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ptt-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城下歸降熱推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投降这种事,也是很有讲究的。
屈膝投降很简单,只需放下武器举起白旗,一场大战顷刻间消弭无踪。然而归顺大唐之后呢?能否保住自己的权势地位?是受到大唐的重用,继续委以重任,亦或是投闲置散,剥夺兵权,稍有不慎便遭受屠戮……这其中颇有可运作之处。
最好的运作时机,便是手握重兵、尚未投降之前。
这个时候战局焦灼,战争每继续一刻钟,便会有双方无数兵卒丧命,及早结束战争会挽回极大的损失,故而就算是投降一方提出的条件略高,另一方也大抵会接受。
除此之外,便是向谁投降了。
譬如眼下,乙支继祖已然决定投降,然而是向城内的苏定方投降,还是等薛万彻、阿史那思摩两人率军抵达之后,向他们其中之一投降?这其中所衍生而出的后果,截然不同。
乙支继祖自有思量。
他虽然有着鲜卑血统,但是先祖早年间便流亡高句丽,即便眼下归顺大唐,也未必能够得到以鲜卑人为主的关陇门阀接纳,即便接纳,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必然昂贵。
最为重要的是,关陇门阀的势力皆在关中以西,自己若是离得太远无法借力,离得太近又会被架空,成为只能应声的傀儡……
故此,最好的归顺对象其实就是水师。
大唐水师不仅横行大洋,诸多东洋、南洋国家亦在其控制之下,势力几乎遍及北至高句丽、倭国,南至羯荼国、三佛齐,西至林邑国、真腊、暹罗,甚至可直抵遥远的红海沿岸。
可以说,大唐水师控制着所有大唐本土之外的广袤地域,承担着大唐几乎所有的海贸。
唯有在水师麾下,他才有继续掌管兵权的可能,毕竟大唐水师控制着如此广袤的地域,不可能全部由唐军来镇抚各地,还是要笼络、操控当地的土著势力来给他们充当鹰犬爪牙。
归顺于水师麾下,才能拥有更多的自主权……
……
“既然如此,那便下令即刻停止攻城,派人入城送信,就说吾要与对方主帅见面详谈。”
乙支继祖当机立断,即便决定投降,那就别拖拖拉拉,免得身后薛万彻、阿史那思摩两人感到之后,横生波折。
毕竟能够迫使自己麾下这数万高句丽精锐铁骑投降归顺,也是不小的一桩功劳。万一唐军将领为了这桩功劳争执不下,甚至相互之间起了龌蹉,那么唯有他夹在中南左右不讨好,里外难做人。
“喏!”
左右将校得令,恭声应命,当即便命人敲响铜锣等物,“哐哐哐”的声音响彻四野,正在攻城的高句丽兵卒见到自家居然鸣金收兵,不少人当场愣住,与面前的唐军大眼瞪小眼,而后丢掉手中兵刃,撒腿就跑。
无数高句丽兵卒退潮一般自城头、城下向后撤退,先前还如火如荼惨烈至极的攻防大战,转瞬间便偃旗息鼓。
城头的唐军爆发出一阵声动云霄的欢呼,还以为是自家的援军抵达,迫使敌军不得不收缩迎敌,当即便要杀到城下去,追击撤退的敌军。好在习君买一直在城头督战,见此情况,连忙下令军队稳守城头,及时救治伤患,不得追击。
他知道薛万彻、阿史那思摩两支军队尚在数十里之外,即便骑兵机动性强、进军迅速,却也不能这么快便抵达敌军身后。
明显是敌军自己出了问题,万一下城追击却中了诱敌之计,岂不冤枉?
反正薛万彻、阿史那思摩即将抵达,这一场大战已然胜利在握,毋须冒险……
远处,乙支文德看着城上唐军欢呼之后便即沉默下去,灯火辉煌之下人影幢幢,趁机加固防御、救治伤患,却是连一丝一毫下城追击的迹象都没有,不由得失望的摇摇头,也愈发坚定了投降的决策。
他心里何尝没有试探一下的意思呢?若是唐军急躁,下城追击,说不得自己能够反败为胜,趁势攻下平穰城。然而敌军主将稳如泰山,根本一丁点的机会都不给……
如此,也算是彻底死心了。
城下,高句丽军队撤退回来严整列队,只留下少许兵卒在前边救治伤患,唐军也没有趁人之危,任由高句丽兵卒将伤兵聚拢在一处,尽皆救治。
乙支继祖率领军中将校,齐齐来到七星门外,下马之后站在那里,等着唐军主帅出现。
盏茶功夫之后,七星门城门洞开,一队百余骑的“具装铁骑”自城内呼啸而出,铁蹄踏碎冰雪,气势雄浑,狂飙而至乙支继祖等人面前,这才勒马立定。
兵卒与战马尽皆铁甲附身,黑夜之中犹如乌黑的魔神,待到一盏一盏风灯自这些具装铁骑手中亮起,那种铁甲散发的冷硬光芒颤人心魄。
当中一员大将排众而出,身上明光铠威武闪耀,兜鍪上红缨随风飘扬,居高临下,开着乙支继祖等人:“谁是乙支继祖?”
乙支继祖上前,单膝跪地,大声道:“末将乙支继祖,乃鲜卑后裔,早年流亡辽东。如今之高句丽,早已苦于渊盖苏文暴政久矣!大唐皇帝誓师东征,旨在清除高句丽朝堂之奸佞,堪称仁义之师,高句丽举国臣民翘首以待王师!只恨渊盖苏文残酷暴戾,居然弑杀君王、屠戮王室、谋逆篡位。此番唐军攻陷平穰城,覆亡高盖苏文,推翻了压在高句丽各族头顶之铡刀,举国上下,无不为唐军之勇悍振臂欢呼!末将愿率麾下将士,归顺将军!自今而后,任凭驱策,生死穷富,自安天命!”
顶盔贯甲的苏定方略有些意外,这乙支继祖就算要投降,那也得“归顺大唐”才是,怎地却说“归顺将军”?
不过略微一想,便明白了乙支继祖的心思。
对于这一点,他自然是欣然笑纳,此番覆亡高句丽,接下来的战事必然在南端的百济,国内政局动荡,甚难再次出兵远征。水师固然横行大洋,但若是单独灭亡一国,难免力有未逮。
若是有了乙支继祖与其麾下这数万精锐骑兵,局势将会大大有利。
总不能将这些精锐兵卒拱手推给关陇、山东那些个世家,任他们在军中的势力进一步扩张吧?
心中了然,苏定方从马背上翻身而下,上前两步,伸出双手握住乙支继祖的手掌,欣然道:“将军深明大义,实乃你我两军数万兵卒之福祉!往后你我同为唐臣,分属袍泽,何需这般大礼?来来来,快快请起。”
天使宝贝我爱你
乙支继祖顺势而起,两人执手相握,齐声大笑,左右各自麾下将校亦是松了口气。这场仗打下去着实没什么意义,纵然高句丽军反攻平穰城,亦不可能完成复国之望,水师即便守不住,亦不影响大局。且随着唐军的援军抵达,高句丽军的败局已然不可挽回,能够以这般和平的方式结束战争,双方都颇为满意。
固然临阵投降所牵扯的东西着实太多,绝非敌我双方主帅握手言和即可,但只要双方在这个决策上意见一致,其它的事项自然都好解决。
正在两人执手相握、言谈甚欢之时,薛万彻与阿史那思摩各自引领麾下骑兵抵达高句丽军之后,没有如火如荼的大战,没有惨烈至极的厮杀,整个平穰城下数万兵马肃立整齐,唯有风雪从天而降,恣意肆虐。
见到唐军骑兵纤衔尾杀来,高句丽军队倒并没有多少惊惶,阵列维持不动,只是严防唐军冲击,将盾牌手与重骑兵排列在前。
唐军一时间停驻脚步,诧异的望着萧杀肃静的战场。
妖 寵
薛万彻与阿史那思摩都有些发愣,这什么情况?
该不会是高句丽军投降了吧?
老子数百里顶风冒雪疾驰而至,却是连一丝半点的功劳都捞不到?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娘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