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鴻蒙霸天訣-第90章月無缺被圍攻閲讀

鴻蒙霸天訣
小說推薦鴻蒙霸天訣鸿蒙霸天诀
整个千兽山风火林,已经血染山河!
风火林乱哄哄的,乱成了一片,各方势力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他们相互之间一下子成了利益联盟,而大黑狗和秦枫则是众人要追杀的对象!
大黑狗完全出卖了月无缺,现在佛家的至尊法器浮屠塔,就在月无缺的身上,月无缺,想把浮屠塔装在储物袋里边,也根本不可能。
大黑狗这条腹黑狗,给浮屠塔上施加了禁止,谁得到浮屠塔都没有办法把它隐藏起来,大黑狗还把自己的龙马血统血脉精血与浮屠塔,相互融合,浮屠塔可以说是已经认主了,而这个主人就是大黑狗。
大黑狗通过浮屠塔,换来了千兽山武神遗迹的地图,拿到这地图,在剩下的几天时间里,跟秦枫应该还来得及去武神遗迹,找到三皇剑……
秦枫觉醒的是乾坤九剑武魂。
一直也没有一件趁手的,战兵武器。
“你这条烂狗竟然敢出卖我,现在他们这些人全部在追我,你想跟秦枫去,武神遗迹,记得到三皇剑,简直就是做梦!这次我进入千兽山,我师傅对我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三皇剑拿到手!夺回来!”
月无缺,向另一个方向飞去,转身发现,身后十方山庄的,一群秃驴和尚紧跟着自己,还有魔族的大批魔兵魔尸,他们的目标显然也是自己手里的浮屠塔。
月无缺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只能转身与秦枫和大黑狗跟在一起。
大黑狗则是一脸的嫌弃,“你这个女人真是不要脸,你都已经得到浮屠塔了,还赖着我和枫哥干什么?抓紧滚蛋!”
秦枫,回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麒麟虎,以及叶鲲鹏,苍炎都跟在身后,眼前的局势对他而言实在是太不利了。
“月无缺!咱们必须分开走,如果你我大黑狗,三个人在一起,绝对会被这些人围杀!你得到了浮屠塔,完全就可以走。跟在我和大黑狗身边,你会更危险!”
秦枫说道。
“我才不走呢!”月无缺脚下踩着一轮,洁白的皓月,速度一点也不比秦枫和大黑狗慢,“咱们三个人现在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你少把我撇开,再说了,我如果单独走了,他们这些人,肯定把我杀了,得到浮屠塔,尤其是十方山庄,这帮可恨的秃驴!”
“咱们做一个交易吧!“
秦枫皱了皱眉头:“再这么跑下去也无济于事,有玉鼎国各大门派的弟子,还有苍炎和叶鲲鹏,以及十方山庄的戒空,加上魔族围攻之下,咱们能去哪里??到时候谁也活不了!”
“我这里有一枚空间瞬移符箓!这是皇甫玲珑父亲皇甫嵩悄悄给我的,用来保命,我把这个空间瞬移符箓给你,你可以快速的,用它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过你要答应我,先帮我把这些人引开一部分,再用空间瞬移符箓!”
大黑狗穿着出去,吐着舌头,“秦枫你不能相信,月无缺这个女孩,这个女孩,心思歹毒,狠着呢!你把符箓给了月无缺,她肯定立马就跑!立刻出卖你。”
“月无缺,你不会欺骗我的是不是!?我这次相信你,帮你摆脱这个困境,你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得到浮屠塔,但你必须答应我,你要逃到五里之外,凭借你觉醒的皓月武魂应该问题不大!五里之外你在燃烧空间瞬移辅助离开这!”
“这样对你而言,没有任何的损失,你可以得到浮屠塔,至于武魂遗迹的三皇剑,我想我跟大黑狗两个人,如果真的找不到三皇剑,你也肯定会想办法弄到手,就像浮屠塔一样,不劳而获,这样对你而言岂不是更有利?”
月无缺微微一笑,秦枫说的还真是非常对,眼下逃命要紧,浮屠塔在她身上,月无缺又舍不得把它给别人。
去武神遗迹,肯定也是十分凶险的,作为一名武神遗留下来的,武神空间遗迹,肯定不是随便能够进入的,至于这个武神曾经使用过的战兵,三皇剑,哪有那么容易得到!
还不如领秦枫一个人情,先得到浮屠塔,只要能活着离开千兽山,就能像师傅,复命了!
月无缺笑魇如花,“那就多谢,枫哥了!我这个人记性非常好,武神遗迹,在地图哪个位置?我比较清楚,如果时间来得及,咱们在武圣遗迹会合!”
伸出洁白修长的手指,月无缺说道:“现在把空间瞬移符箓给我吧?!”
大黑狗则是拉着脸,狗爪子,情不自禁的拍着自己的脑袋,“我的天呀!秦枫真是个傻蛋!”
“你说什么??”
秦枫指着大黑狗的鼻子,“这一切还不都是你惹的祸,要不是你让我趁机融合黑莲妖火,我现在能为成为众矢之的吗??还有就是如果不是你,用我的身份玉牌吸收了那么多,武魂珠!玉鼎国的这些人族弟子们,会这么拼命的追我吗?”
秦枫看了看身后的麒麟虎,麒麟虎则是呲牙咧嘴,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秦枫,“麒麟虎也想得到黑莲妖火,现在这只老虎咱们怎么对付??你明明不是麒麟虎的对手还要去装,把麒麟虎惹怒了!”
大黑狗自知理亏,一下子闭住了嘴。
秦枫把一张红色的空间瞬移符箓,交给月无缺,“月姑娘!这次真的请你帮忙!”
月无缺拿着这张红色的,空间瞬移符箓,左右的观摩一番,确实是一张货真价实的,这价格,价值几百颗上品灵石,一点问题都没有!
“后会有期!”
月无缺脚下发力,踩在双脚之下的圆月,飞行变化的方向,阵阵狂风猎猎,“枫哥!咱们会在武神遗迹见面的,我有预感!”
“知道武神遗迹的人,并不一定只有你月无缺一个人,如果黑莲妖火,百年不重生,你认为,武神遗迹,会出现吗?!”秦枫笑道:“至于武神遗迹里边到底有什么东西,还是什么三皇剑,我给你的建议是远离了你!”
月无缺,一阵惊愕!
怎么感觉秦枫,了解武神遗迹的事情,好像更多。
对不起,地球
对呀!
月无缺怎么就没想到呢?
武神遗迹并不是每年都会出现,今年黑莲妖火百年重生,是不是意味着武神遗迹也会开启!
这么浅显的道理自己真的就没明白!
也就是说,这些玉鼎国各大门派的弟子,肯定有一些人也知道,那么武神遗迹,将会是众人争夺之地!
月无缺暗自说道:看来只能韬光养晦相机行事了,不过目前眼前的局势,必须保命才行!
“拿着浮屠塔的那个女人跑了,抓住那个少女,千万别让她跑了,她是我们玉鼎国,十方山庄的,别人谁也别想要!”
“浮屠塔被那个女人带走了,师哥师弟们抓紧冲啊,抓住那个女人得到浮屠塔!”
“那个叫月无缺的少女跟秦枫兵分两路,天刀门的弟子,一路追随我,对秦枫穷追不舍,领路,去接货月无缺,一定要把浮屠塔弄到手!”
“万兽门弟子听令,全力围攻秦枫,顺势抓住麒麟虎!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收服麒麟虎,回去孝敬掌门欧阳龙!”
“……”
月无缺想着秦枫和大黑狗相反,侧面方向快速飞走!
玉鼎国各大门派的弟子们,绝大部分人,都追随月无缺而去。
这些人都明白,跟在麒麟虎的身边是非常危险的,更别说一直对秦枫和大黑狗,穷追不舍的人,是拔剑宗的苍炎,无极门的弟子叶鲲鹏,还有十方山庄的得道小和尚,戒空,这些人的实力太过于强悍,跟在他们身边,别说吃肉了,汤也喝不到……
还不如浑水摸鱼,追击月无缺,没准运气好,就能得到浮屠塔。
“姐姐,咱们怎么办??单靠那些魔兵,似乎得不,浮屠塔!黑莲妖火被秦枫融合了,想要得到黑莲妖火,只能杀了秦枫这人族小子!麒麟虎也是个**烦呀!”
古屿化及,看了姐姐古红颜一眼,古屿化及也不傻,自然知道姐姐古红颜,看秦枫的眼神很不对,在这生死攸关抉择的关头,古屿化及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小子,够拽 叛逆娃娃
古红颜目光坚定,看着距离自己百步开外的秦枫,今天在秦枫后面的,就是那头凶悍无比,身形庞大的麒麟虎,麒麟虎张牙舞爪,彻底已经被激怒了。
麒麟虎的后面,则是万兽门的得意,内门弟子刑爵,十方山庄的戒空和尚,拔剑宗的苍炎以及无极门玉鼎国五大公子之一的叶鲲鹏。
这几个人都跟秦枫交过手,都不是等闲之辈……
如果不帮助秦枫和那条大黑狗。
秦枫将非常危险……
“弟弟!你带领着魔族魔尸,紧跟那个叫月无缺的,我觉得那条大黑狗,并不是傻狗,而且那条大黑狗有佛家之气,怎么舍得把浮屠塔给那个少女?”
“得到浮屠塔,回到魔族圣坛,对你我而言,都是大功劳一件,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浮屠塔!”
古屿化及一听单臂腹背魔枪,脚踏黑云滚滚的,魔云而去,“姐姐,月无缺可以杀吗?”
古红颜自然看出来,月无缺对秦枫似乎是有点意思,弟弟古屿化及这么一问,古红颜的内心,忽然间一紧。
“杀!”古红颜坚定的说道。
月无缺,脚下踩着皓月武魂,速度非常快,追随她而来的人,那些围攻的人族弟子,武道修为与月无缺,都差不了多少。
月无缺,有皓月武魂的速度优势,这些家伙只能跟在屁股后面,距离月无缺,总是差着三十步左右的距离。
“差不多了!”月无缺拿出红色的空间瞬移符箓。
万兽门冲在最前面,胯下骑的天地异兽的一个弟子惊慌的喊道:“大事不妙,这小妮子有空间瞬移符箓,要跑!”
天刀门,一个手是黑色宽刀,歪着脑子的家伙喊道:“大家从四面八方围过去,通通的围起来,这个小妮子,就算是使用,空间瞬移符箓,也逃不走!”
轰隆隆,轰隆隆……
上千人的人做武修,瞬间七零八落,从这个方向,围攻月无缺。
月无缺也感觉大事不妙。
……
大黑狗喘着粗气,之前他跟苍炎交手,现在跑了这么长时间,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有些体力不支。
大黑狗现在的修为非常的低,被压在灵鹫峰山下,已经耗尽了大黑狗体内的灵气和灵性,想要慢慢恢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秦枫运转鸿蒙霸天诀,体内的灵气源源不断。御空飞行之后并没有什么大碍。
不知不觉间,大黑狗的速度越来越慢,已经落后了……
咔呲一声!
大黑狗感觉屁股一痛,屁股上出现几道鲜红的血印,血液顺着大黑狗的黑色毛留了下来。
麒麟虎伸出长长的爪子,对着大黑狗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直接把大黑狗弄的皮开肉绽。
大黑狗回头骂道:“你这只垃圾病猫!”
嘣嘣……
大黑狗一挺肚子,接连放出两个臭屁,麒麟虎臭得晕晕乎乎,直接从空中跌倒摔了下来。
跟在后面的武修,包括苍炎在内也都停了下来,大黑狗的这个臭屁实在是太臭了,让人闻了之后,根本不想活,只想去死。
十方山庄的戒空和尚,手持念珠则是一阵惊喜,“苍炎师兄,叶鲲鹏师兄!这条大黑狗身上竟然有龙马血脉的味道,抓住这条黑狗,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对我们而言,有无穷不尽的好处呀!”
“龙马血统?!”苍炎感悟了一下,果然是高贵的龙马血脉,“要是这条不起眼的大黑狗有龙马血统,这就不奇怪啦!”
“你这个秃驴,我们佛家的败类,真想吃了你狗日的!”大黑狗要冲上去,对戒空和尚开战。
秦枫一把抱起大黑狗,“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