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愛下-第十二章 世界毀滅之聲鑒賞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感谢Justlai的打赏与支持)
“戏还真多,在凡人面前登场就一定要开特效吗,九天玄女?”在金光闪闪的九天玄女降临人界的瞬间,莱尔很热情地施展幻影移形一招咿呀剑法捅了上去。
知晓自己要面对的是东皇钟,九天玄女本就处于最高警惕状态,第一时间掏出暗红色的弯曲匕首天玄神刃挡下这一击,喝道:“住手,东皇钟!”
“真是的,最终还不是要开打。”莱尔改刺为斩,被挡下后与九天玄女进行剑客交战时最没有技术含量却最帅气的举动‘比拼力气’,“我要让十大上古神器全数化形,再布置一次满配版的【放逐之阵】以追寻自己的前世。我自认为不会伤害到任何人,也不会影响到盘古开辟的世界的运转,事后神界可以收编上古神器转生者为己用,然而你觉得伏羲会允许我做这种事吗?”
九天玄女古井无波地给出官方回应:“你随我返回神界,禀明天帝,天帝自有决断。”
邪火冥凤
莱尔嘲讽道:“哈!你明明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我蛰伏于神界之时,可是听过碎嘴的天兵谈及你与云渊当年之事,那可是个连自己的女儿都棒打鸳鸯的糟老头子啊~!”
“!!!”九天玄女面色一变,猛然爆发神力逼退莱尔。
九天玄女是伏羲亲女儿,天生拥有着强大的灵力,放眼整个神界,也只有飞蓬、祝融、后土、禺疆寥寥几位大神能与之相比,与葵羽玄女、夕瑶并称为神界三大玄女。
古代神魔大战时期,她与一名人族猎人-云渊相识相爱,主动下凡接过因战争的残酷而心灰意冷的飞蓬的帅位。云渊为让九天玄女下定决心,主动置身于天河中央,意欲前去救援的九天玄女被伏羲所困,导致云渊最终丧命。
正是从那一天开始,原本性格刚烈阳光好动的九天玄女变成教导主任式的严肃冷情之人,这件事成为她心中永远的逆鳞。
“我的计划的唯一障碍就是伏羲,魔界那边可不会管到我头上。”莱尔把晗光收回鞘内,本来拔剑只为帅,帅过了就该开始认真了,“如果真和伏羲动起手来,就算我打赢了,伏羲也会为维护自己的颜面派遣天兵天将围剿我……没有人能承受无休止的车轮战,最终我只能选择与神界同归于尽。”
超级召唤兽分身
不管是与伏羲交战中落败,还是车轮战中落败,都要与神界同归于尽,伤不到伏羲,也要让伏羲失去军队、天材地宝、家园而肉痛,素质就是这么差。
九天玄女表情稍霁:“……这才是要与我交手的理由?”
“九成理由是这个,通过与你点到为止的交战展示实力,让伏羲知难而退,被迫接受我的提议。”莱尔点点头,很快又摇了摇头,“至于最后一成,则是我想要于实战中使用这具身体的力量,亲自确认自己的力量到底达到何种水平,能否战胜神魔中的强者……”
“!”九天玄女顿时眉头一皱。
“放心,我没有成为最强者的野心,毕竟哪些存在是真正的强大我们都清楚,根本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即便东皇太一和盘古只是背景板,也得尊重一下背景板,“我只是担心自己实际上是个菜鸡,还装得天下无敌似的,那还不如早点死了转生去,少丢人现眼。”
“弱小的东皇钟……吗?”没有人知道上古神器的转生者到底能发挥出身体的几分力量,因为莱尔是第一个案例,而这也是伏羲还敢派遣九天玄女下凡的原因。
“废话到此为止,那么——”莱尔抬手,手指晃动,发动无下限术式中的‘茈’,以相互冲突的术式制造的假想质量子弹轰出。
“破!”九天玄女眼疾手快,以天玄神刃劈开该术式小球。
防止了贯穿性的伤害,却还是无法消除扩散性的冲击力,被击退数公里远至桑海城码头附近,距离大秦的蜃楼没多远。
“刚才的法术是……?”对莱尔所使用的法术感到疑惑,九天玄女动手可丝毫不慢,施展水系法术,海面上窜出九条以海水构成的巨大蛟龙。
栩栩如生的蛟龙在空中缠绕盘旋,竟然发出了龙吟之声……然而很可惜,它们根本没有展现威力的机会。
莱尔发射‘茈’只是为了让九天玄女离开桑海城城区上空,他没打算牵连凡人,真正的攻击是接下来的这一下。
跟踪者记 张闻声
“既然要展示东皇钟的实力,可不能够靠前世的力量战斗。”撕破空间,出现在九天玄女前方数十米处的莱尔,遥遥击出一爪。
悠远而沉重的钟声蓦然响起,此乃世界毁灭之钟声。
》》》》》》
天崩了。
这不是指局部地区猛下暴雨,也不是指大气层开了个洞,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界破损了】。
盘古所开辟的人界位于东皇太一所管辖的宇宙内,但不能因此认为人界是接近于宇宙飞船的存在,它破了个口子也不会形成压强差而导致人界的事物从该口子流失出去成为宇宙漂流物。
应该以异能向的角度理解,人界是盘古布下的一个固有结界,该结界如今破损了,短时间内还能使用,但一个有瑕疵的结界效力会逐渐消退,如果不及时修补,总有一天整个结界都会彻底崩溃。
一旦人界消失,生活在人界的人类也会一同消失,甚至连尸体都不会留下,如同从未存在过似的。
桑海城里的居民无从得知这一切,可看着天空中那道逐渐扩大的伤口,他们的生存本能产生出名为‘恐惧’的情绪,纷纷跪伏在地,哀求天神的怜悯。
“……这就是毁天灭地东皇钟。”站在距离码头不远处的房舍顶上的张良,是桑海城内没有跪拜的少部分人的一员。
艳鬼 青衣侯
同样没有跪拜的流沙杀手组织首领卫庄,沉声道:“神魔与凡人的差距,比想象中还要让人绝望。”
“此战过后,或许会有更多人打算使用失却之阵白日飞升。”张良苦笑着摇摇头,知晓内情的他并不担心人间的安危。
“哼~本来就是举世皆敌,没有任何改变,而且这一点对任何人而言都一样。”卫庄转过身,不再眺望这场超出凡人理解的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