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ptt-1021.願未來,不起兵戈看書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伽勒尔锦标赛报名参赛人数已经超越了前地区大会赛制巅峰时期报名人数。”
“非伽勒尔本地训练师数量占比达到了惊人的七成。”
“新赛制内允许极巨化,MEGA进化的运用,为了适应新赛制,训练师纷纷利用现有的时间四处邂逅精灵,由此被带动伽勒尔地区本土产业在过去一个多月时间内实现了盈利攀升。”
“除丹帝之外,尚无其他冠军表明参与态度。”
“丹帝劲敌奇巴纳,卡芜有意借大会与丹帝一较高下,包揽八大师中的三席。”
“神奥与伽勒尔联盟的纷争疑似搁置,伽勒尔联盟再次释放出缓和关系信号,希望两个联盟能冰释前嫌。”
一个戴着眼镜的清瘦少年拿着手机,用有些苍白的手指滑动屏幕,以最简洁的话语把这两天发生的信息概括了一遍。
复述这些消息时,他的眼睛时不时瞟着床上的病人,时刻注意着她的举动。
当看到病人伸手摸向床头柜时,他立刻站了起来,把水杯递给了病人。
神 鵰 俠 侶 h
“柯西,我还没有到不能动弹的地步,不需要这么在意我的动作。”
息竹何尝没注意到柯西的举动,她喝了一小口水润了润嘴之后,慈爱地摸了摸柯西的脸。
“可是奶奶现在很难受对吧…您晚上辗转难眠骗不了人的,医生说你实在受不了可以使用一下精灵的催眠术。”
对于这个提议,息竹没有回答,只是苦笑着。
“奶奶,伽勒尔联盟毫无诚意,用媒体放出愿意和解的口风,但是却没有一点表示,好虚伪。”
息竹呵呵一笑,捏着柯西的脸解释道:“好事他做,黑锅神奥来背,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现在只担心,神奥会不会有反扑的举动,联盟之间的争斗不是小事,真不想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还看到那样的场景…”
“明明大家都安安分分的就很好,为什么要重现那样的场景呢…”
息竹伤感地仰着头,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奶奶!”看到息竹言及生死,柯西激动地抓住了她的手。
“如果你把生死看得很重就会觉得很可怕,但是到了我这个年纪,又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息竹抱住了柯西,轻抚他的背:“听奶奶的话,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不要为我流太多眼泪,趁早开始自己的生活。”
“悲伤是一种消极的情绪,如果用于释放压力是极好的,如果沉湎其中,那就是软弱。”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奶奶希望你能一直坚强下去,你比你爸爸出色太多,会有更加了不起的成就。”
就在柯西正欲说些说什么时,病房的门被乔伊小姐缓缓推开。
乔伊小姐把手往里一伸,一个人影当先走了进来。
柯西的眼睛逐渐睁大,刚刚因为奶奶消极话语而有些不安的心怦怦直跳,望着眼前的人,他手足无措起来了。
他曾在录像里看过很多次他的对战。
因为喜欢他的对战风格,喜欢他的精灵,柯西专门收集了一切关于他的周边,定制了他所有精灵的手办和玩偶,堆满自己房间的每个角落。
两年前,当奶奶把他的签名拿回家时,他欢天喜地。
得知息竹奶奶竟然和他交往甚密之后,柯西一度想要亲自见上一面,而这个念头也在息竹奶奶刚刚入院时得到了满足。
至尊战仙 玄幻魔法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近两年,柯西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路德也看到了望着自己怔怔出神的柯西,笑着对他微微颔首,然后抽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息竹的病床前。
随着走进来的阿塞萝拉和希嘉娜边聆听师父和息竹教授的交谈,边好奇地打量着柯西。
两人的眼神盯得柯西有些瑟缩。
息竹自从见到路德出现之后就表现得有些紧张,在她的强烈要求下,路德把她扶了起来,在背后塞上枕头,躺好。
曾经息竹的眼睛是那么地明亮,温柔,可是长期的病痛折磨让她的双眼已经有些晦暗了,看着路德的脸也有了些许重影。
摸索着把眼镜戴上,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息竹凝视着路德,许久之后,长叹一声。
“告诉我你是专门来探病的。”
息竹干瘦的手抓在路德的肩膀上,脸上满是急切之意,说话时手激动地晃了晃。
那是何等微不足道的力量,这个老人曾经和自己漫步在阿罗拉的海滩边上,指着大海为自己科普着气候,洋流。
行走在月光底下,她指着繁星说着星空的奥秘。
和路德打趣时提及的往事总会让路德窥见这个世界过去地些许面貌。
这样一个博识和蔼的老人久居病榻之后,已经如此虚弱。
强忍着伤感,路德缓缓说道:“我要去伽勒尔,参加锦标赛。”
息竹怔怔地望着路德,苍白的脸上忽地因为激动泛起了一抹血色,她转而抓住路德的手。
那双虚弱的手不断收紧,凝聚着这个老人全部的气力。
“我收到了你的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逃离这次事件的漩涡,明哲保身才是上策…可是我有了自己的想法。”
手上的力量让路德低下了头,他没来由地觉得自己辜负了眼前的长辈,既惭愧,又心虚。
“柯西,出去!”
息竹突然高喝一声,令柯西一激灵。
心猎王
在看到奶奶的表情之后,他立刻对着希嘉娜和阿塞萝拉施了一礼,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路德很少见到息竹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印象里无论面对谁,她总是笑意盈盈,待人接物让人极为舒服,挑不出一丝毛病,宛如一股春风。
路德曾笑言,如果自己早穿越几十年,息竹这样的女孩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这个观点竟然得到了麻衣的附和,可见这种魅力男女通吃。
“告诉我你的想法,我要知道什么样的理由能让你这样的人要跳火坑,如果你无法说服我…我不会让你去伽勒尔。”
路德犹豫了一会,在看到息竹坚毅的表情后,他把手搭在息竹的手背上,慢慢地说出了这段时间自己在栖岛的遭遇。
以及自己背着联盟定下的火中取栗计划。
息竹竟然没有露出惊讶之色,只是定定地注视着路德,认真地聆听着这种近乎于挑战联盟权威的危险举措。
“我想把栖岛彻底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就是我不惜冒着风险也要出行的原因。”
“只要伽勒尔这边的目的达成,成功返回神奥,那么三个方案总能实现其中一个,对栖岛的利益都能最大化。”
“想要获得,就要冒风险。”
息竹靠在枕头上,合上了眼睛。
病房里一下安静了下来,紧张的希嘉娜想要喝口水,但是气氛却不允许她这么做,因此只好憋着。
路德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等待着息竹开口。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息竹轻轻睁开双眼,嘴巴微张。
路德以为息竹想要喝水,刚想要拿水杯,却被息竹一把按住。
“路德,我有个请求。”
郑重,严肃,息竹这一刻宛如第一次在丰缘见面时一样。
“除了不让我去伽勒尔这一条,以您对我的照顾,我还能不答应吗?”路德说。
“我不阻止你。”息竹笑着说,“我只想请你收柯西作为徒弟。”
路德猛地抬起头,讶异地注视着息竹。
“他对于对战兴趣不大,现在还在努力寻找自己的爱好和天赋,不过性子坚毅,知进退,晓事理,明人情,懂事故。”
“虽然面对一些困难时候遗传了他父亲和母亲的软弱,但是整体来说,是个好孩子。”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亦或者不想教导柯西,请帮我在栖岛上找一位更好的师父,教导他。”
路德不解:“我这次去伽勒尔是以小博大,说不好听就是当条赌狗去赌个未来,要是出了事,栖岛也会被波及到。”
“柯西跟着栖岛只会承担这次的风险,你完全可以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出来。”
“给我一个原因,我不信您想不到这一层!”
息竹说:“因为我从你的话里读出了怒火。”
“路德,我曾经苦恼于如何定义你这个人。”
“最终发现,如果你能够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哪怕稍微委屈一点,也愿意退让,因为你是一个很在乎安定,在乎周围人感受的人。”
“你希望身边的人不受伤害,能保护他们,因此你逼迫自己拥有更强大的力量,这个想法促使着你不断成长,最终成就了你。”
“这时候的你,善良,甚至有些傻乎乎的,虽然睚眦必报,但是却只把獠牙对准自己的敌人。”
“可是如果换一个场景呢?”
“如果你的安定被打破会如何?”息竹直视路德,似能窥视他内心的真实。
“乌合之众,万年青,以及那个想要对你和麻衣下手,已经成为烂泥的无名氏…他们都是你释放内心暴力之后抹平的。”
“当你要把内心的火释放出来时,绝对不可能只是把一栋房子点燃,你会让很多东西一起覆灭!”
“你知道自己的缺陷,不断的治愈它,随着栖岛的建立,朋友的增多,你也不再惧怕内心的猛兽,彻底掌握了它…”
“可是…我依旧害怕。”
“我害怕你忍不住,控制不住那种情绪,再次变回以前的自己。”
路德依旧不解:“现在的我不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自己,我明白自己的缺陷,为了不伤害我最在乎的人,已经改变。”
“您明明这么忧心,却把柯西教到我手上?”
“因为你还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重情义。”
息竹轻轻抱住路德。
“滴水之恩,你愿意以涌泉相报,这才是很多人喜欢你的原因。”
“只有好孩子,才会有这样的一个弱点,现在我愿意给这个弱点增加多一些分量。”
“柯西将会是你们栖岛的人,我的尸骨也将埋于栖岛。”
“栖岛安好,柯西将会在你们的教导上释放出光彩。”
“栖岛安好,我死后亦能安息。”
天后,被潜了?!
“路德,那些无处安放的怒火且收敛起来吧,认真把握好那个尺度,游走在两个联盟之间。”
路德感受着那颗随时可能停止跳动的心脏在距离自己极尽的距离起伏,不由得身子一颤。
他低下头,认真地说道:“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担心我才会思考这么多。”
“但是我真的不会做过火的,我从来没把这次伽勒尔之行当做释放内心怒火的机会,而是一场教学,让伽勒尔联盟当一回学生。”
“我有太多在乎的人,麻衣,灰石,希嘉娜,阿塞萝拉…栖岛上的一切都是我努力许久才能得来的,现在的我需要承担的是岛主的责任,一言一行关乎栖岛未来。”
“如你所说,我成长了。”
“控制情绪早在很久之前我就能收放自如了,卡露乃这方面有一手的,她教得很好。”
“说实话,这是您第一次看错了我,算不算是关心则乱?”路德咧嘴笑着打趣道。
腹黑总裁的小逃妻
凝视路德的眼睛,许久,满脸忧虑的息竹松了口气,她确信路德没有在用漂亮话诳他。
眼前的路德真的成长了,他已经适应了新的身份,并且无缝切换。
听见路德调侃自己,她也不恼,缓缓躺回枕头上。
“你要让伽勒尔联盟当学生?”息竹不再质疑路德的话,而是细细品味了这句话,笑道,“联盟高层哪个不是人精,你想教他们做事,是不是说太大了?”
“一点也不大。”路德自信地说道,“这次伽勒尔虽然会吃亏,但是吃亏之后,锦标赛会办得更好。”
“你认可锦标赛这种制度?”路德试探着问道。
“不,我只是认为新鲜事物的出现是有必要的,地区大会的制度已经有数十年未有太大的改变,锦标赛作为一种全新的赛制形式,走出了新的道路,搅动了一盘死水的环境。”
“底层训练师的收益显而易见,各大联盟因此提升了福利也是事实。”
“我先前担心你还保持训练师身份,没有拿起岛主身份,把伽勒尔联盟当做泄愤的舞台。”
“现在看到你真的成长,我也就放心了。”
“你说要给伽勒尔联盟高层上一课,那我便是拖着破铜烂铁一样的身子,也会守着直播看完。”
路德问:“即便这样,你还要把柯西托付给我?”
“话出口,便不改。”
“若我亡故,我的骨灰,寻栖岛一处风景明媚所在埋下即可。”
“活着没有机会好好看看栖岛,死了之后,我想亲眼看看。”
“路德,去吧,把你想要的都赢回来。”
“让伽勒尔联盟感受你的强大,了解自己赛制的缺陷。”
“愿纷争止于精灵对战,愿未来不起兵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