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oay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715.被刷頻的秦社長,頂級樂團的素質閲讀-jqw82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次日一早,秦键段冉二人睡到了自然醒。
她们昨晚累坏了,尤其是段冉。
秦键起床之后只觉神清气爽,肚子饿的呱呱直叫。
由于距离段冉合乐团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所以两人不着急。
悠闲的起床。
洗漱。
等到段冉化好妆后两个人才出发下楼吃饭。
鏡中魂 雪滿樓
禦靈聖尊 瀟湘天月
二人赶到音乐厅时刚好与沈清辞和里格尔回合。
两名老师一会要分别陪伴他们进去彩排。
每名选手的彩排时间只有40分钟,这其中包括排演、找问题、沟通、解决问题。
所以通常老师陪同的作用是帮助自己的学生在彩排的过程中更全方位的发现问题。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选手都需要有人陪同。。
13:57分,瑞琪儿孤身一人从音乐厅的大门走出被她的经纪人小姐接走。
烽火仙途 月下枭雄
于是段冉在两名老师的陪同下走进了音乐厅。
“加油。”
秦键看着三人的背影又默默的补了一句。
今天不是比赛活动日,不过音乐厅纪念馆和一些公共区域里还是有一些游客记者。
随后他在大堂里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接着拿起了手机,
‘费加罗春天’的社团群在秦键的手机上永远都是99+,从建团到现在不论他什么时候打开都是这样。
当然,主要是他真的不常打开。
昨晚群里众人疯狂的@他,大家送上了各种各样的恭喜,原因很简单,他进决赛了。
404几人就不说了,陈唐杰见他在群里回信息之后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免提下,404三人疯狂的对着秦键先来了一顿吐槽。
包括向来少言寡语的郑峰都对秦键颇有微词,他说:“你这不对。”
一出国就玩隐身,可气。
面对这样的指责秦键自然数不出太多什么,不过他知道大家也只是发发牢骚,更何况他只是出现少,又不是真消失,对于亚大与齐拉的进度他一直都是比较关注的。
这不趁着这会没事他又打开群了聊天群
正好赶上大家晚上刚排练完回到宿舍。
‘你杰哥’:@所有乐团成员拜托大家这两天再抽时间好好分声部练练今晚的合拍内容
‘我的比你大’:收到
‘Dimple’:1
‘怀里揣着棒棒糖’:1
‘进击的鸭梨’:最后一幕小提一实在太难了,@一只莎啊莎,部长怎么办
‘一只莎啊莎’:今晚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看两集柯南,@放开它@夏沙,问它俩
‘一只莎啊莎’:她俩
秦某人觉得自己不能再窥屏了,最后一幕需要乐团营造出华丽的场面效果,对弦乐组的要求极高,尤其是第一小题声部。
由于市面上根本没有录音,所以大家一只自己靠着自摸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快速的编辑了起来。
‘放开它’:@进击的鸭梨使劲练先解决谱面的技术问题
原始小農民 紫菜餅幹
秦键刚发出信息,群里立马炸开了锅。
‘一只莎啊莎’:卧槽神奇
‘你杰哥’:这会不忙了??
‘弹琵琶的奇葩’:这会不忙了??
‘丁丁’:这会不忙了??
‘软萌小糯米’:这会不忙了??
‘王麟:’这会不忙了??
‘路人甲不想说话’:这会不忙了??

秦键遭遇刷屏。
终于等到最后一个一人问完。
‘放开它’:得得得,我请大家吃饭行不行?
接着。
‘夏沙’:时间地点
宁仟夏的发言再次带起了一波刷屏。
秦键现满脑子都是时间地点。
他估算了算日期,他回国的机票是10月31号,11月1号刚好是周六。
‘放开它’:‘11月2号,晚19:00,地点海蓝大酒店。’
‘夏沙’:已截图@所有人
‘一只莎啊莎’:社长万岁!!预祝社长夺冠!!!
又是一轮新的刷屏。
‘放开它’:谢谢各位谢谢各位
这次秦键有底气了,和大家欢乐的聊了起来。
其间他私信陈唐杰让对方提前预定一下酒店,随后他又简单的和宁仟夏聊了聊乐团的事。
四十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
他刚收起手机没多久,音乐厅的大门再次打开。
段冉满头大汗的走出。
“怎么样?”他迎上关切道。
小胖段给出了一个ok的手势。
林朝歌下午要请里格尔吃饭,段冉这边自然是要作陪,所以她不能等秦键彩排了。
平霄錄
两人之前已经将此事说好。
段冉:“吃完饭我就回酒店等你。”
秦键:“嗯,我这边结束了给你打电话。“
里格尔随段冉离去后,大堂里就剩下了沈清辞和秦键二人。
人臣 千代的爸爸
距离秦键彩排还有3个小时,二人也没闲着。
就彩排事宜,沈清辞给秦键详细的介绍了波兰国家乐团还有马瑞克指挥。
作为波兰唯一得到欧盟A评级的交响乐团,波兰国家乐团几乎在欧洲是与柏林爱乐齐名的老牌乐团。
马瑞克更是被评为现役指挥中的最杰出肖邦指挥家。
“一会儿依格拉兹会过来,我和他陪你一起进去。”沈清辞叮嘱道,“马瑞克和依格拉兹的私人关系极好,合拍过程中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提出。”
秦键会意的点了点头,可他并不大算通过这种私人关系去走近一个世界级指挥。
他希望通过自己的音乐的让马瑞克感知到他的需求,这样建立起的舞台关系才会让他真的内心踏实。
如果比赛结束之后他有机会当然愿意好好与马瑞克讨教一番。
还珠之医仙阿哥 侠女爱耽美
通过与夏冬、小林泽尔、梅陇、萨耶维、萨宾娜等国内外一流指挥的合作学习中他受益匪浅,
每一个大指挥身上都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能量,都是值得他学习的。
不过他也并没有拒绝沈清辞的好意,一切看情况。

时间在聊天中很快过去,依格拉兹赶在秦键进场前十分钟赶到。
随着李现龙的彩排结束,18:02分,三人走进音乐厅。
明天的舞台上,波兰国家交响乐团的一众乐手集体便装的正坐在舞台上。
工作人员正在为他更换施坦威钢琴。
依格拉兹与沈清辞留在了第一排观众席,依格拉兹亲切的与指挥台上的马瑞克打了声招呼。
马瑞克显然有些意外在这里遇见依格拉兹,他挥动指挥棒回礼,并向沈清辞也微笑的点了点头。

秦键走上舞台谦卑的向马瑞克伸出双手。
一个简单的握手。
他又主动和首席小提琴握了个手。
噬矿空间
接着坐到了钢琴前。
期间他只有微笑没有一句话。
但马瑞克很敏感的感受到了对方要直接开始的想法,这点正和他意。
他向来不喜欢客套,而且作为决赛指挥,他早已将每一名选手的演奏视频研究过一遍。
画中魔,逆天狂妃
撒旦主人俏管家 橘之香
秦键调试过琴凳的高度后,拿出手机打开了录音,然后将手机平放在了地上。
马瑞克欣赏的晃了晃指挥棒,他已经有点喜欢这个年轻人的细节了。
秦键准备好一切看向了指挥台,马瑞克收起笑容。
就这一瞬。
乐团所有成员进入了一级演奏状态。
整个大厅顿时安静无比。

顶级乐团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