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三十四章,美好家園(5500字朝大章!)閲讀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PS:大家好久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
PS2:新的全订番外已经基本上完工了,这次是大家期待已久的湖中女神篇,领取要求是粉丝值在20000以上或者全订截图也可,详细可加V群咨询,V群群号为1082535072。
漫天风雪之中,曾经巍峨耸立的库伊勒乌城堡现在只是一片残垣断壁了,从天穹之上投射而下的微弱之光让其笼罩在迷雾之中越发无法被认出来这里曾经是库伊勒乌一族的大本营,任世事变幻如白云苍狗,诸国之间繁花流水,一朝归去,留下的唯有废墟、沧桑和无数的尸骨。
莱恩翻身下马,骑士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库伊勒乌城堡内外分为三层,外城墙,中城墙都已经倒塌,我们短时间不可能将一座城堡修缮完毕,而其实我也完全没打算这样做。”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埋骨之地?一片破碎的废墟城堡?”安格朗嚷嚷道,吞世者原体有些不悦:“你以为毁灭之种看见了这里的尸骨和墓碑群就会斗志全失?那你真是想多了。”
“不,真正的秘密来自于内堡。”莱恩叹了口气:“等我们进去再说。”
“陛下来了!安格朗阁下也到了!”
“欢迎陛下,国王万岁!”
“国王万岁!”
老近卫军们看到了莱恩的出现,他们集体欢呼并且敬礼,刚刚才被修好的城堡大门拿起了沉重的吊桥,老近卫军统帅、塔尔神选贝特朗,老近卫军副帅、圣杯近卫雷蒙两个人走了出来:“我的陛下,您到了?”
“情况怎么样?”莱恩很自然地朝着贝特朗问道:“我的元帅?你身上怎么了?”
贝特朗身上的木精灵瓦尔铁砧出品的星火符文链甲上沾满了各种石灰。
“回陛下的话,元帅他……他在试图进入内堡深处的时候,在洞穴里面遇到了石像鬼。”雷蒙笑道:“我们的元帅一箭就射穿了石像鬼的脑袋,但石灰溅了他一身。”
“还是要注意安全。”莱恩拍了拍贝特朗的胳膊,叹了口气:“我已经失去了一位元帅了。”
“博德里克阁下的光荣牺牲是整个布列塔尼亚的损失。”贝特朗也面色严肃,塔尔神选有些悲伤:“但愿他的牺牲不会白费。”
城堡之内,数十门火炮正在被矮人工程师架设在许多险要位置,老近卫军和穆席隆冷溪近卫团的士兵们也加入了一些土木作业的工作中,在国王出现之后他们干得尤其卖力,几位老近卫军老兵正在搬运着几个板条箱,还有十几架马车,里面装满了补给和许多魔法用品。
“这些事我不懂,我也不想管。”安格朗无所谓地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吞世者基因原体直接朝着外面的森林走去:“距离毁灭之种的出现应该要一段时间吧?我去打猎了,什么时候你们全部准备好了,开作战会议再来找我吧,你知道应该到哪里去找我。”
你倒是乐得清闲,莱恩白了安格朗一样,但安格朗毫无压力地直接转身离开,进入了森林之中。
“好吧,让我们看看情况如何。”莱恩正朝着贝特朗说话,红龙公爵伯希蒙德带着一队圣杯骑士“红龙兄弟会”从城堡里面出来,伯希蒙德公爵,第一元帅见到莱恩就赶紧上前,先是行礼,然后马上就用抱怨的口吻说道:“陛下,您能不能管一管您的那几个女廷臣?”
“管一管?”莱恩来了兴趣,骑士王乐了:“她们又干什么了?是维罗妮卡?还是欧若拉?”
“维罗妮卡女士聪明、富有头脑而且很会说话。”伯希蒙德摊开双手,老公爵嘿嘿嘿地笑着:“她上来就告诉所有人,她是你的首席女廷臣,她的意思就是你的意思,让我们好好配合,然后就从我这里要走了好多人手,她先是霸占了城堡中最好的房间,公然宣布这是为你预留的,然后自己就住了进去,还对你的老近卫军们呼来喝去,让他们花费宝贵的时间去装饰房间,张贴壁画。”
“正常,她是我的首席女廷臣嘛。”果然,莱恩对维罗妮卡是一如既往地宠溺,太阳王看起来并不是很在意,维罗妮卡的权力和嚣张仅限于莱恩本人的授权,而且女议长是个很有边界感的人物,她喜欢展示权力但是不喜欢玩弄权术。
“这几天她和莫吉安娜殿下都在城堡里面忙着制作一种药剂,我看着几十个女巫忙前忙后,几车几车的名贵药材和各种珍稀原料被运入里面,这些东西我不懂。”伯希蒙德笑了笑,老公爵只是习惯性地抱怨一下自己看到的,他是真的不懂:“好吧,希望她能够给我们带来一点帮助。”
说话间,老近卫军们从一辆马车上面搬下了一张大床,这张大床看起来翻新过,坚固的橡木床架,镀银床身,还有厚重的羽绒床垫,维罗妮卡的亲传弟子梅丽莎身穿着火红色的嘉兰法袍,脚踩着棕色高跟长靴,朝着穆席隆冷溪近卫团的军士们呼来喝去:“小心点!你们这些家伙,别弄坏了这张床!这张床可是女议长最珍贵的东西,太阳王陛下和女议长就是在这场床上进行了他们的最美好的初体验!要是弄坏了,你们就等着女议长和陛下把你们吊死在树上吧!”
“啊!”莱恩怪叫一声,满脸通红,心想这种事也拿出来说?维罗妮卡是怎么教的徒弟?!
一群圣杯骑士、伯希蒙德公爵、老近卫军的两位统帅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奇怪了起来,他们强忍着笑意,有的捂住嘴巴,有的忍不住笑出了声。
“伯希蒙德卿,你笑得很开心啊。”莱恩看着忍不住捂住嘴巴的第一元帅,不阴不阳地说道。
“陛下,请不要这样说,我们红龙家族各个都是优秀的骑士,大家都非常专业,一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伯希蒙德立即认真地说道。
“所以你就忍不住了?”莱恩吐槽道。
“我没有忍不住,陛下,我那不是笑,我只是仿佛回到了我年轻时代,我露出了如孩童般纯真的表情。”伯希蒙德狡辩道:“陛下,任何人都有孩童时代。”
“知道为什么维罗妮卡要叫人把这张大床搬来么?”莱恩见老公爵还是忍不住在笑,骑士王淡淡地说道。
“啊?”伯希蒙德愣了一下:“陛下,这是您和她的问题,这……问我?”
“她的意思很简单,如果我们无法从这一仗中幸存下来,她就算是死也要和我死一起。”莱恩看着并不方便搬运的四角大床,轻声说道。
伯希蒙德、贝特朗和雷蒙的脸色瞬间严肃起来,老公爵点了点头:“这样的女人才合适成为你的首席女廷臣,陛下,如果欧若拉女士和特蕾莎女士都能像维罗妮卡女士一样有决心就好了。”
“欧若拉和特蕾莎在干什么?”莱恩接着问道,一行人朝着城堡内部走去。
“她们说要按照你的吩咐,在城堡之内建立一个大型的寒冰系法阵。”贝特朗接着说道:“为此她们抽调了很多人手,但是以我看来大部分时候她们只是享受着野外的露营生活,还有欧若拉女士,她的说话语气可一直都不怎么好听。”
“寒冰系女巫并不像维罗妮卡是火焰系和光明系那样热情似火。”莱恩摇头:“现在我到了,让我们做好准备,这将是我从出生到现在面临的最艰难的一战。”
厚重的内堡大门被推开,原本的废墟已经被清扫了一遍和新增添了大量的家具,进门不远,弗朗索瓦和卡拉德正坐在一起享用着葡萄酒和烧烤串,旁边几个侍从正在用火炉碳烤大茄子,城堡大厅之内人来人往。
“弗朗索瓦卿,卡拉德卿,你们倒是很会享受。”莱恩远远地笑道。
“嘿,还享受,如果不是即将到来的威胁,我现在应该在海伦希尔德里面过冬,我的陛下。”老丈人摸着自己的山羊胡,他笑道:“要坐下来一起来一杯么?卡卡颂的鲜嫩羊肉,温福特的美酒,还有我的特级半身人大厨的手艺。”
“我很想,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莱恩表示婉拒:“等我视察完了,或许。”
穿越异世蔚蓝天空下
“王后陛下没跟你一起来?”卡拉德知道这一仗将会无比艰难,大家已经从莱恩和湖中仙女那里了解了他们的敌人是谁——恐虐座下最古恶魔王子,毁灭之种和它的恐虐魔军,至少由三头大魔和上千名恐虐恶魔组成。
“苏莉亚去安排德文希尔了。”莱恩点头:“安排好了她也会过来。”
“其实……算了。”弗朗索瓦想说什么却摇了摇头,老丈人叹了口气:“德文希尔藏起来了?这是好的,我们都知道你的强大,安格朗阁下的强大,如果对你们来说都是强敌,那最好不要让德文希尔参与。”
“我知道的,接下来一仗,二位,拜托了。”莱恩轻声说道。
“当然,就算是为了外孙,我这个外祖父也必定死战到底。”弗朗索瓦举起了酒杯。
“义不容辞。”卡拉德话语不多,却坚定不移。
告别了卡拉德和弗朗索瓦,莱恩想要继续朝楼上走,就在里间的一个拐角,木精灵英雄阿拉洛斯带着他的私人亲卫队灰衣队出现了,绿色的鹿角大盔将附近潮湿的地面和木板制的台阶照得锃亮:“上午好,太阳王陛下,塔西恩林地领主阿拉洛斯带来了来自森林王后阿莱儿的旨意。”
灰衣队全部立正,站直,敬礼,这些孤傲冷僻而且绝对孤立的木精灵们面对莱恩时脸上也难免露出感激和敬佩之情,这不是礼貌一样的客套,而是真正的尊重,纠缠了木精灵数千年的魔古尔被莱恩宰了,安米尔的腐化正在快速褪去。
“我们的阿莱儿王后带来了什么消息。”莱恩看见阿拉洛斯脸上就无法掩饰住笑容,他摊开双手,故意和阿拉洛斯来了一个拥抱。
阿拉洛斯脸色别扭地接受了莱恩的“热情”,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莱恩看他的眼神中充满着戏谑、同情和可怜,但木精灵英雄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阿莱儿王后重病不起,她的力量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因此无法亲自出战,但埃斯莱和布列塔尼亚人是盟友,我将代表埃斯莱,和骑士们并肩作战。”
“好,有你的帮助,对我们是一大利好,谢谢你阿拉洛斯。”莱恩再次拍了拍阿拉洛斯的肩膀,认真道:“毁灭之种没有那么快抵达,这一段时间你可以和你的军队做好准备,顺便和贝特朗比一比箭术。”
“绿箭侠,四百米外射中九环,久闻大名如雷灌耳。”阿拉洛斯有些傲慢地朝着贝特朗抬起了下巴。
“塔西恩林地领主,阿莱儿王后的神选冠军,阿拉洛斯阁下,非常荣幸……”
“BOOM!”从城堡楼上传来了一阵爆炸声和玻璃炸碎的声音,打断了这次通话。
“你快点上去看看吧,我的骑士王陛下。”阿拉洛斯满头黑线:“我在这里的几个小时,楼上已经炸了两次了。”
“好吧,我上去看看。”
花了十几秒钟飞奔上楼梯,在城堡三楼的大厅中,一身火红的维罗妮卡正在气急败坏地叫骂不止:“魂淡!怎么就是这关键时刻给我出问题!我知道你已经老迈了,就这一次,就最后让我用一次,好不好?等我用完了就让你退休!”
“冷静,维罗妮卡。”莫吉安娜的声音传来:“时间还多得很,让我们再试试。”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们打算让谁退休啊。”莱恩的声音从远到近,骑士王从旋转楼梯上冒头。
“哦!亲爱的,你来了~?太好了,快来帮我把手!”“莱恩,你终于来了啊!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吃的?”
维罗妮卡和莫吉安娜一前一后地喊道,见到莱恩出现,女议长的脸色尽管还是不好看,但她就像是找到了钥匙一样轻松了许多,而莫吉安娜则是喜不自禁,湖神女巫看了一下在场没别人,赶紧大步走来。
今天维罗妮卡穿着一套波西塔诺蔷薇古堡娇鸢红袖连衣裙,女议长黑棕色的长发披在肩头,低胸连衣裙牢牢地将胸口的饱满挤出了两个半圆和一道沟壑,裙子也只到膝盖上方15公分的长度,一双裹着黑色天鹅绒半透明水晶亮光连裤袜的大长腿横向迈开了一步,黑丝小脚踩着一双黑色漆皮磨光高跟鞋,甜美可人的女议长站在三个千里镜的中间,正在调试。
湖神女巫莫吉安娜枫丹白露羽凝微透领带百褶衣裙,和维罗妮卡不同,莫吉安娜除了私下相处可从来都不敢像维罗妮卡这样穿得那么大胆,她同样饱满的胸口被连衣裙遮得严实直到领结,裙子下摆也一直盖到膝盖下方约10公分左右,只能看到穿着白色蕾丝不透明连裤袜的小腿和裸色的鱼嘴高跟鞋。
“发生什么情况了?维罗妮卡,你在用千里镜联络谁?”莱恩先是抱了抱莫吉安娜,然后朝着维罗妮卡问道:“欧若拉和特蕾莎呢?”
“那对母女俩现在在和甲骨文群山的高处设立法阵。”莫吉安娜抢答,湖神女巫直接靠在莱恩的身上:“至于维罗妮卡,她正在尝试和白塔至高大法师泰格里斯阁下通信,询问有没有强力的咒语可以对付毁灭之种。”
“莱恩~别忙着和莫吉安娜说话,快来帮我。”维罗妮卡不耐烦地操控着无比混乱的魔法之风,千里镜来回颤动,奥苏安被迷雾和恶魔的嘲笑声笼罩,甚至莱恩时不时可以看到色孽强力大魔恩-卡利的身影,骑士王上前:“我来。”
维罗妮卡和莱恩合力,终于梳理了无比混乱的魔法之风。
一道帷幕打开,在三个千里镜的亮光之中,至高大法师泰格里斯的投影显现于此。
“贵安,维罗妮卡女士,还有女士的神选冠军莱恩-马卡多,在这个无比黑暗和复杂、让我们不得不寻求任何希望和抛弃过往任何纷争还有仇恨的年代,有什么事需要我的解答?”泰格里斯面色古井无波,白塔至高大法师的目光纯净。
维罗妮卡将毁灭之种到来的消息告诉了泰格里斯,至高大法师听了之后眉头紧锁:“如果是这样,那么毁灭之种非常古老,非常非常古老,他的年龄不仅比精灵整个种族的寿命都要长,甚至比魔蟾的寿命都要远远超出。”
“有什么可以对付这个家伙的办法么?”维罗妮卡对泰格里斯所说的都不感兴趣,她只关心如何对付毁灭之种。
“我有一个大咒法,或许有点用,你先记下来。”泰格里斯告诉了维罗妮卡一个非常古老的封印光之大咒法——光之护封剑。
花了五分钟,泰格里斯让维罗妮卡记忆好了法术之后,表示自己的了解也很少,他只能帮到这里了,可当维罗妮卡打算关掉通讯的时候,泰格里斯却示意稍等。
“莱恩。”泰格里斯说道:“做好准备。”
“准备?”莱恩面露疑惑之色。
“巫王马勒基斯已经被凤凰之主阿苏焉选中,他正在遭受命运的指引,奥苏安的王位正在等待着它命中注定的主人。”泰格里斯说道:“请务必记得,你和我、莉莉丝是一边的,你必须要支持巫王即位,即使你不喜欢他。”
“……我知道了。”
“终焉之刻已经开始了一年有余,即使现在形势对我们不算太糟糕,但永世神选始终没有出动意味着混沌也还只是在试探着我们的反应。”泰格里斯闭上眼睛:“我预言到你将扮演一个最重要的角色,你极有可能决定世界是走向毁灭,走向延续,还是走向新生,你来决定如何做,请不要让我、让莉莉丝、让高等精灵和所有凡人失望。”
言毕,泰格里斯关掉了通讯。
决定一切是么?莱恩捏住了下巴。
现在不用想那么多,现在最重要的是……活下来!
莱恩这边紧锣密鼓地做着准备的时候,一艘来自马林堡的快船也在波尔德罗登陆了。
从快船上下来了一群第一近卫枪骑兵和一辆马车,这辆豪华马车显得很奇怪,一路走来,只要是会被外人看到的地方,马车上的乘客从来不说一句话,窗帘永远拉得紧紧的,窗户也是锁着的,马车的车门更是时时紧闭,除了偶尔贝利亚会朝着车窗说几句话和送些食物以外,乘客也从来不和外界互动。
就这样,翼骑兵们护送着马车赶往库伊勒乌古坟带,他们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