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萬古第一武神 ptt-第六百二十九章 大阿姑鑒賞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好险……呼!”
一片无人的荒野所在,金蓝色流光涌现,化作玄妙波澜,一道人影从中闪出,正是陆川。
“珈蓝佛尊只是刚刚醒转,力量还未达巅峰,但即便如此,管中窥豹,也足可见,这等存在,能够轻易威胁到我!”
通过刚刚的交手,还有此前搏杀神造峰灵寂大修士和与三心菩萨交手,陆川已然大体估算出了自己的实力水准。
一般而言,初期灵寂大修士,只能威胁到他,哪怕是掌握有特殊秘术或宝物,至多也就是威胁稍大,而不至于让他有生命威胁。
但若是修为更进一层的灵寂大修士,至少也是在此境界浸淫数十年,乃至上百年,乃至将自身真元、神意、玄通、秘术等等打磨数百年的存在。
无论是各方面的力量,还是自身经验阅历,几乎没有任何明显短板,即便是有,也轻易不会暴露。
情报不足的情况下,陆川没有足够强的防护力量,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所以,面对这等强者,若不想陷入苦战,只能借炼狱塔之能遁走,也就是俗称的战略性撤退。
甚至于,这等强者因为时间充足的缘故,哪怕只有很少一部分,掌握有特殊的秘术或强大宝物,足可在陆川退走时,给他带来致命威胁。
而现在的普殊,也就是珈蓝佛尊,力量还未达巅峰,也足可见其巅峰状态之下,想要杀陆川这样的武者,并不算难事。
所以,哪怕有炼狱塔这等洞天灵宝在手,也并非万无一失。
通过这一战,陆川认清了自己,很快便将并不多的自满,也排除一空,定下之后的行动计划,也会越发谨慎小心。
“不过,怎么看,都觉得有些问题,那珈蓝佛尊怎么说都是一代得道高僧,怎么就突然成了佛敌呢?”
陆川倍觉蹊跷,却因线索太少,找不到问题所在。
“算了,为今之计,还是先寻一处落脚,参透《不净菩萨经》,争取早已能够逆炼白骨观,血肉重生!”
虽然自我意识中,仍旧是人类,可顶着一副骨架子,哪怕拥有不化骨的特殊天赋神通,可陆川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甚至于,都快成了执念!
这并非是心魔,而是他的本心所在,若是放下了做人的信念,陆川都怕自己扛不住,神魂直接崩散,乃至入魔都有可能。
于是乎,陆川也不管中州近期即将开始的圣选榜盛会,本来就打定主意不参与,却被幽冥殿之人生生拐到了这里。
殊色
但现在想来,陆川又觉得有些蹊跷,总觉得太过巧合。
就好似,有人故意安排,让他碰上这一出,要接触到普殊所化的世智辩聪难。
“大佛寺下手也太过狠辣,丝毫不见佛门慈悲为怀的本意,难道就不怕被人置喙吗?”
想到了被直接抹去的灵隐寺,那可是一方大势力,比之烂陀寺强盛十倍不止,就这么没了。
一方面,是大佛寺的霸道,全无佛门中的人慈悲为怀。
另外,就为了一个佛敌,何至于此?
可惜的是,同样如此前种种,陆川摸不清头绪,索性就不再管顾。
毕竟,这件事与他并无多少干系。
哪怕真有人从中作梗,有意安排他的行程,但能做出这等事的存在,怎么看都是有滔天伟力在身的大能者。
陆川即便知道,除了平添苦恼之外,又能做什么呢?
有鉴于此,陆川自然不会再自找麻烦,当即便决定寻一大城,离开这是非之地。
“中州啊,这里强者还是太多了,等我突破灵寂,解决了琅琊十三家,那时便是游历人族疆域,乃至皇天大陆的时机!”
陆川回望一眼天际,转身便走,毫无留恋之意。
这里是中州,想要找一座拥有传送阵的大城,不说比比皆是,却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至于身份问题,那就更好办了。
以陆川现在的神识修为,直接将一名武者摄魂控制,前往下一处所在便是。
事实上,他也正是这么做的,而且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即便是城中坐镇的灵寂大修士当面,都没有看出任何问题,堂而皇之的混入了传送队伍,向着下一城所在而去。
陆川不想再节外生枝,哪怕直接传送去圣仓城,坐跨域传送阵离开更方便,也没有如此选择。
鬼知道,去了圣仓城之后,是否会再碰上其它狗屁倒灶的事情。
他可没有忘记,幽冥殿还安排了暗手,除了对付神造峰之外,似乎还要对其它几大势力下手。
这其中是否还有其它魔门势力,陆川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现在中州就是个一点就炸的火罐,能让他粉身碎骨,道消神灭的恐怖漩涡。
“总算要离开中州……嗯?”
可当陆川迈出传送阵,走出大门,听着殿内鼎沸人声,还有周围略显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布置场景,心头不由狠狠一跳,面色也暗沉了下来。
若非心志坚毅,怕是此时已经失声惊呼——见鬼了!
只因为,这里赫然是中州圣仓城传送大殿!
此前在幽冥殿之人控制之下,陆川附身炼器宗弟子,也曾偷瞄了一眼,记忆超凡如他,自然不会忘记,仓圣城的繁华。
而且,在传送之时,陆川分明记得,自己控制之人,购买的正是传送去中州边城,其余同行传送之人,目的地亦是相同。
可现在,却是重返了中州圣仓城,这不是见鬼,又是什么?
陆川面色有些难看,想要返身而回,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竟有些心乱如麻。
尤其令他心中一沉再沉的是,自己凝练的规则之力,还有自身那超乎寻常的伪神而明之的心境,竟是没有丝毫警兆提醒。
这说明什么?
要知道,即便在此前杀戮神造峰弟子,面对那位无名老者的感知时,陆川都能做到隐藏自身气机,捕捉冥冥中的凶兆,让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但此情此景告诉他,要么是一尊超乎寻常的强大存在,左右了自己的行动。
要么,便是一尊洞天大能,而且懂得卜算周易之术,而且远在他之上,于悄无声息之间,屏蔽乃至扭曲了陆川对冥冥之中的感知。
而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现在的陆川,能够应对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陆川知道,即便是动用炼狱塔,此时也没有丝毫逃走的可能,不由心下一横,迈步走出了传送大殿。
熙熙攘攘,行人如织的繁华大街上,处处透着祥和热闹,可陆川却如坠冰窖,感受不到丝毫温暖的同时,倍感压抑与无奈。
现实就是如此,当你自觉更进一步,能够掌握自己的人生,寻得自由之时,现实却会狠狠给你一巴掌,让你摔的满身泥泞。
甚至于,还会有一只脚丫子,踩在你的脸上,让你明白,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呼……”
陆川走走停停,不知该往何处去。
偏偏,等了许久,也不见那位隐藏暗处的存在现身,似乎就喜欢看他,明明很生气,却奈何我不得的憋屈样子。
但随着时间推移,陆川却渐渐静下了心。
虽然很是不爽这种感觉,但耐心一向很好如他,早就过了冲动易怒的年龄。
等不来人,索性便不再猜疑,找了个临街小摊,要了几个特色小吃,准备满足一下,自我催眠。
可刚等小吃上桌,陆川拿起筷子,张开嘴,准备开吃时,眼前景色骤变。
伴随着一阵扭曲的流光,光怪陆离的天旋地转,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园林,假山凉亭,小榭湖泊,奇花异草,仿若人间仙境。
可若是筷子上,夹的不是一条指许长,闪烁着诡异墨绿色的蜈蚣,那一切真是太好了。
“不知前辈唤晚辈来此,有何吩咐?”
陆川面无表情的放下筷子,任由那条狰狞的蜈蚣爬走,冷眼看向挂着云纱的凉亭。
那里影影绰绰,似有人,又似无人,看不真切,如梦似幻。
但陆川宁愿相信那里有人,无论是谁装神弄鬼,陆川都不想跟对方虚以为蛇。
没办法,虚以为蛇也要看人下菜。
能神不知鬼不觉,乃至瞒过他的灵觉感知,改变了传送方位的存在,绝对不是他能招惹的强者。
但即便如此,陆川也不打算妥协。
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很不好,哪怕对方能威胁他的生命,甚至轻易将他抹杀,陆川也不想任凭摆布。
否则的话,等来的可能是随时收走的恩赐,也可能得寸进尺的摆弄!
“大胆,见到大阿姑还不跪拜?”
似乎是受到了冒犯,凉亭云纱后,传来一声清脆娇斥。
“大阿姑?”
陆川眉峰微扬,心头一凛。
若没有记错,这大阿姑之名,放眼人族疆域,也只要一人受此尊号。
那便是,传说中的五仙教之主——大阿姑!
若真是这位,那一切便说的通了。
毕竟,五仙教之中,本就有极为高深的卜算之术,陆川曾经还领教过,而且没吃亏,对方付出了两尊神藏人仙的代价。
但若是为了两个小小的人仙,就让传说中的洞天大能,一教之主,大阿姑亲自出手对付自己,那也太小题大做了。
不错,无论是巅峰人仙,还是半步灵寂,在这等存在的眼中,都只能是区区,甚至连入眼的资格都没有。
也正因此,陆川才从未担心过,会被这位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