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f8a人氣言情小說 我家地球連諸天 ptt-第三百一十五章 暢享的水果熱推-utmki

我家地球連諸天
小說推薦我家地球連諸天
修炼过后,邵伟杰的气质较之常人早有了很大差距,此时虽收敛入体,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嗯,听朋友说着你们这不错!”邵伟杰淡笑了一下,询问道,“你们这有些什么,介绍介绍!”
兔女郎眼睛中闪着光芒,仿佛邵伟杰才是那待宰的小白兔一般,热情道:“帅哥你也知道地下城条件有限,可你别看我们这地方不大,东西也有些陈旧,但能玩的一点都不少。”
“喔,是吗?”邵伟杰像是提起了兴趣,随意往周围的赌看去。
相思未尽梨花落 蜗牛小景
麻将无愧于华夏传统娱乐方式,与外国赌场不同,整个地下赌坊最多的就是麻将桌。
这群人叼着烟、骂着脏话大呼小叫的打着牌,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打得是有多大。
他们看似是赌客,但邵伟杰知道,这些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赌坊的自己人。
“帅哥这边请!”身材妖娆火辣的兔女郎,将邵伟杰往赌桌上引,“帅哥平时爱玩些什么?”
邵伟杰将目光左右扫视着,一副赌场老手的模样,淡然道:“我先看看你们这的水平!”
二货呆妻萌萌哒 寒江雪
其实邵伟杰哪会赌啊,前世的他连赌场都没进过,重生以来最近一次进入赌坊,估计还是上次在火鬼界,从那的赌坊路过。
整个地下赌坊赌具简陋,许多桌子估计都用过不知道多少年头了,连漆也掉了,也就是这地下城娱乐设施太少,要是个现代社会,这地下赌坊估计早就关门大吉了。
邵伟杰双手环抱,在一个个赌桌上扫过,争取从中选出最简单的玩法。
他不怕赌输,就怕自己根本就不会玩,贻笑大方了。
好在这赌坊本就没啥可玩的,基本上除了麻将外,也就是扑克、骰子。
龍起明末
跳过几个在玩21点或德州扑克的桌子外,邵伟杰挑中了一个猜骰盅大小的赌局。
“还是这个简单好操作!”邵伟杰暗暗腹诽,径直朝那赌桌走去。
那兔女郎见他挑了半天,居然选了个最简单的猜大小,心中顿时有了计较,绝对是个来送钱的肥羊。
看来她今天又有一大笔进账了。
此时猜骰盅的桌子上,除了一个美女荷官在负责摇骰子外,其他只有三五个赌客。
邵伟杰一眼扫去,便从这五人的神色中看出来,其中两个都是这赌坊的托,一直在带节奏,让另外三个人拼命地往桌上掏钱。
一个输红了眼的家伙,居然将身上的戒指也抵押了上去。
虽然现在是末世,但纯金打造的戒指还是能值点钱的。
邵伟杰刚一走近,还没开赌便想起一事,他貌似连这个位面的钱都没有,就是不知道他们收不收华币。
“哎,美女!”邵伟杰退了一步,对着那兔女郎说道,“你这怎么兑换筹码?”
那兔女郎愣了一下,表情也有些古怪,半晌才悠悠道:“帅哥,我们这可不用什么筹码,每个位置上有有扫码机,你可以直接用信用点下注,或是像这位先生一样,用有价值的物品来赌!”
“有价值的?”邵伟杰假装摸兜,从空间中出一罐水果罐头。
不管是先前的辣条,还是这会的罐头,邵伟杰都预先进行过处理,上面都是一个光秃秃的标签,连生产日期都没。
要是搁现代社会那就是典型的三无产品,但搁这地下城那就是绝对引人注目的好东西。
叮当!
玻璃撞击在木板的声音响起,正是邵伟杰将罐头放在了赌桌上。
金黄色的黄桃,由于刚才的振动,正在玻璃瓶中上上下下的起伏,那饱满的果肉、鲜艳色泽,在出现的一瞬间,便将牌桌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少年醫王
正对面的美女荷官,见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黄桃罐头,喉头竟下意识的上下滚动了几番。
最靠近的那赌客,更是不堪的,邵伟杰都能听到他那剧烈吞咽口水的声音。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赌桌霎时间安静了下来,就连荷官也忘了摇动手中的骰子,众人都直勾勾盯着邵伟杰放在桌上的玻璃罐。
这边的变故,很快便吸引了旁边看场子的注意,他一带动下,更多的人围了上来,谁也没有说话,都是这么盯着那赌桌上。
“帅哥,你这是真的水果?”妖娆的兔女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黄桃,她一双妩媚的眼珠正随着黄桃的起伏而上下移动。
如此丢人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嘲笑,因为他们比兔女郎还要不堪。
起舞弄清影 蔚風
邵伟杰嘴角一勾,直接砰的一声将玻璃盖打开,一股水果的清香顿时往周围观众的鼻子里钻。
“哥们,我出一百信用点和你换!”邵伟杰身边的那个赌客抢先说话,他离得最近,感受也最是强烈,如此熟悉的香气,仿佛都不用吃,就能感觉到那鲜美多汁的果肉。
“给我,我出两百!”
一个焦急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其他赌桌上的赌客也被吸引了过来。
“别信他,这可是水果啊!不管有没有过期,我都愿意出五百信用点来换!”
我为
成天没事,来地下赌坊赌博的,要么是赌鬼穷光蛋,要么是有钱人过来娱乐,都是许多年未曾见过水果,谁还缺这几百信用点啊。
“你们都别跟我抢!”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挤开人群,钻了进来,以哀求的语气道,“各位兄弟朋友,可怜可怜我,我可是十七年没见过水果了,今天谁将它要是让我,我张大山就认他兄弟!”
众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骂声。
“滚你丫挺的,进入地下城十七年,谁特么不是十七年没见过水果啊!”
“就是,这胖子不老实,大家先将他扔出去,剔除他的竞价权!”
“对!让他滚!”
“让他滚!”
整个赌坊的赌客,居然以一种谁也想不到的方式,如此团结的叫骂了起来,其声音之整齐,音调之大,甚至能传到地面上去。
狼少都市縱橫 三生煙火迷離
“不想活啦,搁劳资的底盘吵什么吵!”
终于,在如此强大的“欢呼”声中,这赌坊的老板出来了。
赌场的老板一哥,这也正是邵伟杰此行前来这破地方的主要目的,他要找的正主。
“一哥!”
一个小弟连忙凑了上去,在其耳边细细低语了几句,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