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大隋國師笔趣-番外第四十三章 這一天,想起了那個人閲讀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山中一片秋日枯黄,入秋之后蝉鸣渐少,隐去身形的陆良生牵着老驴走过乡间小路,柏油路面时不时响起驴蹄‘踏踏’的声响,引来田间劳作的农人直起身偏头看来,空荡荡的路面,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号有毒 幼儿园一把手
叮叮…..
摇荡的铜铃声,老驴背上的书架,蛤蟆道人敞开小门,架起腿,斜靠着背后的紫金葫芦,一口一嗒的抽着烟杆,看着起伏的远山,跟着旁边播放音乐的手机,口中哼哼唧唧唱着小曲儿。
孙迎仙牵引着一张小纸人跟着后面,遇上崎岖不平路面,或路上石头,纸人跃过去,他也跟着跨步而行,仍旧低头看着手机,学着打字,正跟人聊得欢实。
“盯着路,小心摔个狗啃泥!”
蛤蟆拿出烟嘴朝他说了一句,探出半个身子,看去前面牵驴的背影:“良生,之前不是说那头红狐跑来这里了吗?应该对这里颇为熟悉,想来知道这番邦异国有什么好吃的。”
“就知道吃,你该问异国他乡,可有什么情趣之物……”道人盯着手机嘀咕一句。
惹得蛤蟆拿眼瞪他,走在前面的书生,也不回头,看着周围起伏的丘陵,笑道:“等处理完这件事便过去寻她。”
又走过一段,显出身形,变幻出现代人的衣着发式,看到前方一个农人正从菜棚出来,上前用着学来的岛国话,问起附近地名。
“东京?前面有站台,可以坐车过去,走路的话,半个小时也能进城。”
顺着岛国男人的指引,陆良生道谢一番,重新回到路上快步前行,等那农人再看来,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阳光划过正午,斜去云间。
繁华都会郊外公路,少有车辆过往,路边两辆轿车打着双闪停靠,前面车里,窗户半开,袅绕着烟气飘出,一个穿着西裤的短发女子,夹着香烟看着手机上的导航,一个光点正朝这边缓缓移动,那是她嵌在妹妹三花尤梨手机里的定位。
狩灵幻想
“尤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慢了?!”
三花咲仰起脸,红唇间吐出一口烟雾,将手机放去膝盖,顺手取过另一边座位上的资料夹,翻看起社团的财报,以及关于山田生物接下来的计划书。
每每看到上门罗列的传说中生物,女人夹着烟的手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以凡人的科技力量,去捕获那些只有传说故事里的生物、甚至是神灵,都让她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兴奋,口中忍不住闷哼出声,双腿夹紧起来。
过得一阵,呼出一口粗气,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擦了擦,余光之中,瞥去手机上的导航,口中陡然轻咦了一声,连忙丢开文件,将手机拿过手里,拉开车门出去。
屏幕上,闪烁的光点已经接近这边了,周围却是没有一点动静,难道是只身徒步过来的?
三花咲戴上眼镜,目光扫过四周,道路间林木在风里沙沙的摇曳,飘下泛黄的叶子,偶尔有过往的车辆,停也未停,直接从路上飞驰而去。
女人心里顿时泛起不妙的预感,朝后面车辆的手下喊了声:“走!”就在她转身钻进车里,手里的电话陡然响了起来,划去接听的同时,里面先传来了一段女声。
“是你吗?”
半只脚踏进车门的三花咲像是被电流过了一道身子,顿时僵了一下,猛地回头,远处的道路间,一个穿着古装的男人站在树下,正拿着电话冲她微笑,那手机摇晃的水晶吊坠,正是三花尤梨的。
一股毛孔悚然的感觉恍如蚂蚁从背脊一直爬到她后颈窝,唰的一下将电话从脸庞垂下,转身钻进车里,朝驾驶室的手下喊了一声:“开车!别去寿名大厦!其他地方都行。”
轿车发动行驶了出去,感受到窗外景物向后飞驰,这才让女人感到一阵心安,坐起身来,回头从后窗望去,第二辆轿车并未跟上来,不用猜也知道遭遇了不测,正准备给山田鸠打去电话,告诉对方突然出现一个不明身份的敌人时,侧回身来,旁边座位上,赫然坐了一道身形,正拨弄着三花尤梨的那部手机,微微侧脸看来,勾起笑容。
“八嘎!!”
醉龙池
女人惊极而怒,伸手摸去腰间,拔出一把印有樱花图案的银色小枪,对准对面朝她微笑的男人扣下扳机,呯的一声,火舌喷出枪口,弹头出膛射去青年的一瞬,距离半尺的距离如同陷入泥潭般缓缓停了下来,悬在空气里。
“这……”
三花咲举枪的手臂抖的更加厉害,瞪大眼眶里露着不可思议的神色,红唇僵硬的挤出岛国语言。
“……异能者?”
陆良生只是微笑,没有搭理她,伸出指尖探去想要躲避却无法动弹的女子额头,随后收回手,笑着回道。
“原来你们想成为神?理想远志,这很好,就是路走偏了。来,我让你看看神仙之术,有何种威能。”
指尖一曲,朝驾车的司机一弹,后者脑袋一歪趴去方向盘上,轿车‘吱’的打转摇晃撞去路边冲下前面田野时,陆良生抓过三花咲,按着她肩头凭空从车座上消失。
轰啪——
失控的轿车磕在路基,一声巨响侧翻过来,拦腰撞去靠近田野的一颗大树上,车身带着惯性下,两头直接朝前撇去,车顶正中顶震动的树身向内凹陷,车窗哗的破碎爆裂飞溅,车门都在瞬间挤压弹出,翻飞半空落去附近田地里。
风吹过光秃秃的田野,远处一道身影走来,看着散落一地的碎玻璃,走去弯曲的轿车,戴有皮手套的左手握住车架往下一拉,吱嘎的金属扭曲声里,将整辆车翻了过来,两头翘着,翻正到地上前后摇摇晃晃。
“看来,我还是来晚了一步,袭击的人有点本事。”
名叫夏亦的男人把住车门轻描淡写的将正扇车门扯下丢去一边,捡起落在座位踏脚前的一封文件,随意翻了翻,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猎杀传说中的生物……这是想干嘛?又想造神?”
看着破碎的轿车,那名叫三花咲的女人估计已经被对方抓走……那岂不是要去寿名大厦?
收起那封文件,夏亦脚下一蹬,坚硬的混泥土地面嘭的裂开,身子炮弹般冲上天空,俯瞰而去的远方,繁华的都市里高楼林立,曾经挂着寿名财阀字样的名字正被装卸工人用吊车取下,换上山田生物等字。
映着西落的阳光的窗户内,山田鸠正打着电话,挂断后,按去不停跳动的眼皮,有种不好的感觉。
“圣祈雇佣来的五人已经就位,我们过去。”
揉里揉眼皮,老人让人推着轮椅将保险柜存放的一管红色晶莹的液体取出放进金属箱子里。
这些都是海中人鱼尸体借用寿名财阀的装置提炼出来的精华,里面有着巨大的灵力,而分布各州的其他研究所,也有不同的生物精华存放,到的此时,老人的吩咐之中,从各地被运载而出,集中去事先定好的地点。
下降的全景电梯里,坐在轮椅的老人摩挲着腿上的金属箱,旁边护卫的手下,忽然有人开口,看去全景玻璃一侧,“那边是什么?”
老人抬起浑浊双眸,偏头望去,夕阳西下,洒来的霞光之中,大厦侧对的一座大楼,一道身影背负双手,外罩青衫内里云纹白袍,站在楼顶正看来大厦,脚边,还有一个短发的女人,仓惶蹲坐,发丝凌乱的贴在脸颊,目光呆呆的看着周遭陡然的变化,以及——
大罗金仙异界销魂 二十四桥明月夜
…….一柄悬在陆良生身侧悬浮的宝剑,剑尖下坠颤出一阵阵剑吟。
凌厉剑意携杀气四溢。
…….
下降的全景电梯里,老人坐在轮椅上全身发抖起来,双手按着玻璃,浑浊的眼睛绽出敬畏的神色。
他想起当年飞翔天空的那一天,想起机翼上立着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