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七百零一章:闖禁宮分享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幽冥血海。
只见血海滚滚,无数修罗在血海中肆意承欢,男的奇丑,女的美艳,血海神宫内,却见两人把酒言欢。
“哈哈哈,你这个老东西,一步步走到今天,虽然是罪有应得,但也算是全身而退了。”
血河老祖举着酒杯,略带讽刺的将目光看向坐在面前的糟老头,这位威震冥土的酆都大帝。
这个老家伙今天找上门来实数,令他感到意外。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本以为他是来找茬的,不曾想这老家伙居然罕见的向自己服软了,还拿出了一坛好酒来。
那是大帝禁宫的佳酿,一项贪杯的血河老祖,自然经不起诱惑,
即便心里对酆都老儿很不爽,可佳酿在前,怎能错过。
于是才有了两人坐下喝酒的戏码。
糟老头今天也是放下了架子,一个劲的劝酒,不时向血河老祖道出苦水,他堂堂魔王,当年威风一时,什么第六天魔王,根本比不上他一根指头。
后来跟着大帝打下冥土江山,封赐百官阴神,开启万载冥土轮回序章,不说功劳也有苦劳,最终居然被大帝给打进了冷宫去。
听糟老头一翻吐槽,血河心情大好,甚至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两人推杯换盏间血河老祖也是酒上三分,说话也开始放松起来:“哼,大帝最是无情人,活该他一辈子都要守着幽山那座冷板凳去。”
糟老头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咧嘴笑道:“嘿嘿,冥土之大,浩浩无垠,但对他来说视为监狱,也是可怜人喽。”
那一年 绪慈
说着举起酒杯放在嘴边,就在酒水入口之际,糟老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撇嘴道:“咱们虽然意见相左,但何尝不也是如此,这些年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多多包涵。”
“客气!客气!“
不知道是酒水的缘故,还是因为糟老头这个宿敌对他如此恭维的原因,血河老祖的脸上不由得红光满面。
只待酒过三巡,血河老祖见糟老头迟迟不再说话,才放下手上的酒杯道:“说罢,看你今日对老祖我如此客气的份上,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只管说来。”
“这……”
糟老头闻言一怔像是被看破了心思一般,显得不好意思起来,扭扭捏捏道:“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在藏着掖着,只有一件事,希望老哥哥帮上一把。”
“什么?”
糟老头越是客气,血河老祖心里则越是警惕,别说是大帝禁宫的美酒,就算是把瑶池仙宫的美酒送来,他也不会彻底相信糟老头。
不过一位伟大的后生说的对,面对敌人的糖衣炮弹,我们要吃掉糖衣,把炮弹丢回去。
“无他,这次群兽冲出幽土,甶孑这个老贼必是要承担主责,加上他这段时间把冥土搞得天怒人怨,只待大帝朝会,少不了要被重重问责,届时……嘿嘿嘿。”
糟老头说道后面,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已经说明了来意。
血河老祖闻言心里不禁冷笑起来,不过这件事倒是一件的棘手的事情,就如他所说,糟老头虽然被大帝打入冷宫,但也算是全身而退。
说好听的那叫小杖受大杖走。
可甶孑就不一样了,自他上位来,大帝交代的任务,搞得他焦头烂额,强行夺走了那些功德家族的功德碑,已经是惹了众怒。
为了让阴曹恢复运转,他把自家弟子都填了进去,还高薪聘请黑白无常这对狗男女回去,据说好像还升官了来着。
这两件事情就罢了,至于解冻黄泉,呵呵,这件事就是不可能的。
眼下事情都没办好,还闹出这么大的篓子,这下大帝那边可就不好交差了。
血河心里自然站在甶孑这边,但若是甶孑被打下台,接下来谁来掌控冥土大权可就是个问题。
这时候糟老头来示好,或许也是一个契机。
“好,这件事我可以试试看,但成不成我不保证。”
听血河这么说,糟老头满脸惊喜:“如此甚好,甚好,老哥哥如此厚爱,无以回报,不过我倒是知道,有一个血海的叛徒所在,不如这样,待我去摘了那个叛徒的狗头,算是给兄弟出口恶气。”
念念不敢忘 大熊66
糟老头说着就要走,却见血河一脸困惑的拉住他的胳膊疑惑道:“血海叛徒??”
他血海之中子民无数,但若是说叛徒……他还真没什么印象。
“就是……这家伙,他自称是你身边亲卫来着。”
糟老头拿出大头拍摄的照片,放大后在边角的位置上找到红毛的身影,指着他说道。
“嘶!原来是他!”
见到照片,血河老祖不由神情恍惚了一下,摇摇头道:“此人是我亲卫,但也非我亲卫。”
“什么意思??”
糟老头满脸迷茫,但心头骤然一紧,这才是他来找血河老祖的真正目的,之前在黎族一位老人口中得知了一件机密。
至此后他就觉得大帝和他所熟知的大帝,有了极大的出入。
娘娘被禁锢幽山,这个想法似乎也是错的。
只是他并不清楚大帝究竟要做什么,饶了一圈之后,得到了胖胖临走前在囚车上的提醒,才决定在丁小乙身边找突破口。
这当中自然就包括了他身边的所有人,其中红毛最为耀眼,毕竟陈老他们都是知根知底,只有红毛这家伙的底子他们没有人真正核实过。
血河老祖捏着胡须,像是在思索什么,片刻后才想起来这桩很久很久前的陈年往事。
“此子应该已经消亡了很久才对,当年盂兰节我等在大帝禁宫赴宴,期间我喝醉了酒,醒来后才发现身边亲卫少了一个,仔细感应发现此子与我的关联已经消失,后来经人询问才知道此子吴闯禁地,已经被第六天魔王击毙。”
亏是血河老祖记忆好,一个亲卫而已,死了就死了,他也没放在心上。
若不是糟老头拿出了红毛的照片,血河老祖还真想不起来这件事。
听到这糟老头心底一下就沉到了谷底。
猎了一辈子鹰,到头来居然被麻雀啄瞎了眼,没想到问题最大的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居然谁都没有发现。
仔细想来当初红毛在柴木新居说的话,他本身虽然是血河的亲卫,但他后面说的话全都是假的。
能无视柴木新居的规则,这背后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如此就好,我还有事,告辞!”
说话间,糟老头连一点寒暄都懒得应付,转身就化作虹光快速遁走出血海。
一出血海,他便拿出手机,给丁小乙打去电话,可惜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亦或者在群里@他,丁小乙都没有回应,这更是令糟老头的心思一下沉到了谷底。
就在他心里一阵发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愛 瘋 了
这让他双眼一亮,赶紧拿起手机道:“小乙,你要小心红毛,这家伙是……”
“二师父,我是丁鹏。”
话未说完,却听到电话一听传来丁鹏的声音,令糟老头一怔,放下手机一看,果然来电人是丁鹏,而不是丁小乙。
于是只能重新拿起手机道:“丁鹏!快去通知你爹,红毛这家伙……”
只是这次他的话依旧没能说完,就被丁鹏给打断掉:“没用了,我爹被抓了。”
“被抓了??”
糟老头闻言不禁大吃一惊,赶忙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听丁鹏在电话里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通。
原来,等丁鹏得到消息赶过去后才发现,神庭已然是一片狼藉。
那些凶兽也好,自己老爹也罢,全都消失了。
只有五福猪王被困在了佛圈里,气的哼哼叫唤,却是无可奈何。
等他上把猪王救出来后,才从一些幸存下来的神级高手们口中得知了经过。
原来胖胖一来和自己老爹两三句话的功夫,就动起手来,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根据幸存的一名神级所说,当时胖胖只是抬起了一只手而已。
却是大手遮天,颠倒阴阳空间,一巴掌扫去,丁小乙等人全部被打包带走困在对方掌心世界里。
若是说唯一一个胖胖不愿意抓的,就怕是五福猪王了,这家伙是运道的化身,胖胖也不敢让它出什么意外,索性就把它给丢了出来,手指画了个圈,圈禁在这里。
丁鹏说完后,向糟老头道:“师父,事到如今,能救我爹的就只有一个人。”
糟老头脸色一黯,他知道丁鹏说的人是谁,但脸上却是倍感无奈:“我也知道,但这个人不会救你爹……”
他没有再说下去,别说是救,甚至他都怀疑,这些事情背后必然是大帝搞的鬼。
“我知道,但我有办法让他救我爹。”
电话里一段丁鹏的声音格外平静,平静之余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糟老头也不知道丁鹏究竟要做什么,但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好办法,犹豫片刻后,还是咬咬牙:“罢了,今天我们豁出命来,陪你上一趟幽山吧,我在幽山下等你。”
“不用,我已经到幽山了。”
幽山下,丁鹏缓缓挂掉了电话,目光看着眼前高不可攀的神山,不禁深吸口气,紧了紧身上这身螭龙羊皮做的靓仔快乐衣,迈步朝着这座山岳走去。
丁鹏走的很慢,但步履间却像是缩地成寸,眼前林叶花草,刹那间模糊成光影。
直至来到大帝的禁宫前,丁鹏才放缓了脚步。
看着这个陌生的孩子来到禁宫门外,站在大门外的那些骠骑禁卫默默转过头来,木然的目光,令人脊背生寒。
这可是能吊打血河老祖的骠骑禁卫,偌大的冥土上没几个人敢说不怕的。
但丁鹏却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大师父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能够救自己老爹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这座禁宫的主人,掌管生死大权的泰山幽冥大帝。
千万人指的是众生。
而能够代表众生的人,只有他。
因为无论是谁,最终的归宿只有死亡。
站在千万人身边,去拯救一个人,这句话如果从字面上顺着理解,正是站在大帝身边救自己老爹。
但这句话如果反过来去理解,就是另外一层意思,要杀自己老爹的人,从来不是二师父,而是这位大帝。
至于是什么原因,丁鹏不清楚,但如果结合二师父的话来理解,自己老爹身上可能有着解开一切枷锁的钥匙。
而这把钥匙,才是大帝想要的东西。
丁鹏也不知道自己的理解,是否就是大师父要告诉自己的东西,事到如今他只能放手一搏。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力缆狂澜,即便失败,也不辜负道心所向。
想到这丁鹏鼓足勇气迈步朝着禁宫大门行去。
沿着破旧的石阶步步而上,丁鹏能够感受到身上那股宛如泰山般的压迫感,当看到这些禁卫们已经默不作声的将手掌放在了刀柄上时。
豆大的汗珠已经顺着丁鹏额头滚落下来。
好在这时,只见宫门缓缓被人推开,霍都踩着沉重的步伐迈步走出来,目光上下审视了一番丁鹏后,眸光一闪:“进去吧,大帝让我带你去后山。”
“后山??”
丁鹏眉头一紧,不禁犹豫起来,他可不是愣头青,早就听荼荼他们闲聊时知道,当年娘娘病重,被大帝请到幽山后山养病,至此后山是为禁地,擅闯者格杀勿论。
娘娘重病不重病且不论,这后山只怕是进去了,想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哼哼,怎么,都到了龙潭虎穴前,怕了?”
霍都见丁鹏不走,不禁冷笑道。
“厄……听闻娘娘在后山养病,我来的时候也没个准备,将军且等我片刻,且容我洗把脸,省的惊扰了娘娘大驾,到时候我可是罪该万死。”
霍都眉头一撇,知道这小子怕是在耍花招,但众目睽睽之下,这小子就算是现在想跑也来不及了。
于是挥挥手催促道:“快点。”
“好好好!”
丁鹏连连点头,旋即走到一旁角落真的从储物盒里拿出一个水盆,以及一壶热水,好好的洗漱了一翻,拿出镜子给自己脸上擦上香喷喷的水乳。
“快点!”
见状霍都不耐烦的再次催促道。
“好好好!”
见差不多了,丁鹏随手将镜子往水盆里一丢,就跟着霍都往里走,只是谁也没注意到,水盆里的那面镜子上,居然还映照着丁鹏的容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