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 線上看-第510章 暴怒的安娜鑒賞

戰神:從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戰神:從奶爸開始战神:从奶爸开始
刘风不明的看着她,“难道安娜小姐还有别的想法?”
安娜看着刘风的神情,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但是他这般有理的说出这样的话,却又让她心中有气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刘风!”安娜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既然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为什么不能再酒店说,非要选择在这里说?”
“安娜小姐,在酒店人多嘴杂,我不敢保证我们的对话会不会被有心人听到,再者说,会不会变成有些人的工具!”
“一旦金源的眼线在酒店附近,到时候你觉得这件事情还能做的了吗?”
安娜没想到刘风竟然会这样说,一时竟被他的话给引导了,觉得他说的话还会有几分道理。
只是当她从守护所出来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刘风给戏耍了!
什么金源的眼线!什么酒店人多嘴杂!
一句话的事情会引起这么多麻烦吗?”
这分明是刘风在故意找借口。
安娜气愤的离开守护所,回到了酒店,却不然,在她回到房间,刚要让她的手下召集起来开会时,房间的门突然出现了撬动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不由得看向门口,“谁啊!”
门外并没有人回应,安娜这才拿起收紧联系手下,却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信号。
就在她转身从枕头下掏出手枪的一刹那,房门也同时被打开,秀啊一颗下一刻,一个头戴黑色头套的男人冲了进来。
安娜刚要开枪,那男子身子敏捷,竟然一脚踹向她的手枪,将枪踹倒在地,下一刻就用绳子抓住了安娜,绳子在她的脖颈转了多圈,被压制在怀里。
这是安娜第一次接近死亡,她异常的安静,沉声道:“你要做什么?你是谁?”
“你最好不要有这么多问题!”身后的人抓绳子的手紧了一下,安娜便感觉到绳子的力度,认得疼的她不由得咳嗽了起来。
“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竟然不怕死?”男人意外的拉紧了绳子,怒声道:“你杀了我哥哥,现在还来问我为什么对你?”
“我没有杀你哥哥……”安娜说着剧烈的咳嗽起来,脖颈上的疼痛让她已经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却也清楚的想得到。
她上当了,上了刘风的当。
很有可能今天下午将他骗去守护所,就是为了演戏,让外界的人看到只有她进了守护所以后金水死了,所以现在在她身后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金源。
安娜自以为自己能没控制一切局势,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声在生命面前,一切都是如此的无力。
金源拉紧了手力,准备结束这个女人的性命,却在这时,窗外一阵突响,他不由得看向窗外,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个红色的印记直朝他的脑门儿射来。
金源感觉到额头剧烈疼痛,下一刻,就松开了手。
安娜的房间立马被踹开,刘风第一个冲进来,看着安娜被绳子捆绑,在她倒下的瞬间,接住了她。
而即将陷入昏迷的安娜,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刻看到了心理最想杀的人——刘风。
“刘风你等我醒过来,看我怎么对付你!”
刘风将安娜交给了身后的人,便让历阳将地上的拉起来。
“历阳不会麻药太多,把人给搞死了吧?”
历阳无奈的瞪了一眼凌言,“这麻药是肖真给我的,你这是在质疑肖真的实力?”
灵凌言一听是肖真,便乖乖的闭上了最嘴,都知道肖真的职业原因,让他对什么事情都经历过,尤其是抓捕这方面的行动更是熟练,所以只要是他做的事情都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二人虽然是这样说,历阳还是担心的将手放在了金源的鼻子下面,当探到了他的呼吸,便长吐了口气。
“风哥,他没事,需要现在叫醒他吗?”
刘风看看时间沉声道:“让他睡吧!睡醒了在谈,派人在这里看着他!”
竹马弄青梅 脚下的枫铃
历阳看着转身走出的刘风,不由得疑惑道:“难道这人就这样带着面具?”
这样的疑惑也同样出现在凌言的身上,他疑惑的伸出手想要拽下金源的面具,被历阳拦住。
“难道风哥就不惊讶这个人是谁吗?”
“毕竟是我们计划了多天的人,现在到手了,他竟然一点都不好奇?”
历阳笑着说:“怎么会不好奇!只不过是还不到时间罢了!”
就这样,安娜的房间暂时成为金源的房间,而安娜则被搬去了楼上,住在了刘风的隔壁。明面上是照顾她的饮食起居,然而,只有美联国的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所以安娜醒过来,一看到自己的周边的环境出现了变化,便惊讶道:“到底是谁把我带上来的?”
他身边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个个都低垂着头,安娜沉声道:“怎么?一个个都成为刘风的走狗了?连我这个正主都给忘记了?”
“安娜小姐,您先别生气!”
安娜手下的人犹豫许久才沉声道:“我们现在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所有人完全被刘风控制了!”
一个游戏,随笔 世间独剩千珏
“皮特呢?”
他手下的人担忧的看了看他,沉声道:“我们猜测可能是走了,因为你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他人!”
安娜气的就要坐起来,却因为头晕眼花又倒在了床上,她手下的人慌忙过来扶她,被安娜一巴掌挥到了一边怒声道:“现在立马去给我找!不找到人不要回来!”
这些人慌忙走去门口,却在这时,安娜又怒声道:“慢着,给我回来!”
他们乖乖的退回来,看着安娜。
“金源呢?”
“金源现在在刘风那里!”下人们不敢告诉安娜金源就住在他的房间,只敢小声的这样的说。
安娜气的抓住了手下的床单,怒声道:“一群废物!”
“安娜小姐,要怪就只能怪刘风太狡猾!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趁您不注意……”
“什么不注意?”安娜怒声道:“我当时被人抓起来,你们都死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