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mnt精华小說 《浮雲列車》-第四百八十七章 真實的意義讀書-y0okz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她可能再睡十二小时。”黑骑士立即打破了她们的期望。
“因为梦?”希塔里安问。
“那不是她的梦。”
她以为自己明白了。“是那本福音书带来的梦境?是这样吗?”好像有条白骨鱼从她眼前游过。希塔里安在梦境中见过许多尸体,再多看眼前这一个也没什么。“我们经过了洗礼,不会再做梦了。”
黑骑士绕过她们,来到床尾。希塔里安习惯将床推到墙边紧靠,来防止露丝在梦中滚到地上。她突然察觉自己刚刚确实挡住了姐姐。
“不是忏悔录。”拜恩的领主告诉他们。“把这条狗弄走。”他的语气不算友善,但怎么也要比和水银领主对话时正常得多。
不知道他是否在说我们,希塔里安心想。不论这句话究竟有什么暗示,她都要留下来陪露丝。但决心才下,她发现莉亚娜女士和塞尔苏斯先生立刻带着穆鲁姆离开了,秃头扑到主人怀里,尾巴像根木棍一样僵硬地拖在身后,它被吓得就差眼含泪花了。没人来管希塔里安,她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也是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黑骑士要她到一边站着,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一本书。开始希塔里安以为那是露丝的图画绘本——根本不是,她盯着书本的封页,看见了熟悉的图案和神文。忏悔录。它自灰烬中重生了,梦魇也随之归来。
“别在这儿哭。”黑骑士命令,他才打开第一页。
哭的不是秃头,而是我。希塔里安赶紧地用袖子擦眼泪,透过朦胧的泪眼看黑骑士翻过书页。她咬紧牙关,不敢发出声音。领子上的藤蔓装饰勾住了头发,她不小心把缝线扯断了。这是莉亚娜女士送给她的衣服,希塔里安没想弄坏它。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在拜恩的美好生活也即将结束,眼泪无论怎么擦都止不住。
不能这样,希塔里安心想,否则领主会砍我的头。她知道四叶城的法律规定冒犯贵族的平民要么变成奴隶,要么被抓起来绞死。拜恩是无名者的王国,他们会怎么做?烧死我?
突如其来的问题拯救了她。“你的职业是它给的?”
“职业?”她嗫嚅,“不,噢,是……我不知道……他们都说……?”
“我在问你,没有他们。”
“我不知道。”她补充,“大人。”
将近一分钟的沉默后,黑骑士才挑选好了她听得懂的问题。“在你得到这本书的那天。”他说,“它有什么变化?”
希塔里安本来打算仔细回忆,以免出错。结果亡灵骑士的目光转过来,她脱口而出:“不是我得到它,是露丝把书捡回来的。”
我干嘛提起露丝?她为自己的怯懦愧疚,姐姐确实捡到了那本书,但是我同意把它留下来的。我给她讲故事,我打开了梦魇的盒子。这些都毫无意义。就像她曾希望自己再也不做梦一样。希塔里安只能相信火种的判断,黑骑士是她的领主,不会烧死她和露丝,虽然他的装扮让她想起十字骑士。
“你不知道。”希塔里安的领主提炼出了关键信息。“那就是在她身上。你的职业是顺带。”
对方可不是她保持沉默就会主动解释的人。你必须勇敢一些。“我不明白,大人,露丝身上有什么?与那本福音书有关?”
“她是无名者。”黑骑士回答,“忏悔录才会找到她。”
看来拜恩的城主不像四叶城。莉亚娜女士说无名者都是兄弟姐妹,是灵魂的血脉亲人,但黑骑士……换作炎之月领主和水银领主,希塔里安都不会这么害怕。因为黑骑士是不死者领主,他是加瓦什的亡灵。这算是好的开头?不。还不能确定。好运气都是露丝的,希塔里安只能借其余荫。
“露丝怎么才能醒过来?”
“她继续睡也不会有危险。”
是吗?她不会饿、不会无聊?姐姐现在已经很少尿床了,但希塔里安不敢保证她不会。“求求您,大人,请您让露丝醒过来。”长眠不起不是稀奇事,神秘领域存在会说话的亡灵,恐怕也不多一个沉眠不醒的活人。
“我一直在这么做,你却锲而不舍的阻挠。”黑骑士示意她挪到椅子边去,“这女孩被忏悔录找到,是因为受到了神秘的吸引。她不是它的主人,只是一个载体,但也难免受影响。现在她通过神秘的通道进入了一个梦境,那个梦境不属于她。她没有钥匙。”
露丝在做一个不属于她的梦,希塔里安尽力去理解这句话。“那我要去找到钥匙,对吗?”
黑骑士没说话。尽管他没打开面甲,但希塔里安能够猜到亡灵惨白的脸上明确表露出否认。他不认为我能找到钥匙,她心想,其实希塔里安自己也这么觉得。
“您可以帮她吗,大人?”
“你指的是砸开门?”
“怎样都好,大人。”希塔里安不愿意让姐姐睡下去。“或者干脆叫醒做梦的人?求求您,帮帮我们。”
她的祈求又换来了沉默。希塔里安开始熟悉跟亡灵对话的节奏了,黑骑士不愿开口——她见识过他锐利的口舌,因此只可能是他懒得理会。拜恩的城主凭什么要为两个女孩大动干戈?其中一个还是个傻子。希塔里安也没什么能为他做的。至于忏悔录,希塔里安肯定自己知道的不会比黑骑士更多。
“我无法帮你。”终于,不死者领主回答了她,希塔里安却觉得他在敷衍。直到他说出真相:“露丝·林戈特正在我的梦里。”
“您的梦?噢。可您还醒着呢,大人。”希塔里安不信。
“因为我在梦里做梦,所以我现在清醒。”黑骑士不理会她信不信。他的语气重新带上了讥讽。“梦里的我就不一样了。”他不再接近露丝。“你最好去找专业人士,否则我只能把她变成死灵再还给你了。这样什么病都能治好。”
“那……那我找谁呢?”
“最好是艾恩。”黑骑士建议,“梦境全是祂的领域。”嘲弄的声音钻出面甲缝隙。
但愿我找得到诸神。希塔里安再次咬紧牙关。
搬家没有被突发事件耽搁太久,只不过需要搬走的东西多了一件。希塔里安坐在马车内侧,让露丝的头枕在膝盖上。姐姐的身体随着颠簸起伏,裙摆隔几分钟便会落地一次,她看上去好梦正酣。也许领主大人的建议没错。希塔里安指的是最开始的那个。现在才过了一天,露丝可以继续睡下去,直到她所处梦境的主人醒来。总不会有人睡上几星期吧?
她打开福音书。我曾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做这个动作,希塔里安心想。现实让她明白,对未来下定论不管何时都是为时过早。
不管拜恩的天气多么宜人,霜之月仍是霜之月,空气十分寒冷。莉亚娜女士坐在她对面,蛇鳞围巾挂在一旁。她浑身是汗,满脸通红。点燃火种那天,希塔里安和她跑过一整条街,当时她的反应都没这么剧烈。
“你真的决定了?”尽管希塔里安的监护人竭力表现出镇定,她也瞧得出她的不安。“领主不会欺骗我们,他认为露丝可以继续睡下去,就说明她不会有危险。”
不会欺骗?黑骑士说那是他的梦,希塔里安很不理解这句话。“可是,露丝还有工作。”
“侦测站依旧会给她补助。洗礼没有彻底解决问题,这是结社的过失。别担心,我会找女仆来照料露丝。”
“要是露丝不喜欢一直睡呢?”
“黑骑士告诉你,露丝在谁的梦境里了吗?”
“一个他认识的人。”这是她能给出的最准确的回答。
“太笼统了……那我们最好先去找职业与梦境相关的神秘生物,确认露丝不是在做一个噩梦。”
“就算是美梦。”希塔里安嘀咕,“也不能这么一直睡呀。现实才是真实。”
“是的,但真实不一定对每个人都有好处。”莉亚娜女士轻声说,她的脸色慢慢好转了。“你看,希塔里安,露丝她在外面玩可能会被车撞、找不到家,就算有秃头保护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连我们平时都可能摔跟头呢。可她在家里会很安全。梦中世界与现实不同,也许露丝身边会有她喜欢的伙伴,而不是我们这些她理解不了的正常人。真实对露丝是没有意义的。”
“我还是觉得她在噩梦里。”希塔里安捏紧福音书,她满脑子都是血色河流中游弋的白骨。“先去诊断再说吧,如果、如果她喜欢在梦里,那就这样也没什么。”
“领主大人给了你这东西?”
“什么?”
“那本书。『忏悔录』是件导致你和露丝逃亡的原因吧?你应该恨它才是。”
希塔里安脸红了。“不。”她也很难相信这个事实。“他建议我让露丝继续睡下去,是我……主动把它要过来的。”
“他就这么给你了?”
“『忏悔录』可以自己回到主人身边,不会被我弄丢。”
“那你要这本书做什么?”
“我想……找到线索。”
莉亚娜女士叹了口气,目光仿佛在注视着不懂事的孩子。希塔里安突然意识到,也许领主也是这么想的,他把我的努力视作不甘心的无理取闹。
可她竟难以反驳。