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 txt-第1852章 有其兄必有其弟展示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回溯全盘,才知到处都有细节不对劲……
最初,完颜纲权宜答应割地,盟军声称怕金军毁约所以迫不及待开进,还造势说,赤盏合喜众目睽睽包围盟主、说明金军确实违诺由此可见盟军提前入驻没错——
那么,嚣张跋扈的赤盏合喜现在去哪儿了?真如金陵所以为的那样“一直在抵御南宋援军”?还是说,归云镇的防守根本就是林陌靠挟持吟儿对外摆了个空城计?镇中的主将苦苦待援,可镇外的兵卒却投鼠忌器、因为严重的心理负担而高估了敌方兵力……
“他连我太过心急救凤姐姐,仓促之下忽视情报交流,都算到……”金陵叹惋。好个林陌,胆敢用区区几十个杂兵虚张声势草木皆兵,就骗得最靠近归云镇的那支宋军误以为要被围城打援从而不敢冒进!“攻杀难入”的症结,竟起源于内外交流被割断……
另一厢,由于赤盏合喜确实拦杀过金陵也拦杀过穆子滕,是直到金穆二人入瓮后才悄然离开;加上移剌蒲阿、完颜合达那些兵马陆续退回镇上来,人群的虚实相间和反复变迁对金穆的麾下造成了成倍效应,于是也就加强了他们对于“归云镇金军防守森严”的印象……以至于刻舟求剑,完全不知道那帮人根本就是来了又走、靠心理战把他们毫不费力就拦挡在外!
江湖几时有 诸梦煜
也罢,除了金、穆带来的等闲军兵外,南宋的其余援军确实远水难救近火,毕竟祝、杨、萧都被陈旭调走了啊,镇外没有强者、暂时群龙无首,束手束脚也是可以理解——陈旭应该也没算到金陵的失策细节,所以早先把祝杨萧全都派走,他认为其它地方更该救,无意中却造成了吟儿真的失救;好在林阡事先担心吟儿安危,早就教“惊鲵”和柳闻因机动待命,才有了此刻的双管齐下,一通有无,一探虚实……
形势所迫,不得不用添油战术,解危一时却解不得一世——此时情报网虽打通、柳闻因也到场,事态却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待镇外宋军好不容易知道林陌原是风声鹤唳,主将们包括主母在内却确实已经被一网打尽,这造成了外围援军仍然无法破局的现实!眼下,只能期望群众的口水淹没范殿臣和封寒,好让里面的人自己光明正大走出去……
可是,金军怎可能遵守比武信诺?金陵呼吸一重,尤其她现在知道林陌别有用心——
用最少的精力将宋军分割包围,林陌的重心必在更大的事!他的精锐们现在都已离开了归云,却显然不是向东迎战林阡的……

也许其他精锐都还是大病初愈或带伤出阵,但那个纯净无毒的完颜纲,为何盟军打环县、庆城的时候,最壮健的他从未出现过任何一处?他的作用是什么?面对凤箫吟的道德绑架和钓鱼执法,封寒气,高风雷气,林陌居然没那么气,为什么?气定神闲,哪里像措手不及?他的逞强像林阡,林阡逞强却是因为确实强……
“上了这驸马的鬼当!”金陵赶紧告诉吟儿,“我得意于自己让林陌想不到,却被自己造的孽束缚,忘记去计算林陌会否让我想不到!”
“什么?”吟儿一愣,回忆的起点也一样避不开完颜纲。
完颜纲在这场战役里的特征确实是“南面无污染之地而来”“跪求解药”,可他在以往的哪一战都是“擅走险路,能行旁人不堪忍受之道”……盟军怎就忘了!心急要吃环庆,便任由林陌不动声色地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对一枚这么重要的棋子驱来遣去,自由无阻……
完颜纲具体是何时被调上北线的,不得而知。只知道林陌借着今日求药的事,赋予了完颜纲出现在环庆的合理性,同时也大幅降低了他在宋军心中的价值。实际上,完颜纲早已暗中担起大任,前期任务正是轻骑简从、卷甲衔枚绕过宋军的守备空虚,举步维艰却坚持不懈地在归云镇的西北角找突破口……很显然,路应该已经铺得差不多了,只待时机成熟,便火速串联所有断点,引领着金军主力一起朝外突围;继而转道直下镇戎州,趁环庆宋军手忙脚乱,直取他们背后的越野旧部!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陈旭若不提点,金陵完全不知,所幸智囊就是智囊,一点就透——哪那么巧,解药刚出炉完颜纲就已经在?他又不能未卜先知!所以他来环庆的初衷不可能是求解药显诚意。金陵早就该怀疑他,奈何完颜纲原先动作太小,待到幅度大起来,却立即被求药掩盖了。
都市 仙 醫
“不怪你,你还得兼顾炼药……”吟儿心疼地说,“平时还有个樊井心细,但这几天他恰好生病……哎,只怪我太笨。”
“不是笨。是格局……我们意在夺环庆,林陌则不然。很早以前,他就想借环庆为跳板,去会宁与曹王会师……镇戎州是两者之间必经之地,也是他给完颜纲拟定的第一目标。”金陵摇头说,对于盟军来说环庆是终点,对林陌来说环庆只是个客栈——可能一开始他还想待在这里、等曹王来,可惜十一月初,环庆已证实不能居住。那就断舍离,继续西进!完颜纲是准备已久的先锋,中坚是本来愁着怎么解毒的金军主力,殿后的战狼,伺机而行,镇戎州见。

“所以,比武只是林陌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用比武来掩盖什么企图?可是,他们明明很卖力……”吟儿大惑不解。难道封寒和高风雷之所以热情投入,只是因为他们崇武吗?每个招式都不是假的,每个言行却未必是真的?
不错,很多大声说的话,封寒都是故意说的,包括指责张元素救樊井。呵呵,老子我谢谢樊井还来不及!金军主力本来还在犹豫,何时才算时机成熟?林阡来了就走不掉了,可眼前一有宋军虎视眈眈二来毒还没解得开……这么快樊井就把药给造好了,求药的就能去求了,送药的也就来送了,还偏是凤箫吟……天助我也!
林陌对核心众将说,她从来到走,宋军定会全神关注,至少一个时辰,足够我们撤离;宋军的第二关注点必在割地,那就丢给他们也罢,环庆这片毒烟境百废待兴,怎比得上镇戎州风烟俱净?有几个民众心甘情愿跟我们,就带几个一起。
众将无不服从:确实天赐良机,正好赶在林阡抵达前抽身!那个再重要不过的引路人完颜纲,可以借“求药”把存在感降为零,谈判完就隐入灰色地带,行动开启!与此同时金军的“虚弱度”飙升,宋军只会傻愣愣等待协议生效,眼睛朝东南,注定西北破绽拉大;此外,金军撤出环庆之际得到解药,也就不怕寒火毒污染了其它城池。
宋也好,金也好,计划里都没有比武,比武是两者夹缝的枝节——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赤盏合喜并非金军核心,所以起先不知驸马计划,加之他素来小人还刚愎自用,竟自作主张想生擒凤箫吟并先斩后奏。也是闻讯之时,林陌、封寒和高风雷才发现,跟在凤箫吟后面的宋军原是这般可恶,趁着金军顾此失彼,居然提前吞了环庆南部不少地盘,还妄想把锅都推给赤盏合喜背……
凤箫吟对赤盏合喜的小计,损害了林陌对金陵的大计——把环庆主动丢给宋军和被宋军自己走活是两回事。地不要紧,可是兵要紧,人心太重要——
布施行善得美名是凤箫吟此行的目的,金军哪个谋士都早就知道;但若是环庆南部的金军损兵折将“大败溃”,那么凤箫吟就是得了实际还得名,名实兼备,不仅环庆,就算镇戎州的民心也会对她百川入海!如何使得!
一世信仰半生曙光 林梢的秘密
而且,宋军既然省略了瞠目结舌和晕头转向的时间,那就很容易追得上完颜纲和陆续开赴镇戎州的那些金军……
重生之极品姐夫
所以林陌奋不顾身追出来,一是试图直面凤箫吟、给“人心”亡羊补牢,二……
喜欢飞翔的燕子
提出比武,他真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借比武掩盖什么企图?答曰:救全局!

“答应比武,吟儿既想给盟军对她的救援拖延时机,也想把林陌这个金军唯一统帅继续拖缠”——且不说她的决定反而会贻误盟军对她的救援,林陌和她,到底是谁更需要对方留下?!
“三局两胜”“五局三胜”“拖延时间?十炷香你都没指望”——林陌他,才是真正拖延时间的那一个!只要吟儿答应和眷恋比武,金陵等人就会紧步后尘被障目,盟军离真相就越来越远,形势便会越来越有利于金军!
这几局比武,越势均力敌就越好,可以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让前锋继续前行,将败兵渐渐收拢,他林陌则亲自在归云镇中坐镇,即使离开环庆,也要走得风生水起——
山东是扬眉吐气,环庆是风生水起。今次,金军不仅是突围、也是突袭——拿“镇戎州”的胜算,在于环庆宋军的反应速度,他失给了金陵几成,就要从吟儿这里靠“比武”扳回几成。哲别和范殿臣,恰好和他各取所需,他俩武功皆能为他所用!
“也就是说,陵儿对他打出‘出其不意’之前,林陌就已有他自己‘乘人不备’的规划……之后,靠‘比武’拖延,凭‘空城’逆势。”吟儿叹。有其兄必有其弟,他林陌,岂是个坐以待毙、争勇斗狠、胸无韬略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