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ptt-第六百零四章 妖皇惑心推薦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呼呼呼!
无色魂焰升腾,仿若暴风雨中摇曳不定的烛火,又似惊涛骇浪中此起彼伏的一叶扁舟,随时会熄灭倾覆。
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让陆川心神悸动,无法维持人形,现出了真身不化骨。
可以想见,这绝对是一尊,超出了能力范畴的恐怖存在。
“有趣的灵魂!”
独眼似乎眨了一下,莫名波动间,竟是有浩瀚无垠,直入心神的话语传出。
但就是这一眼,竟让陆川有种一眼万年之感,浑身冰凉通透,似乎在一瞬间,自己所有隐藏的秘密,都被对方看了个彻彻底底。
尤其是,对方说‘有趣的灵魂’,似乎有种错觉,让他以为,那从未宣之于口的秘密,都被对方一语道破。
“不对,幻觉,这是精神足够强大之后,对于心志的扭曲影响!”
陆川本身,也有道影逆轮这等近乎扭曲人心的诡异神异玄通,本能告诉他该如何应对。
奈何,实力差距太大,哪怕对方只是一个虚晃的眼睛,竟是直接镇压了陆川所言的行动力,就连本心都受到了莫大影响,无法做出丝毫反抗,只能被动死守最后的一点坚持。
无形中,山峦虚影重重叠叠,拱卫四方,又有雷云风暴,怒啸苍穹,抵挡着那无处不在的恐怖威压侵袭。
“呵,你似乎不认同本皇的话!”
那眼睛再次忽闪了下,语气淡漠道,“来自异界的灵魂,本皇感受到了孤独,你既然已经舍弃人身,何不彻底抛却过往?
凭你如今的资质,可以立地成就灵寂,本皇可以保证,在骨妖一族之中,必然有你一席之地。”
“你是妖皇!”
巅峰狩猎 优雅七公子
陆川骇然失色,难掩心头悸动。
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般情形下,见到传说中的妖皇,哪怕只是一颗虚幻的眼睛。
但一切却已经表明,对方的强大,是何等恐怖。
“不错!”
眼珠再次传音,坦然承认道,“本皇在你身上,看到了不屈与坚忍,还有一往无前的血勇,这是难得的高贵品质。
所以,本皇不介意亲自接引你,成为妖族一员,共襄盛举,一统皇天。”
“哈!”
闻听此言,陆川却是面露古怪,甚至没有继续伪装,套取更多的情报。
实际上,也没有必要。
在这等存在面前,一切伪装不过是虚有其表,贻笑大方而已,甚至可能被对方诱导,落入更深更凶险的陷阱。
“不错,不愧是能够从本皇手底下逃过一劫的人!”
眼珠并未动怒,反而多了一丝情绪化的波动,似透过无尽虚无,另一个存在放眼看来,“如此,本皇更有兴趣,将你接引入妖族了!”
“得蒙妖皇看重,实在是幸甚,奈何在下实在没有给自己找野爹的兴趣!”
陆川飒然一笑,缓缓直起微弯的脊梁,其上雷纹闪耀,虽渐至暗淡,却透着难以言说的坚持,“我很好奇,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何妖皇冕下会说我曾在你手底下逃过一劫。”
“呵呵!”
眼珠也渐渐收敛了那足以令人疯癫发狂的恐怖意志,仿若忘年交一般看着陆川,淡笑道,“本皇也不知道,只是在你身上,感受到了本体的气息。
想来,本皇的某处布局,你应该经历过才对。”
“玄霄洞天!”
陆川眸中魂火一缩,面上不动声色道,“多谢妖皇冕下解惑,若是无事,在下便不多打扰了!”
“你很有意思!”
眼珠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自顾自说道,“凭你不过后期神藏的修为,竟然有比之初期灵寂都强盛一分,而且更加纯粹强大的心境修为。
凭此一点,只要有足够的力量,便足以立地成就灵寂大修士。
你在等什么?
或者说,你在怕什么?
年轻人,不要试图在本皇面前掩饰,你很清楚,这一切都瞒不过本皇。”
“既然如此,那为何你不自己看呢?”
陆川丝毫不为所动,淡淡道。
“呵!”
眼珠失笑,竟有惊奇之色一闪而逝,轻笑道,“原来如此,你是真的在害怕啊!
怎么?放不下人的身份?
如果你真的以人为本,即便是变成了什么样子,只要心向人族即可。
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你……你竟然能看透人心所想?”
陆川骇然失色,旋即警觉,猛然摇头道,“不,不对,只是心神为引,令以天机推演。
不愧是妖皇,如此推算之能,当真世所罕见。”
“你也不差!”
眼珠淡淡道,“三言两语,能想个差不多,若是让你成长起来,怕是对我妖族,必是一大祸患!”
“妖皇冕下要杀我?”
陆川微眯了下眼,心神勾连炼狱塔,准备一有不对劲,便全力出手。
这般情形下,即便真对玄瞳造成不好影响,也顾不得许多了。
“呵呵,年轻人,你这话不觉得矛盾吗?”
眼珠意味深长的看着陆川道,“用你的话来说,人族杀妖,天经地义,本皇杀一人族,又算的了什么?”
“确实如此!”
陆川无言以对,默然颔首道,“不过,妖皇冕下跟我说这么多,不仅仅是为了简单的杀死我才对吧?”
“难道不能是本皇孤寂多年,想要找一个人聊聊天解闷?”
若非亲眼所见,怕是无人会相信,堂堂妖皇,皇天大陆首屈一指的绝顶强者,会有如此不着调的一面。
但陆川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冷静下来后,已然能够仔细推演看到眼珠后的种种。
虽然破绽近乎没有,但陆川还是细心的发现了一点端倪。
“妖皇冕下当真是好算计!”
陆川心中有了定计,沉声道,“数千年前,乾阳剑君布下这等阵仗,怕不是简单的留作传承,更是镇压了你这一缕妖魂。
现在的你,经过数千年消磨,未必还有多少力量吧。”
“或许吧!”
眼珠不置可否,若它是一个完整的人,怕是此时正在耸肩。
那无所谓的样子,让人捉摸不透,它到底在想什么。
“你到底想要什么?”
面对这样的存在,陆川知道,诸般算计都是无奈,也无力可使,唯有快刀斩乱麻,弄清对方的目的,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打个赌吧!”
虽是看似商量,但眼珠的语气,却透着不容置喙之意。
显而易见,无论对方是否真的是传说中的妖皇,但仅凭此前的恐怖唯有,就足以说明,对方必然是洞天大能级的存在。
而且,多半是其中的佼佼者!
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在乾阳剑君这等强者的传承之中,安然无恙的待了数千年,还保有那等恐怖威压。
似这等存在,事实上,也无需和陆川客套什么。
“请说!”
陆川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如他现在这般,近乎连同归于尽都做不到,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痛快,年轻人,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眼珠中赞赏之色一闪而逝,淡淡道,“如你所见,乾阳当年确实发现了惊天隐秘,所以他死了!”
陆川眸中魂火微凝,心知对方所说的‘赌约’,八成是和乾阳剑君有关。
但这位已经陨落数千年,又有什么能拿来赌斗的呢?
“你猜一猜,是本皇下的手,还是人族那两位备受推崇的佛陀和圣主所为呢?”
眼珠饶有兴致的看着陆川,笑道,“答对了,有奖励哦!”
陆川面色有些难看。
怎么也没想到,妖皇的赌约,竟然是这个。
数千年前的事情,即便是许多古老存在,都不清楚,他一个小辈儿,如何能知道?
哪怕,这两个答案,都是一半一半的几率。
但谁也没规定,答案就一定在这两个选择之中啊!
“呵呵,真是有趣的年轻人啊,在你眼中,本皇便是这样无聊,且阴险狡诈吗?”
眼珠似乎看出了陆川所想,也不动怒,淡淡道,“看在你是多年来,唯一闯入此间的人,而且颇为有趣的份上,本皇便给你一点提示。
乾阳此前所言,没有半点作假,本皇以天道为证,此番所言,绝无欺瞒。”
“妖皇冕下……”
陆川轻抽一口气,心头难掩震撼。
真是无法理解,即便对方不是传说中的妖皇,也定然是洞天大能中一流的存在,怎会轻易许下道心大誓?
当然,这也让陆川安心了几分。
据他所知,即便是洞天大能,也无法规避道心大誓,甚至更为遵守。
“是那两位所为!”
陆川沉默少顷,声音有几分沙哑道。
没办法,即便是他,也无法轻易将那两尊存在的名字,直接宣之于口,只能代指。
“聪明的年轻人族!”
眼珠上光华微闪,似隐有异样神色一闪而逝,淡笑道,“你看,乾阳本是人族英豪,一代天骄,本有望成就洞天,为人族栋梁。
但那两个家伙,却以莫须有的原因,将之秘密杀害。
你,还要坚守以人为本吗?
现在的你,即便放弃一切突破,也无法奈何他们。
所以,你需要本皇的帮助。”
“那妖皇冕下又在等什么呢?”
陆川眼睑微垂,眸中混光熠熠生辉,语气莫名道,“妖皇冕下莫不是以为,真能凭借三言两语,就让我改弦易辙,违逆本心,投入妖族麾下吧?”
“看样子,你已经拿定主意了!”
眼珠定定看了看陆川,语气有些惋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