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討論-525 容易出事的日子裡鑒賞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很多特殊的行业,往往都是越到节日越忙碌。边疆还稍微好一点,能有替换的人,比如一些不过春节的民族,在这个时候,他们会顶替汉族蒙古等一些民族上班,等人家过节的时候,在轮换过来。
但是,到了茶素医院就没办法这样来了,因为轮换的人手是不够的,所以过年的时候,上班的还是就那些人互相倒班。当然了,国家对于外地在边疆上班的人是有政策的。
离家五百公里以外,未婚,可以每年享受三到五天的探亲假。如果一旦已婚,这个待遇就变成了三年。所以以前的时候,欧阳抓紧让医院的医生护士结婚,不光是要留人,估计也有把这个待遇给提前结束的想法。
张凡也就在县医院的时候能享受这个政策,可当年他还没回家。等到了茶素医院,还没注意呢,就结婚了。而且,现在成了医院的话事人,就算未婚,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他也走不开。
过节其实就是一个家人亲人的团圆,家里人都去了农场,对于张凡来说过不过大年三十,也就有点无所谓了,而且对于联欢晚会,他这一代已经没有他父母那一带如此的期盼了,就是如同鸡肋一般。
大年三十的下午两点开始,张凡的电话就如同热线一样。看着自己私人电话的电量见了底,他也终于舒了一口气,然后最后一个短信发给了邵华:“手机没电了,不开机了,有事情给医院医务科打,有人值班。”
发完短信,张凡开始了巡视。
首先就是巡视食堂。
重生之都市狂仙
虽然是过节,但今天的伙食一定要好,不能让人家在家里过节,哪就让人家吃好。
“张院!”
“张院!”
后勤的主任带着食堂的几个老板就在食堂门口等着张凡。
“辛苦了,新春快乐,大过节的让你们也休息不好。”张凡客套的说着。
“不辛苦,不辛苦,领导辛苦了。”后勤主任红扑扑的脸蛋看着张凡格外的喜庆。
很多单位的很多岗位,都是肉不在褶子上的。比如医院的采购科、器械科、药剂科还有后勤科,这几个科室,看着好像没临床风光,其实给个医院末尾的副院长,这些科室的主任未必乐意。
比如这位,医院一年的后勤费用,大约在三百万左右,这种钱都是零零散散的花出去的,他随便沾点油手,一年下来都相当的不错。所以,对于张凡,他比其他中层更恭敬。
“今天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张凡笑了笑,也没多说话,这种职位,传统意义上是用老不用新,就如吃饱的人和没吃饱的人一样,吃饱的人总是会收敛一点的。
“按照您说的,一个人200元的标准。饺子是一定的有的,有虾仁馅的,有羊肉的,有牛肉的,还有猪肉的,也有素三鲜的。还有烤全羊,二十个人一只羊,专门请的蒙古老厨子亲自烤,还有各式各样的扣菜,海鲜也有,鸡鸭鱼鹅都是齐全的,我们这次后勤的人几乎在岗,二十四小时的保温,一定能确保每一位医生护士随时随地的都能吃伤热饭热菜。”
“不容易啊,能想的如此周道全面,用心了。”张凡点着头。
后勤的主任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反正是一脸的激动,“不辛苦,不辛苦,只要领导能满意,我们就不辛苦!”
“哎,要同志们满意!”
“对,同志们满意。”好像道歉一样,可心里想的是:你不满意,我帽子就不稳当,同志们不满意也就骂骂娘。
后勤的主任是相当了解张凡的。别看张凡进医院没多久,可窜起来的速度,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且,别看平时这位对谁都笑呵呵,就像是卖保险的,可后勤主任是相当清楚的,这位的手未必比欧阳白。
以前的食堂老板,换了几届院长了,人家照样拿着医院的补贴不好好做饭,谁都没办法。可这位上任后,连板凳都没坐热,挂着常务还没当一支笔呢,就举起大刀,谁的话都不好使,说切就切,说剁就剁,这位是个笑面虎啊。
对于临床科室的管理,张凡更倾向于说教,能给机会就给机会。而对于后勤一类的辅助科室,张凡可不好说的。
所以,临床的医生护士们其实不怎么怕张凡,还有小护士当着张凡的面开玩笑的,可到了后勤到了辅助科室,别说科员了,科室主任都得发抖。
张凡面带微笑的在食堂转了一圈,不光问,还亲自尝。“饺子味道有点淡了。新鲜蔬菜多备点,医院女同志多,别光是肉啊肉的。”
“好,我现在就去买。”后勤主任的汗都下来了。
笑着笑着,就翻脸了。
“这就是医院的大院长?”
“是啊,年轻吧。”
“嗯。年轻,结婚了没啊。我闺女也是大学生。”
几个在窗口里的帮厨大妈悄悄的瞅着张凡八卦。平时吃饭的时候注意不到,都是穿着白大褂的,也不知道那个是领导,这次算是看清楚了,一个黑小子。
可当男人到了一定地位的时候,他的皮已经不重要了。
八点,会餐开始。
往日里边疆晚上八点吃饭的都是比较早的,大多数人都是九点才吃饭的。不过今天是大年三十,所以科室里的人,吃饭比较早。
张凡,号称年前不上班的欧阳、任丽,还有赵京津他们,原本张凡的意思是他们家不在茶素,今年就别参与院长值班了。但毕竟是他们第一年进医院,也不好意思走,索性直接把家属接到了茶素。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所以,这一年的医院领导算是浩浩荡荡的。
以前的时候,欧阳会通过医院的小喇叭给大家致辞,欧阳一般都是思苦忆甜,从以前的土胚房谈到现在的高楼,然后再展望未来。
张凡不太一样,老陈给张凡都准备好了稿子,可张凡就是没用,不光没用,也没用小喇叭致辞。
而是直接带着人下科室亲自拜年。
“辛苦了!家里孩子怎么办?”
“去奶奶家了。”
“辛苦了!谈对象了吗?”
一边说着家常话,一边亲手给值班的工作人员送上过年的红包,这是惯例,以前的时候大年三十这一天,医院领导给值班的工作人员是两百的红包。
而张凡直接给五百。
随着张凡他们的下科室慰问,医院的会餐也算开始了。
就算会餐,也是分批的。一个科室分两次来会餐,甚至有的科室只能在科室里面凑合。
张凡从开始会餐就一直坐在餐桌上,陪着过来吃饭的工作人员。
“他是不是不准备过了,烤羊都上了。这么大的虾!”欧阳看着心都疼了。
就如同婆婆看到大手大脚的媳妇花钱一样,想说可钱又是媳妇赚的,真的,老太太拿着筷子,痛苦的哟。
“呵呵,今年收入不错,单位有升格了,茶素政府把历年欠咱们的钱也还回来了。咱们对外的收入也明显高于往年。”老陈笑着给欧阳说。
一波一波的医生护士们赶到食堂吃饭。
饮料,世面上有的饮料几乎都有,只要是不带酒精的,几乎都能看到。各种糖果,瓜子。
其实看着丰盛无比,但还是有人吃的不安心。
“叶医生,快,九床心衰了。”叶晶晶放下筷子,就转头跑,碟子里的羊肉才咬了一口。
“呼衰了!”呼吸科的医生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大虾,返回工作岗位。
柚 臻
“王亚男,快,有小孩子被炮炸伤手了。”
有没有怨气,有,但谁让他们吃的是这碗饭呢。
越是高兴的时候,越是容易出事。
比如炸伤,平时的时候一年都碰不到几个,而到了过年的时候,几乎全都爆发了。
有炸伤手的,有伤了眼睛的。甚至夫妻打架,在这个时候都比往日多了许多。
还有喝醉酒,导致酒精中毒的,纳洛酮的一年剂量几乎都是在这几天使用出去的。
吃完饭,其他领导全都回去了。
张凡今天是总值班,听着医院外面如同打仗一样,噼里啪啦的,他各个科室巡逻。
“吃了没?”
“张院吃过了。”
“给,这两盒烟晚上抽。这几天一定不能大意了。”就连医院各个大门的保卫室,张凡都进去了。
说实话,当院长操的心是稀碎的,什么都要知道,不管处理不处理,可一定要知道。
凌晨一点,张凡看着窗外的焰火,医院内转了一天,他还有点累了。
想着躺一会的时候,医务处的干事,敲门了。“张院,邵华经理给您打电话。”
“好!”张凡心里想着,出事了,不然邵华一般不会往医院打电话。
接通电话,邵华都带着哭音。“张凡,姑姑呼吸不上来了。送到县医院,人家说转院。”
“我给县医院打电话!”刚要挂电话,张凡又想了想,对邵华说道:“等我,我来接你们,你别开车了,雪太大了。”
挂了电话。张凡对干事说道:“给欧院打电话,让欧院来值班。我出去一趟。”
欧阳在家送完了晚会,就坐在沙发上找连续剧,“为啥棒子剧今天不播呢?”
人老瞌睡少,接到医院的电话后,欧阳歪着嘴说:“哎,县医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