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起點-第二千四百零五章 震撼的約翰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当日在那棵树下与那自称“白夜”的神秘少女安然度过了初来灾地的第一夜之后,当天色见亮,两人便又朝着旧日伦敦的方向开始了赶路。
于是又是一整个日夜的轮替,光靠着两条腿往前走,多少是有些不易的。
老实说,约翰自觉自己应该算是当今巫师当中体力比较好的那一拨人了——从小他就喜欢到处旅游,当年在学校毕业后、投入工作前,他就独自去过很多个国家;而即便是在工坊内工作的这些年,由于性格与能力原因他也没少接外派出差的任务。
然而这一次,临近四十的他也终于在前方这名神秘少女的身上感受到了岁月的无情流逝……简单来说,就是他累了。
“不,因为长时间的赶路而感到疲惫,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吗?有问题的肯定不是他,而是眼前这位少女才对!”
约翰一边暗自喘息着,一边望着前面那道看似娇小的背影,以及对方那仍旧一分一毫未曾改变的从容步伐,眉头微微蹙起——在这赶路的一天一夜里,他自己好歹还靠着随身携带的干粮缓解了几次腹中饥饿,顺带补充了一下身体所消耗的能量。可是她呢?这近两天来,约翰好像就从未见到对方有过任何进食的举动,只在路过河流时,饮过几捧澄清的河水。
農家 小說
且先不说约翰尚对这灾地之中的河流是否洁净保持疑虑,在这等强度的日夜兼程之下,是光靠几口水就能轻松坚持得下来的吗?更别说,这位少女的身形脚步明显要比约翰还更加轻快自然,仿佛一点儿都不感到疲累。
这不正常,这肯定不正常!
看着那因为各种原因而越发显得神秘可疑的少女的背影,约翰心里也确实是更加没底了。他不知道,就这么跟着对方前往旧伦敦城,到底是不是一个妥当的选择。
然而,毕竟现在都跟着这名少女走到这里了,这个时候突然放弃,多少有些半途而废的感觉。而不管怎么说,去伦敦也本就是他……或者说是他们工坊此行计划的目的地之一。
当然,最重要的是——不知为什么,跟着这名神秘少女同行的这一路行程,好像格外地平静。如果是换了他自己走,他还真就没什么信心能够安然无恙地走到伦敦去。
不,应该说是要是没有她,自己怕是早就已经死在当初那片废墟当中了吧?即便不是被那些格外强大的敌人所撕碎,也迟早会是一个躲在角落里一边藏身一边慢慢等死的结局。
是以,就算还有很多只得怀疑的因素在动摇着约翰的内心,他最终也仍然是选择了继续跟随对方走下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直到第二个清晨,随着整个世界重新被那阴郁的光辉所充斥,夜晚的晦暗逐渐消逝,早已疲惫不堪的约翰终于望见了一幅或许会令他终身难忘的景象。
那是一道笔直向上直插云霄的“通天之柱”,大概是因为昨天傍晚夜晚降临、夜色已经蒙住了远处的模样,所以一直到今天早上约翰才将将见到天边的那一柱奇景。
那究竟是什么,约翰实在是吃不太准,而因为距离的缘故,他这一时间也很难估量出那道擎天之柱的真实大小。他只知道,在过去,英国境内肯定从未有过这种东西。
“那是……什么?”
因为吃惊加疑惑,约翰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话语之中还带着些许迟疑。
而很难得的,这一路上拢共没有说过几次话的少女,这回却再一次开口、为约翰给出了她的回答:
“那就是‘伦敦’呀!现在是我们所住的地方……我要带你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有些意外,之前说话始终平淡无奇的少女,这次的语调中竟带上了些许雀跃的感觉,似乎对赶回伦敦这件事,她也抱有不少喜悦之情。
可是……
“……那是伦敦?”约翰怔怔地说了一句,随后才又眨了眨眼睛,点了下头道,“嗯,算算位置,那个方向确实是伦敦……可,为什么?那‘柱子’是什么?”
“那是‘冰’,是‘主人’在雨天战斗时,把城市冻住了留下的痕迹。”
就因为先前几次得了机会开口询问过一些问题,在这名少女的口中获得过不少稀里糊涂的答案,所以约翰其实已经对对方的回答不抱太大的期待了。可是这次,当对方首次在话中提及“主人”这个词语时,不知怎么的,约翰仍是禁不住心头一跳。
重生在南宋 楚地浮云
“‘主人’?”
约翰在出神之余,正想向她追问有关这个称谓的来龙去脉。不过很快,他便终于意识到,对方刚刚究竟说了些什么……
“等等,你是说……是有人战斗,用魔法将整座城市给‘冻住了’?”
“不是‘有人’,是主人。”
似乎是为了着重纠正这句话,少女特意停下脚步转过了身来,从她那兜帽之下的阴影中悠悠传出的话音,甚至蕴含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敬。
不过此时的约翰,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这些细节了,他的整个脑海,全都被远方那道通天冰柱带来的的震撼所占据。
是的,如果是有一座城市那么粗壮的柱子,那这一幕就多少能说得通了——即便是有这么远的距离,那道冰柱也依旧若隐若现肉眼可见。要知道,实际上此地距离伦敦可还有不少的路要走呢!
片刻的静谧,约翰在无言中慢慢消化着心下的震撼,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才将思绪重又放回到了之前所注意到的那个问题上面。
“所以说,小姐,你的‘主人’……是谁?”他这么问了一句,跟着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复又格外慎重地犹豫道,“难道是……那‘海尔波’……先生吗?”
在问出后面这句话的时候,约翰已经作好了接下来将需要面对什么的心理准备——老实说,他们这一队人马,本来就是准备好有朝一日将去接触那位古代黑巫师“卑鄙的海尔波”的。
可是,当突然意识到或许很快就将与对方见面的时候,约翰却有了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特别是……在亲眼看到了远方那震撼一幕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