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重生之逆歲月-第204章 樑熒的面子真大閲讀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白婉婷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梁荧。
梁荧拿着支票,走到白婉婷的面前,然后低下头,用手摸索了几遍支票。终于开口说道:“你不是想要寻求合作吗?也许我可以帮你!”
“你……?!”
“你……你是说你可以帮我拉到梁氏集团的投资?”
“梁荧笑了笑:“也许可以试试。”
白婉婷摇了摇头:“你不过一个梁氏集团的小保安,哪有能量可以说动梁氏集团的投资啊,你别安慰我了。”
梁荧本想就此表明自己的身份,但白婉婷再次提到以为自己只是一名小保安的事,让梁荧再次打消了曝出真实身份的念头。
想了想,梁荧再次坚定的说道:“嗯,我有办法可以帮你,不过不是梁氏集团。”
“不是梁氏集团?那是港岛其它三大家族的哪一家吗?”白婉婷忙问道。
“嗯……睿博投资,对,睿博投资。”梁荧最终选择了自己创建的睿博投资作为拯救白家的白马骑士。
“睿博投资?这个公司怎么没听说过。”白婉婷有些疑惑。
梁荧尴尬的笑了,现在睿博投资可是在港岛大有名头,不过白婉婷这种初涉港岛的小白自然是不太了解,在她的印象里,估计只知道四大家族和那些老牌的资本机构。
“这个睿博投资是一家最近才崛起的投资机构,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这轮金融危机里,他解救了多家受危机影响的港岛企业,就连之前梁氏集团的资本危机也是睿博投资出手解决的。”
听了梁荧的介绍,白婉婷眼中一亮:“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可是……可是这么有实力的公司你又有什么办法联系到他们呢?”
梁荧笑了:“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人运气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睿博投资现在的执行总裁是一个米国人威廉,这个威廉和我有些交际。更重要的是睿博投资的董事会助理阿伦是我以前的发小,我俩可好的像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PS:阿伦现在就是梁荧的贴身助理,无论那块业务都能沾上边)
梁荧的这番话却也算是非常的真实,只不过他唯一没有告诉白婉婷的是睿博投资的创始人兼幕后大老板就是自己。
听梁荧如此一说,白婉婷心里又燃起了希望,突然拉着梁荧的手惊喜的问道:“真的吗,如果这个阿伦真的愿意帮我们,那我们的希望是不是很大?”
梁荧见白婉婷不知不觉间拉住自己的手,还在言语间说“我们”把自己也看做了一体,心里再次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情。
发现了梁荧的变化,白婉婷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刻放开了梁荧,显露出尴尬的神情。
梁荧笑了笑连忙说道:“我觉得不是希望很大,是这事肯定能成,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翌日,白婉婷和母亲、可可按照梁荧所说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睿博投资。这里是一栋靠近海边的五层高矮楼,虽然没有梁氏集团大楼那般雄壮,但是由于造型独特,在这一片寸土寸金的地方却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走进公司大门,里面的环境和想象中投资公司的庄重严谨完全不同,整个装修呈现出一种艺术休闲风格。有的地方却显得十分朴素,甚至朴素的有些随心所欲,但细看之下,却能发现每一处的随意都透露着刻意的用心。
“这公司的老板应该挺年轻的,多半是个追求艺术的文艺青年。”白婉婷愉悦的说到。
“哦,表姐你怎么知道?”可可问道。
婉婷:“你看这公司的风格,就彰显着艺术气息,很少会有公司用这样的风格。”
可可:“呵呵,我到觉得这样显得挺有活力的,比那些死气沉沉的公司好太多了,真希望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
“哎,我说这家公司是不是太穷了,你看这前台大厅陈设这么简单。要我说真有钱就应该在前台这里打造一只纯金的大招财猫,再给弄几张梨花木的椅子什么的……”白母突然感慨道。
白婉婷和可可相视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径直向着前台走去。
这时,正好有一名40岁左右的中年女人正在前台咨询着什么。还未等白婉婷开口,另一名前台人员先笑脸相迎道:“三位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您们的吗?”
由于对方说的粤语,白婉婷一时有些愣住了。
前台人员微微会意,立刻改用标准的国语重复了一遍。
哪知一旁的那名中年妇女对白婉婷流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不屑地说了声:“哼,大陆妹。”
白婉婷顿时感觉自尊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立刻将头一昂,用标准的米国音对前台说道:“你好,我叫白婉婷,今天约了贵公司的阿伦助理。”
喜儿传 风满渡
前台人员又微微愣了一下,赶紧也用同样标准的英语回答到:“好的,白小姐,请稍等,我马上帮你联系伦总”。
中年妇女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婉婷,然后又看了看身后的可可和白母,似乎在分析着白婉婷的身份。
不一会儿,前台人员挂掉了电话,白婉婷赶紧问道:“怎么样,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前台有些为难道:“嗯,对不起白小姐,我们这里没有查到预约,以我的职级只能帮你们联系到伦总的秘书,她只说让你们稍等。”
这时白母有些不耐烦了:“等多久啊?就在这里等吗?连里面也不让咱们进去?”
听到白母说话了,中年妇女显得更加轻视,用夹杂着港音的国语嘲讽到:“有些人以为会说几句洋文就忘乎所以了,你们以为伦总是那么好见的,人家现在可是港岛炙手可热的人物。就连我想见见睿博投资的一名投资经理都预约了好几次……”
听到中年妇女的嘲讽,白母有些挂不住了,怒声向白婉婷问道:“我说那个废物是不是拿咱们开涮啊,你说他一个小保安有那么大能耐吗?这么大一家公司的老总会给他面子?”
可可连忙拉了拉白母的衣袖,轻声说道:“姨母,梁大哥以前做事还是挺靠谱的,我想他不会戏弄我们的……”
白婉婷也觉得母亲有些丢人,赶紧上前小声的说道:“妈,你小声点,别太激动了……”
这时,从公司里间快步走出一名30岁左右,头发有些微卷,穿着一身得体的西服,显得气质非凡的男人。身后还有一名年轻干练的职业女性,迈着小碎步,紧跟着男人向着前台走来。
见到两人的到来,前台两名工作人员竟然立即起立恭敬的向着来人微微致意,并尊敬地称呼了一声“伦总”。
原来阿伦在接到梁荧的电话后,一时忙昏了头,竟然忘了叫秘书跟前台打招呼。刚刚听到秘书提起才猛然想起,赶紧一溜烟地亲自跑出来迎接。
“哎呀,您就是嫂……额,白小姐吧?幸会幸会。”阿伦热情的向白婉婷招呼到,只是和梁荧开玩笑时把白婉婷称作前嫂子,一时着急竟然差点出了洋相。
白婉婷毕竟也见识过世面,见到阿伦亲自出迎虽然有些惊喜,但也并没有太多流露出兴奋,非常体面的伸出手与阿伦轻轻的握了一下:“伦总,您太客气了,怎能劳烦你亲自相迎呢?”
“哎呀,应该的应该的,白小姐可是贵客,让您等了这么久是我失礼了。”
阿伦边说边微微吐了吐舌头,心里又暗自叹到:梁荧可是交代了我要好生照料的,我竟然将嫂子,哦不,前嫂子凉在前台半天,要是被梁荧知道了可不被骂个狗血淋头。
这时阿伦身后的秘书赶紧向白婉婷歉意的说道:“白小姐请见谅,是我的疏忽,忘了提前给前台打招呼了。”
阿伦心里微微一笑,赞许的看了秘书一眼。
白婉婷哪曾想过会受到如此礼遇,赶紧说道:“哪有,是我们冒昧了,来的太早了。”
其实白婉婷的确来早了半个小时,但有些担心人家是否会真的给梁荧这个面子,怕过于唐突,在公司外等了好一会儿,离梁荧所说的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才走进的公司。但她没想到梁荧还真有这样的本事,不仅真的约到了睿博投资的伦总,还从对方的态度看得出,的确是非常给梁荧的面子。心里不由得对梁荧又多了几分感激。
阿伦简短的寒暄之后,引着白婉婷向着公司里间走去,白母经过那名中年妇女身边时,轻蔑的看了她一眼,神气十足的“哼”了一声,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这时,那中年妇女有些傻眼了,看着阿伦如此热情的招呼白婉婷一行准备离去,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大声的说道:“哎,伦总啊,我是美港商贸的,我已经约了黄经理三次了,您看能不能……”
中年妇女话还没说完,刚刚那个可人柔弱的秘书忽的挡在了她面前,横眉怒对,一手将中年妇女和阿伦、白婉婷等人远远的隔开。由于冲击力太大,中年妇女被秘书这一阻挡,竟然站立不稳,往后踉踉跄跄的退了好几步。
阿伦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中年妇女的叫喊一般,依旧和白婉婷边说边走愈行愈远。这时那秘书又恢复了温柔端庄的模样,转身一路碎步小跑地向着阿伦那边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