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u0sh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笔趣-第一百六十二章:你值得活下去看書-990cb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田文滨在上殷皇城行的恶事实在不少,深宫中的皇帝有所耳闻,但大多只是听别的朝臣嚼舌根子,却没有人真的状告过田文滨。
一则是田文滨为人睚眦必报,即或是成功告倒了他,只要他没死,事后便一定会疯狂报复。
二则田建弼一直在为田文滨收拾善后,是钱也肯出,头也肯低,若有人实在软硬不吃,狠下杀手也不是没有。
想当初田文滨挪用军银,买卖军备这样抄家灭族的大罪,田建弼都能上下打通,最后压了下来,又何况是强抢民女?
便是田建弼同僚的女儿,也有被田文滨所害的,吏部主事吴建中就是。
吴建中的女儿名叫吴雁兰,因她有些姿色,不过是给父亲送了一趟吃食,便被田文滨看中,之后田文滨下了药迷晕她,强行与她交媾,毁了她的清白。
同是在朝为官,甚至父亲同在吏部,可吴建中只是一个主事,他最清楚田建弼为了这个儿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总之吴雁兰的事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了,而田文滨早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只偶尔想起强要吴雁兰时的滋味。
自然他从不觉得自己做错,是以当他挑起吴雁兰的下巴时,浑然没想到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是你?”
‘滋’一声。
许是酒醉的缘故,田文滨愣了片刻才察觉到下腹传来的疼痛,他低头看去,便见一把剪刀插在了他的小腹上,只露出手柄在外头。
异界逍遥神帝
“啊!”田文滨退后两步猛然叫了一声,手从吴雁兰的下巴上慌忙移向自己的腹部。
疼痛感越发明显,似乎连醉意也被驱散了不少。
“贱、贱人……”田文滨捂着小腹恶狠狠看向抵靠在墙下的吴雁兰。
终究是没杀过人的闺阁姑娘,她的眼眸中虽是还带着恨意,但不住颤动的肩膀却是显露着她的惊恐。
“贱人!”田文滨吼了一句作势便要上前。
大约是被老子庇佑这么些年,田文滨哪里受过这么重的伤,他往前只走了一步,便觉得疼得冷汗直流,那红艳艳的鲜血更是让他的腿有几分发软。
一个站不稳,田文滨的身子向前一倒,只朝着吴雁兰倒过去。
没杀过人的吴雁兰见到田文滨小腹汩汩流着的鲜血,也是吓得不轻,她愣愣站着任由田文滨的身子朝自己倒过来。
那昏暗的一日似乎重来了一遍。
那天她昏昏沉沉,身上也是如同现在一样动弹不得,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上的衣服被这个禽兽撕扯。
他肮脏的手在自己身上随意游走,他用力掐着她的脖子,侵犯她的身体,而她呢?她不仅当时什么都做不了,甚至事后也讨不到一个公道。
她曾经想过一死了之,可是她又想,她凭什么要死呢?凭什么她死了而田文滨还活着?明明她才是被侮辱践踏的那个受害人啊!
所以她一直关注着田文滨的一举一动,只等着这样一个机会要了这淫徒的贱命!
即便带着这样滔天的恨意,当田文滨的身体朝着吴雁兰倒下的时候,她首先感觉到的还是恐惧。
即便他死了,他带来的伤害与阴影也将伴随她终身。
身子忽然被什么扯住,随即吴雁兰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再看清面前的一切时,她已经离开田文滨很远了。
吴雁兰转头,顺着抱住自己身体的胳膊看过去,是一个女子。
身侧的女子黑纱蒙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那眼睛明明是澄澈的,却又泛着森森的冷意。
吴雁兰忍不住产生了一股敬畏:“女侠,我——”
“田文滨。”女子看也没看她,只是将清冷的目光投向半倒在墙下的田文滨身上。
“你、你是谁?”
吴雁兰没看清,田文滨却是看到了女子鬼魅的身法,心中觉得惊恐,说话便也结巴了。
听了田文滨的话,吴雁兰又看向身侧的女子,同样在等她的回答。
‘咻’一声。
似乎是看见女子飞快地抬了一下手,吴雁兰并未看清她的动作,有些惶惑地看向自己猜测的方向。
葉色的夢
正是田文滨,而此时他的脖子上赫然多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正哗啦啦流血流个不停。
可是那伤口上,甚至在田文滨的周围,并没有一件兵器。
殘情 伊芳
“姑娘。”
听见女子说话,吴雁兰身子一抖,看向蒙面女子。
她的声音如她的眼睛一样,似初春第一缕微风,明明轻柔平和,却又带着冬日未尽的料峭寒意。
不知何时,蒙面女子已经与她之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女子清瘦的身姿挺拔站在她面前:“去把你的剪刀带走吧,别留下证据。”
田文滨大约还没死透,身体忽然弹动了一下,随即歪倒在地上,彻底没了气息。
吴雁兰如惊弓之鸟,被这突然的动静吓得一怔,她这才反应过来蒙面女子说的话,便看向田文滨。
半晌,吴雁兰摇了摇头:“不用了,那剪刀是我随手买的,京中到处都是,查不到我的。”
说完,吴雁兰看见蒙面女子眼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似是有些高兴。
“你很有勇气,也聪明,值得活下去。”
吴雁兰被这番话说得一愣。
事发后她曾想死,父亲说‘你应该好好活下去’,丫鬟也说‘小姐,你得好好活着啊’,可这个人却说‘你值得活下去’。
“姑娘…”像是要回答她心中的不解,女子又道:“这世道是残忍的,不公的,只有你自己足够强,才能在这世上活下去,强大,是你活下去唯一的资格。”
江水上的那座橋 亓默
像是在对她说,可吴雁兰又觉得她像是在自言自语。
娇宠贵女 飞翼
正当吴雁兰低头发愣的空当,面前传来一阵衣袂翻飞之声,等她抬头看的时候,那蒙面的女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田文滨已死,吴雁兰又看了一眼那尸体,目光落在那剪刀上,她终究是走了过去,一步一步,朝着那个无论死了还是活着,都让她感到害怕的人。
像是要将心底的恐惧和阴霾碾碎,吴雁兰一步步走得十分缓慢,却也坚定。
等到了尸体面前时,她蹲下身子一把将剪刀拔了出来,血还未凝固,便涌了一股流下来,吴雁兰的手却是一点没抖。
那天的耻辱并未因为田文滨的死减少分毫,但至少从今以后,她夜里不会再害怕痛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