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wst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txt-第一百三十三章 好好保護她閲讀-t01ib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李文翰和秦风被冷若潇强行喂了蒙汗药,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宫外的树林里了。
“王八蛋,居然把我们迷晕了,”李文翰摇晃着站起身来,因为身体有伤,所以人特别恍惚。
“我们现在安全的出现在了宫外,难道是王妃救了我们?”秦风担忧的说道,英气的眉目都皱到了一起。
“那还用说,肯定是樱雪答应了北焱的要求,又怕我们捣乱,所以冷若潇才把我们迷晕送了出来,”李文翰攥紧了拳头,愤怒的一拳打在树干上,震落了几片树叶。
“北焱要王妃答应他什么?”秦风疑惑的问着李文翰。
李文翰叹了口气,“这个还用问吗?用脚趾头都想的到。”
秦风思考了一下,然后瞪大了眼睛,“莫非…..?”
“对,你看那个狗屁王子看樱雪那色眯眯的样子,肯定会觊觎樱雪的美貌,”李文翰狂怒的眸子充满了杀气。
“那李兄现在有什么好的法子吗?”
李文翰咬着指甲,想了一会儿说:“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再找机会溜进王宫救出樱雪,这一次,就算是打晕樱雪,也要把她带出来,我再也不想看她犯傻了。”
苍樨的手纪
“那我们现在就去?”秦风已经迫不及待了。
李文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天马上就要黑了,等天黑我们再找机会溜进去。”
李文翰和秦风躲在宫门口的暗处,看到北沫雪驾着马车从王宫里出来。
李文翰灵机一动,“等下我趁那个公主回宫的时候,偷偷钻到马车的底下,你等在这里接应。”
“那李兄你到时候如何带着王妃脱身?”
“这个你不用担心,不是还有那个驸马吗?到时候求他想办法送我们出宫,再不济,这个忙我想他还是会帮的。”李文翰嘴唇干裂,脸色苍白,故作坚强的坚定着语气。
正在李文翰准备到半路等回宫的北沫雪的时候,又看见墨宸宇驾着一辆马车停在了宫门口。
爱情美
“驸马,这晚上出去可是有事情?”守门的侍卫统领询问着。
墨宸宇脸色很是不悦,“没有其它的事情,只是公主独自一个人出宫,我不放心,想跟出去看看。”
追塵逐浪記
侍卫统领露出了一个半信半疑的神色。
“公主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担待的起吗?”墨宸宇又继续加重了语气。
侍卫统领犹豫了片刻,“驸马请。”
墨宸宇驾着马车快速的飞奔而去。
“这个驸马到底没有那个公主有地位,人家出门一路畅行,他出门还得盘查,”李文翰讽刺着,但又转念一想,“他出宫干嘛啊?这就好办多了,秦兄,我们找他去。”
憾江山,倾城冰美人
李文翰跟秦风飞快的跟了上去,但人腿毕竟没有马车快,等他们追上去,早就不见了马车的踪影。正在他们抓耳挠腮的时候,一群人骑着马,从黑夜的那一头向他们靠近。
“李兄,我们还是躲起来为好?万一来者不善呢?”秦风虽然性子闷闷的,但做事还是比较谨慎。
李文翰站在暗处,看着骑着马带头的那个好似面熟,但一时又未想起来,“秦兄,那个带头的我怎么那么眼熟?”他转头看着一脸惊讶的秦风。
竞技荣耀
婚然天成:总裁,别来无恙
“四王爷,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噢!好像就是四王爷,我说呢,怎么如此眼熟呢,”李文翰倒是没秦风那么惊讶,“他出现在这里确实很奇怪。”
“至于四王爷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们日后再调查,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救出王妃,”秦风暂时没有心思细想其它的事情。
“秦兄说的对,我们赶快找到那个驸马,”李文翰朝着巷子的深处走去。
综游戏boss危险 紫幻雨
墨宸宇将马车停在了一个比较深的巷子里,他把苏樱雪从马车里抱出来,然后走进了一家客栈。
李文翰不巧路过客栈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墨宸宇驾的马车,“刚才好像是这辆马车,我们进去看看。”
“嗯,”秦风四下张望了一下随李文翰走进了客栈。
“掌柜子,”李文翰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声,“我大哥住哪间房?”
正在算账的掌柜子被李文翰问的一脸懵圈,“这位客官,你是不是找错客栈了?”
“没有啊,我大哥的马车还在外面呢?”
掌柜子走到门口看了一眼,恍然大悟,“噢!那位客官在楼上的第二间房。”
李文翰向秦风使了个机灵的眼神,然后快速的走上了楼。
李文翰来到房间门口,本想一脚就踢开房门,却被秦风阻止了,“李兄,让我来。”
墨宸宇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有些迟疑,有些忐忑的走过去开了门。
“果然是你?你在这客栈里干嘛?”李文翰一见到墨宸宇开口就问。
墨宸宇见李文翰与秦风便松了一口气,“是你们,快进来吧。”
李文翰与秦风一进门,就看到床榻上躺着的苏樱雪,简直快喜极而泣了。
“你把她带出来了?”李文翰赶忙上前去探望苏樱雪。
“我家小姐这是怎么了?”秦风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苏樱雪,便担心的问了起来。
“她自尽了,”墨宸宇有些愧疚的说。
“什么?”李文翰暴跳如雷,“她居然又自杀了?”
如若有妳,今生何求
“什么叫又?”秦风不解的问。
“她已经自杀过一次了,我当场阻止了,还刺伤了狗屁王子,所以狗屁王子才把我们都关了起来,”李文翰气的捶胸顿足。
墨宸宇明白了苏樱雪的苦衷,他看着苏樱雪心乱如麻,内心里也更痛了,他头一次有一种想强烈保护一个人的欲望。
“秦兄,你快去请大夫。”
“我这就去。”
李文翰待秦风走出了门去,然后毫不客气的问,“不知天启兄能不能借点银子给我?”
墨宸宇没有迟疑的从怀里掏出了一袋银子递给了李文翰,“我不便多留,你好好保护她,她的外伤暂时无大碍,但她中毒了,不知是何毒,我回去先翻阅古籍看看有没有线索,我们两头行动。”
李文翰对墨宸宇的话傻了眼,“她怎么会中毒?”
如果我們未相遇
“这个我也不知,待我回去好好查查,或许查到下毒之人就能有解毒的方法。”墨宸宇眸色一沉,看了一眼苏樱雪之后,欲言又止,准备离开。
李文翰叫住了准备迈步的墨宸宇,“我想最后问你一件事,你当真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墨宸宇迟疑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我失忆了。”
李文翰对墨宸宇的回答又无语,又有些惊慌,又有些意外,“你之前怎么不说?”
“我不是一个能随便对别人敞开心扉的人。”
李文翰看似表情平静,但内心里早已暗潮翻涌,“你如若真是他,那你害的她好苦啊?”
奸臣
墨宸宇眼神忧伤,然后走出了房间,李文翰的那句,你害得她好苦在他脑子里回响着,他又希望自己是墨宸宇,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苏樱雪,又希望自己不是,现在这样的处境,居然还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他这么伤害她,他该拿什么脸面来面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