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第九百二十五章 關心展示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驸马府内,赵寅对老货们的到来感到十分惊讶。
“各位叔伯怎么来了?”
赵寅命人上了差点,笑着询问。
“你小子还笑的出来?朝中不少勋贵已经开始联络弹劾你了!”
长孙无忌眉毛紧蹙,率先开口说道。
“虽说这些人官位不高,都是些新提拔上来的,但你也不应该将他们得罪的太死!”
房玄龄也摇头叹息。
这小子一向都圆滑的很,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竟然将事情做的这么绝。
“是不是这些年太过顺风顺水,已经忘了堤防小人?”
“各位叔伯就放心好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还真别说,这些年没白让他们蹭吃蹭喝,关键时刻还是向着他的。
“掌握之中?难道你已经猜到会是今天的这个局面?”
众老货十分不解。
“这次的招股方式是我与陛下商议过后决定的,也是为了制衡那些勋贵富户!”
当然了,赵寅也没说是为了制约皇家。
“可是这次已经引起了勋贵的不满,准备联手弹劾你,你可有解决之法?”
“本驸马来大唐这么久了,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然而,赵寅对于这件事完全没放在心上。
“你小子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今非昔比啊!”
长孙无忌一本正经的开口提醒。
“没错,这也是我们这次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提醒你小心一些,如今的大唐已经不是贞观初期那个落魄的景象了!”
“是啊 ,如今大唐已经不需要你了,难免陛下不会听信他们的话!”
……
老货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提醒。
“这一点我当然知道,但我并没有造反,陛下是不会将我怎么样的!”
赵寅完全没拿他们的提醒当回事。
“你小子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天家的心思可是你能猜到的?”
长孙无忌甚至有些急了。
他的宝贝女儿可是这小子的妾室,一旦这小子出事,他女儿可就成了寡妇!
“那岳父大人的意思呢?”
赵寅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想知道他们到底给自己研究了一条什么样的路线。
“额……!”
可众老货纷纷语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他们刚才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一个具体可行的方法来。
有句老话说的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如果皇上真的想要他的命,即便是他们联手上奏也改变不了什么。
可即便是这样,赵寅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你们就放心好了,我真正的实力还没展现出来呢!”
赵寅淡然一笑,总算不枉来这一遭,当他有危险的时候,还有这些人真心想要帮他。
“实力?难道你小子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此言一出,老货们为之一震。
“这个自然!”
赵寅神秘一笑。
他的系统可是非常强大的,只要后世有的东西,他这里都能购买。
“好吧,倒是我们多虑了!”
见赵寅自信满满,长孙无忌也就放心多了。
“不过你小子还是小心些好!”
魏征再次开口提醒。
“你们就放心好了,当初如果我想当皇帝,那些热武器便自己研究了,分分钟便能灭了整个大唐,也正因我没有私心,所以陛下才会如此信任我!”
“可那也是当初的事情了,现在你可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热武器?”
“当然!”
赵寅笃定的点点头,老货们则是为之一惊。
“那就好,只要你小子的安全无忧即可!”
老货们在震惊之余,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还是要多谢各位叔伯相告,小侄感激不尽!”
这句话倒是赵寅由衷的。
现在这些老货已经退休,钱也赚够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大可袖手旁观。
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跑来提醒自己,令他无比感动。
“既然感激,那就请我们吃顿热腾腾的火锅吧?”
尉迟恭话锋一转,立马笑嘻嘻的搓着手。
现在时值冬日,最适合吃火锅!
“你啊……!就知道吃!”
然而,他的话却是遭来了其它老货的白眼。
“无妨,今日小侄请客,大家吃好喝好!”
这是赵寅第一次心甘情愿的留他们吃饭,并吩咐厨房将上好的牛肉端上来。
一听说有牛肉,尉迟恭更加的兴奋。
“人人都贪恋权位,只有你小子特殊!”
席间,长孙无忌举起酒杯,笑着说道。
“当皇帝有什么好?整日被圈在皇宫里,还要担心被百姓骂,倒不如我现在来的舒服自在,想去哪就去哪!”
赵寅风轻云淡的笑了笑。
“你小子倒是想的开!”
老货们当真是被他的理由折服了。
“不知你的热武器可否保后世子孙平安?”
这个才是长孙无忌最关心的事情。
“当然可以!”
学霸你女朋友掉了 听听雨夜
赵寅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就好!”
这下他也就彻底安心了,以后即便赵寅不在了,别人也是不敢觊觎赵府的财富。
没了担心以后,老货们也就可以放心的喝酒了,最后全都醉的不成样子,横七竖八的躺倒地上,最后由薛仁贵带人将他们送回府。
就连赵寅都有些喝醉了,还是武氏姐妹将他扶回去的!
“老国公们这次前来,可是为了夫君分配股票的事情?”
武媚娘一边为赵寅整理衣物,一边说道。
“没错!”
武媚娘聪慧,赵寅也就不再隐瞒,反正这事她们也都知道。
天使 羽毛
“看来这事不小,不然国公们也不会联手前来!”
武顺虽然不懂,但看这架势就明白了七八分。
“只要夫君有底牌在,陛下也就不会将夫君怎么样!”
自从赵寅和她们交了底后,武媚娘也就不担心了。
“没错,只是不知道这底牌可能留给孩子们,保他们性命无虞?”
武顺开口询问。
她们现在还没到生孩子的年纪,等再过几年也是要为驸马开枝散叶的,金钱方面不用担心,倒是皇家那边需要注意,以后的事情谁又能知道呢?
“这个自然!”
赵寅笃定的点点头。
“可若是孩子们谁动了造反的心思怎么办?”
“那我也没办法,就随他们去吧!”
赵寅一直都是以后世教孩子的方式来教的,并且从不骄纵,但若是在他百年之后,孩子们有了什么其他的想法,他也不可能从棺材中爬出来管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