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逢春討論-第330章 反常看書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陪着苦主前来报案的还是叫诸葛二的更夫。
“大人,又是小民。”诸葛二颇为熟络打着招呼。
林啸一时语塞。
就没见过这么热心肠的更夫。
林啸看着诸葛二身边面容憨厚的青年:“这次是——”
陆玄恰好也在,一下子认出了年轻人。
这不是去年中元节那晚把吴王拖去报官还踹了吴王好几脚的村民嘛。
果然就听诸葛二道:“这个小兄弟叫阿牛,是小民去年中元节认识的,家中只有一个妹子,昨日他干完活回家发现妹子不见了,叫着村人找了一晚上加今儿个一上午还是没找到人,小民就劝他来报官了。”
“你如何知晓阿牛的妹子失踪了?”林啸好奇问。
诸葛二忙道:“昨晚小民打更,正遇到阿牛到处找人啊,小民打完更还帮忙找了呢。”
林啸解了疑惑,问阿牛:“你家中只有一个妹妹?父母呢?”
阿牛抹着眼泪道:“小民的爹娘早就没了,只留下小民与妹妹相依为命。平日里小民下地干活,妹妹洗衣做饭收拾家里。”
陆玄挑眉:“也就是说,平时大半时间都是令妹一个人在家?”
阿牛点头。
这情况越听越觉熟悉。
一行人去了阿牛村子,一番检查问话,越发觉得与更夫王三之女春杏失踪的情形相似。
红尘乱 梅落楚衣
“令妹样貌如何?”
阿牛挠挠头,有些茫然。
林啸换了个问法:“村上人怎么形容你妹妹?”
阿牛顿时觉得好回答多了:“都说俺妹妹是天仙。”
林啸下意识拧眉,再问:“令妹今年多大?”
“十三岁。”
陆玄突然开口:“林兄,咱们聊聊。”
林啸安抚阿牛几句,与陆玄走至避人处。
“陆兄有发现?”
陆玄随手折了一根柳枝:“林兄,你不觉得这情形很熟悉?”
林啸颔首:“嗯,与春杏失踪很可能是同一人所为。”
“不是这个。”
林啸怔了怔。
死宅也要成神
陆玄神色凝重,低声吐出三个字:“梅花庵。”
林啸眼睛微微睁大,难掩震惊:“你是说……雪颜丸?”
说到这里,寒气从心头冒起,窜向四肢百骸。
以美貌豆蔻少女鲜血炼制驻颜药物,实在丧心病狂。
“梅花庵庵主已经伏法,怎么会——”
深空之下
陆玄声音微冷:“梅花庵庵主说雪颜丸的方子乃是祖传本就不足信,寻常勋贵之家哪来这种歪门邪道的方子,我更相信她是从某处得来。梅花庵庵主虽然伏法,方子的真正主人很可能还在搅风搅雨。”
林啸沉默片刻,点头:“这种可能不小,梅花庵那几名受害尼僧受害时都是十三岁,且容貌出众。”
年纪,美貌,两点都符合,就很难说是巧合了。
“既然有可能与梅花庵有关,那我就要向上峰禀报了。”
林啸不敢耽搁,很快把两桩案子禀报给窦尚书。
窦尚书听了脑袋都要炸了,匆匆进宫求见皇帝。
“窦卿有什么事?”庆春帝语气温和,显然心情不错,
他心情当然是好的,这些日子明显感觉精力十足,连面皮都光滑了许多。
与长生不老比起来,文武百官禀报的琐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窦尚书可不知道皇帝的好心情因何而来,只是见庆春帝心情不错,暗暗庆幸。
皇上心情好,那听到这糟心的消息,他承受的怒火就会小一点。
窦尚书把两桩失踪案说了,低头道:“皇上,此事不得不重视,很可能还有人掌握着雪颜丸方子,正祸害百姓。”
庆春帝面上阴云密布,声音也冷下来:“就凭两桩失踪案,你便认为与雪颜丸有关?”
“皇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庆春帝冷哼:“什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朕看你是唯恐天下不乱!百姓对梅花庵的事还心有余悸,这时候要是传出这种风声,岂不乱了人心?”
这指责可不轻,骇得窦尚书忙跪地请罪:“皇上恕罪,是臣糊涂了。”
庆春帝这才脸色好转,淡淡道:“不要疑神疑鬼闹得人心惶惶。退下吧。”
“臣告退。”
窦尚书回到衙门,就告诫林啸老老实实按着失踪案查,不要扯到梅花庵。
林啸约了陆玄在陶然斋吃烧鸡,心情有些沉郁。
“皇上认为咱们多事?”听了林啸述说,陆玄深深拧眉。
皇上的反应不大对劲。
若是对旁人,这些话自然不能说,但对林啸就没这些顾忌了,陆玄直接提出疑虑:“世人只以为梅花庵庵主为了攀附权贵制出邪药,真相却是梅花庵庵主为情人报仇,与齐人有勾结。皇上清楚这一点,听了窦尚书的禀报按说绝不会放弃追究,毕竟这可能关系着北齐,哪怕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关乎江山社稷,当权者一般都是抱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思。
“或许皇上不愿面对与北齐有关的事吧。”林啸寻思良久,说出一个连自己都很难信服的理由。
陆玄扯下一根鸡翅膀吃了,沉声道:“不管怎么样,继续查下去。我有预感,还会有少女失踪。”
皇宫中,把窦尚书打发走后,庆春帝狠狠骂了刘喜一顿。
“朕让你安排人物色民间美貌少女,不是去偷去抢!”
刘喜转头找安排的人了解了实情,冷汗淋淋禀报庆春帝:“都是那些下贱东西蒙蔽了奴婢,奴婢问过了,他们说符合条件的少女几乎买不到了,这才打起了歪主意……”
混元无极 蔓荆晴雪
庆春帝发了一顿火,想想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遂打消了砍那些人脑袋的念头,吩咐道:“京城买不到就去外地买。大魏这么大,难道买不到符合条件的少女?总之绝不许再在京城惹事!”
刘喜连连称是,安排下去。
谋杀现 ms00
京城很快没了少女无故失踪的事,而对陆玄与林啸来说,调查陷入了僵局。
“难道预感错了?”清心茶馆中,陆玄捏着茶杯,深深拧眉。
林啸啜了一口茶,道:“我这里倒是有些发现。之前你不是提醒说去集市打听打听,现在有消息了,前些日子牙婆中多了一个新面孔,出手阔绰,专门买美貌的豆蔻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