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210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31)熱推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下来。
唐果看着眼眶泛红的温伏南,摸了摸他的脑袋。
“如果我学得针灸不管用,那我就再给你造一双腿。”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你站起来。”
所以,别想让她一直留在这里。
她还要暴富,走上人生巅峰呢!
治好他的腿,她就不欠他的了。
……
唐果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从铁甲比赛后就开始挤出大量时间,仔细研究用积分兑换的那几本医书。
她没敢直接拿温伏南的腿上手,还去跟着老中医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
老师傅对她简直视若至宝,拍着唐果的肩膀,感慨道:“你这天赋,不学中医真的是浪费了,一点就通,胆大心细,什么东西看一遍就能掌握精髓,你真的不考虑深入学习吗?我可以推荐你去最好的中医学院,你能跟着行业里顶尖的中医老师学习……”
唐果不疾不徐地收针,摇了摇头:“我志不在此。”
“徐老厚爱了。”
徐大夫痛心疾首,长吁短叹道:“你这个丫头真是!”
“真是浪费你这资质。”
唐果将银针收好,回身笑着说道:“我的资质放在哪行都能有个不错的未来。”
徐大夫:“老头就没见过比你还厚颜的姑娘。”
唐果谦虚地笑道:“徐老过誉。”
徐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拍着桌板:“我这是夸你吗?这是夸你吗?”
唐果将病人扶起来,看着桌子上的病例:“徐老,有资质的学生那么多,你干嘛盯着我不放?”
“我还要搞公司呢,争取研发出人工智能,让我国在智能科技更进一步。”
徐老:“你就继续吹牛吧。”
唐果:“不信?等我以后研究出来,上专访你就知道了。”
人工智能这一块,和谁谈论起来,她从来都是不虚的。
……
“你的中医执照也拿到手了,准备开始给你丈夫治疗吗?”
徐老戴着眼镜研究着手头的病例,神色有些凝重:“他这种情况,就算是我也没什么把握,你真的要做?”
唐果洗完手,仔细涂着护手霜,点了点头。
“我学针灸就是为了他的腿。”
徐老将病例来回翻了几遍,摇头叹道:“希望不大。”
唐果:“总得试试。”
如果那套行针之术有效,她可以将一部分医书赠予中医协会。
但是现在她暂时还不想说,这种事情匿名捐赠就可以,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
……
唐果将针袋放在桌子上时,温伏南头皮发麻,缩到床头震惊地看着她。
“你想干嘛?你不会真的要对我下手吧?”
“唐青,我告诉你,就算你考到了中医执照,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动我一根汗毛。”
唐果冷嗤了一声,坐在床边定定看着他。
“你是自己过来,还是我把你给扎晕,拖过来?”
温伏南面如菜色,抱住自己,倔强地抗争:“你休想。”
……
唐果也不跟他废话,跳到床上将他压制住,抽出一根针就要往他身上扎。
温伏南神色剧烈,抬手抓住她的手腕。
“你等等!”
“等等!”
温伏南被摁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我让你扎,你先给我松开。”
唐果坐在他小腹,挑了挑眉:“你的话不可信。”
温伏南气得脸都绿了,就差原地化身哥布林冲她龇牙咧嘴。
他往后缩了缩,但万分不安心地说:“不就是扎针么,给你扎,但你一定!千万!要稳重一点。”
万一给他扎成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他找谁哭去。
……
唐果从他身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摆,示意他躺好。
温伏南不情不愿地躺在床边,五官拧在一起,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唐果被他这模样逗笑了,伸手解开他睡衣纽扣,嘲讽道:“我又不是要霸王硬上弓,你至于吗?”
温伏南瞪她:“你这不是霸王硬上弓,是什么?”
唐果伸手在他肚皮上拍了一巴掌,温伏南羞耻得脸在发烧,脚背绷得紧紧的。
“你别得寸进尺!”温伏南毫无气势地呵斥道。
唐果举起一根一指长的金针,温伏南赶紧闭上嘴,悄悄咽着口口水。
为毛啊,他总觉得不安,心头发慌?
……
唐果下针又快又稳,有时候下针,温伏南能感觉到微弱的刺痛,有时候一点知觉也没有。
他的膝盖,小腿,还有大腿上扎满了金针。
温伏南深呼出一口气:“感觉好像……不怎么疼?”
唐果拿了本书坐在床头,午后的阳光泼洒进卧房,落在她肩头和长发上。
她嫌弃万分地乜了一眼,讥嘲道:“当我花那么多时间是去白学的?”
温伏南侧首看着她指尖压在书页边角,负气道:“你要是扎不好,一辈子都得给我当牛做马。”
唐果拿书敲在他头上,用鼻孔对他:“想得美。”
“敢让我当牛做马的人,坟头青草已经枯了好几茬,现在还在地府排队等投胎呢。”
温伏南摸着有点痛的额间:“你能不能温柔点?”
“那你找个温柔的去吧,不拦你。”唐果目光落在书上,目不斜视。
温伏南气闷地躺在床上,房间内有淡淡的松柏香,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心情。
他本来不困,结果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
唐果移开书,垂眸看了眼他几近透明的皮肤,耳尖和两腮被暖暖的太阳晒得微微发红,唇瓣柔软又富含光泽,好像涂了一层水蜜桃润唇膏般,鼻梁挺翘端正,睫毛在眼睑处投落一小片阴影。
果然,是个长得极好看的男人。
唐果指尖拨过他眼皮上的几根头发,收回手,轻轻叹了口气。
治好他的腿,差不多,就该离婚了。
如今她手里的公司已经走上正轨,游戏正常上线,目前是手游类排行第一。
下载量是排名第二第三第四三个手游的总和。
之前一直在准备的奶茶店也开业了,因为口味独特,极其受年轻人欢迎。
许你一世梨花香
手里资金回转,目前又开了三家奶茶店,下一步,打算做好奶茶品牌,开始发展其他城市的市场。
人工智能的研发进行到核心阶段,但她打算暂时放缓,先给温伏南治疗。
因为她必须要尽快开始着手调查甲哥其他货源的销路。
奉杰半个月前,被人在没有监控的巷子打成重伤,至今昏迷不醒。
他调查甲哥的事情,可能已经被发现了。
唐果现在还是温氏少夫人,这个身份实在太扎眼,也有太多掣肘。
只有离开温伏南,她才能低调地进行调查。
这还要感谢,当初温伏南不乐意跟唐青办婚礼,所以上流社会见过她真容的,终是少数。
至于刘灯那边,暂时一切无恙。
……
唐果敛去眼中百般情绪,揉了揉温伏南的头发,觉得很解压。
这段时间,有他的陪伴,感觉很新鲜。
有他在的时候,一直挺热闹。
她忙得忘记时间,他会准点叫好外卖,也不叫她,拆了美食用香味儿勾引。
她想赖在办公室不回家,他直接让装修团队在办公室弄了个小隔间,放了一张单人床。
只不过,他睡床,她睡沙发。
在沙发上睡得脖子疼,她就很自觉的每天晚上回家睡觉。
他打游戏老是输,还会被队友和对手问候祖上,各种嘲讽各种骂。
他不开语音,打字又骂不过,就手机塞到她手里求援。
很意外,温伏南是个挺细致又幼稚的男人,以前不解风情,高冷霸道,壕无人性的传言,也不知道是怎么传出去的。
如果就这样离婚,她好像会有一点点,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