声不绝于耳,响彻神霄,晋安连续不断开射十几箭,如一道道闪电劈开天穹,接连杀来,刺目至极。
在天穹上倒挂起一道神虹匹练,横跨上百丈之远。
但这神虹匹练都被土夫子身前的青钟虚影挡下来,如同金石撞击,溅射起漫天火光,那些滚烫火光洒落了一地。
只不过在连挡下一二十道神箭后,青钟虚影更加暗淡了。
晋安连续弯弓射箭的速度太快了,土夫子被压着打,他在青钟虚影内被震得头晕目眩,胸闷气短,体内气血不停的剧烈翻涌,每次想要奋力反击,人在钟内都会被震得找不到北。
晋安正是看中了那编钟的弱点。
所以才会这么疯狂连射,丝毫不给土夫子半点喘息回神机会。
轰隆!
土夫子挂在腰上的玲珑编钟,终于坚持不住这种一箭接一箭的持续不间断连射,炸裂成数十块碎片,近距离的爆炸,直接在土夫子腰间炸开一朵血花,鲜血淋漓,染红了半边身子。
啊!
土夫子怒吼惨叫,腰上的剧痛,让他此时恨透了晋安!
他怨愤发誓,他一定要让晋安付出惨痛!
“给我杀了他!”
“你们还在等什么,给我杀了那个狗胆包天的东西,居然敢在小凌王的地盘上动土,等小凌王回来了绝对不会绕过他!”
山上响起土夫子的惊怒咆哮声。
马上有几道身影,从山上冲下,去拦截正在山涧快速跳跃,手提石弓,朝神殿气势汹汹杀来的晋安。
砰!
晋安没有半个字废话,手里石弓开弓,裹挟雷霆之势的霸道杀威,石箭洞穿了一个人身体,当空打爆成上下两段,倒在血泊里活生生痛死。
砰!砰!
晋安又连着射杀两人。
人如魔神凶威。
杀气腾腾的踩着嶙峋怪石,快速飞跃向山上神殿。
重生之萌妻有毒 紫丁香
无人能阻挡。
“老土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宰了我吗,我来了,你怎么反而躲起来,不出来要宰我了!”
“既然你躲着不出来,就让我关门打狗,把你痛打出来!”
晋安冷漠大喝,身影迅疾跳跃,离神殿更加近了。
就在晋安离神殿还有几丈时,他发现自己怎么也到不了神殿,不管怎么奔跑和努力,始终都是离神殿还有几丈路。
他这是入了风水局。
有天师府的风水高手在废墟遗址上布下风水大阵守山,他强势攻山,陷入了类似鬼打墙的风水迷阵里。
“雕虫小技,看我今天怎么破了你们这迷阵!”
晋安曾问过老道士,假如他不小心撞进风水局里,而他又不会风水玄学时,该怎么最快破阵?
老道士的回答很粗暴但很有效果!如果有火药,直接拿火药把身边都犁地一遍,把风水破坏得七七八八,自然就能破阵了。
晋安换石箭为爆裂木箭,弯弓搭箭,一个满月,轰隆!
冲天的爆炸火光,在废墟上横扫开百丈火浪,一切牛鬼蛇神都在被夷平,晋安身上那件法袍水火不侵,他踏着熊熊火焰、磅礴大雨、碎石,宛如地狱而来,沿着山路,气焰凶狂的继续登山飞跃。
神殿广场上,一名中年男人不敢置信看着风水局就这么被人破去,吗,满目的错愕与惊骇。
而在他腰间挂着只风水铃当,这人是位风水师!
是跟随小凌王一起进洞天福地,替天师府寻找仙缘的天师府来人!
砰。
还不等这风水师从风水局被暴力破去的惊愕中回过神来,一枝石箭已经洞穿了他胸膛,留下拳头大的血洞。
当场击毙。
此时的晋安气势如狼烟冲天,他不看一眼尸体的飞跃上神殿前广场,他看到土夫子盘膝坐在一棵果树前,正撕开树皮,用树汁涂抹伤口。
原本还鲜血淋漓的恐怖伤口,此时已经痊愈,这洞天福地里长出的果树树汁,居然比什么灵丹妙药还疗伤奇快。
此物若放在外界,就是引人疯狂的疗伤圣药。
现在那棵果树上的果子都已经被摘光,也不知道这果树原先结的是什么果子?
晋安本以为他来到神殿,会与小凌王正面碰撞,哪知他来到神殿,却只看到了土夫子一人,小凌王并没有在这里。
见晋安在寻找小凌王,已经伤势痊愈的土夫子,非但没有心慌,反而冷笑直视晋安:“不用找了,小凌王并不在这里。”
“小凌王不在这里正好,碍眼的小喽啰终于都死光了,接下来即便我宰杀了你,也不会有人把我的事传到小凌王耳里了。”
“嘿,你真当我怕了你,才故意躲着你吗?”
晋安面色冷漠看着气焰逐渐张狂起来的土夫子:“原来是个早就有二心,长了反骨的老土狗。”
这次的土夫子跟之前那个性格易怒,冲动的人,完全判若两人,他不再被晋安的话轻易激怒,就像是胜券在握,已经完全拿捏了晋安生死,语气带着戏谑与高高在上的镇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只有进了洞天福地后,我才发现,这遍地都是无主之物的洞天福地,根本就是为我们土夫子而准备的绝世仙藏!我们土夫子才是这个洞天福地里的主宰,不管埋藏再深,距离再遥远,都逃不过我们土夫子的鼻子!”
“你根本就不明白我在这洞天福地里获得了什么样的仙缘,我早就说过,今时今日的我,早已不是十天前的那个我。”
土夫子得意说着自己在洞天福地里的发家史。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们守在这里,究竟在守什么?”
土夫子眼睛眯了眯,语出惊人:“其实,那中轴线山峰上的绝世仙藏,早已被小凌王取走,那里,空无一物,根本什么都没有。”
“我们只是奉小凌王之命故意守在这里,守株待兔到更多罗庚玉盘碎片……”
这的确是个让人十分意外的结果,晋安眉头一动。
毫无征兆的。
突然!
哧!
一口桃木剑,破开虚空,被人隔空御物的从背后飞劈向晋安握住石弓的左手臂。
嬌 娘 醫 經
破空声迅疾。
速度可怕的切开空气。
虽然是桃木剑,却闪烁着无坚不摧的摄人心魄寒光,晋安相信,这桃木剑到了厉害的强者手里,绝对能削铁如泥,更何况是削落他一条胳膊,就更是不在话下。
这一剑很狠毒。
重生之沙僧
真要被偷袭劈中了,就是废人一条胳膊,成了废人。
那土夫子心性狡诈,刚才的话语都是在故意引晋安分神,然后骤然发动偷袭。
晋安早就见识过这土夫子的狡诈,他早有防备,昆吾刀拔刀出鞘,刀身闪耀起寒光与灼热赤芒,猛力朝桃木剑一劈。
轰隆!
赤血劲!六十层!
刀剑相击的刹那,火星四溅,昆吾刀上爆发霸道韵律,震得空气中雨水都被炸成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水汽,昆吾刀直接把那桃木剑震飞。
晋安身体纹丝不动,依旧稳如山岳,不可被撼动,只是虎口发麻,体内气血沸腾如翻江倒海,骨骼隐隐有些刺痛,这是昆吾刀上的霸道韵律,反震伤自身。
以晋安如今的体魄。
都能被反震得骨骼隐隐刺痛,可想而知这昆吾刀的杀伤威力有多霸道了。
那桃木剑被震开后,土夫子受到反噬,一口大血喷出,面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
神魂御剑,他这是被昆吾刀震伤了神魂。
“不!”
土夫子惊惧大吼,神魂受伤让他头痛欲裂,让他此刻既惊又怒,想要继续隔空御物,拼尽全力斩杀了晋安,好尽快找地方温养神魂,免得造成不可逆回的永久伤势。
人最怕伤魂和惊魂,世间的药石只能止血救皮肉之伤,救不了神魂之殇,能治神魂伤势的神药都是稀世之宝。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晋安一样,随时都有养神大药和敕封黄符压身,不惧神魂受伤。
哧!
寒光一闪,这次桃木剑是贴地而行,削斩向晋安双脚,想要斩掉晋安两只脚掌,用心歹毒。
如今的修行界只有三大境界。
第一境界是练气士、释迦称之静禅。
第二境界是元神出窍、释迦称之法相出窍,这个境界的神魂可以夜游,但无法操控阳间任何有实之物。
第三境界是日游御物,释迦是法相御物,到了这个境界,已能神魂日游,可以隔空御物阳间任何又实之物,比如御剑、驾御风火水冰等。
御剑飞行,正是第三境界绝顶强者才有的神道特征!
晋安身体毛孔刺疼,他感知到危险的险险避开这一剑,接着,轰隆!
昆吾刀如开山之斧,重重劈砸在脚下贴地飞行的桃木剑剑身上,没有那么多繁复招式,只有简单粗暴的猛力砸地。
这桃木剑神光大减的被重重震飞出去,在坚石广场上凌乱弹跳,在地上切割出大片白色印记。这些有神光庇佑的神殿,还未完全腐朽,作为道教圣地,道家道场,又怎么会被凡人轻易破坏。
晋安这次不再给土夫子反击机会,他动用精神武功!定神劫!
土夫子神魂被他定住。
咚咚,他脚下大步流星奔近,一个手起刀落。
噗哧。
土夫子脑袋,人头落地。
晋安说到做到,说要收走土夫子脑袋,就绝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遗迹。
土夫子到死都是两眼茫然无神,被人定住神魂,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这么轻易就被我定神,我还真当你在这洞天福地里跨入了第三境界,能白天御物。看来只不过是侥幸吃了颗仙果,让人神魂不惧白日,能够在白日御物,但神魂修行没有寸进,依旧还桎梏在第二境界。”
晋安看着地上的尸首分离尸体,稍稍一沉吟,便很快想明白了其中道理。
这土夫子的白日御物,胜在出其不意,兵出奇招。
只要来的不是真的第三境界强者,晋安都心无惧意,他有好几种手段能压制这土夫子。
比如落宝金钱。
比如他神魂修行与精神武功。
再比如手里昆吾刀!
晋安目露奇光打量手里昆吾刀,这还是自他得到昆吾刀以来,头一次用昆吾刀御敌。
想不到这昆吾刀上那些如流水一样的花纹,不仅能锤炼体质,还能反震敌人,类似于震荡刀。
能够出其不意下。
起到奇袭效果。
他对白棺凶尸大漂亮送的昆吾刀,真的是越看越爱不释手了,此刀!甚好!
接下来,晋安开始摸尸。
但他从土夫子身上,并没有摸到罗庚玉盘碎片。
答案很显而易见了。
估计不止是土夫子,在场的其他跟随小凌王的人,身上全都没有碎玉片,都被小凌王收去了。
随后,晋安走向掉在一旁空地上的桃木剑,此时的桃木剑依旧完好,并没有断裂,只是,剑身多了两道明显的刀痕。
估计晋安再来四五刀,这桃木剑就要被他蛮力劈断成好几截了。
“说到桃木剑,我就想到当初发现寿桃的那座神殿,这桃木剑该不会就是取自寿桃的树身吧?”晋安惊咦一声。
还别说。
还真有这个可能。
能长出延年益寿的寿桃,那桃树本身就要比大多数仙木来得更加神异。
接下来,晋安开始打扫战场,结果让他找到一件意想不到的好宝贝!是天师府出品的机关术木鸢!
晋安目露惊喜,真是瞌睡就来枕头,这可是好宝贝啊!
/
Ps:这章共4700字,只收费4k字,多出的当这几天短小的谢罪(ಥ﹏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