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mh81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分享-va160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当然,有些话是不能点破的。
陈正泰随即笑了笑,武珝的目光却看向了远处的魏征:“恩师,此人在这里已经等了恩师很久了。”
陈正泰目光一转,视线也落在了魏征的身上,道:“此人拜我为师,你意下如何?”
武珝似乎很快从武元庆的悲哀中走了出来,只稍作沉吟,就道:“此人倒是光明磊落,我见他神色之中,有不容侵犯的刚直,这样的人,倒是少见。”
“少见?”陈正泰哂然一笑,带着考校武珝的心理:“为什么?”
武珝道:“一个人没有欲望,才能做到刚直,这便是无欲则刚的道理。可是……我细细在想,这话却也不对,还有一种人,他并非是没有欲望,而是因为,他的欲望太大的缘故。”
陈正泰恍然大悟,这武珝倒是很擅长观察人哪,小小年纪,就已经对人心掌握的如此的熟稔了。
可细细想来,却也不是没有道理,于是道:“你的意思是,他的欲望,并非只是眼前所谓的一些权势和财物,亦或者……美色?”
说到美色二字……武珝俏脸微微窘迫。
陈正泰露出了赞赏之色,接着道:“你还真说对了,有一种人,他的欲望太大,要的是名垂千古,是心中的理想得到贯彻,这岂不也是人欲的一种?正因为这样的大欲望,战胜了心中的小贪欲,所以才能做到心中坦荡。我去会会他。”
陈正泰说罢,便信步上前,武珝则亦步亦趋的跟在陈正泰的身后。
魏征默默的站在远处,其实早已看到了陈正泰,只是见陈正泰与武珝在细聊,于是没有上前。
上古神印
他背着手,这汤泉宫在半山腰上,自此俯瞰山下郁郁葱葱的群峦,魏征伫立着,纹丝不动。
等陈正泰上前来,魏征随即朝陈正泰行礼,从容地道:“恩师……”
陈正泰笑了笑道:“不过戏言而已,何须当真呢?”
魏征却是很固执的摇了摇头:“既行了师礼,岂有儿戏的道理?如今我已辞去了官职,自然要聆听恩师教诲的。”
陈正泰倒也不尴尬,带着微信道:“这样说来,玄成既辞了官,可有什么好去处?”
魏征想了想道:“自是听候恩师差遣。”
陈正泰其实没想到魏征会来问他的意见,此时倒是沉吟起来,不得不说,像魏征这样的人,还真不好安排啊!
这个人的名声太大了!
不过他在心里认真的想了想,很快便道:“不妨如此,你这些日子,不妨在二皮沟走一走看一看,待了十天半月,到时再来见我。”
陈正泰非常清楚,一个人的观念已经形成,是很难扭转的。
若只是轻飘飘地跟他讲几句道理,是不行的。
要知道,魏征在历史上也算是一个狠人了,可能名垂千古的人,必定有过人的理解能力!
现在他已成了一介布衣,首先要改变的,是他的思维方式。与其去慢慢灌输他一些道理,倒不如直接让他自己领会,这样的方法可能更直观!
魏征只道:“喏。”
他回答的很干脆,脸色平静而从容,没有什么扭扭捏捏的。
陈正泰倒是不禁对这个人欣赏起来,他十分喜欢这种干脆利落的性子。
“那么……下山吧。”陈正泰看了看远处的秀丽景色,微笑道。
武珝跟在陈正泰后,一言不发,在外人看来,倒像是陈家的婢女一样,她的美貌……倒是成了这奇女人的某种保护色,令人率先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却无法窥知她内里的智慧。
陈正泰说罢,便信步而行,她便一脸乖巧的模样,等陈正泰和魏征辞别,登上了车。
武珝娇小的身躯便也上了车去,马车徐徐而动。
陈正泰有些倦了,便靠在软垫上,武珝便垂着眼帘不发一眼。
陈正泰却是突的道:“你为何不言?”
武珝道:“恩师在休憩,不敢打扰。”
陈正泰吁了口气:“可是我感觉你有话想说。”
“是,我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
“嗯?”陈正泰打起精神,抬头凝视武珝。
武珝踟蹰道:“这些日子,我都在打理书斋,这才发现……有一个巨大的问题。”
陈正泰还以为……她会想武家的事呢……
陈正泰道:“你继续说下去。”
武珝道:“陈家的产业,大抵可分三种,一种是盈利的矿业和作坊,另一个,便是朔方城。还有一个,即为交易所和钱庄。这三样,除了朔方城暂时没有太大的产出之外,其他两样的产出都很惊人。一年下来,能为陈家挣来的钱财,有上千万贯之巨。至于朔方,现在也渐渐开始有了起色了,大量的皮毛和牛马买卖,可以做到朔方的建设达到收支的平衡。”
陈正泰笑了笑:“是啊,挣钱真是不易,我可是挖空了心思,却还没有达到一个小目标。”
他这话本是随口说笑而已,武珝却是凝重的道:“可以说,陈家的钱财若是这样继续的积攒下去,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只是……我却发现一个巨大的危机。”
武珝继续道:“陈家的产出,譬如作坊的扩建,又如钱庄的信用,还有朔方的建设,以及许许多多的事,其实最需要的……乃是人力,还有土地的供应。可是……这恰与这天下的时局有些不合……”
武珝果然看出来了。
陈正泰看着她,轻飘飘地道了两个字:“是吗?”
武珝认真地道:“陈家的产业,需要大量的人力,而人力从何而来呢?多招纳一些人力,对于许多世族而言,人力的价格就会变得昂贵,部曲就会人心浮动,那么他们的仆从和大量的部曲,只怕就要不安分了。再者,陈家产出了这么多的货物,又需要一个市场来消化,这些年来,陈家一直都在扩建作坊,因为作坊有利可图,可不断的扩建,市场终究是有尽头的。而一旦这个扩张的势态放慢,又该怎么办?可是世族大多有自己的庄园,每一个庄园里,都是自给自足,他们并不需要大量的货物,这样封闭且能自给自足的庄园越多,陈家的货物就越难贩卖。”
“除此之外……世族重要的财源,还有放贷,就说我们武家吧,武家不算什么世族,根基太浅薄,所以土地的产出并不多,部曲不似其他世族那般,有数千上万之众。因而我们武家重要的财源便是向佃户们放贷,放了贷给他们,他们一旦无法承担时,最终只好成为武家的奴仆。可是陈家的钱庄,其实一直都在挤占这些盈利。百姓们碰到了灾年,再不是像从前那般想尽办法求贷了,有的直接背井离乡,前去朔方和二皮沟。也有的人……想尽办法从陈家的钱庄借贷,毕竟陈家钱庄的利息要低一些。”
赨夜 夢貓人
武珝道:“所以,我斗胆在想,陈家若是这样下去,迟早……会彻底的动摇天下世族的根基,大量的土地、庄园、部曲,这数百年的基业,都将动摇。”
对面女神看过来
“陈家多挣一分利,庄园的产出便要少产出一分,长此以往,天下的世族,如何维系家业呢?”
陈正泰不禁笑了:“那么,你认为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能什么都不会变。”武珝很认真的道。
陈正泰道:“不是已经改变了吗?”
重生之毒辣宠后 晴轩
“虽然已经改变了,可是这触犯的利益实在太大了,世族之所以还在忍耐,只是因为……他们暂时还有喘息的余地,可一旦脖子越勒越紧,他们绝不会坐以待毙的,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会想尽办法,铲除陈家,最终天下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恩师,这是当今陈家最大的隐患吧。看似风光无比,实则却已到了尽头,虽是日进金斗,实则却有强邻虎视眈眈。作坊也是欣欣向荣,可实际上市场已经到了尽头。若是不解决这些问题,大量的货物也将无处可去,虽然可以采取其他办法,暂时喘一口气。可一旦盈利减少,首先崩溃的就是交易所里的股票,这股票能涨这么高的缘故,就是人们盲目的相信,作坊不断的壮大,还有巨大的利益可图,一旦当人们意识到作坊的盈利到了尽头,那么这股票也就可能会出现巨大的动荡了。可据我所知,这些年来,不少的商贾都在扩建作坊,认为未来的前景甚好。可事实上,这些扩建的钱财,大多都是从钱庄里借贷来的资金,而一旦这些扩建的作坊没了盈利,钱庄那里……积压的债务,只怕也足以让二皮沟受到重创了。凡事,都是环环相扣,钱庄出了问题,交易所势必要土崩瓦解,生产无法无法维持,无数作坊也要倒闭,可那些匠人和学徒呢?他们还能回到庄园里去,重新做别人的部曲和佃户吗?”
陈正泰听到这里,不得不佩服武珝的洞察力,现在整个二皮沟和朔方,可以说,几乎人人都信心十足,对于明天有着极好的预期。
可才这么些天,武珝已经看出问题所在了。
陈正泰看了看她道:“你觉得该如何才能破局呢?”
武珝毫不犹豫道:“瓦解庄园。”
輪回編碼
陈正泰失笑:“这无异于是改朝换代了。”
“可是没有其他的路可走。难道……那些世族没有发现这些隐患吗?想来已有不少人察觉到了吧!若陈家不瓦解他们,迟早便要死无葬身之地。而他们若是被陈家这样继续瓦解,便要失去数百年的家业。双方已经没有媾和的可能了,哪怕是陛下亲自出面,为之缓颊,这样的矛盾,也已根深蒂固,没有缓和的余地。”
陈正泰看着武珝,武珝俏脸上带着决绝,她显然已经预感到……未来。
陈正泰叹了口气:“这谈何容易啊。”
灌篮风云再起 俗男W
“可是……恩师岂不就在这样做吗?如若不然,新军是怎么回事?虽然新军名义上是朝廷供养,兵部拨发了钱粮,可实际上,恩师心知肚明,这些钱粮根本无法维持新军,其中大量的军费,其实都是陈家筹措的。”武珝道:“恩师操练新军,想来就是未雨绸缪吧。”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陈正泰便没有继续轻飘飘地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了,而是索性开门见山道:“那么你认为陈家有战胜的希望吗?”
异界之九转龙象功
“很难,但是并非没有胜算。”
“说来听听。”其实陈正泰发现,和武珝交谈挺轻松的,聪明人之间对话,会减少许多无关紧要的试探和俗套,省时又省力啊!
武珝很认真地想了想,才道:“细看陈家如今的优势,在于财力。可单凭财力,显然还是不够的。不过陛下显然是站在了陈家一边的,这一点,从陛下兴建新军,就可看出端倪。当今皇帝所图甚大,他不会甘心于效仿魏晋和南朝、北朝的皇帝一般,他想要创立的,是前所未有的基业。在这样的基业之中,是绝不容许世族羁绊的。这就是陈家现在最大的凭借,恩师,对吗?”
陈正泰没有迟疑,直接点头道:“不错。”
武珝又道:“可世族树大根深,底蕴雄厚,他们的胜算在于……他们依旧还拥有大量的土地和部曲,他们的门生故吏,充斥着整个朝堂。他们人数众多,可以说是垄断了天下九成以上的知识。不只如此……他们之中,不乏有许多的智者……而他们最大的武器,就在于……他们将整个天下都捆绑了,若是铲除他们,就意味着……天下大乱……”
陈正泰很干脆的点头:“是啊,这些人的确很不容易对付。”
她却是道:“可是恩师还有一个胜算。”
“嗯?”
“世族并非是一个人,他们成百上千,可陈家之中,恩师却是一言九鼎,所以……恩师最大的机会,就是各个击破。”
三国之赤帝
“怎么样才能各个击破呢?”陈正泰倒是很想知道,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武珝除了读书之余,还瞎琢磨了点啥。
…………
昨天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