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938章 我又不缺錢鑒賞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慕远眉头微皱,问道:“部里来人?管我什么事?”
林副总队长讪讪一笑,道:“本是不关你的事的,可上次你办那电信诈骗案办得太漂亮,有人指名道姓的要见你。”
慕远顿时就有些惊讶了。
你说其他案子办的漂亮,有人见自己还说得过去,那电信诈骗案,自己露面了吗?
我的溜溜小女友
或许西华市局部分领导自己在这件案子中的参与情况,但外人肯定是不清楚的。
所以,把这个拿出来当理由,就有种欲盖弥彰之嫌了。
“谁指名道姓要见我?”慕远问道。
林副总队长道:“国际刑警组织的一位干事,具体是什么职务我也不清楚,我对国际刑警组织了解也不多。”
“那算了,我又不认识。”慕远很干脆地应了一句。
林副总队长连忙说道:“别啊!这毕竟是一个国际组织,你不能太傲娇。”
慕远瞅了他一眼,他觉得林副总队长这人是不是对傲娇这一词有什么误解。
奥术主宰 祈求者哀鸣
“国际刑警组织是怎么知道我参与了那件电信诈骗案的办理?”
林副总队长无奈地说道:“你也不想想,那件案子有多大!涉案金额如此巨大的电信诈骗案,放在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的,把这案子当成经典案例写进国际刑警组织编辑的技术性期刊中都是没问题的。当时我们这边将案子报给部里申请国际合作的时候,对方就知道了相关消息,所以当时派人过去实施抓捕的时候,国际刑警组织派了人观摩指导。”
慕远立刻就明白了。
很显然,国际刑警组织中的那些人肯定不了解自己,不清楚自己在办案方面的成绩。
但国家中心局了解啊!
一个消息一旦有多个人知道,那便不是什么秘密了。
“他们总不能就为了见见我吧?”
“是这么说的。”林副总队长一副很纠结的样子。
慕远道:“国际刑警组织的人都这么无聊?”
“也不算无聊吧!其实国际刑警组织总部的常设机构,平时并不负责具体的案件办理,它更多的是一个协调机构,所以具体事务并不是很多。”
慕远倒是知道一些国际刑警组织的运行模式。
既然立志成为全世界最牛逼的警察,他不可能不了解这个政府性国际组织。
作为全球第二大政府性国际组织,国际刑警组织的影响力毋庸置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代表了警察这一行业在社会秩序运行中的作用。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类国际组织,听起来挺高大上的,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实权,主要工作开展还得依托建于各国的国家中心局。
“那就见见吧。”慕远最终也算是同意了。
……
省厅,一间装修比较豪华的会客室,二十多人各自落座,交谈甚欢。
这里面,最年轻的便是慕远。
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正常情况下,大学刚毕业的人基本上没资格参与这样的场合。
慕远虽然没有坐在主位上,但也是坐在前排,至少比坐在后排充当记录员或者翻译的人要好一些。
对面坐着的是几位各色皮肤、各色头发的歪果仁,大抵以白人居多。
坐在首位上的便是林副总队长之前所说的那位干事。
那位干事先是与省厅这边的主要负责人一番侃侃交谈,说了许多听起来很高大上,但实际上却没有太多实际意义的话。
终于话题绕到了慕远身上,那位叫史丹尼的干事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然后蓝眼睛、黄头发的翻译员瞄了慕远一眼。
“厅长先生,我们听闻了不少关于贵厅探员慕远的事迹,对其钦佩万分。秘书长阁下希望能邀请慕远探员担任总秘书处特别顾问一职。不知贵厅是否能同意?”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那位厅长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之前这几位虽然说过想见见慕远,但也只是说看看而已,并没有要邀请慕远担任什么顾问啊!
“史丹尼干事,国际刑警组织能如此重视慕远,我们也深感荣幸,原则上我们厅里肯定是同意的。只不过作为一名公职人员,要在某一国际组织中担任职位,需要部里同意才行。另一方面,这件事情还得征求慕远同志个人同意。现在慕远就在这里,你们倒是可以现在就问他。”
随着这位厅长先生说完,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转向了慕远。
在任何人看来,慕远本人面对这样的邀请,肯定会同意的。
这不仅仅是一份任职邀请那么简单,能获得国际刑警组织的这一邀请,既是对能力的一种认可,同时也是一种荣誉。
慕远表情无比淡定……
“史丹尼干事,请问这特别顾问需要做些什么事情?”
史丹尼稍稍愣了愣,慕远的问题有些出乎他的意外,难道面对这份邀请,这年轻的探员还准备掂量掂量?
可慕远的问题毕竟不算过分,甚至堪称合情合理,他也不能拒绝,当即说道:“这个职责,说笼统一些,便是为国际刑警组织更好的发挥作用建言献策。具体来说,就是在国际刑警组织制定一些打击跨国犯罪的章程或者机制时给出一些意见,同时在一些大的跨国犯罪侦查方面予以指导。”
“这样啊!那事情岂不是很多?”
对于西华市局来说,大的跨国犯罪是非常少见的,但这并不代表着跨国犯罪活动就很少。
相反,随着信息通信、交通等方面的发展,跨国犯罪变得越来越突出。
少,仅仅是相对于西华市而言的,将之放在全世界,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跨国犯罪活动发生。
慕远说事情很多,也是完全正常的。
史丹尼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你这是嫌弃吗?嫌弃事情多?
要是没事情,让你过来玩啊?
新中华再起 淡墨青衫
他还没来得及提出自己的意见,慕远接着说道:“史丹尼先生,请原谅的狭隘,我首先是一名华夏警察,我得服务于华夏的刑事侦查活动。除非有一天国内已经不需要我来做案件侦破工作了,那么我会考虑担任这一特别顾问职务的。”
会客厅里的氛围有点小小的尴尬……
当然,真正感到尴尬的是史丹尼一方,厅里这边的所有人内心都是暗爽,当然还有对慕远的佩服。
陪坐在末位的林副厅长也是在心里暗暗竖了竖大拇指。
这小子说话挺有水平的嘛。
直白是直白了一些,但话却是很在理啊,让人完全无法反驳。
同时,他也有些怀疑,以前这小子看起来少根筋似的,那是不是装出来的?
“咳咳!”厅长同志咳嗽一声,打破了会客厅的死寂,随即说道,“史丹尼干事,慕远同志确实挺忙的,他虽然入警不到一年,但破获的案件却超过了绝大部分警察一辈子的破案数。现在我们省内还有许多市州等着慕远同志去指导案侦工作呢。”
史丹尼干事犹豫了一下,道:“对慕远先生暂时没有到我们总秘书处任职的打算,我感到很遗憾。我会将相关情况向秘书长报告,至于后面相关事宜会不会有所变化,我现在也无法确定。不过我本人是非常欢迎慕远先生到我们总部来任职的。”
“谢谢!”慕远只说了这两个字,便再也不说话了。
对于后续的谈话,慕远也懒得听。
现场的翻译很忙,但慕远而言,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翻译,他的英语水平绝对是母语级别的。
只是对里面的内容嘛,慕远确实提不起兴趣。
他之所以拒绝国际刑警组织的邀请,除了他所说的那方面因素之外,还有一点很重要。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完全摸清系统的侠义值获取规律。
就拿以前帮助抓获那些外国间谍的案例来说,系统屁股应该是坐在华夏这边的,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帮其他国家破获案件,还能获得侠义值?
既不是本国人,又没有侠义值可赚,哪还去个屁啊!配瑾秋看看电视不香吗?
会谈又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方才结束,慕远本打算拍拍屁股走人的,结果被那位史丹尼干事给叫住了。
对于与这家伙的闲谈,慕远内心是拒绝的,但厅长开口了,他也只好忍了。
接下来便是各种攀谈、各种询问,基本上都不脱离案侦工作,而且大部分都是问的慕远以前办的那些案件。
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这些家伙在来之前肯定做过专门的调查,绝对不可能仅仅因为那起电信诈骗案就跑来邀请自己担任什么顾问,那太不严谨。
无上真灵
慕远对对方的提问,倒也没有过多的隐瞒,反正该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不说,慕远也是毫无压力。
这一交流足足持续了近两个小时,谈完之后,史丹尼的失落感更强烈了。
可惜事已至此,他也不能改变什么。
国际刑警组织听起来牛逼,但实际上位置很尴尬。比如现在他们看中了慕远,可对方不同意加入他们,那也是毫无办法。
……
“小慕,你知道你刚才拒绝了什么吗?”林副总队长将慕远送到地下停车场,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慕远笑笑,道:“还能是什么?不就是一个特别顾问嘛,又不是让我去当秘书长。”
“呃……那倒也是。不过以我对你小子的了解,估计就算让你去当那秘书长,你也不一定愿意去。”
“呵呵!”
“不过国际刑警组织的待遇是真的好!至少比我们国内的警察待遇好多了。毕竟对方是与发达国家接轨的,薪水肯定不低。”
慕远咧咧嘴,笑道:“林总,我又不缺钱。”
林副总队长:……
他不想聊这个话题了,转而问道:“过年还有三四天,还准备找个市州继续刷案子吗?”
林总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刷”这个词,他觉得用在这里简直太合适了。
慕远犹豫了一下,道:“算了吧!也没两天时间了,还是搞远程导侦吧。等过年之后再去其他市州,争取用两个月时间将到所有市州走一遍。”
“这样也好!”林总说道,“对了,听说你们市局准备给你搞一个研究所,准备得咋样了?”
“还在准备呢,具体的事情我没关注,不过应该快了吧。”慕远随口说了一句,他对这个事情确实不是很关心。
倒是他的论文,这段时间也发表了两三篇,而且都是在国际上比较有影响力的期刊上发表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博士学位。
有时候他觉得卢纶的效率确实慢了些,这么久才完成三篇论文……
与林副总队长道别后,慕远直接驱车赶往西华市局。
现在的西华市,已经能感受到浓郁的年味了。
大街上挂起了红灯笼,有些路口还扎起了花灯,虽然是白天,但喜庆的氛围丝毫不减。
慕远莫名地有些惆怅:“哎!又快老一岁了,也不知道之前吃的那玄机丹是不是增加寿命的,价值八百点侠义值的宝贝,吃下去连屁都没放一个,总感觉亏了。”
小毛现在是越来越强了,要是自己挂了小毛还活着,那对来说肯定是一场灾难,到时候人们还有心思过年吗?
所以,自己被想办法比小毛活的更久一些。
可是,六千多年,好难啊!差不多能重写一部人类文明史了。
胡思乱想一阵,慕远已经回到了市局。
刚坐下准备远程导侦刷案子,忽然电话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熟人。
“师傅,忙什么呢?”对面的声音很活跃,特别是那声“师傅”,叫得挺顺口的。
慕远尬了两秒,道:“办案子呢,还能忙什么?梁静,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梁静立刻哀叹一声,道:“师傅,你该不会想要过河拆桥吧?之前你可是答应了指导我射箭的,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慕远脸皮跳了跳,说啥呢?自己是那样的人吗?
“怎么可能?当时我说过,你到西华市来找我就行了。”
“我已经到西华市了。”梁静笑嘻嘻地说了一句,“师傅,你看什么时候有空呢?”
慕远哑然,看来今天是别想刷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