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p85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返回2006討論-第783章 孫全的三個條件看書-jq8gs

返回2006
小說推薦返回2006
次日上午,孙全来到咸鱼工作室自己办公室里,做的第一件事,还是煮茶,而第二件事,则是给覃玉心覃老师打电话。
昨晚,就M大学重建教学楼拉赞助的事,他和媳妇袁水清已经商量好了。
此时打电话给覃老师,就是打算答复覃老师那边。
电话很快接通。
“喂?孙全,今天就给我电话了?你这是……已经考虑好了吗?”
电话里,传来覃玉心的声音。
孙全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的风景,面带微笑,“嗯,对!我总不能让老师您久等啊!呵呵。”
覃玉心:“呵呵,那老师感谢你了,对了,是好消息吗?”
孙全又嗯了声,“对!是好消息。”
覃玉心:“你打算赞助多少呀?”
孙全左手按在窗台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面上依然带着笑容,语气也很随意,“一千万!”
覃玉心惊呼一声,“真的?你确定?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确定赞助一千万?”
这个数字,是昨晚孙全和袁水清商量的结果。
夫妻俩都觉得既然决定赞助,那就手笔大一点,让整个M大学上上下下都记住这次赞助,记住他们夫妻的慷慨。
这跟送礼的道理是一样的,礼金不够重的话,收到礼金的人也不会太记在心上。
当然,无论是孙全还是袁水清,他们都是生意人,看在覃老师的面子上,他们可以赞助一点,但不可能仅仅冲着覃老师的面子,就赞助一千万。
赞助这么多钱,他们当然有他们的目的。
孙全脸上的笑容变大,能惊到覃老师,才有可能惊到母校的那些领导,只有惊到那些领导,他的条件,母校的领导们才可能考虑。
“老师!你没有听错!一千万我可以赞助,但我有两个三个条件,学校要是能答应,一千万我可以拱手奉上。”
“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电话那边,覃玉心此时已经成为整间办公室的目光焦点,所有老师都神色各异地盯着她,看着她打这个电话。
她此时已经坐不住,站在办公桌那里,脸色有些激动的红晕。
孙全:“第一,等这次教学楼重建好了,让咱们烹饪班也搬过去上课,不能再让咱们这个专业以后的学弟学妹们继续窝在成教楼了。”
他每年最想招聘的就是母校烹饪班的应届毕业生,特别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他提这个条件,就是想让以后烹饪班的学弟学妹们都对他、对他的99黄焖鸡产生好感,从入学之初、大一的时候就产生好感。
有这个好感存在,他的99黄焖鸡以后每年去招聘实习生的时候,就能事半功倍。
覃玉心眼睛一亮,她是烹饪班的老师,学生们不爱在成教楼上课,难道她这个做老师的想在成教楼给学生上课吗?
平时他们这些老师不是没跟系里、跟学校提过要求,想把烹饪班搬进教学楼,但他们都是捧的学校的饭碗,人微言轻,上面的领导不在乎他们的意见啊!
但是孙全借着这次赞助的机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就不一样了。
孙全现在是赞助商金主,为了他承诺的一千万,学校的领导们肯定会考虑他这个条件的。
她的心变得火热起来,恍惚有一种初恋的感觉。
呃,好吧!这个比喻并不准确。
“第二个条件呢?”覃玉心追问。
孙全:“第二个嘛,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要一个优先权。”
覃玉心眉头微蹙,有点疑惑,“你想要什么优先权?”
孙全:“每年咱们烹饪专业毕业班,实习生的优先选择权,简单说就是让我的公司先去招聘实习生,老师!我这个条件不过份吧?”
覃玉心眉头蹙得更紧了。
暗道这小子好大的胃口,每年咱们烹饪班的实习生,可从来都很抢手的,这个优先权,多少五星级大酒店想要……
但也是因为听了这个条件,她心里忽然明白孙全为什么舍得给一千万的赞助了。
她估计这恐怕才是孙全的真正目的,最想要的。
她现在忽然有点怕他的第三个条件,不知道他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第三个条件呢?你还想要什么?”
即便是隔着手机,孙全也能从覃老师的语气里,感觉到覃老师的紧张,这让孙全哑然失笑。
事实上,他第三个条件反而比较简单,至少对M大学来说,很简单就能办到,并且不需要真的付出什么。
“老师,第三个条件……呵呵,我还真有点难以启齿呢!真的不大好说出口啊,呵呵。”
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这难免让覃玉心心中浮想联翩,这小子第三个条件到底是什么?
不会是……想在咱们学校毕业班里,选一个美女做他的秘书吧?
她好像想歪了,但孙全刚才那么说,能怪她想歪吗?
有钱人的无耻,她可是听说过不少。
孙全:“呵呵,老师,是这样……我、我……咳,我虚荣心可能有点强,所以……所以……”
覃玉心眉头已经蹙成一团,“你到底想要什么?痛快点行不行呀?”
孙全:“嗯,行吧!那老师你可不能笑话我啊!”
覃玉心翻了个白眼,“嗯,不会的,老师怎么会笑话你呢!你赶紧说吧!说完了,我好第一时间去跟领导转达你的条件。”
孙全:“那行,那我就说了,老师啊!我第三个条件其实就是……想让这栋教学楼盖好的时候,在门口立一块碑文,或者直接贴在墙上也行,呃,老师您懂我的意思吧?”
覃玉心有点懵,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才算猜到他的心思,“你……你是想在碑文上写这栋教学楼……你赞助了一千万?”
窗边,孙全满脸笑容,但语气却显得挺腼腆,演技嘛!走上社会后,谁还能没点演技?
“嗯,老师,您看这个条件过份吗?”
做好事不留名,那不是他孙某人的风格。
再说了,一千万真金白银送出去,连个名声都不图,那不跟扔进水里没区别?
只要学校同意立这样一块碑,把他赞助一千万的事刻在碑文上,那以后学校里的学生一批批毕业出去之后,一批批新进来的新生,就仍然会有一些人注意到碑文上他赞助一千万的事。
这样就可以持续在一批批新生的心目中留下好感。
对他公司的长远发展,肯定是有利的。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赞助这种事,就是白送钱。
但孙全觉得这也是一个买卖。
所不同的只是,这种买卖,买到的东西,一般人看不见,感觉以为是白送,实际上,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免费的午餐?
大家都长大了,不要那么幼稚好不好?
覃玉心一时间就没想到孙全这个条件背后的深意,她还真以为孙全提的这第三个条件,纯粹是因为他的虚荣心呢!
她觉得有点好笑,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相信这个条件,上面的领导们答应起来,应该会很痛快。
实际上,一般像这种大楼的赞助,李碑文都是约定俗成的。
有些全资赞助的大楼,更是以赞助者的名字来命名。
比如:逸夫楼。
像孙全这样,只要求立一块碑,而不是要大楼的命名权,根本不算什么过份的要求。
“行了,我记住你刚才说的三个条件了,我稍后就去跟领导转达你这三个要求,对了,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有的话,就一次全部说完,别回头你又想出什么新的条件来,一条一条地给我增加呀!”
“没了,老师!我就这三个条件,如果学校能同意,我说的一千万赞助,就一定会到位。有劳老师帮忙转达了,呵呵。”
“行,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先说到这儿?我先去把这事跟领导汇报了,等领导们的意见下来了,我再转达给你?”
“好的,那老师再见!”
“再见!”
……
通话就此结束。
窗边,孙全转过身来,随手将手机扔在书桌上,端起早已煮开的白开水,冲进早已放好茶叶的紫砂壶里,动作娴熟,不疾不徐。
对于自己刚刚提的三个条件,他认为只有第二个条件,可能会被母校的领导们驳回,或者讨价还价。
至于第一个和第三个条件,对那些领导来说,应该是很容易就能答应的。
……
与此同时。
覃玉心所在办公室里,随着覃玉心放下手机,一办公室的老师都围了上来,呃,实际上也没几个老师。
七嘴八舌的询问已经抛向覃玉心。
“覃老师!刚刚谁给你打的电话呀?一千万?什么一千万呀?”
“覃姐!什么好事呀?快跟我们说说呗!”
“就是就是!覃老师快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吧!覃老师你现在不得了啊,随便一个电话里谈的都是上千万的大买卖了吗?”
……
母校的回复没有那么快到来。
可能这样的事情,需要领导们上会讨论吧!国内的事,就是这样,公家的事,凡事都要开个会讨论一番,有时候还得开几场会来讨论,可能最后还讨论不出什么结果。
孙全当然没有专门在办公室里等着覃老师的回复。
喝了杯茶,抽了支雪茄,打开文档,他就酝酿着准备码字。
结果,他这里一章刚开了个头,才码了几百字,状态就被打断了。
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却不是覃玉心老师。
而是薛子涵,他咸鱼影视的合伙人兼总经理。
这个时候她打电话过来干嘛?
孙全有点意外,毕竟他们几个合伙人经常晚上开视频会议,一般的事完全可以在视频会议的时候说。
“喂?薛姐,有什么吩咐?”
接通电话,孙全打了个趣。
薛子涵:“孙总说笑了,我哪有资格吩咐你孙大老板呀!我是想问一下你找人写的新剧剧本,写的怎么样了?”
“就为这事?”
孙全皱眉,有点不信。
这么个问题,完全可以留在视频会议上问,有必要特意在大上午的打一个电话过来?
薛子涵:“这事很小吗?唔,好吧!刚才的问题是我随口问的,我真正想问的是……新剧的导演,你想好找谁了吗?你不会是打算等剧本完全写好了,再找导演吧?我跟你说,现在好一点的导演,都很忙的,他们和大明星一样,档期也都是需要预约的,我觉得咱们现在应该抓紧时间寻找导演了,你觉得呢?”
孙全对影视圈的导演们,熟也不熟。
说他熟,是因为他以前看过很多电影电视剧,也看过很多文娱类的网文,所以对国内的一些知名导演,他心里有数。
说他不熟,指的则是那些知名大导演之下的那些导演们。
他知道的导演,名气都很大,但以他和咸鱼影视目前的名气和实力,显然是没资格请那些知名大导演来拍一部电视剧的。
所以,他心里能想到的合适执导这部《这个奶爸不一般》的导演,还真的没有。
这主要跟他以前看电视剧,不注意导演名字有关。
他只记得有几部他看过的电视剧,拍得还算不错,导演的能力应该可以。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人请来。
比如《首都青年》那部剧,他看过,感觉还不错,但导演是谁,他想不起来。
比如《老爸快跑》那部剧,他记得是徐光头主演的,还记得那部剧的女主角名字和他媳妇袁水清的名字挺像,他记得那部剧的女主角名叫袁水谣。
除了这两部剧,他还能想起另外几部剧的质量也不错。
他这里一边想,就一边在电脑上快速查找那几部剧的导演。
他没敢立即在电话里跟薛子涵报他记忆中的那几部剧的名字,因为担心其中那部剧目前还没有正式播出,什么还没开拍。
所以,一时间电话那头的薛子涵就觉得疑惑了。
打电话……没图像可以理解,为什么连声音都没了呢?
呃,倒也不是完全没声音,她那边隐隐能听见孙全那边好像不时有敲击电脑键盘的声音传来。
但这就更奇怪了啊!我在跟他打电话,刚才还在说话呢!怎么他现在好像在专心码字写他的破稿子了?
有没有这么不尊重人的?
他不会以为电话已经挂了吧?
“嗨!孙总,你在干嘛呢?你还在听吗?怎么不说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