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ptt-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試探展示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崇文殿,高士廉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他手上捧着一些奏折,看见大殿中的几个人,忍不住说道:“诸位,大理寺的结果出来了。”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岑文本看着高士廉的模样,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妙来,大家现在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了,遇泰山崩而面不改色,不管是什么事情,也都是风轻云淡,能让高士廉如此着急,恐怕是有大事发生了。
“这个,这个量刑,太重了。”高士廉有些恼羞成怒。他将手中的奏折放在一边,说道:“最轻的就是削减封地三十里,最重的就是斩首。”
“削减封地三十里?那还有多少封地?”岑文本面色一变,将其中的一本奏折取了出来,却是唐胜空的处决,不仅仅是立即处斩,还收回了封地。按照大夏的律法,想唐胜空这样的子爵,就算是死了,封地也是可以传给自己的子孙的,只是子孙没有封地,爵位就会下降一等,绝对没有收回封地的决定。
“这个姜正飞的人应该是跟随陛下身边四百勇士之一,后来打仗因为保护陛下,损失了一条臂膀,陛下恩赐为三等子爵,因为打死了一个奴仆,被人举报了,也被处以斩刑?”凌敬不满的说道:“而且,老夫还知道那个奴仆因为勾结子爵的小妾,被他打死的,这样的事情,顶多是监禁就可以,或者是削减封地就行了,没有必要将其斩杀吧!”
大殿内众人听了默然不语,然后纷纷取了其他的奏折,只见上面斩刑居多,只有少数人处以监禁、罚没或者是削减封地。而且就算是罚没之类的惩罚,在众人看来,这种处罚也稍微重了一些。
“这种处罚,莫说是在陛下那里了,就是在我们这里,也是通不过的。”范瑾气的浑身直哆嗦,忍不住说道:“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惩治这些人,因为这些人犯了国法,可是如此惩罚,那就是大理寺那帮人知法犯法了。”
“独孤峰刚刚坐了大理寺卿,要么是拿着这件事情立威,要么就是有意为之。”凌敬冷哼了一声。他虽然是猜测,但实际上,就差点没指出来独孤峰这是故意为之。
“韦园成掌管刑部,独孤峰掌管大理寺卿,加上魏征的御史台,啧啧,倒是好手段啊!弹劾、抓人、审判都聚集在一起了。”王珪也很不满,大家不是傻子,大皇帝陛下更是如此,岂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只能说明这些人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超神道术
“这些人的罪行,多是在杀或者不杀之间,现在居然将这些人一口气杀了,我等在陛下哪里怎么交代?”范瑾忍不住说道:“下官认为,将这些奏折都打回去,重新量刑。哼,不能因为这些人的罪行,就忘记了他们的功劳了。”
“重新打回去?这,恐怕有些不妥啊!”王珪迟疑了一阵,才说道:“若判决错误,打回去自然是可以的,但只是量刑过重,就这样打回去,大理寺恐怕不会认账的。”
废材要逆天,嗜血六小姐 钟小末
嫡女荣华
“哼,我看他们就是故意如此。”范瑾听了更是生气了,这些世家大族的打算范瑾是知道的,只是这些人难道会认为,武将们都死了,这些爵位就会落到世家大族手中不成?真是太天真了,对朝廷没有任何功劳,然后还想得到爵位,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看看裴仁基,自己做了国公,和闻喜裴氏有关系吗?以前的裴世炬也是国公,他的儿子继承之后,立刻降级了,谁让他对朝廷没有功劳呢?裴世炬当年是何等受宠,丝毫不在岑文本之下,连裴世炬都是这样的待遇,更不要说这些世家了。
“他们或许这是在试探。”高士廉居然说道:“也只有这种解释才是可能的。他们或许是想看看朝廷对此事的看法。”
“哼,若是如此,那就打回去。”岑文本眼珠转动,忽然说道。
“阁老所言甚是,打回去。”范瑾听了双眼一亮,也发表了意见。
“是要让他们重新斟酌一下。”虞世南还没有说话,高士廉顿时出言说道。五个人当中有三个人都应了下来,接下来的淩敬自然是无话可说,王珪只是崇文殿行走,可以在崇文殿中处理文书,可以发表意见,但他的意见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既然如此,下官这就将这些奏折都送到大理寺去。”王珪想也不想,就指挥外面的书办,将奏折搬了出去。
大理寺,独孤峰和韦园成两人隔岸而坐,韦园成扫了周围一眼,说道:“独孤兄,我看你的那些奏折,崇文殿的那些大学士们恐怕不敢批复啊!实在是太严了,严的我都感到震惊。”
“不严一些,如何震慑世人?如何震慑那些武夫们!”独孤峰摇摇头,说道:“军功我是不想,我们这些人想上战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我算是看清楚了,不仅仅是我们,就是我们的子嗣,族人想要入军中,指挥大军,也是需要在武学之中走一遭,否则的话,就算入了军中,也是从底层军官做起,还受到武学出身的人排挤。”
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倾鸦
極品 相 師
韦园成点点头,这种情况不仅仅是独孤峰发现到了,就是韦园成自己也发现到了。现在军中将领基本上都是出自武学,号称武学系,这是一群忠于大夏皇帝的人物,不会受到世家的影响,大夏皇帝最看重的就是军权。
“这次送过去的奏折,我也没有准备让崇文殿的人都给批了,我要看看这些人的态度,从而窥探一下陛下的态度,这才是重要的。”独孤峰很得意的摸着胡须,说道:“我猜测陛下此举不仅仅是看不下那些武夫们的嚣张,更是要削减勋贵们的封地。毕竟封地是大夏的,是皇帝的。数百里封地,这得产生多少赋税,现在这些赋税都给勋贵们获得了,这如何能行?”
“还是独孤兄高明。”韦园成双眼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